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打倒反革命两面派

第3版()
专栏:

打倒反革命两面派
解放军某部 跋山 任卫东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当面说得好听,背后又在捣鬼,这就是两面派行为的表现。”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反党篡军大野心家罗瑞卿就是这样一个口是心非的,阴一套阳一套的典型的反革命两面派。
这个家伙要干反革命又怕暴露自己,就煞费苦心地把自己打扮成革命的样子。他靠搞政治投机吃饭,凡是对他有利的就抓、就钻,对他不利的就推、就反。他表面是人,暗里是鬼;说的是人话,做的是鬼事。
这个反党篡军的大野心家,表面上装作拥护毛主席,拥护林副主席的样子,暗地里却反对毛主席和林副主席。林副主席提出关于突出政治的一系列指示,他都装作“拥护”“贯彻”“执行”的样子,实际上却用折中主义的手法进行反对,说什么“政治军事是半斤八两”啊,什么“军事政治都是同等重要”啊,同林副主席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唱对台戏。不但如此,他还擅自决定全军大比武,破坏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破坏我军的政治建设。
长期以来,反党篡军大野心家罗瑞卿,就是凭着他的反革命经验和反革命政治嗅觉,时刻察颜观色地摸气候,见风使舵,大耍资产阶级政客的反革命两面手法,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就紧跟反党大野心家、大阴谋家彭德怀。后来,在延安整风时,他看到彭德怀受到批判,也假惺惺地转过头来批评几句。到了解放战争时期,他见彭德怀又担任重要职务,便又和彭德怀勾结起来,并且无耻地为彭德怀鸣冤叫屈,说什么“我也觉得对你的批评过火了。”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罢了彭德怀的官,粉碎了他反党篡军的阴谋以后,罗瑞卿又赶紧装作反彭德怀的样子,蒙混过关,捞取政治资本。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说:“以伪装出现的反革命分子,他们给人以假象,而将真象荫蔽着。但是他们既要反革命,就不可能将其真象荫蔽得十分彻底。”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战士,心最红,眼最亮,阶级敌人三十六变也好,七十二变也好,总是逃脱不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战士的眼睛。罗瑞卿这个反革命两面派,终于被揪了出来,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而且,毒草变成了肥料,人们在同罗瑞卿之流的反革命两面派斗争中,大大提高了同这种两面派作斗争的能力。

致读者

第3版()
专栏:

致读者
本报《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专版,在广大工农兵群众和红卫兵革命小将的支持下,从创办以来,已经出刊五十多期了。
在这个专版上,广大工农兵群众和红卫兵革命小将运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狠批中国赫鲁晓夫等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他们说,这个版是我们向中国赫鲁晓夫开火的战场,同时也是我们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促进思想革命化的课堂。
为了把革命的大批判深入地持久地开展下去,这个专版一定要继续办,而且要办得更好。这是广大工农兵群众的希望,也是本报编者的责任。
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虽然已经被打倒了,但是他们绝不会甘心自己的失败,每时每刻都在梦想着复辟,进行种种阴谋破坏活动。他们散布在各个领域里的修正主义毒素,还远远没有肃清。因此,要把他们从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彻底批倒批臭,必须进一步发动广大工农兵群众和红卫兵革命小将投入革命大批判的战斗中来。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
广大工农兵群众是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线。他们热爱毛主席的阶级感情最深,立场最坚定,对走资派最仇恨。进行革命的大批判,他们最有发言权。他们挥笔上阵,写出来的批判文章,象一把把锋利的匕首,直刺敌人的心脏。他们在车间、田头、营房和课堂,处处摆开战场,使中国赫鲁晓夫等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因此,阶级敌人最害怕工农兵登上政治舞台,最害怕他们杀上大批判战场。
今天,本报选登了一批工农兵读者和作者的来信和文章。他们表示了对《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这个专版的热烈支持,同时对专版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批评和建议。这是对我们的鼓励和鞭策。我们愿意和广大读者、作者共勉,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努力把这个专版办得更好,使它更加战斗化,更加紧密地结合当前的阶级斗争的形势和任务,把亿万工农兵群众和红卫兵革命小将在革命大批判战场上杀出来的新的战果,更好地反映出来。
——编者

为革命掌权

第3版()
专栏:

为革命掌权
河北平山县南滚龙沟大队第三生产队队长 阎炳子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当干部,就是为人民服务,就得做到“完全”、“彻底”地“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可是,中国赫鲁晓夫同毛主席大唱反调,说什么:“个人利益一定要照顾,没有个人利益即无整体利益。”这还不算,他还露骨地说:“不是大公无私,而是大公有私。”呸!这纯粹是骗人的鬼话。上了他的当,就会走上邪路。
文化大革命以前,有一段时间,我有私心。我想:自己当了十几年的干部,活一点也不比别人少干,夜一点也不比别人少熬,可工分一点也不比别人多挣。闹不好,还得罪人。越怕得罪人,就越觉得当干部没有“落头”,我就想撂下挑子不干。别人给我做思想工作,我怎么也听不进去,还认为别人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不当干部不知道当干部的难处。
去年五月,在一次家庭学习会上,在女儿的要求下,我进行了忆苦思甜,又学习了“老三篇”,我认识到,“当干部不上算”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张思德、白求恩同志,为了革命事业,连自己的生命都贡献出来了,可我为什么要计较当干部上算不上算呢?原来,张思德、白求恩的头脑里,装有一个“公”字,而我的头脑里,却装着一个“私”字。有了“私”字,就忘记了过去的苦,就忘记了革命事业,光考虑个人的得失。
大队党支部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展革命的大批判,批判了中国赫鲁晓夫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吃小亏占大便宜”等谬论,更加提高了我的觉悟。我进一步认识到:认为当干部“吃亏”、
“不得利”,是中了中国赫鲁晓夫宣扬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唯私哲学的流毒,是上了他的“大公有私”的资产阶级利己主义的当。我们农村基层干部,必须彻底肃清中国赫鲁晓夫的流毒,大破“当干部吃亏”论。
我还认识到,当干部怕得罪人,也是从个人出发,“私”字当头的表现。前辈先烈为革命不怕丢脑袋,我还怕得罪人?越怕得罪人,就越是缩手缩脚,不敢大胆地进行工作。不怕得罪人,才能敢于革命,把工作做好。
对于“得罪人”,要作具体分析。自己作错了事,别人有意见,就要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检讨和改正自己的错误。自己作对了,一心为集体的广大社员,总是拥护的。那些反对自己的人,不是阶级敌人,就是自私心很重的人。比如,资本主义思想严重的富裕中农,想搞“三自一包”,干部不同意,他们就对干部有意见。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反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怕得罪这些人,同意他们搞“三自一包”,就是让资本主义泛滥,让贫下中农倒霉。发展下去,就会让千百万人头落地。所以,这不是什么得罪人的问题,而是坚持无产阶级立场、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大问题。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就要立场坚定、态度鲜明,不怕得罪人,这样,才是一个好干部。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深深懂得,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没有政权就没有我们贫下中农的一切。我们一定要把革命的大批判持久地开展下去,肃清中国赫鲁晓夫所散布的流毒。

中国赫鲁晓夫就是不拿枪的敌人

第3版()
专栏:

中国赫鲁晓夫就是不拿枪的敌人
北京市木材厂工人 曹希真
我是穷孩子出身。十四岁上父亲死了。在旧社会,我和两个兄弟、两个妹妹吃不上,穿不上,到处要饭,连菜帮子也吃不饱。一九四七年毛主席领导的解放军来了,家乡解放了,给我们分地又分粮食。那时我十七岁,当了民兵队长,政治上翻了身。我那时就知道要感谢毛主席,要听党的话,好好干。可是走着走着就被中国赫鲁晓夫拉到邪道上去了。
在中国赫鲁晓夫鼓吹的“个人利益一定要照顾”这套利己主义黑货的腐蚀下,我事事替自己打算。我认为自己能挣个钱、干个活了,把家庭弄得好好的,却把毛主席政治是统帅,是灵魂的教导忘了。脑瓜儿糊里糊涂。毛主席教导说:“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不拿枪的敌人是谁呀?那时我就不知道。这就中了中国赫鲁晓夫的毒,上了他的当。
那时候工厂里尽搞“物质刺激”,搞奖金。这就是中国赫鲁晓夫那一套。我也中了毒,为了得点儿奖,就不管活儿的质量。脑子里盘算着的是奖金,什么中国革命、世界革命,还有我们的命根子——无产阶级专政,就不考虑了。自己想想过去的那些事,就是没有政治这个灵魂,就是糊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了,我学了毛主席语录,学了“老三篇”,触及了我的灵魂,眼睛亮了,方向明了。原来中国赫鲁晓夫所宣扬的那一套利己主义和反革命经济主义,纯粹是蜜饯的砒霜。谁吃了它,谁就要中毒,谁就只顾个人眼前的利益,不关心政治,忘记国家和集体的利益,好让中国赫鲁晓夫一伙,顺利地复辟资本主义。真是连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掉的!这是多么危险啊!这会儿我才明白:不拿枪的敌人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他和拿枪的敌人一样坏。打倒中国赫鲁晓夫!

