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越南必须再来一次革命

第7版()
专栏:

越南必须再来一次革命
这是一九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对云南越侨代表的讲话,现予发表,以资纪念八月革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周年
黄文欢朋友们,
今天,在这次亲密的会见中,我们谈了云南越侨的许多情况。通过许多痛心的事例,我们清楚地看到了黎笋一伙在昆明的所谓“总领事馆”对侨胞们使用了欺骗、胁迫和剥削等种种手段。通过许多动人的事例,我们也清楚地看到了中国政府和人民一贯对越南人民保持着深挚的友谊。
现在,我向你们谈一谈国内的一些情况:
经过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艰苦奋斗,特别是经过30年的武装斗争,越南人民在党和胡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战胜了法、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这是历史性的、划时代的巨大胜利。全国人民感到无比的振奋和欢欣,迫切希望从此以后不再打仗,可以休养生息,医治战争创伤,过和平、安乐的生活。然而,黎笋一伙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彻底破坏了30年的革命成果,背叛了敬爱的胡主席主张“建设一个和平、统一、独立、民主和富强的越南”的正确路线。
现在的越南没有和平。自从全国解放到现在已将近5年,但越南仍然得不到和平。这是因为黎笋一伙抱着大国主义的思想,派兵控制老挝,侵略柬埔寨;为了达到为外国利益效劳的目的,他们在整个越中边境地区进行武装挑衅,动员成百万男女青年抛弃学业,离开生产岗位去挖壕筑垒,进行军事训练,反对中国。为什么要反对中国呢?黎笋一伙造谣说,中国早就有“并吞”越南的意图。这是卑鄙的诬蔑。30年来,中国始终是越南真诚的挚友。为了帮助越南反对法、美帝国主义和建设国家,中国援助了价值成百亿美元的现款和物资,派出了几十万人同越南人民并肩战斗,不惜流血牺牲。现在,中国正竭尽全力进行现代化建设,中国绝对没有侵略越南的任何意图,更从未想到要“并吞”越南。当然,如果黎笋一伙故意不断挑衅,中国也不会一味忍让而不给予反击。有着几千公里陆、海共同边界,而且早已存在着良好关系的两个邻邦,本来就应该和睦相处,但黎笋一伙却是加紧制造对立。他们不断叫嚣要打败中国。试问,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是不是准备打几十年、几百年,从这一代打到下一代?照这样下去,越南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和平?
现在的越南没有真正的统一。为了祖国的统一事业,越南人民进行了长期的英勇斗争。现在,形式上是统一了,但实际上距离真正的统一还很远,还要做许许多多的事情。十多年来,由于黎笋的拉帮结派政策,致使越南北方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到处出现极其严重的帮派斗争,有的部门和地方,帮派斗争延续至今仍得不到解决。越南全国解放之后,这种帮派斗争已经成为北方同南方之间的尖锐矛盾,以致许多北方干部被派到南方工作不久,就要求调回北方。现在,在南方,存在着这样一种奇特现象,即在交通沿线,各地方当局任意设立检查站,造成人员往来和物资交流的困难。例如,距离西贡只有二、三十公里的地方,人们用大米养鸡、养鸭、养猪和酿酒,但在西贡,米价却涨到七、八元一公斤,有时甚至超过十元。有的干部没有钱买米,只好到农村向父母兄弟或亲属要来十多公斤米带回西贡,却被检查站没收了,有的人不肯给没收,就被他们当场打死。
