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日本和平委员会常任委员会一致表示 完全支持世界和平理事会决议 日本大学校长南原繁等反对重新武装

第4版()
专栏:

  日本和平委员会常任委员会一致表示
  完全支持世界和平理事会决议
  日本大学校长南原繁等反对重新武装
【新华社六日讯】据联合通讯社消息:日本拥护和平委员会曾于三月十四日召开常任委员会。会议讨论了世界和平理事会所通过的要求五大国缔结和平公约的宣言、关于联合国的决议、关于以和平方式解决日本问题的决议。会议一致表示拥护世界和平理事会的各项决议,并决定发起要求缔结和平公约的签名运动。
会议确认要求全面媾和的签名运动与“关于以和平方式解决日本问题的决议”在基本上是一致的,因此,要更加积极地推进这个运动。
全体出席会议者当场都在要求缔结和平公约的宣言上签了名。
【新华社六日讯】东京消息:日本一部分著名公立大学的校长反对重新武装。国立东京大学校长南原繁曾于三月二十八日对该校本年毕业班的学生说:日本应该遵守它在投降之后所抱的永远废弃战争的理想。南原声称:重新武装势将使军国主义或集权主义复活。
国立京都大学校长鸟养利三郎于二月十五日在答复该校学生会主席木村等所提的问题时说:我希望全面媾和,对于这一点我丝毫没有改变。根据现行的宪法是不能讲重新武装的。我要坚决地保卫宪法的精神到底。
市立大阪商科大学校长恒藤曾于二月十三日在该校举行题为“从法理上看媾和问题”的演讲。恒藤指出:重新武装是违反日本宪法的。国会不能承认违反宪法的条约。

日共国会议员团发表声明 斥责吉田反共阴谋 吉田政府继续迫害进步报刊

第4版()
专栏:

  日共国会议员团发表声明
  斥责吉田反共阴谋
  吉田政府继续迫害进步报刊
【新华社六日讯】据联合通讯社消息:日本共产党国会议员团曾于三月十八日发表声明,斥责吉田反动集团企图宣布日共为非法的阴谋。该声明称:日本共产党严格地遵守着波茨坦公告,为了和平与独立,站在要求全面媾和与反对重新武装的伟大爱国运动的前列奋斗着。然而,近来自由党的一部分干部在此地方选举即将举行的时候,为了该党的利益与策略,宣传共产党非法化,企图将地方选举导向对该党有利的趋势。这是逐渐陷于孤立的一部分卖国贼在作挣扎的表现。全世界民主势力和日本人民大众坚决反对这一阴谋。并且一定会粉碎这一阴谋。
【本报讯】据新华社讯:东京消息:日本进步报刊正继续遭到迫害。三月二十七日,吉田政府法务府特别审查局的特务多人率同大批警察及“警察后备队”,非法查封了东京的民主报纸《人民新闻》。同时,警察还逮捕了该报的发行人及散发者,并搜查了约三十家印刷厂。二十八日,警察继续在全国各地进行大规模的搜捕。被搜查的房屋在二百家以上,被逮捕的进步分子达四十二人。仅在东京一地,警察就搜查了五十五个以上的地方,逮捕了十五人,并没收了一千五百份《人民新闻》。
在此以前,吉田政府曾于三月二十三日在大阪、京都、兵库等六个地方查封七十二种进步刊物。在琦玉县,也有七家进步报纸在三月八日被勒令停止发行。当局并没收了它们的印刷机器与纸张。据法新社称,自去年七月赤旗报被永久停刊以来,被取缔的进步报刊已达一千三百种以上。
吉田政府在一月间非法封闭民主报纸《和平之声》后,曾借此大肆逮捕进步分子七百余人。据联合通讯社消息,因《和平之声》事件而在东京被捕的四十人中,有十六人已于三月三日出狱。他们于出狱时发表声明,指斥吉田政府镇压言论自由的暴行,要求立即释放《和平之声》事件的被迫害者,并要求撤换有关的检察官。

东京华侨居住地区竟遭日警非法搜查

第4版()
专栏:

  东京华侨居住地区竟遭日警非法搜查
【新华社六日讯】据旅日华侨刊物“日本通讯”消息:日本反动当局曾以搜查“麻药”为借口,于二月一日晚间出动全副武装的警察约一千名,非法搜查我侨胞居住的东京悦来庄。悦来庄住有我侨胞五十多户,共一百七十余人。此次搜查除日警外并有美军在场监视。搜查时,每两户架设机关枪一挺。当时正值夜深天寒,有人早已就寝,但都被唤起,并命令高举两手,作立正姿势,妇女与孩子亦不许穿衣取暖,共达四小时之久。在搜查时,日警任意辱骂我侨胞,甚至对妇孺也出枪恫吓,并无耻地侮辱妇女。
此一事件已引起在日侨胞与日本民主团体的愤慨。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东京华侨联合会与悦来庄曾推派代表向日本当局提出严重抗议。

中华全国总工会电贺意共代表大会 并电贺匈牙利国庆日

第4版()
专栏:

  中华全国总工会电贺意共代表大会
  并电贺匈牙利国庆日
【新华社四日讯】中华全国总工会三日电贺意大利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电文称:
中国工人阶级热烈庆贺代表大会的召开,预祝意大利共产党领导意大利劳动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奴役、争取自由民主和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中取得更大的胜利。
【新华社讯】中华全国总工会三日致电匈牙利工会中央委员会主席哈鲁斯蒂亚克,祝贺匈牙利国庆日,并祝匈牙利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胜利。

响应金日成的号召 朝鲜各地农民纷纷集会 决心增产粮食支援前线

第4版()
专栏:

  响应金日成的号召
  朝鲜各地农民纷纷集会
  决心增产粮食支援前线
【新华社六日讯】据塔斯社平壤五日讯:朝鲜平安南道各村庄的农民纷纷举行群众大会,讨论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的告人民书和金日成将军与平安南道农民谈话时所作的指示。金日成将军在与农民的谈话中强调,增加粮食生产的斗争,就是争取前线胜利和争取祖国自由的斗争。农民们声明他们决心克服一切困难,胜利地完成春耕,负起他们在祖国解放战争中的责任。在所有的集会上,农民们都通过决议,表示他们决心尽一切努力,增加粮食生产支援前线。他们并发出电报向英勇的朝鲜人民军将士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被释英军俘虏要求退伍

第4版()
专栏:

  被释英军俘虏要求退伍
【新华社布拉格六日电】英国《工人日报》三月三十一日刊载了该报记者会见一个被朝、中人民军队俘掳后释放的英国士兵宾斯的访问记。
宾斯对《工人日报》记者详细地叙述了被俘后的情形。他说:“我们常常步行穿过已夷为平地的村庄,走过被屠杀的儿童的身旁。我们想,那些孩子已被屠杀了的妇女们,那些丧失了家园与妻子的人会痛打我们的。可是,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们跟他们(按指朝、中人民部队)吃一样的东西。他们给我们烟吸。他们说,他们已经赶走了日本人,不能听任美国人来占领他们的国土与征服他们。他们问道:‘假使你们的国家受到侵略,你会怎么办呢?’”
后来朝、中人民军队释放了宾斯和其他一批俘虏。朝、中人民军队的工作人员在临别前对宾斯说:“回家为和平而工作吧!你是劳动人民,我们也是劳动人民——我们彼此不需要打仗。祝你生活愉快,为和平而奋斗。”
宾斯被侵朝英军当局遣送回到了英国,他现在正在家中思索着朝、中人民军队工作人员对他说的话。他对《工人日报》记者说:“你知道,他们是对的。愿意打仗的不是劳动人民。本来,我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到朝鲜去。曾经有人坚持拒绝去,就被关进监牢了。已经到了朝鲜的弟兄们,没有一个人明白他是为什么打仗的。他们所要求的就是回家,这也正是我的要求。美国俘虏们也这样说,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到那里去。而且他们并不比我们更愿意去。”宾斯接着说:“他们(按指朝、中人民部队)说,美国的上层分子侵略他们的国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帮助他们侵略。”
宾斯在被派到朝鲜去以前,已从正规军中退伍出来。但美英发动侵朝战争以后,他又被征调入伍。现在,他正要求脱离军队。《工人日报》记者在访问记中写道:“今天我看见他坐在火炉旁,正等候着一封允许他脱离军队的信,这或许是他争取和平的第一步。”

