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采集本站数据请保持每秒一条的频率。高于此频率则失败,滥采则封IP。谢谢!

1949-01-25第1版面所有文章内容

信箱

第1版()
专栏:

  信箱
冀南运河中学周朝华、朱子孚君:
对你们新华书店出版的“生理卫生学”教材的建议及所附勘误表已转华北人民政府教育部。左权申秀曾同志:
你提议各分区赶快翻印小学课本的意见,我们已转华北人民政府教育部。柳小平君:
你写的道情辞,我们建议可投到新大众。郭铭同志:
来稿收到,因你未写明地址或代号,故不能给你去信联络,希以后寄稿时写明地址。任良同志:
你的意见是正确的。
贾祥林、陈庞、武健、文轩、孙龙、绍光、宋有信、英人、李健中、王健民、樊维钧、吴力强、孙星权、崔荣、李文林、董全增、张高鹏、马振桥、刘德旺、陈增祥、赵淇,樊显孝、李珠、宋锋、李在文同志:你们寄来的关于物价、发行新钞(人民钞)问题,已请华北人民银行总经理南汉宸同志详尽解答、请参阅本报一月十三日第一版南经理谈话。不另函复。
      通联科

三年来培养出万千干部华北教育建设获得成就 现有大中小学学生近三百万人

第1版()
专栏:

  三年来培养出万千干部华北教育建设获得成就
现有大中小学学生近三百万人
【本报讯】华北的教育事业,可分为大学教育、中小学教育及社会教育三部分。三年来,在培养各项建设干部上,获得显著成就。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华北的大学教育即已创立。华北解放区的第一个大学——原属晋察冀边区的华北联合大学,成立于抗日战争第三年,即一九三九年,在当时的敌后环境中,坚持了战时的大学教育。一九四一年,教职学员曾达四千余人,日本投降后,从敌后进入张家口,平、津等大城市的青年学生纷纷前来学习。一九四六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全国大内战,张家口被蒋匪侵陷,即迁至冀中。该校自一九三九年成立以来,在校长成仿吾的领导下,共培养了一万九千多干部。在日本投降以后,原晋冀鲁豫边区的北方大学,又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成立于河北邢台,校长为范文澜,毕业的学生共一千余名。一九四八年六月,华北解放区成立,这两个大学遂于去年八月合并成为华北大学,校长为吴玉章,副校长为范文澜、成仿吾,教务长为钱俊瑞,教职学员现有三千余人。全校共设四个部、两个院。第一部系政治训练班性质,任务是教育入学的知识青年以马列主义及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知识,了解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和政策,初步奠定革命的人生观。学习时间现暂定为三个月到六个月,毕业后,大部分分配参加解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建设工作,一部分转入本校其他各部继续学习或研究。第二部为教育学院性质,专门培养中等学校之师资及其他教育干部。分设国文、史地、教育、社会科学、外语及数理化六系。第三部为文艺学院性质,以培养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干部为目的。第四部为研究部,从事研究一定的专门问题及培养与提高大学师资。现设有中国历史、哲学、中国语文、国际法、外国语、政治、教育及文艺等八个研究室。农学院以培养农业建设人才为目的,现设经济植物、畜牧兽医及糖业等三系,并设有研究室。工学院的任务为培养新民主主义国家的工业建设干部,分大学及高职二部,大学部现设电机、化工二系。高职部现设化工、机械及电机等班,所收学生为初中毕业、高中肄业学生,工厂初级干部及技术工人。此外,图书馆全部图书有六万余册;教务处另备教材及教学参考书共四万余册,分发至各部、院使用。
华北的中小学教育,在日寇投降以后,我军解放了张家口、济宁、焦作等城市,一方面从口伪手中接收并恢复了不少中等学校,一方面恢复或创办老解放区被日寇摧残的学校,中等教育有很大发展。日寇投降时,全华北共有中等学校三十四处(原晋冀鲁豫边区二十六处,原晋察冀边区八处),学生六千三百五十九人。到一九四六年一月,原晋察冀边区的中学校即由原来的八处增至四十七处,学生由一千六百五十五人增至七千零十三人,在张家口退出(一九四六年十月)前,学校增至五十六处,学生一万零三百五十人,比日寇投降时增加了七倍。原晋冀鲁豫边区的中学校则由原来的二十六处发展到五十处。小学校方面,在日寇投降以前,全华北共有高小九百六十五处,学生五万八千三百九十人,初小三万二千三百十一处,学生一百五十七万八千七百五十六人。日寇投降以后,迅速增加,计:高小一千四百一十处,学生十三万零二百八十五人,初小六万零八百四十九处,学生三百二十六万七千二百八十八人。一九四六年七月蒋匪发动反人民的内战以后,蒋匪军侵陷了我们一些城市和乡村,中小学直接或间接受到了摧残。仅就冀鲁豫一个区作比较,该区在日寇投降后,公立中学已发展到十七处,到这时只剩了五处。同时不少中学在这期间由城市转移到了乡村。蒋匪对小学教育的摧残尤为严重,蒋匪军所到之处,除去摧毁小学校外,捕人抓丁,烧杀掠夺,使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减少,迫使儿童不得不参加家庭劳动,间接剥夺了儿童的入学机会。受蒋灾特别惨重的地区,如冀鲁豫黄河以南,小学教育至今尚难以恢复。自一九四七年秋我军由防御转入进攻以后,华北许多城市相继收复;广大农村的土地改革基本上已告完成,农民子弟大批涌入学校学习,中小学教育又获得恢复与发展,在平津未解放前,根据华北基本地区的统计:公立的中等学校就有一百六十四处,其中有中学五十二处,此外有师范及职业学校等。学生共二万五千七百零五人。如果连新解放的保定、卫辉、焦作、小冀、菏泽、长垣等中小城市已经恢复或正在恢复的学校计算在内,中等学校当在一百九十处以上,学生当超过三万人。全区小学,根据不完全统计:(冀鲁豫仅有黄河以北二十四县的统计,缺河南部分;冀中缺一个专署的统计。)共有高小一千九百三十九处,初小四万一千二百六十四处,高小学生十五万四千一百二十六人,初小学生二百四十九万零七百六十六人。

