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云南省文山、红河两自治州的干部群众 全力以赴 加紧生产 支援前线

第4版()
专栏:

云南省文山、红河两自治州的干部群众
全力以赴 加紧生产 支援前线
新华社昆明二月二十六日电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和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与越南山水相连,前几个月越南侵略者不断侵犯骚扰,这两个州的各族人民深受其害,人畜被打死打伤,房屋村舍被破坏,许多人被迫离开家园,在森林、山洞栖身,无法从事和平劳动。我边防部队还击越南侵略者的战斗开始后,这两个州的各族干部群众全力以赴,加紧生产,到处呈现出大干社会主义的景象。
开远糖厂的工人听到我边防部队自卫还击越南侵略者的消息后,群情振奋,纷纷表示要以多出糖、出好糖的实际行动支援前线。二月十七日以来,这个厂每天平均产糖量比过去提高了百分之十三点四,白糖合格率达到百分之百。个旧市冶金局的领导干部分别深入各厂矿,和工人一起研究增产措施。近几天来,前进矿和红旗矿每天出矿量分别比过去增加百分之十和百分之三十以上。蒙自轴承厂锻工车间的工人过去每班生产毛坯四百件到五百件,现在提高到七百多件。
由于越南侵略者的骚扰,边境许多地方的农业生产前一个时期根本无法进行。仅金平县就有一万五千亩的早熟作物没有按时种下去。这个县的十里村公社有三十三个生产队挨近边境线,除了五、六个生产队能进行间隙性生产外,其余都不能生产。我边防部队还击越南侵略者以后,各地都在紧张地抢耕抢种。中共金平县委领导同志分别深入公社、大队,帮助组织生产。县委副书记李州辉到十里村公社发动群众抢耕抢种,把过去因越南侵略者骚扰未能及时翻犁的田地全部翻犁一遍,并抓紧时间栽种了包谷、水稻。马关县都龙公社的南松生产队和油厂生产队,前一段都不能进行生产;现在,南松生产队已种植包谷三十亩,黄豆三十五亩。油厂生产队去年种植的七亩甘蔗一直无法榨糖,现在他们已安排八名社员开始榨糖。

图片

第4版()
专栏:

在还击同登越南侵略者的战斗中,我边防部队某部一连连长周松兴机智勇敢,指挥果断,带领全连战士猛冲猛杀,仅用四十分钟就拿下敌人四个山头,歼灭敌军一百余人。周松兴荣立一等功,荣获“自卫反击、保卫边疆”一等军功勋章。
莫迪生、乔天富摄(新华社稿)

努力增产支援前方还击越南侵略者 上海市钢产量十七日以来天天超产九百吨以上

第4版()
专栏:

努力增产支援前方还击越南侵略者
上海市钢产量十七日以来天天超产九百吨以上
本报讯 据《解放日报》报道:上海市钢铁工人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掀起了新的增产热潮,以实际行动支援边防部队还击越南侵略者。二月十七日以来,全市钢产量迅速上升,天天超产九百吨以上,比最高历史水平的一月份平均日产量还高百分之三点五,从而使二月份头二十天的钢产量达到了当月计划的百分之七十八。
上海市钢铁工人对越南当局背信弃义,猖狂侵犯我国领土的卑劣行径,早就义愤填膺。二月十七日,我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对越南侵略者奋起还击后,工人们一致表示,要掀起新的增产热潮,更快地发展钢铁生产,支援边防部队,狠狠回击越南侵略者。当年曾为越南培养过实习生的上钢三厂广大职工说,过去我国人民节衣缩食,全力支援越南。今天,越南竟背信弃义,疯狂反华,甚至掉转枪口,侵我国土,杀我同胞,实在欺人太甚。我边防部队奋起还击侵略者,表达了我们的心愿。我们一定要加倍努力,多炼钢,多轧钢,支援前方,保卫边疆,保卫“四化”。十七日以来,这个厂钢的平均日产量在持续稳产高产的基础上,又比前一段时间增长了百分之四。二月份头二十天,全厂已超产一万五千吨钢,六千四百吨钢材。上钢一厂增产幅度更大。十七日以来,全厂钢产量每天都超产百分之六以上,无缝钢管尤为出色。上钢五厂不甘落后,全力以赴,争分夺秒,拚命大干。二月份以来完成的重点产品合格率一直保持百分之百,还提前完成了一批边防部队急需的产品。上海矽钢片厂职工打破常规,努力增产更多更好的矽钢片。到二十日止,全厂已完成月度计划百分之八十二点六,为支援边防部队作出了贡献。

友谊关地区群众热情慰问边防部队

第4版()
专栏:

友谊关地区群众热情慰问边防部队
新华社南宁二月二十六日电 广西凭祥市友谊关一带的居民热情慰问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
我自卫还击越南侵略者的战斗开始后,这个地区的许多边民纷纷来到部队驻地,向指战员们控诉越南侵略军给他们带来的祸害,感谢子弟兵保卫了他们。与越南公安屯相邻的我友谊公社平而大队会兰生产队,经常受到越南侵略者开枪射击,社员们三个多月前不得不迁居别处。这次他们兴高彩烈地来到部队慰问,说:“越南侵略军使我们有家回不了,有地种不了。感谢你们打退了他们,使我们又能回家搞生产了!”这个公社英阳大队板绢生产队的副队长蒙秀金来到部队慰问时,紧紧握住子弟兵的手,一再赞扬他们打得好。蒙秀金说,去年队里种的花生,没有成熟就被越南侵略军拔掉,越军还向社员开枪射击,使队里在六号界碑附近我方一侧的十多亩地一直荒着。现在,社员的生命和队里的生产有了保障了。这个公社的许多小学生给边防军叔叔写信说,许多学校因为经常遭到越南侵略军开枪射击早就停了课,现在学校又好开学上课了。
中共凭祥市委这几天收到群众送来的许多慰问品,要求转给边防部队。凭祥市一位老大娘看见群众抬着慰问品路过她家门口,急忙进屋拿出一些鸡蛋要求捎给子弟兵。她说,我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不能亲自去慰问,请告诉解放军:越南侵略者太霸道,太可恶了,经常向我们开枪打炮,使我们不得安宁。我这样行动不便的老人,也不得不让儿孙们扶着钻山洞。这次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们一下!
边境人民的慰问和嘱托极大地鼓舞着边防部队指战员。他们纷纷表示,一定要严惩越南侵略者,保卫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保卫祖国的神圣边疆。

图片

第4版()
专栏:

某炮团一连一班在攻打同登越南侵略者的战斗中打得猛,打得准,荣立集体二等功,荣获“英雄炮”锦旗。
莫迪生、乔天富摄(新华社稿)

和睦家庭

第4版()
专栏:

和睦家庭
在北京市东城区苏州胡同一○一号大院,有一户和睦的家庭。这家六口人,老太太王若兰,儿媳妇张瑞云和女婿(又叫新儿子)李锡成以及三个孩子。
为什么人称老李是老太太的女婿,又称新儿子呢?原来老太太的亲儿子张俊英十五年前就病故了,儿媳妇张瑞云一直坚持抚孤养老,对老人象亲妈一样。八年之后,张瑞云又和李锡成结了婚。不了解内情的人,总以为瑞云是老太太的亲女儿,自然就说老李是老太太的“女婿”了;知底细的人,都称老李是老太太的“新儿子”,因为他对老人那个好劲,简直和亲儿子一样。
王若兰原是唐山的一个农村妇女。儿子张俊英不满三岁那年,丈夫不幸去世。王若兰与儿子相依为命,靠自己种地艰难度日。她咬紧牙关,节衣缩食,供儿子上学。张俊英很理解妈妈的苦衷,他勤奋好学,中学毕业之后,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物理系,很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学校里,他结识了比自己低一届的同学张瑞云。两人毕业之后,先后分配到北京做教育工作,一九五六年结婚。他们两人政治上相互鼓励,生活上互相体贴,努力为党工作,一九六○年同时出席了北京市先进工作者和先进集体代表会。
谁能想到,不满三十岁的张俊英患了严重的肝病。一次,他对瑞云开玩笑似地说:“我要是好不了,一个老人,两个孩子,你的担子够重的。”张瑞云强饮泪水,宽慰丈夫。可是,病魔很快夺去了他的生命。
张瑞云搂着两个孩子,想到丈夫对她的期望,想到婆婆对她的疼爱,强烈的阶级同情心,使她不忍心把婆婆推给社会,推给组织。她勇敢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那时孩子没有长大成人,婆婆又年老多病,张瑞云感到很孤独,很苦闷。同志们都很同情瑞云,劝她说:“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了,你该找个人。”找个什么样的人呢?张瑞云心想,婆婆年近七十了,要对她负责到底。赡养老人,和睦相处,这是第一个条件。
后来,张瑞云看上了老实厚道的李锡成。他在北京市革委会财贸组工作。妻子在山东老家病故,留下两个孩子,男孩已结婚,小女儿七岁,还有个年近八十的老母亲。一天晚上,瑞云把老李的情况向婆婆作了介绍,征求她的意见。老人说:“合心意,就是有个老妈妈,要是她来北京,我这老太婆往那里放?”
婆婆思考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她推门找瑞云说:“这几年,你象个孤雁似的,心里的苦楚我是知道的,就和老李定了吧,他妈来北京也没有关系,还可以和我作个伴呐!”
一九七二年五月,张瑞云和李锡成结了婚。第二年,她和老李回老家探亲,把女儿小芳接来北京。小芳学习上碰到问题找“哥哥”,生活上有了问题找“妈妈”,亲热得很。
张瑞云勤俭持家,发了工资,每月给老李的母亲寄去生活费,逢年过节,还买些吃的用的寄回去。对婆婆照顾得更是无微不至。老人爱吃的瓜果菜蔬及时买回来。瑞云自己每天起得最早,给婆婆冲洗便盆,做早饭,样样家务抢着干。她中午在机关食堂吃饭,总是买便宜的菜,不舍得多花一分钱,每当看到有婆婆爱吃的炒菜,总要买一个装在饭盒里带回家给婆婆吃。老人冬有棉、毛、皮衣,夏有长、短衫,生活得很幸福。她高兴地对别人说:“我还想看看四个现代化呐!”
老太太可不是坐等享受的人。瑞云记得,老人在儿死之后,更加积极地到夜校扫盲,纸头上画的满是小人和符号,还在街道上提出入党的申请。作为共产党员的儿媳妇,怎能不把她看作是自己的同志而爱戴呢;瑞云也不会忘记,是老人与她灯下长谈,鼓励她“到啥份上都得往前奔……。”瑞云的两个儿子感受更深,他们深知,是奶奶把他们带大的,特别是妈妈去五七干校那几年,奶奶是特别辛苦的。老人心很细,老李是山东人,就经常给他做山东饭菜;发现谁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凑过去谈谈。
几口人吃一个锅里的饭,难免有个碗碰勺的事。李锡成是从部队上下来的,他很会做思想工作,是家庭会的主持人。他和爱人、母亲的观点是一致的:大家都体谅些,不能针尖对麦芒,推横车;一个巴掌拍不响,得两好合一好。
张瑞云现在中国影协政治处工作,老李是北京市财贸学校的负责人,两个儿子是共青团员,老太太在街道上负责他们那个单元十家住户的工作。他们都精力充沛地工作着,学习着。真是家和人心齐,四化添力量。
本报记者 于国厚

