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假左派 真右派

第2版()
专栏:

假左派 真右派
任竹
王张江姚“四人帮”,究竟是左派还是右派?
华国锋主席在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的讲话,以斩钉截铁的语言,明确指出:“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是极右派,是彻头彻尾的走资派,是穷凶极恶的反革命派。什么‘左派’,什么‘激进派’!他们的路线,右得不能再右了!”这个根据马克思主义分析作出的科学结论,揭示了“四人帮”的反动本质,剥去了他们的伪装,还了这伙极右派以本来的面目。
“除了沙漠,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左和右,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内容。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区分左派和右派,要看他们推行什么政治路线,代表什么阶级,对历史发展起什么作用。你推行革命路线,代表先进阶级,对历史发展起促进作用,你就是左派。反之,就是右派。
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提出的“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三项基本原则,是识别党内走资派的根本标准。王张江姚反党集团右在哪里?正如华国锋主席所说:“他们右就右在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搞修正主义,搞分裂,搞阴谋诡计,千方百计地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
“四人帮”彻底背叛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丧心病狂地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他们搞的那条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从根本上篡改了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颠倒了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敌我关系,混淆了革命的动力和对象。这些自封为“左派”的先生们,张口“革命”,闭口“阶级斗争”,他们究竟是在“革”谁的“命”,他们的“斗争”矛头指向哪个阶级?
“四人帮”打着“反对走资派”的旗号,把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党政军各级革命领导干部当作他们的“革命”对象。真正的走资派要不要反呢?当然要反,过去反过,今后还要反。但是,“四人帮”竭力歪曲毛主席关于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科学论断,否定“三要三不要”是识别党内走资派的根本标准,炮制了一套极端荒谬的理论:一曰,老干部基本上都是走资派;二曰,“走资派遍地走”,多得不得了;三曰,凡走资派都是反革命。他们对中央和地方的一大批革命领导干部,一律戴上“走资派”的帽子,统统都要打倒,穷凶极恶地把矛头指向我们的党,指向无产阶级专政,指向人民解放军。这伙阴谋家、野心家猖狂反对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周总理,把坚定不移地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周总理恶毒污蔑为什么“现代的儒”、“现代的宋江”,明枪暗箭,诽谤诬告,无所不用其极,必欲打倒而后快。他们咒骂我军的老帅是什么“黑司令”、“大军阀”、“黑大炮”、“土匪”,等等。几十年来,一直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建立了不朽功勋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竟然任意糟踏。过去蒋介石重金悬赏捉拿不到,国民党千军万马也奈何不得的革命英雄,“四人帮”却都要置之死地。这伙反共分子,真是做了国民党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啊!他们还别有用心地提出揪“军内资产阶级”,整“戴红领章、红五星的走资派”的反动口号,把黑手伸向军队,又是要“放火烧荒”,又是要“用炸弹炸”。好家伙!大有摧毁钢铁长城之势,真是跳蚤推山,太不自量。王张江姚一伙不是叫嚷什么要“动大手术”吗?他们就是这样对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中国共产党,对革命人民的命根子无产阶级专政,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坚强柱石人民军队,“动”着剖腹挖心的“大手术”的。大家知道,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派。“四人帮”这伙货真价实的走资派,打着“反对走资派”的大旗,包住自己,打击别人,真是贼喊捉贼,倒打一耙。他们哪里是要反对什么走资派,而是要陷害革命派。如果他们不是极右派,不是穷凶极恶的反革命派,怎么会对我们无产阶级的政党、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和人民军队怀有如此刻骨的仇恨,怎么会把我们的革命领导干部当作“革命”对象,疯狂地加以迫害和打击呢?
