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战斗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的英雄民兵

第3版()
专栏:

  战斗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的英雄民兵
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整风锻炼的我国广大民兵,更加朝气蓬勃地战斗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他们一手拿枪,一手拿锄,配合人民解放军日夜警惕地保卫着祖国,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积极贡献力量。五湖四海到处传颂着民兵赞歌。
    千米井下突击队
在抚顺煤海深处,有一支以勇猛顽强而闻名全矿的五四掘进队民兵连。它既是军事组织,又是劳动组织。民兵们不但在执行战备、训练等军事任务方面显示出很强的战斗力,而且在井下生产中充分发挥了突击队的作用。工人们热情地称赞他们是“煤海尖兵”。
一次,五四掘进队民兵连接受了掘凿陡上通风道的突击任务。这条陡上三十七度的通风道,是使用年限很长的巷道。民兵们仰着头从下往上打炮眼,泥水、岩浆喷得他们满身透湿。在困难面前,他们牢记着毛主席关于“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教导,英勇顽强地坚持战斗,每天都超额完成掘进任务。为了进一步搞好快速掘进,他们还边干边学,努力提高操作水平。基干民兵汤井斌上班时细心观察老工人操作,下班后到老工人家登门请教。在老工人的帮助下,他把风钻拆卸下来,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了解性能和保养、使用方法。别人下班升井了,他还打着炮眼体会要领。一次,他不小心一脚踩在溜子上,连人带风钻滚下三十多米远,两只手被摔破了,流着鲜血,仍然不吭一声地扛起风钻,又冲进掌子面。全连民兵都象汤井斌这样为革命苦学苦钻,凿岩水平迅速提高。
有一次五○三采区要提前投产,五四掘进队民兵立即投入了准备道工程施工的战斗。全连组成三个突击组,集中力量打歼灭战。民兵班长杜启斌,在新架的木棚被顶板压断的紧急关头,一个箭步冲上去,领着大伙排险。为了减少围岩震动,避免塌方,民兵们还发挥集体智慧,研究出一项好办法,硬是用风镐凿透了五○三准备道,提前九天完成了任务。
这个掘进队的民兵就这样充分发挥突击精神,苦干实干,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掘进纪录:今年第一季度突破了一千零二米,提前五十五天完成了上半年计划;六月份创造了大断面全岩月进成巷二百一十米的新水平,跨入了快速掘进队的行列。
    劈山治水换新天
在安徽省贵池县马牙公社,广大民兵和社员群众胸怀革命大目标,改造旧山河。三年来,山河大变,粮食大增,五业兴旺,粮食增产一千零二十六万斤,每年递增三百多万斤;一九七二年粮食平均亩产一千零三十斤,皮棉平均亩产一百零三斤。集体经营的工业、林业、渔业和其它副业生产也有较大的发展,整个公社正在农业学大寨的金光大道上阔步前进!
短短三年多,马牙公社为啥变化这样大?公社党委回答说:“一靠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政策,二靠大寨精神,三靠民兵这支主力军的作用”。
马牙公社依山临湖,七山二水一分田,过去是个有名的“老灾窝”,几乎年年抗旱,年年排涝。为了改变生产面貌,早在一九五九年,这个公社就决定在境内四岭山上动工兴建四岭水库。可是,由于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破坏,搞搞停停,十年只完成了百分之四十一的工程。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马牙公社广大民兵同公社社员一道,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教导,狠批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掀起了农业学大寨的热潮,打响了改造山河的人民战争。马牙公社党委书记、民兵团政委陈玉忠亲自带领民兵战斗在劈山垒坝,切岗修渠,挑土建圩,开河筑路的第一线。采石队长、基干民兵王祥龙,刚掌握了采石和爆破技术就开始进行高空挂板作业。高空挂板作业很危险,他临危不惧,负伤不下火线,从十米、二十米,最高挂到七十米。在他的带领下,采石队年年超额完成任务,大家称赞他“有一颗红心,长一身虎胆,斗志比石坚,干劲冲破天”。
其他民兵也都象王祥龙一样,在改造山河的斗争中英勇顽强,一往无前。从一九六九年开始,只经过了短短的三年时间,就把四岭水库的续建和配套工程胜利完成了。三年来,他们把水库大坝增高了五米,把三条干渠延伸了四十多里,还开挖了一百零六里长的支渠,新建五十六个小闸,完成十处穿山过水工程,架设了五座大小渡槽,灌溉面积扩大了四千九百亩。人们说:“四岭水库搞了十三年,后三年超过了前十年。”
三年大干,引起了马牙公社的大变,“老灾窝”变成了“鱼米乡”。现在,当你走进马牙,只见山间有库,沿湖有圩,各种水利设施星罗棋布,山上郁郁葱葱,山下禾苗茁壮。新修的一百零二里公路,将公社的十五个大队紧紧连在一起,通往四岭水库的盘山公路,蜿蜒曲折,象一条绚丽的彩带,为马牙的壮丽山河增添了异彩。马牙公社广大民兵回顾这短短三年改山治水的战斗历程,更加深切地体会到,有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就能焕发出冲天的革命干劲,就能移山填海,无往不胜。