南方同胞本来具有高度的爱国精神,把北方同胞看作自己的骨肉兄弟。但是,由于黎笋一伙在南方强行推广在北方的错误政策,而且霸道成风,引起了南方同胞的强烈反应。许多曾经参加过抗美救国斗争的爱国人士和知识分子,现在发觉自己上当受骗,遭受歧视,他们中相当多的人不得不离开家园逃亡国外。在南方,高棉、拉第等少数民族同胞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和种族歧视,正在秘密地或公开地反对黎笋一伙。
一个国家,各地方、各部门、各级之间存在这样普遍的帮派斗争,南北方之间矛盾如此尖锐,交通和物资交流这样阻塞,怎么能够称为真正统一的国家呢?
现在的越南没有了独立。中国是30年来一贯和越南人民同患难、同战斗的好邻邦。中国又是世界上一个强大的国家。然而,黎笋一伙却不顾情理,不顾民族利益,决心同中国为敌,夸口要打败中国。那么,他们是依据什么理论和依靠什么力量来干这样的蠢事呢?他们是遵照反动的国际反华势力的唆使行事,他们信赖这一势力的“援助”。说穿了,这就是他们出卖民族利益,充当外国的走卒。
黎笋常常夸耀越南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但实际上,从弹药和一般军需用品到飞机、坦克、火箭都是靠外国供应的。甚至米粮、布匹、肥皂,以至针线都要伸手向外国去讨,人家给多少就只能得到多少。在经济上完全处于附属地位。
在政治上,现在越南的各个部门,包括政府会议和党中央委员会中都有外国的代理人,他们可以使用种种手段,按照自己的意图来操纵国家的大政方针。
在军事上,从对老挝和柬埔寨的侵略直到叫嚷进行反华战争都是依据外国的军事援助和战略意图行事的。
在外交上,以前胡乱吹嘘还有人相信,但自从侵占柬埔寨以后,他们的虚假面目已被揭穿,他们在国际上的一切活动只有更加依靠三寸撒谎之舌,更加跟随外国的指挥棒跳舞。
现在,越南的重要机场和海港,特别是金兰湾,已经奉送给了外国,用于威胁整个东南亚地区安全的军事目的。
这样的一个越南,还能称为独立国家吗?
现在的越南没有民主。这方面,诸位侨胞在同这里的越南领事馆的接触中已经尝到一点滋味了。他们巧立名目强迫你们捐钱献款,他们故意给申请回国探亲的侨胞制造困难,趁机敲诈勒索。负有保护越侨权益之责的领事馆变成了骑在越侨头上从事压迫剥削的机关。这就是黎笋一伙从根到梢都已腐烂了的统治制度的典型事例。在国内的根子已经腐烂,在国外的枝条当然也跟着腐烂了。
现在,我们国内的同胞正生活在黎笋一伙的公安特务系统的箝制之下。一切国家机关、党的各级委员会、所有的群众团体都有公安特务控制。不论任何人,只要发表同他们不一致的意见,就立即受到排斥,受到陷害。人民群众对国家大事,甚至对自己本身的生活问题都不敢讲真话。从前吴庭艳、阮文绍统治南方的时期,人民虽然受到残酷镇压,但还敢发这样那样的议论。今天,在黎笋一伙严密的特务机关控制之下,人民群众在交谈和接触时,由于感到自己的周围经常有特务监视,大家都心存疑虑和恐惧。
在越南,人民竟是如此没有民主自由。
