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苏联举行铁路工作活动分子会议 党和政府领袖马林科夫等曾出席会议

第4版()
专栏:

苏联举行铁路工作活动分子会议
党和政府领袖马林科夫等曾出席会议
【新华社十七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铁路工作活动分子会议,已于四日到十一日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举行。参加会议的有铁路各部门先进工人、科学家、工程师和工会干部二千二百人。
苏联共产党和政府领袖马林科夫、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米高扬、别尔乌辛和什维尔尼克曾参加会议。
苏联交通部部长鲍·别什切夫在大会上作了关于一九五三年铁路工作和进一步发展铁路运输的措施的报告。他指出,一九四零年的铁路运货量为一九一三年的六点三倍,而现在的运货量已增为一九一三年的十二倍以上。去年的货运计划完成了百分之一百零一点三。为了保证更迅速地运输农产品、消费品和其他迫切需要的货物,一九五三年已新设了六百二十七个车站,加开了一百五十多列快速货车。别什切夫在谈到苏维埃国家对于提高铁路员工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时指出,苏联铁路工人的平均工资已比战前增加了一倍,实际工资增加得更多。最近三年来,已为铁路工人建筑了建筑面积达二百多万平方公尺的房屋,铁路员工在国家贷款的帮助下共建筑了三万多幢私人住宅。政府还拨了巨款来建筑俱乐部、学校、幼儿园和托儿所。去年卫生事业的拨款比一九四零年增加了两倍,疗养院和休养所的数目也增加了。为了训练铁路运输人才,已设立了一个专门学院、十五个高等学校、一百多个技术学校和三十九个司机学校。
别什切夫最后还谈到铁路交通、建筑组织和其他铁路企业工作中的缺点,以及把铁路工作提到更高的水平的措施。
会议就别什切夫的报告进行了讨论。到会者提出了进一步挖掘铁路运输潜力的建议,并对铁路工作中的缺点提出了批评。他们还交流了增产节约的经验。社会主义劳动英雄、机车司机亚·帕帕文在谈到他的先进经验时说,由于注意保养机车,他使机车行走一百五十万公里而不需要大修。著名的运输革新者、莫斯科—利森铁路线的负责人之一尼·卢宁指出:全国所有铁路列车的载重量只要增加百分之一,便可以使燃料的消耗量减少百分之零点四,使行车费用减少约九千万卢布。由于司机们的技术提高,一九五三年货车的平均载重量比一九四零年提高了百分之二十。顿河铁路红湾车站司机格·舒米洛夫说:在四月份的头二十六天中,红湾车站的机车小组超计划运输了三十万吨的货物。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伊·尼古拉耶夫强调指出科学工作者必须仔细研究先进司机的经验。他说:科学工作者应该致力于设计效率高而行车费用低的新型机车。
会议通过了告苏联全体铁路工作人员书。书中指出,当苏联共产党关于在重工业不断发展的基础上保证急速提高农产品和消费品生产的政策正在实施的时候,铁路工作人员的任务就是全面改进运输工作,大大提高运输量。告铁路工作人员书号召全体铁路工作人员充分利用潜力,提高劳动生产率,广泛开展社会主义竞赛,争取完成和超额完成一九五四年国家计划。

民主德国全国阵线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 号召德国人民一致行动争取统一与和平

第4版()
专栏:

民主德国全国阵线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
号召德国人民一致行动争取统一与和平
【新华社十七日讯】据塔斯社柏林讯:民主德国全国阵线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于五月十五日到十六日在柏林举行。出席大会的约有五千名代表和来宾,他们代表全德国各社会阶层的居民。
在十五日的会议上,民主德国全国阵线全国委员会主席柯伦斯教授作报告。柯伦斯说,这次大会的口号是:“德国人坐到一张桌子上来!”这个口号表示我们愿意德国两部接近。这个口号意味着,我们号召所有的德国人尽速开始共同讨论我们的民族问题。我们认为,每一个为德国人民利益着想的人应该积极争取德国人之间互相谅解。柯伦斯接着谈到波恩政府的反人民的亲美政策,谈到西德居民为反对臭名远扬的“欧洲防务集团”条约的斗争。他指出,德国爱国者的行动还不一致,因此必须建立一个维护民族利益的统一联盟,吸收千百万德国人民参加。
随后埃罗舍维茨牧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作了报告。他热烈地号召德国基督教居民积极展开斗争,反对新战争的威胁、争取和平恢复德国的统一,以保证德国人民有广泛的可能性进行和平劳动。
西德著名的爱国者罗沙·希勒布兰德(慕尼黑)在会上讲话。她强调指出:波恩政府的政策没有反映出西德居民的意志。西德的民主力量准备和全体德国人民一起为维护和平和争取德国的统一而进行坚决的斗争。她建议全国阵线全国委员会向德国两部分的议会提出建议,维护和平和让西德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双方的德国人民尽快的达成协议。
十五日和十六日会议上曾就各个报告进行讨论。在会上发言的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院主席约翰尼斯·狄克曼,西德下萨克森州议院议员格·格鲁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副总理、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奥托·努舍克以及德国两部分各阶层居民的许多代表。
努舍克号召德国所有的爱国者团结起来,为反对战争危险、禁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而斗争。
德国统一问题委员会秘书诺登教授建议代表大会向所有被招募参加法国外籍军团的德国人发出号召,号召他们不要再参加帝国主义在印度支那进行的战争。
讨论结束后,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了若干文件,其中有:号召德国人民一致行动争取统一德国和争取和平的告德国人民书,关于立刻禁止招募德国人参加法国外籍军团的建议,告在越南的法国外籍军团德国人书,委托民主德国全国阵线全国委员会发出告东西德所有政治组织和社会组织共同争取禁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书。

新华社特派记者评日内瓦会议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讨论 越中苏采取积极步骤已为解决问题铺平道路

第4版()
专栏:

新华社特派记者评日内瓦会议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讨论
越中苏采取积极步骤已为解决问题铺平道路
【新华社日内瓦十六日电】本社特派记者沈建图报道:这里的日内瓦会议已经休会两天,人们都期望十七日就印度支那问题举行秘密会议时会有进展。这里一般认为,越南民主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联的代表团所采取的积极步骤,已经为迅速解决印度支那问题铺平了道路,如果华盛顿不用越来越多的干涉阻挠进展的话。
在短短五天之中的积极步骤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八点建议为根据公正和光荣的条件在印度支那实现停火与和平开辟了道路。法国舆论的广泛反响迫使法国代表团在二十四小时以内举行的第三次记者招待会上否认它已断然拒绝八点建议。
周恩来外长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全支持八点建议,认为这些建议可以成为会议讨论在印度支那停止战争与恢复和平问题并通过适当决议的基础。
莫洛托夫外长对于八点建议加以补充,他建议建立中立国监督委员会,对于停止敌对行动的协定条款的履行加以适当的国际监督。
苏联代表团宣称在原则上接受法国的这个建议,就是:在这个会议上达成的协议应由参加日内瓦会议的国家提供保证,在有任何违反这些协议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这些提供保证的国家应进行磋商并采取集体措施以保证这些协议的履行。
在日内瓦,“日内瓦日报”说,对莫洛托夫的建议“一般都感到满意”。另一个报纸“瑞士报”的社论说,这个建议“使会议的紧张气氛立刻缓和下来了”。
英国和法国报纸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建议对会议的进展有积极的贡献。伦敦“泰晤士报”记者把莫洛托夫外长的建议称为“值得注意的贡献”。“曼彻斯特卫报”的日内瓦通讯的标题是:“莫洛托夫先生作了让步,印度支那问题的谈判有了一些进展。”法国报纸把十四日那天的会议(苏联代表团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提出建议的)称为“重要的进展”。法国报纸“义勇军报”把它称为“重要的让步”。
英国代表团发言人在“记者之家”回答记者的问题时也不得不说,莫洛托夫的建议标志着范文同的八点建议的进一步发展。只有美国的发言人和杜勒斯仍然无视已经取得的进展。
但是在法国政府以两票之差幸免危机以后,仍然没有迹象表明以皮杜尔为首的法国代表团已经决心谋求印度支那的光荣和平。这里的法国观察家并不隐瞒一个事实,就是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协议正受到华盛顿的阻挠。他们把目前的法国政府说成是一个在两种主意之间徬徨苦闷着的政府:一种主意是看华盛顿的眼色行事,另一种是比较“切实的主意”,就是面对政治的和军事的现实。这些观察家一致认为拉尼埃政府所以还能苟延残喘是托日内瓦会议的福,法国人希望法国代表团举行谈判来谋求印度支那的停火与和平。
巴黎的大报之一“解放报”评论以毫发之差而幸免的法国政府危机说,拉尼埃必须汲取的教训是:“必须按照全国的要求来改变政府的政策。全国人民希望在越南停火。他们还希望在日内瓦举行诚挚的谈判,以便在印度支那尽速实现和平。”该报指出,拉尼埃最近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演说的
“真正意思是:法国代表团如果没有得到美国或是联邦成员国的同意,是不会签订任何协定来停战的。”
“解放报”评论说:“拉尼埃以他的两票的多数是不能强使国民议会接受这种政策的。”从这句话可以明显看出这种政策将遭到法国各阶层人民的强烈反对。
法国政府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条引向全世界期待的停火并和印度支那建立新的友好关系。另一条道路引向印度支那战争的继续以及美国的加紧干涉。后一条道路意味着:法国更加依赖华盛顿,继续流血和法国人民更大的伤亡。