政府设大量免费学额毕业学生无失业顾虑

第1版()
专栏:

  政府设大量免费学额毕业学生无失业顾虑
三年来,华北解放区的中等学校培养了三万六千一百六十八名知识青年,输送到各个人民事业部门工作或升学深造。他们就业的范围是很广泛的,包括民政、财经、文教、工业、交通、邮电等各个事业部门;他们没有任何失业的顾虑,因为新民主主义的社会给他们安排了良好的就业前途。
在新民主主义的解放区,学生入学普遍地免缴学费和杂费,同时人民政府并支付大批公费资助无力就学的青年解决衣食等生活困难。仅以原晋冀鲁豫边区统计:全边区中等学校学生六千八百卅九人中,公费生名额即达三千三百四十七名,差不多占百分之五十。因此保证劳动人民的子弟有就学的机会。在学习生活上,提倡学生民主讨论、自由思想、培养青年的民主作风以及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科学态度,并鼓励学生参加课外的社会活动,使他们成为忠诚为人民服务的新型知识分子。在小学校里普遍废除对儿童的体罚制度,提倡教师以身作则,以示范作用影响儿童。对儿童的管理主要在辅导儿童建立自治生活。学校的规则经过儿童的民主讨论,启发儿童自觉的遵守,教育儿童养成集体主义的生活习惯,使成为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健全的公民。
在社会教育方面,主要表现在各地所举办的冬学上。太行区在一九四六年有冬学一万五千个,入学文盲一百六十五万人。北岳五台等十五个县三千三百五十一个行政村,冬学数为三千六百零三个,超过了每村一校的数目。冀南武训县曾在战勤繁忙的时候,随着担架队运输队组织起三千多人的流动大冬学,在参加战勤的群众中进行文化教育工作。对群众进行文化教育的另一种重要形式就是黑板报。在华北解放区,村村都有黑板报。由于它的文字通俗以及和群众生活的密切联系,普遍为群众所喜爱。通过黑板报,在广大农村中传播时事及军事胜利的消息,组织群众生产,以及宣传卫生知识等,同时以组织群众为黑板报写稿的方法,提高群众的文化。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许多城市相继解放,在城市中,开展了民众教育馆的工作,通过民众教育馆,在城市中组织各种文化活动,进行城市工人及一般市民的文化及政治教育工作。由于群众文化教育的发展,以及发展生产、土地改革使人民的生活获得了改善,使群众的文化娱乐活动大为活跃,翻身农民普遍参加文化娱乐活动。据太岳区一九四六年二十二个县的统计:农村剧团有七百个,演员一万二千四百人,并有秧歌队二千二百个。在人民解放战争中,群众编演了许多参军参战与战斗英雄的故事,鼓舞群众的胜利信心与支援前线的热情。此外,在对旧剧、民间艺人以及各种民间艺术的改造方面,数年来,亦获很大成绩,对推进华北社会教育有极大的意义。

