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英雄的阿尔巴尼亚妇女

第6版()
专栏:阿尔巴尼亚通讯

英雄的阿尔巴尼亚妇女
辛文冰
在英雄的阿尔巴尼亚,广大妇女是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支强大的生力军。无论是在技术革命蓬勃开展的工厂、矿山,还是在改天换地的高山峻岭;无论是在热火朝天的义务劳动工地,还是在同资产阶级思想、封建迷信、落后习俗作斗争的广大农村和城镇,革命妇女都表现出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气壮山河的革命豪情。
游击队的红星永放光芒
在阿尔巴尼亚悠久的历史上,民族解放战争是极其光辉的一页。英勇果敢的阿尔巴尼亚妇女在同德意法西斯的斗争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在民族解放战争期间,七万名游击队员中就有六千名是妇女,她们高举红旗,转战南北。在黎巴霍瓦激战中,女游击队员跋山涉水,战胜了饥饿、疲劳、缺乏子弹的重重困难,同男游击队员一起,把武装到牙齿的德国法西斯消灭在黑玛尔和拉伯力的山谷之中;第五突击旅由南方向北方山区远征时,女游击队员们迂回前进,搞得敌人晕头转向,她们一边高喊着“冲啊!抓活的!”的战斗口号,一边跳进敌人的战壕里,同法西斯匪徒展开白刃战。一九四四年七月间,德寇从爱尔巴桑出动了一百二十辆汽车,增援地拉那。勇敢的游击队员们提前占领了爱尔巴桑—地拉那路的重要阵地科拉巴山口,同敌人展开了一场异常激烈的阻击战。在毫无损伤的情况下,除打死数百名德国鬼子外,还缴获了十五辆汽车,十部摩托车。在这场阻击战中,女游击队员英勇杀敌的英雄事迹,传遍了阿尔巴尼亚的每个角落。
“宁肯站着死,不肯跪着生。”这是勇敢的山鹰们的壮语豪言!十四岁的小女游击队员法朵·百尔百丽被敌人抓到吉诺卡斯特古城堡阴霾潮湿的监狱里,法西斯匪徒威胁她:“只要你讲出游击队在什么地方,我立刻释放你!”小法朵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是一个游击队员,你们这帮法西斯匪徒休想从我身上捞到情报!”法西斯强盗夺过她的红五星军帽,扔在地上,命令道:“只要你在红五星上踩一脚,我就放你回家!”小法朵肺都要气炸了,她从容不迫地把帽子拣起来,亲吻了一下红五星,然后又把它端端正正地戴到头上。敌人气得象疯狗一样地狂吠,决定枪杀她。就义前,小法朵大义凛然,对狱中的姐妹们喊道:“消灭德意法西斯魔鬼!姐妹们,我很光荣,因为我将象一个真正的游击队员那样牺牲。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是的,胜利一定属于阿尔巴尼亚人民!一个小法朵倒下去,千万个英雄后面跟。在游击队的行列里,出现了玛尔加里塔、秋蕾、娜伊毕等无数个浑身是胆、智勇双全的人民女英雄。革命的怒涛势不可挡,游击队的红星永放光芒!
解放初期的女英雄
德意法西斯被打败了,阿尔巴尼亚从苦海中获得了解放,广大革命妇女象全国人民一样,砸烂世代受奴役的枷锁,作了国家的主人。但是,“河静敌未清”,阶级敌人面临着人民所取得的胜利,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他们为了反对人民政权和社会新秩序,要同人民进行拚死的斗争。为了保卫用血汗换来的人民政权和革命成果,在解放后最初的年代,广大妇女同阶级敌人进行了英勇卓绝的斗争,谱写了一曲曲响彻云霄的革命英雄主义的凯歌。
一九四七年,劳动党发出了修筑地拉那—都拉斯铁路的战斗号召。消息传到米尔迪塔区的桑格村,新婚夫妇恩德莱查和姆丽卡欢喜若狂,立刻决定到铁路建设工地去。这对于新娘子姆丽卡说来,可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土耳其五百年的反动统治,给阿尔巴尼亚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流毒。青年媳妇根本不允许走出村庄,在社会生活中,更不可能同男子享有平等的权利。特务匪团为了实现抗拒党的号召、妄图变天的痴心梦想,利用群众的封建思想和落后习俗,发出疯狂的叫嚣:“姑娘如果去修铁路,就叫她有去无回;媳妇如果去修铁路,就把她轰出家门!”一心一意热爱祖国的姆丽卡毫无畏惧,同丈夫恩德莱查勇敢地走出桑格村,成为米尔迪塔区人民为新生事物而斗争的带路人。
一天傍晚,突然传来了不幸的噩耗:刚从铁路建设工地回到米尔迪塔区的女党员斯库尔黛、玛尔黛和普兰塔被匪徒杀害了。为了纪念为捍卫新生事物而牺牲的战友,姆丽卡率领姑娘们,以冲天的革命干劲,展开劳动竞赛。她对同志们愤慨地讲道:“让敌人在我们面前发抖吧!米尔迪塔是劳动党的,我们要为死难的姐妹报仇,凶手决不会有好下场!”