加劳工进步党致函加总理 要求退出侵朝战争 指出侵略中国是自杀的冒险

第4版()
专栏:

  加劳工进步党致函加总理
  要求退出侵朝战争
  指出侵略中国是自杀的冒险
【新华社布拉格六日电】据加拿大论坛报二日报道:加拿大劳工进步党总书记巴克(前译布克)曾写信给加拿大总理圣劳伦,要求加拿大政府不要支持美国侵略中国的战争政策。信中说:“麦克阿瑟利用他的接近三八线,作为向朝鲜与中国人民提出好战的哀的美敦书的机会,此举使世人大为震惊。”信中又说:“侵略人民中国的企图是犯罪的、自杀的与毫无希望的冒险。这种侵略决不能得逞。这种侵略的唯一结果,是为垄断资本家的利润而无谓地牺牲千百万条生命,包括加拿大孩子们的生命在内,为美国对亚洲的统治进行徒然无功的斗争。”巴克说:“劳工进步党要求你的政府不能再绥靖美国的战争集团,并公开宣布加拿大与自杀的侵略中国的战争政策断绝关系。大多数加拿大人民都反对朝鲜战争,主张你的政府承认中国。”

最珍贵的纪念品! 朝鲜前线我志愿军接到匈人民慰问袋

第4版()
专栏:

  最珍贵的纪念品!
  朝鲜前线我志愿军接到匈人民慰问袋
【新华社朝鲜前线五日电】匈牙利人民送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慰问袋,已经运到朝鲜前线的志愿军战士们的手中。志愿军战士们怀着兴奋和感谢的心情,拆开这些来自万里以外的慰问袋。他们抚摸着装在袋里的香烟、罐头、方糖、肥皂、针、线、扣针,舍不得动用这些礼物。有的战士说:“我要永远把它保存起来,当作最珍贵的纪念品。”有的说:“我要把它揣在怀里,让我时时刻刻感受到兄弟国家的人民的伟大友情。”另有一个战士说:“匈牙利人民送给我们的慰问袋礼重情重。”很多战士在收到慰问袋后,立刻利用战斗空隙写信给匈牙利人民,把自己打败美国吃人生番的情形告诉他们,并且表示决以彻底打败美国侵略军,保卫远东和世界的持久和平,来答谢他们的隆情厚意。

美帝国主义在泰国训练蒋匪残余当特务

第4版()
专栏:

  美帝国主义在泰国训练蒋匪残余当特务
【新华社六日讯】塔斯社布拉格五日电:据电通社驻马尼拉记者引接近麦克阿瑟东京总部的马尼拉权威军界人士的话说,逃往缅甸和印度支那的国民党匪帮官员,现在已被派往泰国,他们将在该地受美国中央情报局雇用,充当特务。
该记者指出,在去年十月美国和泰国缔结军事协定后,美国情报机关便在泰国成立了几个机构。在曼谷的机构受美国陆军武官谢尔顿指挥。在泰国北部和东北部的机构,受驻在这些地区的泰国陆军部队中的美国军事顾问及美国领事馆指挥。
该记者报道说,国民党匪帮官员在清迈(泰国西北部)特种间谍训练班里受训。这些训练班的教员是清迈美国领事馆的一些专家。

四国外长助理会议继续举行 葛罗米柯再提新建议 强调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重要性

第4版()
专栏:

  四国外长助理会议继续举行
  葛罗米柯再提新建议
  强调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重要性
【新华社六日讯】据塔斯社巴黎五日讯:四国外长助理会议于四日继续举行,由苏联代表葛罗米柯任主席。
葛罗米柯对西方三国于二日提出的新建议继续加以评论。他指出:只有首先讨论裁减军备和军队的问题,然后再谈军备和军队水平以及监督的问题,才是合理而且正确的。其次,应由四国外长会议讨论和解决的,是裁减四国军队的问题,而不是普遍裁减军队的问题。反对这个建议,就等于拒绝裁减军队。
葛罗米柯接着提出苏联代表团的新建议。他指出:新建议不仅是根据苏联所提出的而且也是根据西方三国所提出的若干最为重要的建议而拟订的。苏联代表团的新建议如下:“研究欧洲现存国际紧张局势的原因与后果以及为获致苏、美、英、法四国关系的真正而持久的改善所必需的措施,其中包括下列各项问题:关于肃清德国军国主义问题;关于裁减苏、美、英、法四国军备与军队的措施问题;关于现存军备与军队水平与建立相应的国际监督的问题;关于履行现存条约义务与协定的问题;关于消除战争威胁与侵略恐惧的问题。”
葛罗米柯又称:苏联代表团认为,必须将具有重要意义的关于北大西洋公约与美国在各国的军事基地问题以及的里雅斯特问题列入外长会议议程。
西方三国代表表示保留以后就苏联新建议的内容发言的权利。美国代表耶塞普和英国代表戴维斯发表了初步意见,仍然坚持把军备水平问题列为第一项和以普遍裁减军备代替裁减四国军队的主张。
葛罗米柯驳斥了这种毫无理由的论据,并希望三国代表在彻底了解苏联的新建议之后加以接受。
【新华社六日讯】塔斯社巴黎六日讯:苏联出席四国外长助理会议代表团团长葛罗米柯,于五日设宴招待出席这次会议的法国代表团团长巴罗第、美国代表团团长耶塞普、英国代表团团长戴维斯和他们的助手。
席上,曾非正式交换意见。原定五日举行的会议取消。下次会议定于六日举行。

巴黎交通工人罢工获胜 土伦等地罢工浪潮汹涌未已

第4版()
专栏:

  巴黎交通工人罢工获胜
  土伦等地罢工浪潮汹涌未已
【新华社六日讯】巴黎消息:巴黎公共交通工人在坚持罢工十九天以后,因为大部分要求获得了满足,已于四日复工。他们在罢工中所表现的强大力量,已经迫使政府答应从四月一日起每月给他们生活津贴,取消对罢工者的制裁,考虑把最低工资提高百分之十一点五的问题,并且重新审查地下电车工人养老金的问题。但是,巴黎公共交通工人中央罢工委员会宣布:以后还要继续斗争,直到全部要求获得满足为止。
巴黎公共交通工人的罢工虽然告一段落,但是,整个法国罢工的浪潮却依然汹涌未已。巴黎、土伦等地海军兵工厂的三万六千工人在四日举行了二十四小时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同日,从三月二十二日起就开始罢工的布勒斯特兵工厂工人,带着他们的妻子儿女一道到街上举行了示威。在美军管理下的拉巴利斯港,码头工人们为了支持增加工资的要求,一致罢工二十四小时。巴黎区邮电工会联合会也决定举行二十四小时的警告罢工。柏爽市“玻璃纸”工厂的工人已经罢工好几天了。
在物价继续高涨的压力下,法国各公务员工会的组织已表示,政府虽然答应低薪人员加薪百分之十四点六,高薪人员加薪百分之七点一,但是仍然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美国指挥马来亚英当局 摧残华侨教育事业

第4版()
专栏:

  美国指挥马来亚英当局
  摧残华侨教育事业
【新华社广州六日电】新加坡消息:美帝国主义在二月间派遣到马来亚的“教育调查团”,现仍在马来亚继续活动,公然指挥马来亚英国殖民当局进一步摧残华侨教育事业。马来亚英国殖民政府辅政司狄都夫在吉隆坡招待记者时透露:该团的任务是在马来亚对华侨的中文教育作广泛的调查,然后起草一个所谓使华侨教育“马来亚化”的计划,以便使华侨教育变为奴化教育。该项计划的内容为:编订以“马来亚为背景与内容”而不以中国为背景与内容的华侨学校教科书,规定以英文与马来文为必修科。该团并向当地英国殖民政府提供有关“训练华人学校教师”的意见。

近代都市和古老城镇的面貌在改变着 苏联各地大力修建房屋 南部地区春播工作范围日广

第4版()
专栏:

  近代都市和古老城镇的面貌在改变着
  苏联各地大力修建房屋
  南部地区春播工作范围日广
【新华社五日讯】塔斯社莫斯科讯:春天来了,苏联的建筑工人开始进入繁忙的季节。在莫斯科,新的地下铁道、占了整段马路的宏伟壮观的公寓,正在迅速建造中。今年莫斯科人民将再得到七十一万平方公尺的居住面积。列宁格勒、基辅、斯大林格勒等大都市的面貌在改变着。古老的俄罗斯城镇也在改变着,例如鄂木斯克已成为西伯利亚的巨大文化工业中心。战后该城已新建了数千座新房屋,现在已拥有八座高等学校、二十座技术学校与四座剧院。新的公寓和工厂正在修建中。曾受战争摧残的地区,恢复工作成绩卓著。摩尔达维亚的各城镇正在建设数百座学校、医院、俱乐部、剧院与公寓大厦。在摩尔达维亚的首府基希涅夫,每座拥有一百二十所住宅的大建筑物已首次建立起来。新建的师范学校、运动场、可容千人的电影院,已接近完成。爱沙尼亚的劳动人民在战后已获得四十多万平方公尺的居住面积。五年前爱沙尼亚的纺织工业中心纳瓦是一片废墟,今天纳瓦的居民已有了设备齐全的房舍了。又如北高加索的小城佳乌吉考,今年约有三千住户迁进新居。
苏联的许多劳动人民正在建筑自己的房子。国家免费供给劳动人民以房舍基地,并贷给他们为期七年至十年的长期贷款。工厂与制造厂则供给他们运输工具与各种物资。在战后五年计划期间,立陶宛的工厂与机关的工作人员已建筑了四千多座房舍。在威尔尼阿斯、考那斯、克莱帕达与西奥里爱,人们正在建筑一千多座房舍。明斯克的汽车厂、拖拉机厂及其他工厂的工人也在建筑着自己的房子。
【新华社六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四日讯:苏联南部地区的春播工作范围已日渐扩大。截至一日为止,俄罗斯联邦中央各州、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伏尔加河区域的许多集体农场,已在四百多万公顷的土地上完成了播种工作。乌克兰南部地区的集体农民已完成谷物的播种,目前正在种植向日葵、甜菜和牧草。在库班、摩尔达维亚以及其他地区,小麦和大麦的播种工作比往年提早完成。乌兹别克的谷物播种工作已经结束,中亚细亚各共和国的集体农场已种植了三十万公顷以上的棉花。今年各集体农场都获得充分的肥料,机器拖拉机站也得到了大批新的装备。苏联南方的大谷仓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田间工作已全部机械化,塞林楚克和库尔斯克两区的农民已使用了电气拖拉机进行工作。由于进行有效利用机器的社会主义竞赛,各地的拖拉机驾驶员和机工每天都大大超过他们的工作定量,大多数集体农场在三四天内就完成了播种工作。各集体农场已广泛应用了新的播种方法,这种方法可以确保每公顷土地的产量增加三百公斤到五百公斤。

国际动态

第4版()
专栏:国际动态

  国际动态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授勋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四月二日发布命令,特授予朝鲜人民军军官赵麟石、李宗华、金石润、金道一、宋兴男一级国旗勋章各一枚,以资嘉奖。因为他们在争取祖国统一、自由和独立,反对美帝国主义者武装侵略的正义的祖国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勇敢精神,立下了特殊功勋。
苏联出版介绍中国的新书
苏联国家政治书籍出版局最近出版了库兹尼佐夫所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一书。该书叙述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粉碎了国民党政权,摆脱了帝国主义奴役的锁链,新中国的成立和各方面的建设成就,以及今天新中国的国际地位等。
意佛罗伦萨工人罢工抗议政府迫害和平战士
三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半到十二点钟,意大利佛罗伦萨省所有工厂中的工人举行了半个钟头的总罢工严重抗议加斯贝利政府压迫和平运动的暴行。最近以来,被风起云涌的和平运动吓慌了的意大利政府,曾采取了空前蛮横的迫害手段。它到处大肆逮捕和平战士,全国现在有成百的和平战士正在受非法的审判。但是,意大利政府这种肆无忌惮的行动,结果却如电通社所说,只能使“反战运动更为加强”。在全国人民强大的抗议下,政府已不得不释放了一部分因为在艾森豪威尔到达罗马时举行反战示威而被捕的和平战士。
古巴人民反对派军队赴朝鲜
古巴销行最广的杂志《波希米亚》在它所进行的民意测验中透露:古巴人民至少有百分之七十反对派遣军队赴朝鲜。
美国继续以军火助法国侵略越南
美帝国主义者继续以军火援助在越南的法国殖民地当局。美国航空母舰“苏特卡湾”号数日前曾将大量军火运往西贡,供给正在对越南人民进行侵略战争的法国殖民地当局。该航空母舰载有战斗机和凝固汽油弹。