“四人帮”打着“支持造反派”的旗号,把那些新生的反革命分子当作他们的依靠力量。“对反动派造反有理”,这是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四人帮”讲的造反,是要造无产阶级的反。为了篡党夺权,他们把一切反动势力纠集起来,戴上“造反派”的桂冠,拼凑反革命的别动队。他们对那些忠实追随他们的、以“打倒一切”为己任的政治投机商,新生的反革命分子,视若明珠,竭力扶植。他们同那些盗窃国库的能手,贪污腐化的败类,搞打砸抢的亡命徒,相依为命,沆瀣一气。他们跟那些行凶作恶、危害社会秩序的骗子、流氓、阿飞等社会渣滓,打得火热,称兄道弟。他们收罗地痞控制一些工矿企业,利用文痞操纵舆论工具。臭名昭著的现行反革命分子翁森鹤、张铁生,就是他们那个别动队中的“明星”。“四人帮”不依靠工人阶级,不依靠贫下中农,对于真正的革命动力人民群众则极端仇视,想方设法打击之,分裂之。那个妄想当“女皇”的江青,不是就把革命群众污蔑为“不革命”的,狂叫什么“不革命的走开”么,妄图把人民群众赶出革命的大门之外。他们煽动资产阶级派性,在人民内部制造分裂,挑动这一部分群众和另一部分群众誓不两立,你斗我,我斗你,各以自己的阶级兄弟为“革命”对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他们不是极右派,不是穷凶极恶的反革命派,怎么会和牛鬼蛇神一鼻孔出气,充当他们的挂帅人物呢?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四人帮”正是在这个首要问题上修正了马克思主义,颠倒了敌我关系。他们所以要推行这样一条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就是为了篡党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建立他们的“帮”天下。哪有这种复辟资本主义的“左派”,哪有这种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激进派”?!华主席指出的“人们这几年总是在想”的十二个“为什么”,雄辩地证明:“四人帮”确实是一伙极右派,他们的路线确实是右得不能再右了。
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反革命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四人帮”不是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站在人民群众一边,站在先进分子一边”吗?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铁一般的事实。他们那个“帮”,是完全站在革命人民对立面的,是完全站在反动阶级那一边的。人民拥护的,他们视为仇敌;我们的痈疽,他们当作宝贝。他们那个“帮”,代表着地富反坏、新老资产阶级和帝、修、反的利益,反映了国内外反动阶级的复辟愿望。他们讲的“阶级斗争”,是资产阶级斗无产阶级,他们讲的“无产阶级专政”,应当叫做专无产阶级的政,或曰希特勒式的法西斯专政。一位外国朋友说:“不可想象,左派的政策会违反人民的利益?也正如不可想象,革命会革到人民头上,无产阶级专政会专无产阶级的政一样”。这话说得何等好啊!
搞修正主义的极右派,必然是开历史倒车的反动派。“四人帮”在我国的历史进程中,扮演的正是反动派的角色,他们的路线是复辟倒退的路线。
“四人帮”为了把自己装扮成“反复辟倒退”的英雄好汉,在他们的脖子上挂着两块金字招牌:一为“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支持者”,一为“资产阶级法权的限制者”。你看,这还不是“促进派”!实际上,完全是另外一码事。对于社会主义新生事物,他们或者是贪天之功,窃为己有,或者借口求全责备,任意扼杀,或者是借新事物之体,还旧事物之魂。对于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拚命强化之,大搞其特权,真是爱得深,搞得凶,比资本家还厉害。尽管他们装腔作势,激昂慷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是,明白底细的人谁也不信那一套。什么“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支持者”,什么“资产阶级法权的限制者”,统统是骗人的。
“四人帮”是一伙促退专家,破坏能手。他们的“帽子工厂”和“钢铁工厂”,就是以捣乱破坏为唯一职责的。他们乱党,乱军,乱民,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破坏革命,破坏生产。他们疯狂摧残社会主义的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反对“大干社会主义”,要把好端端的社会主义江山弄成个稀巴烂,用张春桥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要搞得你“颗粒无收”,“没有文化”。他们的“激进”,就是要“激进”到八亿人民没得饭吃,没得衣穿,没得戏看。如此“激进”,岂非咄咄怪事。要说“激”,他们是有的,而且确实激烈得可以。至于说“进”,那就颠倒了,他们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派。他们的阴谋如果得逞,我国历史就会出现大倒退,社会主义国家就会变成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光明的中国就会变成黑暗的中国。给这样的反动派按上“激进派”的雅号,合适吗?太不合适了,因为名不副实。要做到名副其实,还是称之为“激退派”即穷凶极恶的反革命派为好。
“四人帮”之所以是极右派,反动派,有其历史的和阶级的根源。他们本来就是国民党营垒中的人物,是蒋家王朝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早在三十年代,张春桥曾化名“狄克”围攻鲁迅。他用这个洋名,是有深意的。“狄克”者,其义有二:一为dick,即侦探也;二为dictatorship,即专政也。张春桥、江青之流,当时就是从狗洞里爬出来,充当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侦探”,对革命人民实行法西斯专政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直到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他们仍然坚持反动立场,继续充当帝修反的“侦探”,要对新中国的人民实行法西斯专政。王洪文是可耻的工贼,新生资产阶级的典型代表。姚文元是黑帮文霸,阶级异己分子。弄清“四人帮”从历史反革命到现行反革命的肮脏的政治生涯,揭露这伙新老反革命的真面目,就可以懂得他们为什么如此疯狂地反共反人民了。
“四人帮”的暴露,有一个过程。我们对他们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他们本来极右,却又装出一副唯我最“左”、唯我最“激进”的模样,招摇撞骗,欺世盗名。反派人物,演起正面角色来,总是不大象,漏洞很多,破绽百出。我们的广大人民,经过多年的观察和思索,由此及彼,由表及里,通过现象看本质,对他们极右派的嘴脸,看得越来越清楚了。这伙开历史倒车的极右派,不是老爱骂别人为“辫子党”吗?其实,他们自己才是一伙把辫子盘在头上,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做着“改朝换代”迷梦的复辟党。只要摘去他们紧紧戴在头上的红帽子,再查一查他们的来龙去脉,人们就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那又粗又长的极右派“辫子”了。