姆丽卡捍卫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行动,引起了阶级敌人的刻骨仇恨。一天黄昏,她正在庭园里收拾晒干了的衣服,突然几个匪徒把她的家包围起来了,他们把姆丽卡捆起来,穷凶极恶的匪徒头头马尔科暴跳如雷地嘶叫道:“你想让所有的女人都跟你一样地破坏米尔迪塔的‘传统习惯’吗?”姆丽卡怒火万丈地回答:“豺狼们,你们听着!我们是响应劳动党的号召修铁路的!我们坚决走党所指引的光明大道,你们杀了我一个不要紧,社会主义革命一定要胜利,你们破坏无产阶级专政的阴谋一定要受到人民的惩罚!”
人民英雄姆丽卡、斯库尔黛、玛尔黛和普兰塔的鲜血点起了米尔迪塔和阿尔巴尼亚妇女向阶级敌人、封建迷信、落后习俗战斗的怒火。解放后最初的年代,英雄的阿尔巴尼亚妇女为保卫人民政权和革命胜利的成果,进行的不屈不挠的斗争,将永世被人们传颂!
在革命化的大道上奋勇前进
革命在发展,时代在前进,阿尔巴尼亚广大妇女迈开雄壮的步伐,勇敢飞奔!她们猛烈地冲击压迫、歧视妇女的资产阶级、封建思想和落后习俗,在进一步解放妇女的斗争中,建立了新的功勋。
一九六七年二月,革命化的春雷震撼了山鹰之国的大地。莱希区的丽莎姑娘根据劳动党的教导,首先率领妇女们吹响了向宗教迷信开战的号角,一举捣毁了千百年来愚昧人民的封建教堂,揪出了反动的神父,废除了封建包办婚姻,在解放妇女轰轰烈烈的斗争中,树起了一面红旗。
在向荒山要粮,向大自然开战的进军中,数以万计的阿尔巴尼亚妇女积极响应劳动党的号召,和男青年一起象潮水似地涌向爱尔巴桑—普雷尼亚斯铁路建设工地和爱奥尼亚海岸的约努弗拉梯田垦区。有位名叫斯帕莱莎的女劳动突击手,曾经在洛格齐恩—费里铁路的建设中,主动三次到建设工地去劳动,当过五次突击手。现在她又来到新铁路建设工地,风里来,雨里去,干了两个多月。我们同她攀谈的时候,她挥动着健壮的双臂,骄傲地讲道:“革命青年志在四方,哪里最困难就应当到哪里去!”工地政委马尔科同志小声地向我们介绍:“这位姑娘下了决心,不把铁路修完不结婚!”
去年夏天的一个深夜,工地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在寨波拉克工区,地拉那师范学院的一队女学生,冒雨抢救了堆在河谷旁边的两大堆水泥。她们还肩并肩地筑起人墙,在齐腰深的洪水中,同巨浪、流沙、巨石搏斗到黎明,保卫了刚刚垒起来的水泥桥墩。
阿尔巴尼亚妇女为什么能以如此高昂的革命激情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呢?约努弗拉海滨梯田垦区的总指挥、年轻的共产党员如申娜给我们做了难以忘怀的回答:“我们青年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为了把红色的革命接力棒一代一代传下去,我们就是要象当年的游击队员那样生活和战斗!”
“我们的通讯处是荒山密林,在最遥远最艰苦的地方工作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在这样响亮的革命口号鼓舞下,无数的女青年奔赴特洛波亚、库克斯山区,开荒种田,帮助农民发展文化教育事业。佩尔梅特城的女教师阿希娜·米兰,主动到米尔迪塔区教书。霍查同志写信表扬她是阿尔巴尼亚女青年学习的榜样。科尔察市二百多名年轻的姑娘组成一个大队,浩浩荡荡地到培拉特“毛泽东纺织联合工厂”安家劳动,成为全国青年“随时走向党和祖国所需要的地方”的集体标兵。迪勃拉区有位名叫科米黛·高洁的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她不仅积极带头参加义务劳动,而且去年一年还做了五百四十八个劳动日。曾经同中国舞剧团的革命同志同台演出我国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的佐依查·哈卓同志,多年如一日,不辞辛苦地工作着。常常是上午排练,下午教学,晚上演出。我们问她是否有些疲劳,她热泪盈眶地说道:“我的苦难的过去,跟《红色娘子军》中的吴清华的遭遇一样。是党把我从苦海中救了出来,使我这个穷苦的、坐过牢房的小姑娘,能用芭蕾舞这一艺术形式,为党和人民工作。即使我昼夜不眠地工作,也表达不出我全心全意为党和人民服务的愿望!”正是在这种革命思想指导下,她经常到全国各地,为工农兵群众演出他们喜欢的节目,亲自到北方山区向农民学习民间舞蹈。她与同志们共同努力,反复修改和创作了阿尔巴尼亚民族化、反映阶级斗争的革命芭蕾舞剧《游击队员》和《山村姑娘》。
* * *
革命的洪流一浪高过一浪,阿尔巴尼亚广大妇女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我们坚信,在劳动党和恩维尔·霍查同志的英明领导下,勤劳、勇敢的阿尔巴尼亚妇女必将对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必将在光荣的史册上,谱写出更为动人心弦的共产主义新篇章!
(新华社)(附图片)
阿尔巴尼亚女青年决心继承和发扬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积极参加军事训练,随时准备保卫祖国。
本报记者摄

