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泰国人民之声”号召人民加强斗争打倒美泰反动派 坚持人民战争就能取得胜利 泰国人民武装一年半以来歼敌近二千人,开辟了许多新战场

第6版()
专栏:

“泰国人民之声”号召人民加强斗争打倒美泰反动派
坚持人民战争就能取得胜利
泰国人民武装一年半以来歼敌近二千人,开辟了许多新战场
新华社讯 “泰国人民之声”电台十三日广播一篇文章,号召泰国人民在泰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人民战争,把美帝国主义侵略者赶出泰国,推翻他侬—巴博卖国集团。
文章说:“泰国共产党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遵循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泽东主席关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光辉思想,勇敢地领导泰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进行革命武装斗争已经三年多了。三年多来的斗争,清楚地表明,泰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武装斗争的道路,是解放泰国民族和人民的唯一正确的道路。”
文章说,目前,人民武装斗争的火焰已经在泰国全国七十一个府中的三十三个府的广大地区熊熊燃烧。人民武装斗争的蓬勃发展,使美国—他侬集团越来越恐慌,尽管它们千方百计地进行疯狂镇压,但都无法战胜人民武装。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到今年五月底,泰国人民武装同美国—他侬集团的军警战斗一千二百多次,歼灭敌人近二千人,并且开辟了许多新战场。人民武装在激烈的战斗中已经发展壮大成为强大的泰国人民解放军。
文章说,美国—他侬集团为了挽救败局,维护它们的反动统治,它们玩弄政治骗局,抛出伪宪法,举行伪选举,企图诱骗人民放弃武装斗争,但是,美国—他侬集团玩弄政治大骗局的罪恶阴谋,早就被泰国共产党所揭穿。美国—他侬集团欺骗不了泰国革命人民。
文章强调说,泰国人民在三年多来的革命武装斗争中,深深地体会到:离开了武装斗争,便没有人民的地位。“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文章最后指出,泰国人民只要遵循泰国共产党的教导,坚持人民战争,就一定能够赶走美国侵略者,推翻他侬—巴博卖国集团的法西斯独裁政府,建立起人民的政权。

简明新闻

第6版()
专栏:简明新闻

简明新闻
智利工人不断罢工反对剥削
智利的工人不断举行罢工,抗议美国和本国资本家的剥削,要求增加工资。
在首都圣地亚哥,属于美国财团通用橡胶轮胎公司的因萨橡胶工厂的一千名工人十四日宣布罢工,抗议美国和本国资本家对他们的残酷剥削和虐待,要求增加工资。这次罢工是工人们冲破了背叛工人利益的一些工会头子的控制而举行的,这是这家工厂里十四年来的第一次罢工。索梅拉电机工厂的四百名工人在十八日宣布罢工并占领了工厂,抗议厂主无理解雇工人的反动行径,并且要求改善经济待遇。
阿联击落三架以色列飞机
据阿联军事发言人宣布,阿联军队二十一日在伊斯梅利亚以南的德维斯瓦地区击落了三架以色列螺旋桨飞机。
最近一个时期来,以色列侵略军不断向阿联进行军事挑衅,用大炮、火箭和坦克炮轰击苏伊士运河沿岸的阿联城市和阵地。阿联军队对敌人进行了自卫反击,摧毁了运河东岸的一些以色列防御工事,使以色列侵略者遭受损失。
美军方要求拨款豢养南越伪军
美国陆军预算局局长要求国会拨款四十二亿五千八百万美元,来维持一九七○财政年度对南越伪军和在南越的南朝鲜、泰国和菲律宾的仆从军队的“援助”计划。美国陆军部长里索和参谋长威斯特摩兰六月十七日在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上作证说,他们的目的是“援助”南越伪军,使他们“从美国军队手中接过更大的战斗任务”。
另外,美国陆军还要求国会在从七月一日开始的财政年度中拨款五亿六千万美元供南越伪军购买军火之用,作为帮助南越加强伪军以取代美军的计划的一部分。

乌拉圭人民再次掀起反美怒潮逐瘟神 蒙得维的亚示威群众冲击美帝侵略机构并同反动警察英勇搏斗 洛克菲勒吓得不敢进入乌拉圭首都,在埃斯特角呆了一天就匆忙溜回美国

第6版()
专栏:

乌拉圭人民再次掀起反美怒潮逐瘟神
蒙得维的亚示威群众冲击美帝侵略机构并同反动警察英勇搏斗
洛克菲勒吓得不敢进入乌拉圭首都,在埃斯特角呆了一天就匆忙溜回美国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蒙得维的亚消息:乌拉圭人民再次掀起激烈的反美浪潮,强烈抗议洛克菲勒在乌拉圭进行阴谋活动。
在二十一日洛克菲勒到达乌拉圭的这一天,蒙得维的亚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冲上街头,高呼着反对美帝和反对洛克菲勒“访问”的口号,举行激烈的抗议示威。示威的学生还冲向属于美国垄断资本的银行、公司、企业以及美帝侵略机构“乌拉圭—美国文化中心”,向这些美国机构投掷燃烧弹、石块和沥青。这些机构的门窗被打得七零八落,破碎不堪。示威学生还同前来镇压的警察进行了英勇的搏斗。在二十一日晚间,一批群众一度占领了蒙得维的亚的一家电台,并广播了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声明。
洛克菲勒开始对拉美一些国家进行“访问”以来,乌拉圭人民就接连不断地展开反美活动。洛克菲勒“访问”乌拉圭的日期越接近,乌拉圭人民的反美示威越激烈。首都蒙得维的亚出现了许多反对美帝和反对这个美国瘟神的标语,燃烧着熊熊的反美怒火。这个美国瘟神吓得只好推迟了“访问”的日期。
洛克菲勒窜到乌拉圭以后,连首都蒙得维的亚都不敢进,而是偷偷地把离蒙得维的亚八十英里的冷僻的埃斯特角作为他在乌拉圭阴谋活动的落脚点。乌拉圭当局在埃斯特角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严密的“安全”措施。美国瘟神住处周围布满了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的岗哨;飞机和舰只不停地巡逻。武装部队严密封锁了通向埃斯特角的道路,美国便衣警察也在那儿窜来窜去,连前往采访的记者也不得靠近离美国瘟神住处一百米的地区。美国通讯社报道说,这种戒备森严的程度,大大超过了一九六七年四月间前美帝头子约翰逊去埃斯特角时所采取的措施。这充分反映了在日益高涨的拉美人民反美怒潮面前,美帝国主义的狼狈处境。
洛克菲勒只在乌拉圭呆了一天,就滚回美国,结束了他对拉美的第三阶段“访问”。
(附图片)
在玻利维亚拉巴斯举行的抗议洛克菲勒前来“访问”的示威游行中,示威者英勇地向玻利维亚—美国文化中心投掷燃烧品。图中的标语牌上写着:“洛克菲勒是猩猩派(指极端亲美的反动军人)的保护者”。 新华社发

拒绝为美帝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卖命 美军士兵大量开小差

第6版()
专栏:

拒绝为美帝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卖命
美军士兵大量开小差
据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华盛顿消息:在世界人民和美国人民的沉重打击下,美国军队士气低落,军心涣散,美军士兵大量开小差,拒绝为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卖命。这充分说明了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极其不得人心。
美国众议院防务拨款小组委员会十九日发表的报告不得不供认,最近三年来美军士兵开小差的人数不断增加,从一九六八年七月一日起到目前为止,有五万名美军士兵开了小差,比上一年度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七点五。
为了加紧对美军士兵的控制,美国反动统治当局除了加强军队内部的法西斯化外,竟采用鼓励美国士兵吸毒的办法来麻醉美国士兵去为他们送命。美国海军总军医、海军中将戴维斯最近承认,一九六八年美国海军中吸毒人数比一九六七年增加了三倍。美国《新闻周刊》最近也承认,在侵越美军中至少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士兵吸毒,美国军队中有着一整套供应毒品的机构,使用军用卡车和直升飞机来向士兵供应毒品。美国反动统治集团对美军士兵加强法西斯控制,当然只会激起美军士兵更大的反抗,而引诱美军士兵去吸毒也决不会有更好的下场。
美国士兵开小差的人数大量增加,是美国人民和美国青年对美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政策的不满和抵抗的必然结果,这对美帝正在进行的疯狂的扩军备战是一个严重的打击。随着世界人民反帝斗争的高涨,随着美国人民和美国青年的日益觉醒,不仅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士兵开小差,而且美国士兵中的反抗运动也必将进一步高涨起来。