想全国 顾大局 多产煤 多调煤 山西省超额完成一月份原煤生产计划

第2版()
专栏:

想全国 顾大局 多产煤 多调煤
山西省超额完成一月份原煤生产计划
据新华社太原一九七七年二月五日电 山西省煤炭工业战线的广大工人和干部,在“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中,想全国,顾全局,多出煤,出好煤,今年一开始又为国家作出新贡献。一月份,全省平均原煤日产量创造了历史同期最高水平,超额六十二万吨完成了国家原煤生产计划。
现在,全省各地煤矿都已仓足库满。每天,有几千辆满载煤炭的列车,源源不断开往首都北京和全国各地,支援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今年以来,山西省煤炭工业战线革命和生产的形势很好。广大职工在英明领袖华主席和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在全国煤炭工业学大庆、赶开滦会议的精神鼓舞下,人人精神振奋,干劲倍增,生产水平一旬比一旬高,生产纪录不断刷新。矿工们兴奋地说:真是“打倒‘四人帮’,革命生产打胜仗”。
山西省是我国重要煤炭基地之一。它每年调出的煤炭在全国占很大比重。及时完成煤炭的生产和外调任务,对于支援全国工农业生产具有重大意义。今年以来,全省煤矿职工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光辉著作《论十大关系》,进一步认识到局部和全局的关系,更加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因此,他们不但多出煤,出好煤,还努力做到多供煤,协助铁路多运煤,供应首都和全国各地的需要。给铁路机车、电力工业等部门提供优质煤炭的大同矿务局,今年一月份创造了月产原煤一百七十七万多吨的新纪录,一个局增产的煤炭占全省超产煤炭的三分之一。为了保证煤炭及时外运,局党委书记邵金旺不顾疾病,不畏严寒,带领工人们抓革命、促生产,扩建铁路站线,协助铁路部门多拉快运,开通了大同煤矿直达北京的煤炭专用列车,有计划地为首都提供工业和民用煤炭。去年原煤产量翻一番的阳泉矿务局,是我国无烟煤的最大产地,为了给化肥工业提供更多的原料和满足人民生活用煤,全局在去年年底按设计能力实现煤炭产量翻番以后,今年又提出“翻番不停步,超产再超产”的口号,工人们甩开膀子大干猛干,全局一月份又比国家计划超产原煤十万多吨。他们还和铁路部门搞好协作,加快煤炭的外运,现在阳泉车站的装卸和运输效率都比车站原设计能力翻了一番。去年曾经受“四人帮”干扰破坏,生产严重下降的太原西山矿务局,工人们怀着对“四人帮”的无比仇恨,以大学大批为动力,争时间、抢速度,一举甩掉亏产帽子,一月份提前五天超产原煤六万多吨完成了生产任务。
全省地、县兴办的小煤矿和农村人民公社兴办的小煤窑,也广泛开展“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他们在“不和大矿比条件,要与大矿比贡献”的口号下,积极多产煤,多供煤,一月份他们超产的原煤,比山西八大矿务局超产的还要多。现在,山西省内地方中小煤矿和小煤窑生产的煤炭,按数量已能满足省内需要,还可调出一部分支援外省,这样就可以使铁路沿线交通方便的大矿生产的煤炭,更多更快地调运出省,为国家多做贡献。
大同矿务局周转备用的坑木曾一度不足,严重影响煤矿生产,矿务局领导把压力变为动力,带领群众扫仓库,清古塘,回收了大量的坑木、金属支柱、皮带、溜槽、电缆等废旧材料,为今年实现开门红创造了条件。