印度农民革命武装斗争中涌现出许多女英雄 她们的英勇事迹到处传颂,鼓舞着更多印度人民起来为争取解放而斗争

第6版()
专栏:

印度农民革命武装斗争中涌现出许多女英雄
她们的英勇事迹到处传颂,鼓舞着更多印度人民起来为争取解放而斗争
新华社七日讯 在印度蓬勃兴起的伟大的农民革命武装斗争中,涌现出了许多机智勇敢、一心为革命的女英雄。她们英勇斗争的事迹在印度革命人民中到处传颂,鼓舞着印度更多的被压迫被剥削人民起来为解放而斗争。 战斗在农民武装队伍的前头
一九六七年,震撼印度的纳萨尔巴里农民武装起义打响了印度革命武装斗争的第一炮。在印共革命派领导的这场农民武装斗争中,许多贫农和无地农民妇女在斗争中起着突出的作用。许多妇女背上孩子,拿着弓箭,走在四处活动的农民武装队伍的前头。
她们和农民队伍一起,多次胜利地伏击前来进行反革命“围剿”的反动军警。一次,当一支警察部队到这个地区“进剿”时,被约一百名妇女包围了。当警官们忙着要妇女们散开时,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已被几百名武装农民所包围。在这次斗争中,农民打伤了四名警官。又一次,妇女们英勇参加了反击警察“围剿”的斗争。武装农民用毒箭射死了这支警察部队的队长,成功地打败了反动警察。 “我走上了毛泽东思想
指明的道路”莎姆普娜是斯里卡库兰的农民武装斗争中的一个著名的女英雄。她为了革命,离开了家和三个孩子,参加了游击队。一九六九年六月,她被警察逮住了,反动政府对她严刑拷打,威胁利诱,要她为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着想,说出游击队领导人的下落。
莎姆普娜豪迈地回答说:“解决饥饿问题和抚养我孩子的问题,是同解决农民面临的问题分不开的。毛主席的思想已经指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所以我走上了毛泽东思想指明的这条道路,以便不仅让我自己的孩子而且让千百万贫穷的劳苦人民的孩子都过上幸福的日子。” 斯里卡库兰一位英勇机智的母亲
一次,在斯里卡库兰一个村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一个青年农民游击队员回到自己村里时,碰到警察来搜查村子,他在村民们的掩护下安全地转移了。
第二天,警察逮捕了他的母亲。这位英勇机智的母亲在上警车之前,暗地里把她儿子带回来的厚厚一包传单带在身上。她坐在警车的最后面,在前往警察营地的一路上,背着车上的警察,机警地把所有的传单散发在四、五个村子里。
这件事在广大的人民中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用自己的鲜血为人民民主的新印度奠基
去年十一月和十二月间在安得拉邦斯里卡库兰县英勇牺牲的十三位革命烈士中,有三位是女同志。这三位女同志和其他同志一起,满怀对革命事业必胜的坚强信念,在英勇就义前怒斥敌人说:“你们太虚弱、太无力,不能扼杀我们正在为之战斗的伟大的事业。是我们——人民——将消灭你们。”“我们党正领导着一场伟大的革命,它将改变这个国家的面貌和世界的面貌。……漫长的黑夜即将结束,白天正在到来,人民的国家象明亮的红太阳正在升起。”
她们在就义前高呼:“革命万岁!”“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在英勇就义的三位女英雄中,尼尔马拉·克里希纳穆尔蒂是去年五月为革命牺牲的潘查迪·克里希纳穆尔蒂烈士的妻子。潘·克同志牺牲后,警察向她提出了诱降的条件:假如她向警察投降,同警察合作,就可以撤回对她的逮捕证。尼尔马拉轻蔑地拒绝了警察的条件,毅然担负起她丈夫没有完成的任务,全心全意地投身到革命斗争中去,多次参加了袭击阶级敌人的战斗。有一次,尼尔马拉在和其他游击队员一起处决了一个恶霸地主后,在这个地主家的墙上,写上了“毛泽东万岁”几个大字。她的英勇事迹传遍了斯里卡库兰县。