印度总理尼赫鲁在人民院发表演说 希望日内瓦会议通过谈判解决亚洲的问题

第4版()
专栏:

印度总理尼赫鲁在人民院发表演说
希望日内瓦会议通过谈判解决亚洲的问题
【新华社十七日讯】据印度新闻处讯:印度总理尼赫鲁十五日在印度人民院外交辩论开始时发表了演说。
尼赫鲁总理强调目前正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他说:我们每天都看到关于双方提出的各种不同的建议的消息,有时两种态度看来是截然相反的,然而,首先,日内瓦会议还在开会,单单这一事实就具有重要的意义。
尼赫鲁说,今天在日内瓦会议上,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处于紧要关头。我并不想说战争会忽然降临到我们的身上。我想事情是不会是那样的。然而,由于日内瓦会议的结果,究竟是采取了许多步骤走向和平,还是让目前的僵局继续下去,还是弄得更糟,这是很重要的。这对全世界的一切国家来说都是很重要的,自然,这个问题对各个大国有着深切的利害关系。然而,让大家记住:日内瓦正在考虑的主要问题,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都是亚洲问题。这两个国家都是在亚洲。不管我们是小国还是大国,也不管我们有没有任何巨大的军事潜力,朝鲜和印度支那发生的事情与身为亚洲国家的我们是有密切关系的。而由于我们和印度支那在地理上很接近,印度支那问题与我们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以往几百年以来,亚洲不幸得很,它不但有殖民政权,而且,常常成为别人的战场和别人对它进行战争的战场。因此,假如我们希望这种在亚洲进行战争的事情停止,特别是,别人为他们自己的目的在亚洲进行战争的事情,我们的这种愿望并不是不正当的。我在以前的场合已经说过,对我们新近获得自由的亚洲国家来说,和平不仅是虔诚的希望,而且是紧急的必要。
尼赫鲁总理又说:不管你们是考虑朝鲜问题还是印度支那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能在多大的程度上用谈判的方法求得解决。人们当然可以倾向于这种或那种解决办法。那决定于要求解决的愿望而不是决定于实力。归根结蒂,除了问题的是非之外,不应把任何解决办法强加于他人身上。如果要求得解决,那就必须用谈判的方法而不是用强加的办法求解决。
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的愿望与实际情况不相吻合。
目前在日内瓦正在逐日讨论这些问题。虽然如此,我的感觉是这样的:寻找某种停战办法以及寻找将来设法解决的步骤的十分诚恳的愿望是存在的。我诚恳地希望能找到某种逐步地走向解决的办法。但是,我再说一遍,除非是用谈判的办法而不是用强加的办法去求得解决,否则便不可能有这种走向解决的办法。
尼赫鲁在谈到印度和日内瓦会议问题时说:我们一贯的态度是:不强求参加进去;但同时也不使我们孤立起来,说我们无能为力,这是因为这种事态和我们有密切的关系。这种事态不单与我们,而且还与我们亚洲的邻邦都有密切关系。
不管怎么样,就我们来说,我们正在诚恳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要是一旦有必要时,我们就私下表示我们的意见,在一旦产生了我们也许能协助促进问题的解决的场合时,那我们将予以最慎重的考虑。
尼赫鲁总理表示:我热诚地希望,在日内瓦聚集的伟大和明智的政治家将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他们找出了解决办法,我相信,其他不想强求到日内瓦去的无论什么地方的国家将愿意帮助执行所达成的解决办法,当然,这些解决办法必须真是解决办法才行。没有任何国家能帮助强行实施任何东西。
在今天的这个世界中,我们必须接受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办法。不要进行外部或内部的干涉。让思想自由交流,让每个国家自行其是。这是我们可以真正恢复清醒和安全感的唯一基础。
因此,我热诚希望,在日内瓦的政治家的努力将导致成功。虽然我们显然有权——当然是作为个人或团体——表示我们的意见和提出批评,但我认为我们大家都应该为了这个目的而表示我们的善意。