大型多功能光学传递函数测定仪研制成功

第2版()
专栏:

大型多功能光学传递函数测定仪研制成功
据新华社郑州一九七七年二月五日电 我国自行设计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大型多功能光学传递函数测定仪,经过河南川光仪器厂和北京工业学院的共同努力,在各兄弟单位的支援下,最近已经研制成功。经国家有关部门的严格鉴定,这台仪器的准确度、精密度和应用范围等各项主要技术指标,都完全符合要求。光学传递函数测定仪的研制成功,为我国光学工业填补了一项空白,为光学工业的现代化做出了积极贡献。
光学传递函数测定仪是一种光、机、电综合的大型测试仪器,它的用途是根据新的原理,采用新的方法,客观、全面而精确地评定各种光学系统和电子光学成象器件的成象质量。过去,我国一直沿用古典的象质评定方法,这些方法存在许多缺点。为了适应光学技术发展的需要,川光仪器厂广大职工和北京工业学院的革命师生,遵照毛主席关于“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教导,决心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在短期内造出我国自己的测定仪来。
川光仪器厂党委和北京工业学院党委坚持教学、科研、生产相结合,厂校结合,科技人员与工人相结合,充分依靠群众的智慧和力量,走我们自己发展科学技术的道路。他们互相协作,密切配合,多次组织设计人员外出调查,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要求。

荧光粉发光特性测试仪投入生产

第2版()
专栏:

荧光粉发光特性测试仪投入生产
据新华社一九七七年二月五日讯 我国一种耐高压大电流阴极射线荧光粉发光特性测试仪,最近在科学院吉林物理研究所研制成功并投入生产。
荧光粉是一种有广泛用途的发光材料。制造某些有光、亮、颜色显示的器件或仪器,如电视机、雷达上的屏幕,示波仪、夜视仪上的显示器,霓虹灯之类的变色管等,都需要荧光粉。我国发展荧光粉生产,急需有一种测定荧光粉发光特性和质量的仪器。中国科学院吉林物理研究所研制成功的这种测试仪器,全部采用国产材料、元件和器件,有些指标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附图片)
江苏省无锡市被单厂职工,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排除“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制造成功我国第一台独幅宽银幕织机,生产出六米独幅银幕布。
新华社记者摄

坚持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 窑街矿务局实现开门红

第2版()
专栏:

坚持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
窑街矿务局实现开门红
据新华社兰州一九七七年二月二日电 甘肃省窑街矿务局广大职工坚持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以大干社会主义的实际行动迎接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的召开。到一月二十五日为止,全局分别超额百分之三和百分之九完成了全月原煤生产和掘进进尺计划,而且矿矿超产、队队超产,各项经济技术指标都有了新的进步,实现了开门红。
窑街矿务局是甘肃省煤炭工业战线学大庆的一个先进企业。近三年来,局党委和广大职工排除“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在矿与矿、队与队、班组与班组、个人与个人之间,坚持开展对手赛、对口赛、攻关赛、创水平赛等多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使全局上下一直保持着高昂的战斗精神,原煤生产连年大幅度增长,为支援工农业生产建设做出了贡献。
为了发扬成绩,乘胜前进,最近局属各单位发动群众,对开展工业学大庆群众运动的经验和成绩进行了总结、评比,召开了工业学大庆经验交流会、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表彰了一批先进单位和个人。各单位对照先进找差距,提措施,制订工业学大庆的规划,从年初开始,又掀起了社会主义劳动竞赛的高潮。

大兴沟林业局提前超额完成计划

第2版()
专栏:

大兴沟林业局提前超额完成计划
据新华社长春一九七七年二月五日电 在揭发、批判“四人帮”反党集团的斗争中,吉林省林业战线学大庆先进单位——大兴沟林业局革命和生产的形势越来越好。干部、工人心情舒畅,意气风发。他们白天努力生产,夜晚在政治夜校揭批“四人帮”。全局提前八天超额完成了一月份的木材生产计划,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十八点九,夺得了木材生产开门红。
立新林场的伐区作业点达二十一个,多而分散,生产条件差。党支部带领工人坚定不移学大庆,抗风雪,战严寒,木材日日超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