应该尊重、抚养老人

第4版()
专栏:来信

应该尊重、抚养老人
编辑同志:
由于一部分青年不尊重、不抚养老人,使有些老人生活遇到很大困难,甚至出现儿子打骂父母的现象。我们村有的家庭儿子结婚后便闹分家,儿子和爹妈打架的有好几户。媳妇打骂公婆的现象也常见。
令人奇怪的是,这种情况竟无人过问。有人找干部反映,干部推托是“家务事”,不管。可这种“家务事”不但影响家庭生活,也影响到生产,不过问是不对的。
一个家庭里,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都应该互相关心,互相帮助。过去封建家长制的东西不能要,但新社会的道德必须有。作子女的尊重长辈,供养父母,是应该大加提倡的美德。建议你报进行这方面的宣传。
河南太康县逊母口公社前店大队 王 苏

尊敬老人

第4版()
专栏:编后

尊敬老人
十多年来,由于林彪、“四人帮”反动思想的毒害,社会道德风尚遭到很大破坏,出现子女不养活父母,青年人不尊重老年人的问题,值得引起社会的注意。
人从小到老,由生到死,这是自然规律。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里,一个人工作了大半辈子以后,老了,失去了工作、生活的能力,理应得到社会的尊重和关怀,使他们能度过幸福的晚年。当儿女的,有赡养父母的义务,决不能扔下不管。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团结和睦,把老年人的生活安排好,照顾好,能促进社会的安定团结。
有人担心,自己的父母成份不好,或有政治历史问题,赡养他们是不是叫划不清界限。我们认为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通常说的划清界限,是指政治思想而言,应该同生活上的关怀和经济上的帮助区别开来。
老有所终,幼有所养,是中华民族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在我国,团结和睦,为社会主义建设多作贡献的家庭,多得很。这里介绍的张瑞云、李锡成夫妇的事迹就是一例。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发扬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树立赡养父母,尊敬老人的社会主义道德风尚。

秋毫无犯 我某边防部队四连在追歼敌人的进军路上,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象爱护中国人民一样爱护越南人民

第4版()
专栏:

秋毫无犯
我某边防部队四连在追歼敌人的进军路上,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象爱护中国人民一样爱护越南人民
人民解放军某边防部队四连,在收复被越南侵略军侵占的我广西靖西县庭毫山地区之后,在追歼敌人的进军路上,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做到了秋毫无犯。
四连执行一项任务,住进了越南的那后、弄念、朗邵等几个村子。战士们一放下背包,就抓紧时间打扫院落,整修街道。村里的群众由于越南当局的欺骗宣传逃到了山上,牲畜在栏里关了好几天,饿得嗷嗷直叫,战士们连忙把牛、马放出来,赶到村外喝水、吃草,吃饱后又赶回来关好。朗邵屯有一家的母猪下了六头小猪,没有人照料,战士们抽空拣菜叶,拔猪草,和剩饭拌在一起喂养,使母猪、小猪都长得很好。在短短的几天里,他们帮助越南居民喂养三十多头猪,牧放两百多头牛马,临离开前,又拔了些青草放进栏里,留给牲畜继续吃。
连队炊事班住在村边,烧水、做饭缺少木柴,虽然村里每户房前都堆着许多劈好的干柴,但是他们宁肯上山扫树叶、拾枯树枝烧,也不拿群众的一块木柴。战士们经过连续战斗之后,口干舌燥,很想吃点青菜,而村子周围的菜园里有的是青菜、嫩豆,然而他们餐餐吃的是自己带去的干菜。有一家房东家里,柜子上放着一筐鸡蛋,住在那里的一个班的战士,每天出出进进,没有人去动一个。
在弄念屯,有一位越南老人,留在村里没有跑出去。他听越南武装人员说,中国军队打进来后,要烧房抢物,抓人杀人。四连进村后,他以为这回自己命要丢了。可是,四连的战士一见到他,便亲热地喊他老乡,问寒问暖,递烟给他抽,端水给他喝。开始,他浑身哆嗦,眼里充满惊疑的神色,烟不敢接,水不敢喝,只是说:“你们要杀就快杀吧!”战士们笑着对他说:“我们只打一再侵犯中国边境的侵略者。对越南人民,我们就象对中国人民一样爱护。越南当局说中国军队要烧、杀越南老百姓,那完全是造谣。你看,村里的房子不是全好好的,你老人家不是也没有挨打吗?”老人赞同地点了点头,微笑了,并接过战士递来的烟抽了起来。开饭时,战士们把米饭、热汤送到他手里,还开了一个罐头给他吃。晚上,大家又把暖和的毛毯盖在他身上。连续几天,战士们和这位老人相处得象一家人。连队临离开时,战士们给他留下粮食、饼干和罐头,老人感动得热泪滚滚。
新华社记者

铺架舟桥的勇士们——记某部三营一场紧张的架桥战斗

第4版()
专栏:

铺架舟桥的勇士们
——记某部三营一场紧张的架桥战斗
二月二十日凌晨,我广西边防部队某部攻下越南边境重镇复和县城后,乘胜追击溃逃之敌,来到平江渡口,被滔滔江水挡住了去路。正在这时,负责架设浮桥的三营从后面赶到了。指挥员一声令下,一场紧张的架桥战斗展开了。
平江江面宽阔,水深流急。对岸的敌人发现我军开始架桥,立即用重炮轰,用机枪扫射,一发发炮弹在江面上激起道道水柱,纷飞的枪弹接连从我战士身边擦过。英雄的三营指战员毫不畏惧,在兄弟部队的火力支援下,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着。副营长潘星鹏挺立在码头边,沉着果断地下达命令:“卸舟!”“向左!”“向右!”洪亮的口令声,盖过了枪弹的爆炸声。战士唐和平冒着纷飞的子弹,用竹篙把铁舟稳稳当当地撑在江心中,让战友们能准确、迅速地作业。排长晏正国组织战士们卸舟时,头部、腿部多处被敌人的炮弹片击伤,战士们上前救护,他大声喊着:“不要管我,快架桥,完成任务要紧!”说完,又顽强地从地上站立起来,继续指挥战斗。
架设浮桥,平时可以用汽艇把门桥运送到对岸,可是在敌人的炮火下,汽艇目标大,容易被击中。排长谷秀荣毫不犹豫地纵身跳入江中,推着门桥游向对岸。谷秀荣已经连续战斗了十八个小时,顾不上吃一口饭,刚游到江心,就筋疲力竭了。战士廖学德、李锦志马上跳下水去帮助排长推门桥。江心水流湍急,三个人推门桥,前进速度仍然很慢。班长陈树标率领全班战士又立即跃入水中,大家齐心合力把门桥很快推到了对岸。桥面不断向前延伸,战士们胜利在望。
一座重型浮桥在弹雨中很快架设在平江之上。从桥上快速通向前方追歼敌军的我边防部队指战员,纷纷向架桥战士招手致意。上级党委给三营记了集体二等功。
新华社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