现在越南人民的物质生活,可以说已陷于极端的贫困和饥饿之中。黎笋一伙推行侵略和战争政策,号召人民勒紧裤腰带,把财力和人力都投到战争中去。在农村,田地抛荒,粮食和各种食品的产量大幅度下降,每年缺粮上百万吨;工业生产也大幅度下降,人民缺少各种日用必需品。在居民中,除了属于黎笋帮派,仰仗权势作威作福,剥削人民,盗窃公共财产的特权阶层能过舒适的生活之外,其他所有的人都陷于极端贫困,特别是工人、农民和下层干部的贫困是难以想象的。他们的收入极少,但各种日用必需品都只能到黑市上以极高的价钱购买。乞讨、卖淫、赌博、贪污、盗窃、杀人抢劫等现象十分普遍。由于在国内不能生活,数以万计的人只好抛弃自己祖祖辈辈居住的家乡向国外逃亡。这里且不谈几十万华人受黎笋一伙的驱赶和迫害,被迫离开了越南!这是越南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历史悲剧。很明显,今天的越南在黎笋一伙的统治下,人民正在痛苦中呻吟,甚至已经不能继续生活下去。这样,还侈谈什么富强的越南!
朋友们,
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至今已接近5年了,但我国人民仍继续被迫把子弟送到老挝和柬埔寨去屠杀那里的人民,自己也在那里丧失生命;仍然被迫生活于战争紧张状态之中,挨饿、受苦、受辱,象在监狱里一样。如果说,以前我国人民对党和胡主席是绝对信赖的,那么,现在对黎笋一伙却是极其愤恨,而且把被他们控制的党,即便使用了共产党这样美好的名称,也看做只是用来欺骗群众的一块招牌而已。如果说,以前越南曾被全世界看做是时代的正义与良心,得到钦佩和赞扬,那么,现在却被看做是好战、侵略和霸权主义,从而在国际上陷于孤立。
通过上述情况分析,我们清楚地看到,目前越南人民的神圣职责是必须再来一次革命。具体地说,就是必须推翻黎笋一伙的独裁和腐朽的统治,建设一个和平、统一、独立、民主和富强的越南,象胡主席所希望的那样。
在云南的我国侨胞从来就具有爱国传统,在过去几十年中,曾对革命作出了值得称道的贡献,今天更要紧密地团结起来,同全国人民一起,对越南民族的共同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
目前,需要做以下两件事:
第一,必须使每一个人都清楚了解这样的事实:黎笋一伙彻底背叛了胡主席的路线,背叛了革命,甘心向外国出卖民族权益,从事祸国殃民的勾当。只要黎笋一伙还统治着越南,越南人民必将继续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永无出头之日。要救国救民,就必须推翻黎笋一伙腐朽的独裁统治。
第二,必须使每一个人都清楚了解这样的事实:黎笋一伙捏造了所谓中国企图吞并越南的谎言,借以煽动群众准备反华战争;而中国方面对胡主席和毛主席培育的越中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则是始终如一的。我国在这里的侨胞们仍然得到中国政府和人民极其良好、极其友善的对待就是证明。但在越南的华人却受到黎笋一伙极其残暴的欺凌、掠夺和迫害。几十万人被赶回中国;几十万人被赶到“新经济区”,得不到任何帮助;还有几十万人被劫走全部财产后赶到海上,不管人家在风浪中是死是活。只通过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到黎笋一伙是怎样破坏越中友好了。
推翻黎笋一伙的腐朽统治,恢复越中友好,同中国人民和睦相处,是目前越南革命的两项最重要的任务。有了这样明确的基本认识,才能对中国和对越南革命采取正确的态度;才能完成作为越南革命力量和英雄的越南人民的一个构成部分的爱国越侨的任务。