追求利润不择手段 敲诈勒索花样翻新 苏联资产阶级特权分子哄抬物价大发横财 广大苏联人民深受其害正奋起反对罪魁祸首苏修叛徒集团

第6版()
专栏:新沙皇罪行录

追求利润不择手段 敲诈勒索花样翻新
苏联资产阶级特权分子哄抬物价大发横财
广大苏联人民深受其害正奋起反对罪魁祸首苏修叛徒集团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莫斯科消息:苏联资产阶级特权分子利用他们所把持的权力,哄抬物价,加紧敲诈和剥削广大人民群众,牟取暴利,使苏联国民经济陷于更大的混乱。
据苏联《经济报》今年六月第二十四期透露,自苏修叛徒集团推行以利润为核心的“经济新体制”以来,把持企业大权的资产阶级特权分子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拚命“追求保证高额利润”。哄抬物价,任意提高本企业产品价格,就是这种手段之一。这家报纸透露,苏联资产阶级特权分子哄抬物价的方法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资产阶级特权分子为了达到抬高价格的目的,竭力谎报成本。斯摩棱斯克灯泡厂在计算一种灯泡成本时,把原材料费用多报了百分之四十,装备维修费用多报了百分之一百五十,车间开支多报了百分之一百。《经济报》透露,这样的现象在今天的苏联是普遍存在的。在苏修仪器、自动化工具和操纵系统制造部,化学和石油机器制造部,电工器材工业部,建筑、筑路和公用工程机器制造部所属各企业都有类似现象。在整个仪器、自动化工具和操纵系统制造部,由于采取这种谎报成本的方法,实际赢利率比计算的标准赢利率高出了一倍还要多。
有些企业领导人干脆不管什么成本计算,“自由制订”产品价格。轻工业、食品工业机器和日用器械制造部所属的布尔塞夫机器制造厂制造的扁奶锅和炼油锅的价格,长期以来就是该厂自己制订的。石油加工和石油化学工业部所属的新古比雪夫炼油厂所生产的一种产品,该厂就任意将价格提高了一百卢布。《经济报》透露,这些企业的这一类活动是得到他们上级公开支持的。例如,电工器材工业部和化学工业部就公开批准了自己下属企业这一类“自由制订”的产品价格。建筑、筑路和公用事业机器制造部所属企业就有五十二种产品采用了得到这个部批准的“任意制订的价格”,结果,“整个部的实际赢利率比标准赢利率几乎高了一倍”。
苏修叛徒集团规定某些产品在一定期限内可以有所谓的“一次有效的临时批发价格”。这项规定为各企业的资产阶级特权分子又打开了一条生财之道。《经济报》承认,“一次有效的临时批发价格照例可以保证达到高得没有道理的赢利水平”。奇姆肯特电器厂生产一项属于一次有效的临时批发价格的产品,赢利率竟比该厂全部产品赢利率高七倍。纳尔奇克高压器材厂“临时价格”产品的赢利率比其他产品高两倍以上。正是由于这种缘故,不少企业长期把大量产品列为这种可以攫取超额利润的“临时价格”产品。《经济报》承认,仅在苏修电工器材工业部电缆工业总局,所谓“临时价格”产品就有五百多种之多。
今日苏联物价飞涨的罪魁祸首就是以勃列日涅夫等一伙所组成的苏修叛徒集团。这伙叛徒在苏联全面复辟资本主义,使整个苏联国民经济进入了死胡同。他们近年来一再抬高物价,妄图把他们在经济上的困难转嫁给广大人民群众,以摆脱他们自己的困境。一九六六年以来,苏修的国家价格委员会先后规定在纺织、针织、皮鞋、食品工业、重工业等许多部门实行新的价目表,大大提高了许多工业产品的批发价格。一九六七年七月一日,一次就提高了一百万种工业产品的价格。其中,煤的价格一次提高百分之七十八,工业用电力的价格一次提高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二。新规定的产品价格之高,使得苏修报刊也不得不承认,“许多种产品的批发价格看来是过高的”。
资产阶级特权分子哄抬物价,完全是根据资本主义追逐利润原则办事,根本不顾整个国民经济和其他企业的利害。《经济报》透露,一些企业由于购买那些哄抬物价企业的高价产品,“遭到一定的财政损失”。“这对它们完成计划产生了恶劣的影响”。这些企业完不成计划,势必影响其他企业的生产计划。如此互相影响,造成了苏联国民经济的更大的混乱。
通过哄抬物价牟取到的暴利,进一步喂肥了资产阶级特权分子。《经济报》也不得不承认,“抬高了物价的企业,可以取得大到不合理程度的经济刺激基金”。在今天的苏联,所谓“经济刺激基金”,绝大部分都被把持企业大权的资产阶级特权分子以这种或那种借口塞入了自己的腰包。一小撮资产阶级特权分子从哄抬物价中又发了一笔横财。
苏修叛徒集团和资产阶级特权阶层抬高物价,使苏联广大人民群众深受其害。《经济报》透露,新古比雪夫炼油厂仅仅通过一项产品的价格的提高,就从广大人民群众中多榨取了二十二万卢布的额外进款。基辅“布尔塞维克”工厂使用提高产品价格的方法在一九六八年攫取了一百三十万卢布的暴利。利佩茨橡胶塑料制品厂抬高了各种橡胶垫子的价格,使得这类产品赢利率达到百分之二百八十到六百七十。结果,仅从销售橡胶垫子中就多榨取了约七十万卢布的额外利润。
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指出:“财政资本并不关心什么资产阶级的格言,它要尽量多榨油水,最好能从一条牛身上剥下两张皮来”。从上面报道的事实中,人们可以看出,以勃列日涅夫之流为总后台的一小撮苏联资产阶级特权分子不也正是这样一伙贪婪的豺狼吗?越来越多的苏联人民识破了这伙豺狼的本性,他们正在奋起斗争,并终将点燃起第二次十月革命的火焰,把这伙豺狼化为灰烬。