    为战备深山护线
在革命老根据地沂蒙山区,有一座九顶云落山。山腰上,电杆耸立,银线穿空,这是一条国防通信线路。在这里,人们经常看到十多个民兵小伙子,攀崖越谷,查杆巡线。他们是沂源县张庄公社赤坂大队民兵护线班。部队通讯站的同志热情地称他们是“不穿军装的护线兵”。
这个民兵护线班成立几年来,一直受到赤坂大队党支部和广大贫下中农的亲切关怀。党支部委员、战争年代的“老交通”刘圣荣,经常对民兵们讲述当年老一辈的交通员不怕头上飞机叫,不怕身边子弹飞,出生入死送情报的斗争事迹。民兵们决心发扬光荣传统,配合部队维护好国防线路。遇到风雪、雷雨的夜晚,他们谁都睡不实在。一听到风声雷鸣,他们就提上马灯,扛起工具去巡线。一天夜晚,晴朗的夜空骤然变化,正在熟睡的护线民兵被隆隆的雷声惊醒了。全班同志立即翻身下床冒雨去巡线。他们说:“党和人民把这七里线路交给我们,只要我们在,就要保证线路通。”
雨夜中,护线班走进一道山沟,眼见咆哮的洪水裹挟着石头倾泻下来,沟底的水已经齐腰深。他们借着闪电的亮光,看到树立在对岸沟坡上的三五八号和三五九号电杆,有被洪水冲倒的危险,立即手挽手地跳进了急流。刚迈出几步,民兵刘日法脚一滑,被洪水冲倒。班长刘玉兴和另一个民兵急忙把他拉起,叫他回到岸上去。刘日法说:“革命老前辈冒着枪林弹雨送情报,死都不怕,我只摔了一跤算得了啥!”说完,硬是坚持和大家一起闯过了急流。
到了对岸,每个人都被石头碰伤了腿,划破了脚,觉得一阵阵疼痛。但是谁也不顾这些,赶紧从四处抱来一块块石头,顶住了三五八号和三五九号电杆,又铲来新土,捣固了杆根。
平时,这个护线班的民兵除了坚持查线制度,还注意在生产中维护线路。他们上坡时路过线杆就培上几锨土;下坡时宁愿多走几步路,也要顺着线路查上几根杆。夏天,他们顶着酷暑剪掉靠电线的树枝;冬天,踏着积雪打掉电线上的冰凌。
一次,他们看到部队的同志跑了几十里山路赶来爬杆接线,心想:一旦出了故障,要跑十多里去叫部队的同志来排除,如果遇有敌情,不就误事了吗?于是,他们向部队同志提出了学爬杆接线的要求。在部队和公社武装部的支持下,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学习爬杆。经过上百次的练习,大部分同志不但掌握了穿扣爬杆接线的要领,还学会了空身爬杆。现在,不管线路上发生了什么故障,不需部队通讯站来人,民兵护线班都能迅速排除。
    守海防众志成城
在祖国黄海之滨的巍巍海堤上,屹立着一个民兵哨所——东台县新街公社堤利大队民兵哨所。从一九五八年起,这个哨所的民兵就配合海防部队在这里放哨巡逻,百倍警惕地守卫着祖国的神圣海疆,被人们誉为“海防线上的红色堡垒”。
一个节日前夕的傍晚,海边突然刮起七、八级大风,紧接着,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去执勤的民兵异口同声地说:风雨交加,我们更要提高警惕,严防阶级敌人钻空子!说着,他们一个个手持钢枪,冲进暴风雨中。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一道电光闪过,天空又顿时黑得象锅底。巡逻哨不怕风狂雨猛,不畏路滑泥泞,机警地搜索着海滩;固定哨象小老虎一样隐蔽在湿漉漉的草丛中,警惕地监视着前方。民兵常文禄在放哨中,经风吹雨淋,胃病复发,阵阵疼痛。就在这时,“卡察”一声,一棵枯树被风吹断,沉重地压在他身上。他身旁的一个哨兵立即搬开树干,将他扶起来,劝他回去休息。他却斩钉截铁地说:“狂风能折断树干树枝,动摇不了我保卫祖国海防的坚强意志。”他咬着牙,忍着痛,和大家一起,坚守在战斗岗位上。
隆冬的一天夜里,大雨刚过,刺骨的西北风又吼叫起来。正在站岗的三连女民兵忽然发现海里有一闪一闪的火光。她们马上把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并由三排女基干班班长王世兰带领三个女民兵前往侦察搜查。她们涉洼滩,穿草地,过港汊,随着火光的忽明忽暗,一会儿卧倒倾听动静,一会儿变换战斗队形搜索前进。走在队伍前面的王世兰,一不小心,跌进了港汊,浑身湿透,海风一吹,寒冷彻骨。但她想到毛主席关于“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付的”光辉指示,顿时增添无穷力量,带领大家继续前进。他们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连续趟过三条港汊,终于查明了疑点,弄清了情况。
为了更好地把哨所筑成守卫海防的铜墙铁壁,近两年来,堤利大队民兵根据沿海群众居住分散和通信联络不便的特点,在海防驻军的帮助下,想方设法,创造了许多简易通信联络信号,自制了十多种简易通信器材,使哨所一旦发现敌情,就能准确、迅速地传递情报。今年年初,上级对他们进行了一次考核。一天晚上,哨所突然接到命令:半小时内全歼偷渡登陆的“小股匪特”。“嘟!嘟!嘟!”正在哨所执勤的民兵立即发出海上有“敌情”的信号。霎时,信号灯闪闪,海螺声阵阵,信号接信号,一户传一户,迅速传遍了全大队,不到半小时,分散居住的全体民兵,全都进入了各自的战斗阵地。从前沿到村庄,处处森严壁垒,“敌人”刚一登陆,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面对这动人的场面,人们夸赞说:“真不愧是有高度警惕的红哨兵!” 新华社通讯员 新华社记者