波兰罢工浪潮方兴未艾

第7版()
专栏:新闻分析

波兰罢工浪潮方兴未艾
方萱
波兰工人的罢工出现了新的高潮。格但斯克5万多工人的罢工仍在继续,并已向附近格丁尼亚、索波特等城市蔓延。罢工工人除了提出增加工资的经济要求外,还要求成立自由工会、进行工业管理改革以扩大工人自治委员会的作用,以及为1970年12月罢工中遇难的工人树立纪念碑。波兰当局承认这次罢工事件是“非常严重的”,“国内社会和经济形势复杂化”了。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盖莱克14日晚已提前结束在苏联的休假而急忙回国。连日来,波兰党政领导人不断发表公开讲话,呼吁工人结束罢工。但是迄今为止,罢工浪潮并没有平息的迹象。
这次延续已达7周的波兰罢工浪潮,直接的起因是7月1日波兰当局提高了肉类的供应价格。一开始,波兰当局认为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些解释就能使某些地区出现的罢工平息。但是,7月16日,在波苏边境的卢布林市出现了第一个罢工高潮,这个城市的工人罢工不仅使全市陷于瘫痪,也使通往苏联的铁路运输中断。波兰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满足了罢工工人的部分要求,在7月20日才使卢布林和其它一些城市的罢工平息。在这以后,在波兰报刊上,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出现有关罢工的报道,似乎这个浪潮已经结束。但是,8月12日,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委员乌卡谢维奇突然举行外国记者招待会谈罢工问题。他说,这次罢工是36年来延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在全国引起连锁反应,“在最近的将来还将有更多的罢工”。8月13日,波兰《人民论坛报》刊登了由波党政治局委员、华沙省委第一书记卡尔科什卡主持召开的省委会的决议,决议责成各级党组织立即检查本单位的社会经济状况并采取实际措施,要求关心职工福利费用的合理分配,要使报酬与劳动的贡献相适应。并且表示,赞成扩大工会和由包括行政管理部门、党的机构、工会和工人代表组成的工人自治委员会的作用。波兰当局的这些行动,不仅透露了这次罢工浪潮一直没有停止,而且预示着情况似乎有了新的重要发展。
果然罢工的新高潮出现了。8月14日,格但斯克市造船厂16,000名工人宣布罢工,第二天全市罢工工人就超过5万人,使全市交通停顿、与外界的电讯联系中断。人们知道,格但斯克这个重要海港在1970年12月由于抗议食品价格而发生的罢工,曾在波兰引起一场影响全国的动乱,导致了哥穆尔卡的辞职。而这次格但斯克工人的罢工,工人们不仅对肉价提高表示不满,并且提出了有关国家经济体制的某些要求。这个敏感地区的事态发展,很快会对其它地区产生影响。因此,波兰当局对格但斯克的罢工十分重视,迅速采取了应急行动。
8月15日晚,波兰部长会议主席巴比乌赫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说明了国家经济面临的困难,要求工人“安定”,“加强劳动纪律”。这位波兰领导人在讲话中特别谈到波兰的“盟友”在为波兰的当前局势“担心”,并强调说“波兰自己是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的”。
有些外国观察家认为,这次波兰罢工浪潮的兴起,和波兰领导阶层中主张对经济体制进行改革和反对进行改革的两种力量的斗争有关。据西方通讯社发自华沙的报道说,波兰到处都在谈论改革的要求和希望,其程度比50年代以来任何时候都强烈。波兰有一些地方党的官员和工厂管理人员领导和鼓动工人罢工,目的是使政府就工业管理的改革迅速作出决定。
另一些外国观察家还指出,目前在波兰农民中也酝蓄着不安定的因素。一家西方刊物报道,波兰的农民支持工人罢工并对政府农业政策表示不满。他们指出,目前肉类供应不足是由于政府的农业政策造成的结果。例如个体农民买不到饲料;地方当局对农民拥有广泛的权力,他们可以指使农民种什么庄稼以及什么时候收割,有时不等庄稼成熟就下令收割,等等。
波兰工潮方兴未艾。据路透社报道,格但斯克省委第一书记已经警告列宁造船厂的罢工工人说,如果他们18日不复工,警察将进行干预。而法新社则报道说,格但斯克罢工工人对部长会议主席巴比乌赫的谈话表示不满;罢工领袖宣称,工人已“为作出巨大牺牲做好了充分准备”。当局和罢工工人之间的矛盾是否会进一步激化,格但斯克的罢工对全国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世界各方面都在密切注意。(附图片)
波兰工人要求改善经济条件

拉丁美洲人口城市化

第7版()
专栏:

拉丁美洲人口城市化
战后30多年,拉丁美洲城市人口增长比较快。据联合国统计,拉美人口的年增长率为2.6%,而城市人口的年增长率已达7%。许多国家的城市人口在7年至10年内就增加了一倍。这样的增长速度,在世界其他地区是很少见的。“拉美人口统计中心”的研究报告指出,1950年拉美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39%,1975年增至61%,1985年将达到68%。
拉丁美洲城市人口迅速增加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战后拉丁美洲工矿和服务业的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大大增加;另一方面是由于农村资本主义的发展,土地大规模集中,失去土地的破产农民纷纷流入城市,寻求活路。此外,也有不少农民是因为向往城市的物质、文化生活而流入城市。
拉丁美洲城市人口的迅速增加造成了许多社会问题。首先是市政建设跟不上城市人口剧增的需要。许多城市,特别是首都和中心大城市住宅奇缺,交通堵塞,居民用水用电困难,社会服务系统混乱,环境污染严重。其次,城市就业也十分困难。许多城市人口比例较大的国家,如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智利、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等国,每年的失业和半失业率均在25%以上。第三,由于大批农民流入城市,农村劳力短缺,农业减产。
为了扭转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的趋向,减轻城市人口的巨大压力,拉美各国政府正在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如增加农业投资以加速农村发展,改善农民的生活条件;建造新的城市等。但这些措施一时还难于取得明显的效果,拉美人口城市化的趋向还将继续发展。
仓 吉