在反美爱国斗争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日本劳动妇女英勇斗争沉重打击美日反动派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在日本妇女运动中广泛传播

第6版()
专栏:

在反美爱国斗争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日本劳动妇女英勇斗争沉重打击美日反动派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在日本妇女运动中广泛传播
新华社七日讯 东京消息: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的日本劳动妇女,以战斗的英姿迎来了自己的光辉节日——“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
过去一年来,广大日本劳动妇女在日本人民反美爱国斗争中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成为日本人民伟大的反美爱国斗争的一支重要力量。她们从工厂、从农村、从学校奋起与美日反动派及其走狗宫本修正主义集团进行了英勇的斗争,沉重地打击了敌人。日本劳动妇女斗争的胜利发展,为英雄的日本人民反美爱国斗争的历史增添了灿烂的篇章。
从去年二月冲绳劳动妇女要求撤除美军基地、收复冲绳的斗争开始,经过去年三月三里塚农民反对修建“新东京国际机场”的斗争到四月二十八日收复冲绳的斗争,六月粉碎日美“安全条约”的斗争高潮到十一月阻止佐藤访美的激烈搏斗,一年来日本妇女在这些斗争中锻炼得更加坚强。许多女大学生、女中学生和女教师在反对美日反动派的残酷统治和资产阶级腐朽的教育制度的斗争中,以学校、街头和美军基地为战场,英姿焕发,在武装警察的残酷镇压面前,毫不畏惧,以棍棒、石块、火焰瓶为武器,同敌人展开了无数次的激烈搏斗。许多人在遭到敌人逮捕以后,在狱中不屈不挠地坚持斗争。
许多青年女工和女职员也积极地参加到伟大的反美爱国斗争的行列中,她们不仅活跃在工厂车间,而且还经常参加支援学生、支援农民的斗争,和学生、农民并肩战斗,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日本农村妇女反美斗争也在不断扩大。北富士、砂川、厚木等美军基地周围的农村妇女,在反对美军基地的斗争中越来越坚强。她们站在反美爱国斗争的最前列,十几年如一日,对敌人寸步不让。三里塚妇女行动队在斗争中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日本妇女的这些斗争表现了日本民族不畏强暴的英雄气概,给美帝国主义扩大军事基地的罪恶活动以沉重打击。
过去一年来,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在日本妇女运动中有了广泛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斗争实践体会到毛泽东思想是日本妇女争取解放的强大思想武器。她们在斗争中如饥似渴地学习毛泽东思想,进一步明确了斗争的方向,斗志更加旺盛,信心更加坚定。今年年初以来,日本广大劳动妇女和广大日本人民一道,从各条战线上掀起了粉碎日美“安全条约”、反对复活军国主义的斗争,一场更大规模的反美爱国斗争的风暴正在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