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采集本站数据请保持每秒一条的频率。高于此频率则失败,滥采则封IP。谢谢!

1949-01-24第3版面所有文章内容

为非法存款囤积居奇事 石市七家私人银号受罚 存款的公营企业和干部已受批评

第3版()
专栏:

  为非法存款囤积居奇事
 石市七家私人银号受罚
存款的公营企业和干部已受批评
【石家庄讯】石市华丰等七私人银号,违反银钱业管理法或经营非法业务或违犯政府冻结公款。经中国人民银行石市分行于去年十二月二十五、二十六两日查出,已呈准市政府分别予以罚金或警告处分。兹将各银号违法事实分述如下:
(一)华丰银号 呈报资本六百五十三万(冀钞、下同),检查时发现它投资华兴银号和正定正华银号各四百万,两项合计八百万,仅这两项投资就超过资本额,其他开支还不算,这是违犯市政府公布的银钱业暂行管理法第五条之规定,市府决定按它的投资数额处以百分之三十的罚金。另外该号存款簿上查出有一笔存款六百五十万元,该号经理与业务主任同称该款系业务主任某的哥哥(邢台同聚祥)私人存款,经调查结果,他哥哥在十二月就没来过,显然是一笔公款,并且在二十六日支取了。该号捏造事实,欺骗政府违犯冻结令,决定处以该项存款数百分之二十的罚金。
(二)裕华银号 邢台总号登记资金为三千万元,本市分号呈报资金为一千五百万元,别无股东名册,实际是分号资本在总号资本的数额内,等于无资本在本市开业。市府已限令该号按规定的银钱业管理法补办手续,否则吊销该分号的营业执照。
(三)商业银号 在去年十二月物价高涨之际,囤积小麦七千余斤,小米三千余斤,面粉一百余袋,白油五百余斤,煤数吨,违犯市府公布的银钱业暂行管理办法第六条,除由工商局当即限令其出售市场外,市府并给予严重警告。
(四)众城银号 代收公款(银行因出纳人员太少,曾将一部分公款委托银号代收)不按规定手续即时交清,如十二月二十五日代收公款达一千多万;帐面上日期注为二十六或二十七日。辗转积累,将代收款占为活动资金。这是盗用国家资本,扩张自己业务膨胀信用,市府也给予严重警告。
(五)宏裕、同兴、新中三家银号,违犯工商局十二月二十一日对公营企业存款的冻结令。宏裕动支二千四百零五万,同兴二百万,新中二百六十万。市府按动支款的数额处罚宏裕百分之二十,同兴、新中各百分之十五的罚金。
此外在帐面上也有可疑之处,象众城银号浮记帐上买了四十多匹土布,若说自用,不可能用这么多;裕众银号代财政局收战勤费,公粮款为数很大,事前没有呈报,该号的暂借款帐上伙食开支和同仁借款等竟达一千多万,有移作他用的嫌疑,在检查的时候,已经提起他们注意。
经过总检查后发现各家银号的库存太少。以十二月中旬为例,全市十七家银号,存款余额最高的达二亿七千多万,最低的也有四千五百多万,平均一亿三千多万。但在十二月二十五日检查时裕众银号自报存款余额两亿多,而库存只四千多万,这还是库存较多的一家,其他一般都很少,象益民银号当日库存十八万零三百五十元,工商银号只十八万。其中象商业银号当日代收公款一千三百多万,而库存仅一百八十万,同时与分行的同业往来帐上却存款两千万,这是拿公家钱叫公家背利息,公家还得给它代收款的手续费。
在总检查时同时也注意公营企业、机关和干部在私家银号存款情形,发现公营企业、机关存款的(连十二月二十一日政府通令各银号自行登记的在内)有七十三户,干部、军人私人存款的有五十一人。两项合计共达八亿九千余万元。还有些化名经检查也与上项机关、部门有关的。检查后工商局当即下令冻结,并在上月二十六日指令拨到人民银行分行。领导机关经研究后现决定从宽处置,上项存款一律发还,对存款的公营企业和干部给予批评,并且警告下次再查出来决定没收。
人民银行石家庄分行,在这次总检查后也进行了检讨。他们首先承认分行对银号的管理和领导都不够。象上月二十五、廿六两日的总检查在石家庄还是第一次。其次,分行本身必须改进业务,彻底执行为公营企业服务的方针,尽可能的给公营企业以方便;另外还得克服现在还存在的一些机关化、官僚主义的作风。关于后一点分行现正增设机构,除了两个办事处和分行直辖的营业室外,另设有南大街营业所,代收公营企业的各项存款,过去代收存款的私家银号有十三家,现在只剩三家。分行还准备设立四个营业所,将来还准备做到代收代付两种业务。