学生上学带武器 教员上课发警报

第7版()
专栏:西方世界掠影

学生上学带武器 教员上课发警报
美国学校犯罪案件和暴力事件的日益增多,引起了美国公众的注意。据新近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说,在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月份里,美国各学校发生的犯罪行为和暴力行动不计其数。其中包括破坏行为、盗窃、袭击学生和袭击教员等等。
城市学校受害最甚。1978年,纽约市各学校发生的袭击事件1,856起,抢劫案1,097起,纵火嫌疑案310起,妨害治安案件1,243起,强奸案68起以及同武器有牵连的案件317起。
在遭到暴力威胁的学校里,学生不能学习,教师不能教课。有些学校不得不采取措施对付暴力行动。在有着种族麻烦的波士顿,许多学生携带枪支上学。学校为了没收隐藏的武器,用金属侦查器对学生进行检查。有些学校给教员配备了一种圆珠笔大小的无声通讯警报装置,在教员遭到袭击时会马上发出警报。

流浪老汉呼救无人应

第7版()
专栏:西方世界掠影

流浪老汉呼救无人应
法国南锡附近有个63岁的老人,名叫乔治,是个流浪汉,平时靠干力气活勉强度日。有一个周末,乔治喝醉了酒在夜色中摔倒,折断了一条腿。他忍痛竭力呼救,却无人相救。尽管当时四周屋内灯火通明,但没有人出来瞧他一眼。他不得已爬进一辆汽车,继续呼救达7小时之久,但毫无结果。清晨汽车的主人来到他跟前,奄奄一息的乔治以为得救了。谁知那人逼他下车,驾车扬长而去。
后来老人被人送到医院时,已一命呜呼了。

英国低级医生工作过度

第7版()
专栏:西方世界掠影

英国低级医生工作过度
据英国《现在!》周刊报道,英国医院中近四分之三的低级医生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官方所规定的80个小时这一最长的时间。
这种压力使医生当中有人自杀,并使病人死亡或者出现医疗事故。
决定医生工资的工资检查机构说,医院中2,000名低级医生是英国医疗部门的主要力量。
据说,他们工作时间长到这样一个程度,以致“必然会对照料病人的标准、医疗服务的效率以及对于医生们本人产生不利的后果”。

欧洲海洛因走私盛行

第7版()
专栏:西方世界掠影

欧洲海洛因走私盛行
海洛因是毒品中最厉害的一种,是六十年代初最先由土耳其籍工人带入欧洲的。由于欧洲吸毒成风,走私海洛因也日益增多,贩毒犯为了躲避一些国家海关和警方的检查,往往辗转数国后才把毒品倒卖进目的国,现在欧洲最大的毒品市场是西德,十克海洛因的原价为五百五十美元,但到了西柏林可卖得一万美元。其次是英国,一九七八年在伦敦倒卖毒品比其他非法活动所获得的赃款的总和还要多,无怪乎贩毒犯冒着被查获没收的危险,进行秘密走私贩毒活动。一九七三年以来在欧洲被查获的海洛因增长了五倍,一九七八年达五百七十五克,一九七九年的头十个月为四百七十五克,而每次被查获的海洛因价值都在一百万英镑以上。

图片

第7版()
专栏:西方世界掠影

在伦敦皮卡迪利广场一角,吸毒者失去知觉卧倒在街头。

越南的“国际社会”

第7版()
专栏:

越南的“国际社会”
据日本《东京新闻》七月二十九日报道,在河内有一个小小的华丽的“国际社会”。
“胜利”饭店中二十五米长的游泳池边,躺着穿比基尼式游泳衣的金发女郎,白人男子在游泳寻乐。
饭店酒吧间的顾客是流着大汗的苏联人和穿着花哨衣服的俄国妇女。还有东德、匈牙利、古巴等国的技术人员和游客。俄国生产的伏特加和白兰地也许不适于炎热的越南,有的游客酗酒后,深更半夜乒乒乓乓地进进出出,大声喊叫,扰得四邻不安。在走廊上播放的音乐,都是西欧的摇摆舞曲调。
胡志明市中心,原先的勒克斯饭店(现在是文泰饭店)每星期六晚在看不清面孔的黑暗大厅里,摇摆舞女在扭动着身躯。这里女服务员是浓妆艳服的越南人。同她们跳舞的都是苏联、东欧、古巴等东方援助人员,也有妇女参加的苏联观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