印尼政治领袖主张建立亚洲集体安全公约 反对美国策划的军事公约或殖民国家的其他军事协定

第4版()
专栏:

印尼政治领袖主张建立亚洲集体安全公约
反对美国策划的军事公约或殖民国家的其他军事协定
【新华社雅加达十六日电】印尼一些政治领袖对安塔拉通讯社记者说:“印尼反对一切太平洋公约组织和其它军事公约。”他们说,印尼反对成立美国策划中的军事公约,反对殖民国家参加的太平洋公约或其他军事协定。这种协定是包括印度和印尼在内的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的国家所不能接受的。
他们认为,应该建立一个以友好和互不侵犯政策为基础的、包括所有亚洲国家的集体安全公约。
据新华社讯:印尼首都雅加达政界人士对西方殖民国家企图无视亚洲国家的利益甚表忧虑。他们着重指出,由于西方国家的反对,像印度尼西亚、印度和缅甸这些国家都未被邀请出席日内瓦会议。雅加达政界人士因此建议召开一个亚洲特别会议。
安塔拉通讯社报道,印度尼西亚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最近几天已在和亚洲各国的外交家商议关于在雅加达召开会议的问题。所有亚洲国家将被邀请出席这个会议,来讨论恢复亚洲的和平和安全的问题。

奥地利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闭幕 大会一致批准了奥共的政治路线和中央委员会的工作

第4版()
专栏:

奥地利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闭幕
大会一致批准了奥共的政治路线和中央委员会的工作
【新华社十七日讯】据塔斯社维也纳讯:奥地利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于五月十六日闭幕。
约翰·柯普勒尼希作了总结发言,他指出:大会对奥地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报告的讨论集中在联合全国一切民主力量为奥地利的独立而斗争的问题上以及建立工人阶级的联合行动的问题上。柯普勒尼希强调:应当把反对新德奥合并的危险和争取保证奥地利独立的斗争,当作反对政府的反人民政策和争取实现劳动人民的经济要求的政治斗争来进行。
他指出,这个斗争必须和德国民主力量要求建立统一、民主、和平的德国的斗争紧密地结合起来。柯普勒尼希并指出,第十六次代表大会对于共产党在农民中所进行的工作非常重视。
大会一致批准了奥地利共产党的政治路线和中央委员会的工作。
在代表和来宾们的暴风雨般的掌声中,大会通过了致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致敬电。
随后,大会通过了奥地利共产党的纲领性的报告“取得和保证奥地利独立的道路”以及奥地利共产党党章修正案。
参加大会的人还通过了致越南劳动党的贺电。
接着,大会举行了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的选举。
在大会结束时,大会主席杭纳尔说:我们,奥地利共产党党员,在全体爱好和平人民的支持下,保证以全力保卫和平,并尽一切努力,使奥地利不愧为爱好和平国家的大家庭中的一员。