朝鲜战场上的美英军队

第4版()
专栏:

  朝鲜战场上的美英军队
本报记者 谭文瑞
一、陷于绝望的美国军队
连续遭受了中朝人民部队毁灭性打击的侵朝美军,由于认识了中朝人民部队不可战胜的强大威力,官兵们普遍呈现着绝望的情绪。因而,士气本来不高的美国侵略部队,军心就更加涣散低沉,陷于惶惶不可终日的境地中了。
在朝鲜战场上的美国士兵,差不多每个人都把朝鲜战争称作为“该死的战争”。士兵们对麦克阿瑟的怨恨日益增加,美军第二师九团一连的下等兵克里辛说:“如果麦克阿瑟到朝鲜战场来尝尝这个滋味,他也许不会再打下去。”逃亡、装病、自残的现象愈来愈普遍,美军二十四师十九团一营八连的一个俘虏费利赛说,在他那一个连中,他所认识的熟人中就有两个用手枪打伤了自己的手掌,一个开了小差。这些人都被逮捕送回美国去了,但是他们却很高兴,即使要被判处几年徒刑。美军二十五师的一个下等兵龙金在他被俘前写给他哥哥的一封信里说:“我一共只放过七枪,我希望这是全部我所要放的了。”
曾被中国人民志愿军释放回去的俘虏受尽美国士兵们的羡慕,因为这些人都被送回美国,不必再在朝鲜打仗了。许多从来没有想过投降的人也暗地里把我们散发的“召降书”保藏在皮夹子里备用。美军二十五师三十五团二营八连的下等兵福尔成一点也不难为情地说:“我早就有投降的打算,但一直到这回才遇上机会。”还说:“在你们这里可以不必再打仗,不会丢掉性命。”
美国兵本来就是以怯懦出名的,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他们更加丧胆了。一个俘虏向我说:“除了死,我什么都不怕。”怕死是许多美国俘虏直认不讳的。很多美国士兵认为在这样的一个战争中丧掉性命是不值得的。因为怕死,所以他们就迷信。在这里我发现十个俘虏有九个的口袋里都有一本袖珍的圣经,他们迷信上帝能保佑他们不被打死。美军中流传着一个传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一个士兵把一本圣经放在左面的衣袋里,结果正挡住了一颗子弹,救了他的性命。另外还有一种手抄的“护身符”在美国士兵中也流传很广,满纸是无稽的咒语:“………不论是谁,身带此符者,将不为敌人枪炮所伤,上帝赐予他以神力,不怕劫匪与杀人犯,不怕刀枪与剑炮,使身带此符者可免一切的危险。不论是谁,身带此符者,将不会受伤或被敌人俘虏。阿门……”自命为科学昌明的美国人,在绝望之余也只能靠这种玩艺来自求安慰了。所谓随军牧师们(其实是变相的特务)不断企图以“如果你们战死,上帝将使你们进天堂”的说教来鼓舞士兵们,但是他们的教徒却回敬他们说:“天堂总没有人间好,那里不见得有威士忌。”
使得千千万万朝鲜人民无家可归的美国侵略军却并不忘怀他们自己的家庭。侵略战争拖得那么长,而且失败得那么惨,士兵们的思乡病像疫疠一般流行在美国侵略军中。在这些侵略军的家信中,很难找到一封是鼓舞这些“出征人”英勇作战的。妻子催促丈夫设法早日回家;母亲叮嘱儿子打仗时不要往前,别怕被人说是懦夫……;父亲责怪儿子当日不听劝告冒然入伍;爱人警告爱侣再不回来,便要和旁人结婚。在恐惧绝望中的侵略军的士兵们所接到的都是这样的家信,使厌战的情绪在侵略军中更加深重普遍了。
我问美军二十四师十七团的一个上尉德力斯莱,他们当军官的知道士气如此低落,是否曾想什么办法来鼓舞他们的部下?他叹息道:“有什么办法?我们军官的士气又何尝不低沉?”另外一个美军第二师的上尉乌尔丹诺在写给他妻子的信里说:“我在军队里已干了十三年,再熬几年养老金便可以到手,但是我怎样也不想再干下去了。”
使美军官兵士气低沉的最主要的因素不是别的,而是我们战士们的骁勇善战。一个当了十年兵,打过多次仗的美军老兵皮卡拉,美军二十五师三十五团二营七连的一个伍长说:“我从来没有打过像这样可怕的仗。”我没有遇见过一个美军俘虏说他相信美国侵略军能打赢这个战争的。