苏修向西方资产阶级老爷大开门户 奴颜婢膝地招徕外国“游客”让他们在苏联国土寻欢作乐

第6版()
专栏:

苏修向西方资产阶级老爷大开门户
奴颜婢膝地招徕外国“游客”让他们在苏联国土寻欢作乐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莫斯科消息:近几年来,苏修叛徒集团为了捞取西方外汇,变本加厉地大搞所谓“国际旅行事业”,招徕形形色色的西方“游客”,不惜把广大的苏联国土变成西方资产阶级老爷们享受的乐园,来加紧同西方的政治勾结。
苏修叛徒集团除了不惜“门户开放”,开辟了纽约—莫斯科和许多直达西方国家大城市的直达航线,保证向美帝国主义和其它西方国家的“旅行者”提供最好的服务条件外,还用盘剥苏联人民得来的大量金钱,为西方“游客”修建旅馆、游览中心。
继一九六七年在莫斯科修建了拥有四千五百个房间、八千一百个床位的旅馆后,今年苏修国际旅行服务社、旅馆的床位又新增了六千个,比去年增加了百分之七十。
据报道,今年到苏联的形形色色的“游客”将达一百七十万之多,比苏修称之为“国际旅行年”的一九六七年增加了七分之一。
为了招徕西方“游客”,今年四月间,苏修国际旅行服务社竟然邀请了四十九个国家的二百一十三家旅行社的代表到莫斯科,由苏修国际旅行服务社、民用航空部、海运部等负责人出面“听取”西方“商业旅行界最内行人的意见”,并且言听计从,保证向西方“游客”提供殷勤周到的“服务条件”。苏修叛徒集团为了几个臭钱竟奴颜婢膝到这种地步,真是既可悲又可怜!
为了使那些大腹便便的西方百万富翁寻欢作乐,玩得痛快,苏修政府最近又拨款二千九百万卢布,计划在两、三年内修复莫斯科东面二百公里的古城苏兹达尔,使“这个地方成为吸引外国客人的胜地”、“大旅行中心”。
据透露,在这个地方将完全按照中世纪的封建主义的面貌进行修复,其中有“带有镀金大门的圣诞大教堂”、“圣母大教堂”、“亚历山大寺院”以及“鲍里斯和格列勃教堂”等。
与此同时,苏修还专门开设了“训练会说外语的服务员的两年制学校”,培养具有“高级职业技能”的服务员,侍候西方资产阶级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