美援挽救不了法军的失败

第4版()
专栏:越南通讯

美援挽救不了法军的失败
新华社记者 戴澍霖
法国殖民者在奠边府的失败再一次有力地证明:美国的“援助”并不能挽回法国侵略军在印度支那战场上失败的定局。
一九五二年冬季,越南人民军在西北地区发动了强大的攻势,解放了山萝、莱州两省除莱州、那产两地外的全部地区。在西北地区盘据多年的法军在越南人民军攻势的矛头下逃走了,被迫放弃了奠边府盆地和其它地区。去年八月九日和十日,法军又被迫撤出了西北地区的重要战略据点那产。法军在那产曾修建了飞机场,并在狭小的地区内修筑了三十八个碉堡。法军安设这个远离法军基地的孤立据点的用意,就是要保持重新侵占越南西北广大地区的立足点。在这一次在越南解放区内地安设强固据点的碉堡群战术遭到挫折后只过了三个来月,即在去年的十一月二十日,纳瓦尔重新抽调了他的机动兵力空降到位于那产西北的奠边府,并且逐渐增加到比在那产当时还多的兵力,又建立了比那产坚固得多的碉堡群。纳瓦尔决定作这样的冒险,不过是依恃有美国给予的现代化装备和答应继续给予的援助。
大家知道,自朝鲜战争停下来以后,美国的好战分子加紧了对印度支那战争的干预,以维持紧张局势。法国殖民军选择了奠边府,投进自己精锐的部队在那里建立起一个强固的据点,就是按照在美国人的指导下订定的纳瓦尔作战计划的。纳瓦尔这一冒险行动,一方面是企图借此可以与红河三角洲的法军东西呼应,夹击越南人民军,把这场形势日益对法国殖民者不利的战争在扩大起来的规模上继续打下去;同时也是在奠边府为美国提供一个紧靠中国边境的前进基地,以便美国从那里对人民中国保持经常的军事进攻的威胁。
被俘的奠边府法军司令德卡斯特莱供认: “法兰西的政策就是美国的政策”。这就是不久前杜勒斯说的要维持剥削和压迫千百万人民的殖民统治的政策,阻止殖民地和附属国人民争取自由和民族独立的政策。
按照这个政策行事,美国对奠边府法军的“援助”达到了几年来美国积极支持这场无望的战争的新的高峰。在越南人民军围攻奠边府的战斗开始之前,美国的军官曾到过奠边府参观、访问、打气。战斗开始后,法军处于困境时,向美国乞求什么就有什么,而且来得很快;美国甚至直接派了美国飞行员驾驶飞机向奠边府空投伞兵和物资。法军处境十分危急的时候,美国又要德卡斯特莱坚持到“最后胜利”。当法军飞机不能在芒清机场降落时,美国立即派来了所谓“民航运输队”,同时派出最新式的“全球霸王号”的大型运输机从法国赶运伞兵来。当法军空投到奠边府的降落伞有来无回因而使河内大闹“伞荒”的时候,当奠边府包围圈内的法军弹药、物资奇缺的时候,美国立即从日本和菲律宾运来大批降落伞和多种军用物资。数百名美国空军人员一直在河内和海防附近的机场内修理那些在奠边府上空被打伤了的飞机。
奠边府法军几乎全部是用美国的装备作战的。那些每天发射千发以上炮弹的大炮、掩护法军步兵作战的坦克、日夜在空中盘旋的飞机,……都是美国的。美国“援助”法军的约二十五架B—二十六型轰炸机,曾不断地用来轰炸人民军的阵地和运输线,用美国的凝固汽油弹焚烧奠边府盆地四周的山林。
但是,事实早就说明了美国的“援助”不能挽救侵略军的失败。这一次也决不可能例外。奠边府前线的上千成万的越南人民军和民工并没有挨饿,人民军的战士们照样作战;与此相反的,挨饿的倒是有着美“援”的法军,最后从将官到士兵都当了俘虏的恰恰也是在美国“援助”下作战的法军。
德卡斯特莱被俘后垂头丧气地说:“我料想不到,在这样多的炸弹下,你们(指越南人民军)居然克服了供应上的困难,你们的士兵在弹雨中攻击精神是那样的好。”
法军在奠边府失败的事实应当成为对美“援”的迷信者的当头棒喝。事实说明,美“援”只是使法国在印度支那继续毫无希望地流血的鸩毒。
(新华社北越十七日电)

锡兰各界人士反对美国破坏中锡贸易关系

第4版()
专栏:

锡兰各界人士反对美国破坏中锡贸易关系
【新华社十五日讯】科伦坡消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最近向锡兰总理科特拉瓦拉发出了访问美国的邀请。据锡兰报纸消息说,这一行动和美国企图迫使锡兰废止中锡贸易协定有关,美国正企图以给予锡兰所谓经济“援助”来达到这一卑鄙目的。
正当东南亚广大的公众舆论日益强烈地反对美国干涉亚洲事务和要求废除“禁运”的时候,美国这一阴谋破坏中锡贸易关系、重陷锡兰经济于危境的行动,不能不激起锡兰公众的猛烈反对。锡兰众议院领袖班达拉纳克十一日说:“美国的建议很像给锡兰一种贿赂,以便破坏锡兰和中国的协定。”锡兰议会共产党议员、锡兰工会联合会主席彼得·克尼曼说,全国应该抗议这种卑鄙的秘密勾当,并告诉美国,锡兰是不供出卖的。据美联社透露,锡兰执政党统一国民党的一般党员也表示反对废止锡兰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
锡兰企业界人士对于在不久前锡兰橡胶业所受到的美国“禁运”和压价政策的严重摧残记忆犹新,他们对美国这个新阴谋极为不安。锡兰商会主席沈纳那亚克说:“真的,我们国家的威信是处在危险中,这会牵涉到道义问题。”锡兰商会会员罗伯特·沈纳那亚克认为:“我们对任何中止与中国缔结的协定的行动都认为是遗憾的。我看不出用我们已获得的财政利益来换取美国的租借政策究竟有什么益处。”最近“锡兰时报”举行民意测验的结果表明,锡兰商界的主要部门都反对以废止锡兰和中国缔结的贸易协定来换取“美援”。
“锡兰时报”援引锡兰内阁阁员的话指出:如果锡兰废止和中国的贸易协定,锡兰便等于破釜沉舟被迫完全依靠美国的“施舍”。如果锡兰不在各方面——特别是外交政策方面——都追随美国政策的话,这种“施舍”便会停止。

联合国裁军委员会 小组委员会会议开幕

第4版()
专栏:

联合国裁军委员会
小组委员会会议开幕
【新华社十五日讯】塔斯社伦敦十四日讯: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会议于十三日在伦敦开幕。
参加小组委员会会议的有五个国家的代表。苏联的代表团由苏联驻英大使雅·亚·马立克率领。英国代表是塞尔温·劳埃德,美国代表是派特逊,法国代表是儒勒·莫克,加拿大代表是莱斯特·皮尔逊。
小组委员会第一次秘密会议由儒勒·莫克担任主席。会议讨论了就最近几星期的谈判程序取得协议的问题。

埃及驻巴基斯坦大使答记者问 埃及不愿参加任何侵略计划

第4版()
专栏:

埃及驻巴基斯坦大使答记者问
埃及不愿参加任何侵略计划
【新华社讯】塔斯社喀喇蚩十二日讯:埃及驻巴基斯坦大使阿卜杜勒·瓦哈布·阿萨姆对“巴基斯坦时报”驻拉合尔记者说,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不愿参加任何国家的侵略计划。他说:“我们愿意和所有尊重我们的主权和民族愿望的人友好共处。”
阿萨姆在答记者问时着重指出,阿拉伯国家“并不认为共产党国家会发动任何侵略或侵犯它们的主权”。