在朝鲜战场上的美国侵略军,已经是一支陷于绝望的军队了。
二、英军士兵的怨恨
在新年攻势时,我人民志愿部队某部在汉城西北地区歼灭了英军二十九旅“皇家来福枪团”等部,捉获了许多俘虏。被俘的英国士兵,几乎没有一个不咒骂和埋怨“上了美国人的当”的。他们知道他们据守汉城西北高阳郡东南地区那个山谷的任务是保护在公路上准备向汉城方面撤退的美国第二十五师的侧翼。而那些害了“吃惊病”的美军却一遇到我志愿军追击的部队,就狼狈逃遁(结果一个营还是没有跑掉),把他们的“同盟军”丢在被英军俘虏称为“死谷”的那个山谷中,使他们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痛歼。英军坦克团直属中队的上士柯克斯愤慨地说:“上次是土耳其兵当了美国人的牺牲品,这一回则是我们英国人,下一回该轮到菲律宾人或者法国人了。”
英军二十九旅绝大部分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许多都是战后退伍到去年八、九月间才重被政府征召服役的。多年和平生活已使这些退伍军人们厌倦行伍生涯了,有些甚至几乎已忘记了怎样开枪。但是因为他们不愿进监狱,不得不硬着头皮再进兵营。来福枪团第三连七排的士兵基尔曾在缅甸和日本人作过三年多的战。他说:“那时候我是志愿入伍的,因为我要打日本法西斯。但是到朝鲜来却是为美国人的利益送命,如果不是被政府强迫,我想没有英国士兵愿意来的。”英国士兵们大多数都不相信他们是为什么“联合国”而战,脑筋清楚一点的都知道联合国已成了美国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了。虽然有少数人因为曾受美英反动派的欺骗宣传,对朝鲜情势没有正确的认识,从英国出发的时候还以为到朝鲜来真的是为了帮助朝鲜人早日获得“和平”呢!但是到了朝鲜以后,都明白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皇家坦克营直属中队的伍长泰勒说:“不是美国人捣鬼,朝鲜人民绝不会有这样的劫难。”一个爱尔兰人,来福枪团一营十九连三排的中士巴布尔说:“朝鲜人民自己愿意统一,干美国人和英国人什么事?犹如我们南北爱尔兰人若愿意统一,谁也管不着。”他们痛恨杜鲁门、麦克阿瑟之流发动这次侵略战争,同时也咒骂艾德礼、贝文的工党政府强迫他们到朝鲜来送死,他们说:“你们中国人是志愿军,我们可不是志愿来的呀!”
英国兵对于美国飞机野蛮屠杀朝鲜人民的暴行是极为痛恨的。英军来福枪团第一营第四连十一排的士兵荷路宾在他被俘后一月十五日的日记中写道:“我们都很不满意美国飞机轰炸扫射朝鲜的妇女和儿童,今天我们亲眼看见他们轰炸只有和平人民居住的乡村,看见沟里躺着无辜者的尸体。他们必须停止这种暴行……”英军俘虏中流传着一个尚待证实的传说:“在高阳地区的战役中,有约一百五十多名的英国兵在正准备向我志愿军投降的时候被美国空军炸死。”他们很怕有一天也会死在美国制的炸弹下。
在这些英国老兵的眼里,美国兵都是些不能打仗的孱头,“虽然他穿得讲究,拿着好的武器”。柯克斯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我和他们一块作过战的,他们瞧不起别人,打起仗来却怯懦无比。在今天的伦敦也有不少美国兵,他们花天酒地,只晓得弄钱、喝酒和搞女人,我就看不惯。”英军士兵们都说他们不愿意和朝鲜人和中国人作战。巴布尔指天发誓说:“我在朝鲜没有放过一枪,其他许多士兵听见枪响就跑到山上去了。美国人发动的战争,让美国人去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