冰岛首任驻中国大使向董代主席递交国书

第3版()
专栏:

  冰岛首任驻中国大使向董代主席递交国书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冰岛共和国首任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西于聚尔·比雅德纳松今天上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代主席董必武递交了国书。递交国书时在场的有外交部副部长何英,西欧司副司长王本祚,礼宾司副司长朱传贤。(附图片)
董代主席会见加拿大友好人士切斯特·朗宁和他的女儿奥德里·托平夫人、外孙女苏珊·托平。图为会见时合影。新华社记者摄

董代主席会见加友好人士朗宁

第3版()
专栏:

  董代主席会见加友好人士朗宁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主席董必武今天上午会见加拿大友好人士切斯特·朗宁和他的女儿奥德里·托平夫人、外孙女苏珊·托平,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参加会见的有对外友协副会长李恩求,以及单达圻、沈若芸。

姬鹏飞外长致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要求立即驱逐蒋介石集团的代表

第3版()
专栏:

  姬鹏飞外长致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要求立即驱逐蒋介石集团的代表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姬鹏飞九月二十四日致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约翰内斯·韦特文,严正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立即采取行动,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驱逐出去。电文内容如下:
众所周知,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推翻了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蒋介石集团根本没有任何资格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组织。
中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创始国之一。但二十多年来,蒋介石集团继续非法窃踞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席位。这种错误的状况必须加以纠正。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通过的第二七五八(XXVI)号决议中明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它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现在,这个联合国决议已通过近两年,联合国绝大多数专门机构已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驱逐出去了。但遗憾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至今仍未执行联合国的上述决议。中国政府严正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立即采取行动,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驱逐出去,从而使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通过的决议得到认真贯彻执行。