问题的症结在那里

第4版()
专栏:日内瓦通讯

问题的症结在那里
本报记者 李庄 杜波
从今天(十七日)起,印度支那问题的讨论转入了秘密会议;朝鲜问题的公开辩论似乎也将结束了。在三个星期的日内瓦会议上,以美国为代表的保持亚洲和世界紧张局势、扩大战争的势力的原形被暴露了,在世界舆论面前受到了谴责并遭到了没有料到的挫折。在十四日讨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会议上,莫洛托夫外长作了新的努力,建议在中立国委员会监督下实现印度支那的停战,并由参加日内瓦会议讨论印度支那问题的各国共同保证协议的实施,使会议又向成功的路上前进了一步,给了破坏会议和散布悲观空气的美帝国主义者一个沉重的打击。
那么,在今后的日内瓦会议决定阶段上还有那些重大的障碍要克服呢?朝鲜和印度支那问题的症结在那里呢?
今天朝鲜问题所面对的“红灯”还是杜勒斯的联合国军(即美军)不能撤退,朝鲜选举必须由联合国(即美国)监督进行的荒谬主张。谁都知道,只有外国军队撤退,使朝鲜不受任何外力压迫之下进行选举,才是真正的自由选举,才能达到真正的统一。西方资产阶级的报纸并不否认,美国所以不撤兵,在于它知道没有美军的刺刀,李承晚根本就不可能坐在南朝鲜人民的头上行凶。由于联合国这个组织受到美国的奸污而成了交战国的一方,所谓联合国的监督选举,谁都知道早已成了“美国监督”的代名词。
不少欧美报纸透露:美国不仅要用联合国监督“选举”的方法来阻碍朝鲜问题的解决,而且还准备用这种方法拖延印度支那问题的谈判。据“纽约先驱论坛报”透露:“美国和西方盟邦早经估计到,在越南,胡志明是远比保大得人心的,因而在选举中胡志明一定获胜。”法国“新闻报”更率直地说:“显然,政府希望这种选举不必及时举行,因为在最完善的合法条件下,由于越盟的政治力量和它的心理力量,越盟取得胜利的危险性是巨大的。”
说到印度支那问题,这里的观察家们注意到,皮杜尔由于法国人民日益增长的压力,在十四日的发言口气已有某些改变。例如,他含糊地表示可以考虑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建议。他在发言中不只谈到军事停战,多少地谈到了一些政治问题。但是在皮杜尔三次发言中,还始终贯串着越南战争是“内战”,保大政权是越南“唯一合法的政府”,寮国和高棉是早已“独立”了的法兰西联邦成员,那里的战争是“越盟侵略”的结果等滥调。这里的显而易见的阴谋,就是还不想正视印度支那人民的利益和争取民族独立的愿望,还不愿在平等、合理和现实的原则下,达成协议。你看,皮杜尔说越南的“独立”很快就可以给保大了,高棉和寮国的问题更“简单”,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抗战的人民和政府,只要“越盟”撤了兵就解决了……。这样他就自欺欺人地把有关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这样重大的问题,轻轻一笔勾销了。另外,关于自由选举,皮杜尔正如报纸上所透露的,也最害怕真正的自由选举会使不得人心的保大政府垮台。
皮杜尔在他第三次发言中的第一句话就说:
“法国代表团已经以十分的注意研究过范文同的建议”。他似乎还应该以十分注意来研究一下莫洛托夫外长十四日的讲话,其中说:“在这次日内瓦会议上,法国面临着一项重大问题:法国在印度支那选择什么道路。一条道路是继续进行印度支那战争,从而为了外国的侵略计划而扩大战争,它对法国的民族利益毫无好处。另一条道路是协商,首先是和越南人民协商,并向这一方面继续努力,以保证迅速停战和确立印度支那的和平。走这条道路,就可以使法国和印度支那人民互相谅解并在他们之间建立友好关系。日内瓦会议应该尽力促成印度支那问题得到这样的和平解决。”
不论是朝鲜问题或印度支那问题,目前的关键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动势力正在千方百计地破坏日内瓦会议。逆流还在激荡着。
关于朝鲜问题的谈判,有消息说:“美国代表团正在考虑告诉共方,除非它们同意联合国监督朝鲜选举这个意见,继续举行朝鲜会议没有多大可能”(路透社)。在印度支那问题上,用巴黎“解放报”的话说:就是停战和扩大战争的竞赛正在激烈进行中。巴黎当局连日开会“研究增援印度支那远征军的可能性”,同时第二次要求美国直接干涉印度支那,把这场“肮脏战争”“国际化”。在华盛顿、巴黎、日内瓦,美法官方人士连日频繁接触,进行幕后谈判。美国一方面尽力拉拢英、法两国筹组东南亚侵略集团,一方面放出空气说,即使英法拒绝“合作”,只要印度支那三个傀儡国家提出要求,它也要直接干涉。这就是说,美国正在积极进行镇压东南亚人民,并从法国手中夺取印度支那控制权的“一箭双雕”的阴谋计划。但是,无论如何,越、中、苏所采取的积极步骤,已为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铺平了道路,并得到公众舆论的一致支持。各国爱好和平的人民,特别是法国人民,迫切要求早日恢复印度支那的和平,这种力量是不能忽视的。各国爱好和平人民当前的严重任务,就是继续打击美国的破坏阴谋活动,以保证日内瓦会议取得符合各国人民和平愿望的协议。
五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