塘大我军严守纪律博得群众热烈拥护

第1版()
专栏:

  塘大我军严守纪律博得群众热烈拥护
【天津电】解放塘大的人民解放军某部,严格执行保护新收复城市政策,纪律严明,得到群众热烈拥护。我军于十六日夜,扫清残敌,进驻塘大后,即时派卫兵分赴各工厂、医院、仓库、学校门口站岗守护。某部到达全国著名的永利制碱股份有限公司时,即派出卫兵站岗护厂,战士们都在场外休息,没有一个进入机器厂和工房的。我军购买物品,都是先付清款子,然后取东西。十八日一个同志在永发楼文具店已把钢笔买好,一掏口袋没有带钱来,遂向掌柜讲好,把钢笔先放下,一会把钱交清,再把钢笔取走,掌柜称赞说:“人民解放军纪律太好了,这要是国民党军队根本他就不给钱,抢还抢不到手呢!”驻新村部队吃饭时向房东借来筷子、碗,使完刷洗得干干净净,马上交还原主。

天津万余学生再度游行 高擎毛主席像欢呼万岁 各大中学筹备周内复课

第1版()
专栏:

  天津万余学生再度游行
 高擎毛主席像欢呼万岁
各大中学筹备周内复课
【天津电】继南开、北洋、女师等大中学校教职学工(校工)举行欢庆解放大游行后,万余学生十八日又举行盛大庆祝游行。游行队伍长达数里,由×队为先导,高擎中国人民领袖毛主席及朱德司令的巨幅画像,从老西开市立中学出发,途经劝业场等地,沿途观众拥塞街道。马路两旁建筑物的露台和窗口上,亦挤满了人群,他们朝着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画像,高呼万岁,掌声持久不息。化装秧歌队在锣鼓喧天中,到处表演,备受欢迎。参加游行的许多学生想起过去“七五”游行中惨遭蒋傅匪帮屠杀时真情实景,激愤的向居民们控诉蒋傅匪种种血腥罪行,并宣传中国共产党爱护青年学生的无数实例。现津市各大中学校,已联合成立宣传委员会。出勤宣传卡车、通过舞蹈、歌咏、话剧等节目,宣传中共的各种城市政策,鼓励各工商户迅速开工复业。南大及南中同学十八日并与解放军举行联欢晚会,与会者八百余人。
【天津电】津市南开、北洋、女师、冀工(河北省立工学院)、法商、市立中学、省立中学等各大中学校,在军管会的领导下,正积极筹备于周内复课。该市解放前,国民党匪军曾对学校建设大肆破坏,强占南开、北洋、法商、冀工等校校舍,并大修阵地,南开北院和平湖南岸的广场上,被挖满了壕堡,南院所有电灯装置,均被毁损无遗,化学实验室的马达亦被抢走,两院被烧被毁的校具,占原有的百分之四十以上。北洋校内的树木均遭砍刨。二分之一的桌椅、木床都被砍做柴烧,校舍亦被烧毁两间。冀工工厂里的三角铁、钢板、钢丝等都被拉去做了工事。法商的许多桌椅,被劈的劈了,烧的烧了,有的还被做了马槽。北洋、法商、国体等校师生,被迫离校,避居女师院,南开的教职学工两千余人被逼挤在该校东院。遭受蒋匪如此蹂躏的教职学工,日夜渴望着解放军的到来。当解放天津的炮声响了后,南开师生每晚挤在宿舍里,收听陕北新华社的广播,并把新华社社论:“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逐字逐句的抄录收藏。北洋留校的校工们,并自动组织义勇护校队,积极保护学校。队长老水电工于长海曾屡次率领校工,冒着密集的炮火,进行救火、检查电路及抢修水路等,使校内图书仪器等重要设备,得以保存无损。法商留校员工亦在枪林弹雨中,抢出许多家具,保藏起来。南开师生,组织了安全委员会,领导护校工作,在战争进行中,曾有匪特流氓五十余人,企图闯入该校抢劫,当经校工张德茂等竭力阻拦,并迅速关闭校门,得免被抢。十六日上午军管会文教部视察员到达各校时,除南开北洋两校校长外,其他教职学工全体都在校内。视察员除了讲解我党各种政策外,当场宣布:各校原有的教职学工,一律照旧留校供职,并应积极保护学校,负责筹备复课,各校师生极为欢欣。