姬鹏飞会见阿尔巴尼亚新任驻华大使

第3版()
专栏:

  姬鹏飞会见阿尔巴尼亚新任驻华大使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外交部长姬鹏飞今天下午会见了阿尔巴尼亚新任驻中国特命全权大使贝哈尔·什图拉,商谈递交国书事宜。

余湛、王丙乾前往匈牙利驻华大使馆吊唁匈牙利瓦伊·彼得副总理逝世

第3版()
专栏:

  余湛、王丙乾前往匈牙利驻华大使馆吊唁匈牙利瓦伊·彼得副总理逝世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外交部副部长余湛、财政部副部长王丙乾,今天上午前往匈牙利驻中国大使馆,吊唁匈牙利政府副总理瓦伊·彼得逝世。
前往吊唁的还有外交部副司长高建中、项钟圃。吊唁时在场的有匈牙利驻中国大使戈多尔和大使馆外交官员。
瓦伊·彼得副总理是九月十八日逝世的。

申健会见并宴请墨西哥朋友

第3版()
专栏:

  申健会见并宴请墨西哥朋友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中拉友协负责人申健二十四日下午会见并宴请了由墨中友协秘书长玛丽亚·托雷斯和墨中友协司库伊尔达·巴罗西奥率领的墨中友协访华第二团全体成员,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参加会见和宴会的有岳岱衡和首都体育、医务界人士。
墨中友协访华第二团是九月二十二日到达北京的。来京前,他们曾参观了广州、长沙、韶山、武汉等地。

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览”开幕式 我出土文物展览代表团离京前往英国

第3版()
专栏:

  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览”开幕式
我出土文物展览代表团离京前往英国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以王冶秋为团长、夏鼐为副团长的中国出土文物展览代表团一行七人今天离开北京前往英国,参加即将在伦敦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览”开幕式。
前往机场送行的有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国务院文化组秘书长石少华,对外友协副会长林林,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负责人刘仰峤,故宫博物院院长吴仲超,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杨振亚,以及有关方面负责人肖特、王本祚、彭则放、牛兆勋、李长路、丁志刚等。英国驻中国大使艾惕思也前往送行。

美国朋友苏兹贝格夫人一行离京回国

第3版()
专栏:

  美国朋友苏兹贝格夫人一行离京回国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美国朋友伊菲吉妮·奥克斯·苏兹贝格夫人一行结束了在我国的友好访问,今天乘飞机离开北京回国。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李恩求等前往机场送行。
美国客人在我国期间,访问了广州、桂林、杭州、上海、南京、北京等地。

中国图书馆界代表团赴美进行专业考察

第3版()
专栏:

  中国图书馆界代表团赴美进行专业考察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以北京图书馆馆长刘季平为团长的中国图书馆界代表团一行十人今天离开北京前往美国进行专业考察。
前往机场送行的有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局长王冶秋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刘仰峤、彭则放、李长路、王健、蔡国铭、丁志刚、胡凡夫等。美国驻中国联络处副主任霍尔德里奇和官员安德森也到机场送行。

姬鹏飞外长致电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 要求立即驱逐蒋介石集团的代表

第3版()
专栏:

  姬鹏飞外长致电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
要求立即驱逐蒋介石集团的代表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姬鹏飞九月二十四日打电报给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行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严正要求立即采取行动,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及其所属机构中驱逐出去。电文内容如下:
众所周知,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推翻了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蒋介石集团根本没有任何资格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组织。
中国是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的创始国之一。但二十多年来,蒋介石集团继续非法窃踞中国在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的席位。这种错误的状况必须加以纠正。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通过的第二七五八(XXVI)号决议中明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它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现在,这个联合国决议已通过近两年,联合国绝大多数专门机构已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驱逐出去了。但遗憾的是,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及其所属国际开发协会和国际金融公司至今仍未执行联合国的上述决议。中国政府严正要求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及其所属国际开发协会和国际金融公司立即采取行动,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驱逐出去,从而使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所通过的决议得到认真贯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