毛主席给了我们工人发言权——天津三条石老工人读工农兵文章反应

第3版()
专栏:读者意见

毛主席给了我们工人发言权
——天津三条石老工人读工农兵文章反应
制灯厂老工人王福元说:《人民日报》《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专版上,发表工农兵的文章,我们三条石老工人非常高兴。在旧社会,我们这些被资本家骂做“臭工人”“拉胶皮”的,整天挨打受欺,净和“死”拚命。有仇有冤没处申述,旧社会没有咱工人的发言权。我们有一肚子话,有一肚子深仇大恨,可是在那“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吃人的社会里,咱没有印把子和枪杆子,就是没有“权”,有话也没处说啊!今天毛主席给了咱最高的政治地位,在报上也给咱说话的地方,这是过去做梦也想不到的!
面粉机厂老工人银树章说:见《人民日报》登了工农兵的文章,特别是登了我们三条石工人的事后,我一边听广播,一边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报,高兴得流下了眼泪。我深深知道,要不是毛主席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国赫鲁晓夫早晚会把资本家请回来,我们又得吃二遍苦,更不用说给我们登批判文章了!
面粉机厂老工人李云川说:要不是毛主席给咱撑腰,揪出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报纸上还能让咱们去批判中国赫鲁晓夫?过去反动“权威”和“专家”们对咱工农兵写的东西连看也不看一眼,咱要送个稿,他们眼皮也不撩一撩,真不如往水里投块石头,还有点响声。今天咱工农兵的文章和事情也能上报,就是毛主席对咱工人阶级的最大关怀和鼓舞。以后,咱要有多大劲用多大劲,和自己的阶级兄弟团结起来,共同对敌,把中国赫鲁晓夫之流彻底批倒批臭。
机床附件厂刘世耀、张玉发说:过去我们有苦没处申诉。许多宣传机构被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把持着,没有我们工农兵的立脚点。中国赫鲁晓夫放了那么多毒,把我们眼珠子都气炸了,可我们满满一肚子怒火没地方撒。现在毛主席给了我们发言权,我们有了自己的宣传阵地,我们一定永远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牢牢占领这块阵地,把中国赫鲁晓夫彻底批倒批臭,不获全胜决不下火线!

在文章前加写编者的话

第3版()
专栏:读者意见

在文章前加写编者的话
为了更深入地开展革命大批判,把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批倒批臭,彻底肃清他们在各个领域中散布的流毒,我们对《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这一专版提几点建议。
我们认为,这一专版是我们工农兵向中国赫鲁晓夫开战的威力无比的“炮台”,是我们工农兵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好课堂,对开展群众性大批判和本单位斗批改起着指导作用,我们一定要把它办好。这个版的每篇文章,都应该是用毛泽东思想的红“箭”,射中国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黑“靶”。要有观点,有事实,击中要害。
为了便于广大工农兵群众更有力地掌握文章要点,建议编辑同志在一些重要文章的前面加编者按或概括的说明,帮助读者更好地抓住中心。
中国赫鲁晓夫散布的修正主义流毒,各个领域都有,除组织工人、农民、战士批判专版外,还希望组织同时有工农兵稿件的综合版。
专版的文章,一定要结合当前现实斗争,才有战斗性。
铁道兵部分战士

这是我们贫下中农讲话的地方

第3版()
专栏:读者意见

这是我们贫下中农讲话的地方
《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专门登我们工人、贫下中农、红卫兵小将、解放军指战员写的文章,让我们利用这个阵地参加批判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的战斗。我们贫下中农非常高兴。这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
文化大革命以前,一些报纸被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篡夺了领导权。它们登了许多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社会主义的黑文章,放出了许多资本主义的毒气,来毒害我们贫下中农,替地、富、反、坏、右分子讲话,为复辟资本主义服务;而我们工农兵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情况,它们却不登。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报社里的无产阶级革命派造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反,夺了他们的权,经常登我们贫下中农的文章,为我们讲话。《人民日报》专门有一块地方,登我们大批判的文章,批判中国赫鲁晓夫的反革命罪行,我们实在欢迎。
《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登的是我们工农兵自己写的文章,讲的是我们自己要讲的话,文章不长,讲话不多,识字人看得懂,不识字人听得懂;写文章的人和看文章的人,既批判了中国赫鲁晓夫,又教育了自己。我们希望把这个专版办好,也决心为办好这个专版出一分力量。
江苏太仓县洪泾大队部分社员

进一步办好批判版

第3版()
专栏:读者意见

进一步办好批判版
《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这个版,是我们工农兵的战斗阵地。有些文章,短小精悍,道理谈得活,读了得到启发;有些文章,活人活事,忆苦思甜,是阶级教育的好材料。我们很喜欢读这些文章。这些文章对于我们批判中国赫鲁晓夫有很大帮助,使我们从中得到很多启示。
为了进一步办好这个批判版,彻底批倒批臭中国赫鲁晓夫,我们建议:
一、批判版的文章,要密切结合当前的阶级斗争形势和中心工作,要反映群众的活思想和运动中的新问题;
二、希望批判文章能用具体生动的事例,反映革命群众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切身感受;
三、希望不断刊登老工人、老贫下中农带有忆苦思甜内容的批判文章,使阶级教育经常化;
四、广泛刊登各地区、各条战线、各个岗位的工农兵革命群众的批判稿件;在刊用时,可采取多样形式,丰富和扩大版面内容。建议选用杂文形式的批判文章;
五、目前专页比较多,希望以后多发些各地工农兵的来稿或来稿摘编。
北京针织总厂几个革命工人和革命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