战犯杜聿明落网记

第1版()
专栏:

  战犯杜聿明落网记
王英 吴健人
战犯杜聿明化装“俘虏”,企图逃跑,结果真正当了俘虏。
本月十日,天才发亮,十四个手持武器的士兵,慌慌张张地跑到永城张老庄的村边。他们在村边碰到了一个老乡,就迟疑地不敢进村。其中一个鬼鬼祟祟地问道:“你们庄上有队伍吗?”老乡回答说:“周围几十里几百里都驻满了解放军。”那个士兵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戒指塞在老乡手里:“你拿去吧!我们在这里,你不要告诉他们!”老乡看他们慌张的神情,心中十分诧异,晓得他们来路不正,转身赶回庄上报告解放军某部。某部马上派了樊正国、崔雪云等前往追赶。那十四个人看到后面有人追赶,立即伏下准备抵抗。追兵们就散开前进,樊正国大声喝问:“什么人?上来一个!”那十四个人当中来了一个自称是“队长”的,问樊正国:“是那一部分的?”樊正国说:“俺是×纵××师,你是那部分?”那个“队长”回答:“我也是×纵××师,我们同你们都是一个师的!”樊正国便问:“师长姓什么?”他说:“我从后方才回来,师长命令我押俘虏去后方的,师长姓名还不知道。”说时指了指在他后面两手反绑着的一个“俘虏”。樊正国看他们穿的服装不象解放军的样子,神情又很不自然,身上挂着一支快慢机,便马上把他身上的枪夺下来,将子弹推上膛,对准他的胸口,要他叫其余的人缴枪。后面那十三个家伙一听“檄枪”,就都很驯服地把四支汤姆枪、一支卡宾枪、三支快慢机、四支加拿大手枪都丢下来了。这时那个“俘虏”还站在那里不动,身上也挂着一支快慢机,樊正国便上去把他枪下了。
樊正国、崔雪云和一个连的战士,把这十四个人押回张老庄,转送到某部政治部。政治部陈主任一打量那个所谓“俘虏”:凹鼻梁,唇上有着不整齐的胡根,尽管他穿着士兵的衣服,但一望而知是个国民党高级军官。再看一看其他十三个人,也决不是普通当兵的。他便看穿是那个“俘虏”带着一群卫兵企图漏网的。于是他便钉住那个所谓“俘虏”审问:“你是干什么的?”“我是十三兵团的军需。”他回答。“你们兵团部有几大处?”“六大处。”“六大处的处长叫什么名字,写给我看。”他拿了一支钢笔,在纸上写了半天,却写不出来。“你倒底是什么官?老实说。”陈主任看他神色惊慌不定,继续审讯,“我实在不是一个官,是个军需。”“你倒底是什么人,还是快点说出来,你是隐瞒不了的,黄维、吴绍周不都查出来了吗?”他又支支吾吾地哀求说:“我确实是个军需,你们以后会查得清的。”这个“军需”被送到另外一间房子去休息,给他饭吃,他不吃,在房子里唉声叹气,待了一会,故意自己碰破一点头皮,闭起眼睛,躺在地上假装死。以后,解放军的战士拿了一张杜聿明的照片和他一对,完全一样,就是少了一簇小胡子。当天晚上,又从被俘获的徐州“剿总”汽车副官张印国的口中,证实这个假装死的家伙,就是头等战争罪犯国民党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张印国对解放军说:“杜副总司令从徐州一出来,他就换了士兵衣服,昨天他又把他心爱的小胡子剃掉。但是还是被你们捉住了。”经过人民解放军的严厉审讯和对证,那个“军需”最后无法抵赖,才绝望地低下头去,胆怯地说:“我……我是杜聿明!”
          (新华社淮海前线二十一日电)

平张沿线接收工作良好 三十余工矿厂正重建

第1版()
专栏:

  平张沿线接收工作良好
 三十余工矿厂正重建
【张垣电】解放后的平张线工、矿业,正积极恢复与重建。在张垣、宣化、下花园三地,由军管会所接收之原伪察省企业公司,及伪资源委员会等所辖三十余个工厂、企业中,截至十六日止,已复工者计有下花园、张垣两地发电厂,宣化龙烟铁矿所属烟筒山采矿所,龙烟机器厂,及以张垣命名之榨油厂、酿造厂、料器厂、橡胶厂、制材厂、面粉厂、食品厂等,平绥路最大之张垣、南口两地机车厂,则始终未中断生产。宣化造纸厂,宣化氧气厂下花园鸡鸣山煤矿等单位,旧有之原料、物资,业已大体清查整理完毕,现正着手装配,购置必需之器材原料,为复工作充分准备。平张线最大之产煤区,下花园宝兴煤矿等六十余座煤矿,在我军收复前由于傅匪之限价、限运,以致资金困乏,欠债累累。收复后,军管会先后以高粱三百担、小米五万斤,借与各民营矿井,扶助其恢复与扩大生产。最近,复与宝兴煤矿订立合同,以先付粮、款,后交货的办法,向其订购煤、炭四千二百吨,使该矿资金得以正常流转。现该矿矿工,已由刚收复时之八十八人,增至四百六十八人,每日产量则已由刚收复时之四十六吨,激增至二百三十六吨。连同该地其他四十六座小型矿井每日所产之四百六十余吨煤炭,平张线主要城镇铁路工厂之燃料问题,已获得相当保证。在此伟大而艰辛之恢复与重建工作中,各厂职工均以新的姿态表现了高度的劳动热忱。张垣、南口两机车厂,解放后已抢修机车六辆,车箱十余节,并正为抢修平绥路西段路轨,而赶制大量道钉、夹板。张垣机车厂道钉产量已由最初之四盘矿,日产四百个,增至八百个。该厂工人高文彬、李恩重等以高度研究精神,顺利的完成了某种机件补配工作,而所用时间,仅为原订时间的三分之二。下花园发电厂工人经过九日努力,已将巨型发电机检查修理竣事,并已于本月七日开始送电。目前张垣、宣化、下花园等地工厂、矿厂电力供应及商民用具已获得相当满足。正在彻底检查、修补擦洗一座小型发电机,并整修水塔,建造碎片机及运煤高车。张垣发电厂工人,正在为一座小型发电机修补抗风车,以保证各工厂巨大电力的持续供应。

适应干部学习需要 规定发给书籍补助费 华北政府通令所属办理

第1版()
专栏:

  适应干部学习需要
 规定发给书籍补助费
 华北政府通令所属办理
【本报讯】华北政府于十二日发出通知,通知各行署(市)、该府各部门、直属各机关、华北级各机关团体学校,规定发给每人小米五斤(折款)作为理论书籍补助费,该通知称:
为适应形势要求,提高干部理论水平至关重要,为解决干部学习书籍起见,除原规定之学习书报费外,各级政府机关、团体在此次理论学习期间,按干部人数每人发给书籍补助费小米五斤,折款发给,由各单位统一掌握,有计划的购买书籍,不把款发给个人。此项书籍补助费,可在各级预备费项下开支,列入二月份预算支领。如已实行薪金制者,由个人购买书籍,不再补助。至供给制之学校,可在公杂费或教学费项下开支,不另列书籍补助费。希即查照办理。并转告所属遵照!

被歼灭的杜聿明匪部俘虏中 已查出高级军官五十二名 下级人员保护武器移交我军

第1版()
专栏:

  被歼灭的杜聿明匪部俘虏中
 已查出高级军官五十二名
下级人员保护武器移交我军
【新华社淮海前线二十二日电】被歼灭的杜聿明匪部的被俘或投降的国民党军高级军官,除匪首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被俘已经公布外,现已查出正副军长九名,正副师长二十一名,兵团、军、师参谋长十三名,政工、联勤等人员九名,团长六名。计:
(一)投降军官二十二名。计:七十二军中将军长余锦源,该军少将副军长谭心,上校参谋长宋敏文,七十二军三十四师少将师长陈渔浦,二三三师上校师长徐华,上校副师长杜永鑫,上校参谋长佘勋闳,五军四十五师少将师长崔贤文,副师长吴铁志,四十六师少将代师长郭方平,上校参谋长夏昆,上校政工处长李亭林,八军四十二师副师长伍天敬,参谋长盛自泰,政工处主任刘智亭,九军三师少将师长周藩,五军四十五师一三五团团长屈世珍,四十六师一三六团团长尹启端,八军四十二师一二四团团长李芳馨,一二五团团长陈纯武,一二六团团长李心恺,七十二军一○二团团长陈白坚。
(二)俘虏军官三十六名。计:第二兵团少将参谋长李汉萍,十三兵团少将参谋长吴家钰,五军二百师少将师长周朗,该军四十五师上校参谋长李又渔,八军少将军长周开成,该军一七○师少将师长杨绪钊,副师长程@雷,该军二三七师上校代参谋长易麓云,国防部驻该军少将部员龚新民,九军少将军长黄淑,少将副军长李盖萱,少将参谋长顾灵云(顾隆错),该军三师少将副师长李殿臣,该军二五三师少将师长王青云,参谋长马旭,该军一六六师少将师长萧超伍,十二军一一二师少将师长于一凡,少将副师长金克才,国防部驻十二军少将部员金桂林,六十四军少将代理参谋长项金洪,七十军少将副军长兼九十六师师长邓军林,九十六师副师长田生瑞,该军三十二师少将师长龚世英,少将副师长贺知时,七十四军少将军长邱维达,七十七军三十七师少将师长李宝善,一一五军(新五十九军改称)少将军长司元恺,少将代副军长刘顺佳,该军少将附员张克明,该军三十九师上校参谋长杨国桢,一八○师少将师长陈芳芝,参谋长何觉哉,徐州干部训练班少将教务长杨继泉,第三绥署少将高参赵金鹏,国防部政工局第四处少将处长常健,联勤总部第一补给区指挥所少将主任耿明轩。
【新华社淮海前线二十三日电】杜聿明匪部覆灭时,许多下级人员不顾杜匪破坏武器物资的反动命令,将武器物资完整地保存移交解放军。敌炮兵团汽车司机白勇华,一百军汽车连司机吕生义等,接到破坏器材的命令后,反而加紧守护着汽车。当解放军来到后,他们就遵命把汽车一辆又一辆地开向解放区后方。炮四团的炮手们,偷偷地把六门榴弹炮上的零件埋藏,伪装破坏,等解放军一到就报告交出。七十一军军部报务员陈善华告诉摇机员们说:“我们的报话机不能破坏,背到解放军那里受优待。”他们虽然已经饿得没有气力,仍然轮流背着那架报话机送交解放军。其他医务人员保存医疗器材的,军需人员交出他们保存的银元钞票的也很多,都受到了解放军的奖励。已被杜匪破坏或隐藏的武器物资,亦在陈官庄一带被解放军查出数起。现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兵正纷纷向解放军供述杜匪及其他匪首破坏武器物资的罪行。

匪机惨炸廊房 更激起广大人民愤怒

第1版()
专栏:

  匪机惨炸廊房
 更激起广大人民愤怒
【平津前线电】廊房解放后,人民开始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但万恶的国民党的两架美造飞机,于一月九日下午二时许,由北平方向飞来,急速低飞,向正在赶集的人丛中投弹两枚,烧毁房屋五间,惨遭炸弹杀伤的五十八名(亡三十名、重伤八名),血肉遍地惨不忍睹,被难家属抱尸大哭。东北人民解放军某部卫生部同志们,由三、四里外跑步赶来,同我十分区部队,在烟务弥漫中抢救受伤者,当即予以绑扎,送到医院。地委徐英同志亦亲自领导群众救火,抢救受伤者,铁路医院的医生也赶来救护。人民对解放军这样奋勇积极的救护工作,大受感动。该镇广大群众对国民党空军残酷轰炸和平居民,无不切齿痛恨。现在人民政府,正向受难家属进行慰问,准备酌情予以赈济。
随便看看别的资料:
热门资料: 生活妙招 兔子百科 生肖運勢 古書大全 養生常識 健康飲食 古人大全 歷史人物 歌手藝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