阳泉公营煤矿改进设备 日产量超过战前两倍 争取每日输出量提高到两千吨

第3版()
专栏:

  阳泉公营煤矿改进设备
 日产量超过战前两倍
争取每日输出量提高到两千吨
【本报讯】阳泉市煤矿业,近九个月来有巨大发展。四个公营煤矿日产八百余吨。四矿与平顺矿统一经营后,更好的改善了风道;特别是该矿于入冬以来,在坑内外平推车的轻便铁道上,改用一部分牛力,继又在四矿与二矿的大木桥上,设置了长达七百米使用电力推动的钢丝循环绳,更大大的增加了搬运力。该矿现有一千六百名职工,每日产量由去年四月的一四九吨,提高到去年年底的六百余吨,已超过抗战前的两倍多。平济矿现有二百七十名工人,日产量从去年六月份的六十六吨,逐渐增至现在的一百四十吨。其次是共有一百四十名工人的裕华、裕民两个土法开采的中等公营矿,日产量亦共提高到百吨以上。另外十四个中等私营矿,总日产量现已上升到三百吨。按该市原有矿窑一五二座(内大矿八座,中等矿三十座,其余为小煤窑)。现已恢复开采者,计达“一一一座(内大矿二座,中等矿十四座,其余为小煤窑),约有三千余名矿工,总日产量为一千六百吨,除本地烧用六百吨外,其余皆有火车运往外省,畅销冀南、河南、山东济南各地。据阳泉车站统计,自去年六月阳德线通车起至十二月为止,该市向外省运出大炭共计十一万八千四百吨。去年十二月份,平均每日运出一一七一吨。现该市公营矿尚存煤十万余吨,需待运出。加之各矿正在加紧增产,争取自本年一月份后,每日输出量提高到两千吨。为适应当前形势发展,井(陉)阳(泉)煤业公司,已拟就重开新三矿及现有之阳泉市四个公营矿,至今年底将日产量逐渐提高到三千一百吨的巨大计划。           (吕光明)

洛阳市工商管理局制裁捣乱金融商人

第3版()
专栏:

  洛阳市工商管理局制裁捣乱金融商人
【新华社中原十四日电】洛阳市政府工商管理局坚决制裁违反人民政府法令,进行金银黑市交易,捣乱金融,破坏市场的不法商人任玉太。任于去年十月以前,即以开设纸烟铺为名,暗中买卖黄金,经人告发,遂即设立天宝银楼,但仍不遵守政府法令,继续其非法营业。去年十二月廿二日黄金价为每两二万九千元中州币,任却以每两三万五千元高价售给商行王大义、张玉伦黄金一两五钱一分五。工商局得讯,即行调查,除证实该号确系作黄金黑市交易外,并进行非法的买卖银洋。从查明的单据中证明,该号仅在十二月八日一天内,现洋交易额即达四十六元。十二月十八日一天内,即成交黄金三十二两九钱六分。任玉太以物证俱在,无法抵赖,乃承认其非法交易属实。工商局现除宣布停止该银楼营业,将任玉太交由人民法院处理外,并召开银楼公会全体会员座谈会,公布天宝银楼捣乱金融的非法行为,并重申政府关于银楼业正当业务范围的法令。

门头沟矿工的英勇斗争

第3版()
专栏:

  门头沟矿工的英勇斗争
【新华社平郊二十日电】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与领导下进行过长期斗争的门头沟矿工,现在已得到了解放。门头沟是平津地区人民日用煤炭的主要供应地。去年十二月十四日蒋傅匪军刚从门头沟逃跑,矿工们立刻从厂房和煤窑中蜂拥而出。他们首先搬开了敌人准备爆炸矿厂机器的炸药与地雷,并集合起来,要求矿警解除武装。他们高呼着:“矿场是我们的饭碗,一律不准破坏!”该矿一百四十五名矿警,在工人的声威与解放军逼近的压力下,顺从地将武装交给了矿工。不久,解放军进入矿区,工人们立即前往欢迎。狂欢地叫喊着口号:“共产党万岁!”
近十几年来,中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领导着门头沟矿工,为反对日寇及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曾进行了武装和罢工等等的斗争。抗日战争开始后,门头沟的许多矿工拿起武器,成立了门头沟矿工游击队,在矿区外围袭击日本侵略者。日寇投降,国民党占领了门头沟煤矿公司,也有很多矿工因不堪国民党的苛虐而参加了当地的解放军游击队。仅门头沟煤矿公司参加游击队的就有数百人。留在矿内的工人,则以罢工来反对日寇和国民党的压迫。一九四三年,日寇每天只给矿工一斤玉蜀黍面,逼得工人吃豆饼、吃糠,许多工人饿死了。矿工们因此进行罢工,获得了部分胜利。以后,在国民党管理下,对矿工待遇也极为刻薄,矿工的工资每天亦只够买一斤玉蜀黍面。这次工人又进行了二十四小时罢工,工资乃得到增加。去年国民党经济急剧恶化,工人生活也随着更陷入难堪的境地。八九月间,许多工人买不起粮食吃,以红薯充饥。许多工人在劳动中饿倒在矿坑里。工人们曾酝酿罢工,但国民党收买工贼偷去了工人的罢工经费,破坏了罢工。同时为了镇压门头沟矿工的求生斗争,国民党在矿区驻扎了军队以及大小三十多个警察所与特务机关。自一九四六年以来,有五名共产党员在领导工人的求生斗争中被国民党逮捕。他们被毒打,被泡在臭水坑里,被捆在电杆上,被十几个法庭审讯,被监禁二年之久,但他们没有屈服。其中有一位被国民党惨酷地活埋了。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五日,门头沟工人长期所受的辛酸痛苦生活告终,人民解放军给工人们带来了新的光明时代。

阳泉矿厂师徒关系改善 师傅细心教徒弟

第3版()
专栏:

  阳泉矿厂师徒关系改善
 师傅细心教徒弟
【本报讯】阳泉市公营工厂矿山职工经过一年多的教育,觉悟大为提高,又改进了师徒关系,主动的研究改进技术,增加生产。阳泉三合工厂工人在阎匪占领时期,每天上班前先打听一下机器是否出了毛病,如果听说机器坏了或者原料材料供应不上,就连门也不进扭头回家。现在工人不但盼望机器不出毛病,要是机器发生故障,他们都急的一身汗,恨不得马上修理好,老工人刘宝魁说:“以前就盼机器坏,现在机器一少出货,就心眼里闷的慌!”该厂工人在抢修锅炉的时候,李杰林的脚受了伤,走路还困难,还亲自参加抢修。四矿挖煤工人王珍小组,经常讨论生产计划的完成,担心自己落了后,去年十一月他们的组生产任务是每人每天一点三车,但是他们做到了一点五车还感觉不够。四矿搬运工人王双龙在停电休息时间,主动从家里拿来钉子钉桥上的桥板,别人问他为什么不休息,他说:“上午休息过了!我看桥板活了,钉钉它!”他又说:“日寇和阎匪统治时,坏了休息,今天咱们出煤是为了大家,能多作点事就多作点。”发电厂全体工人为了抢修锅炉,星期日不休息,干了一天,为了一口气完成任务,饭都没顾得吃。在师徒关系方面,大部师傅已打破了过去:“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思想,三合工厂的老师傅们,每礼拜要给徒弟上两次到三次技术课,并且细心的讲,把所有的小节,都讲得清清楚楚,学徒也愿意听。他们说:“从前教徒弟,不但不好好教,徒弟不会还要打,越打越糊涂,越学不会师傅越乐。因为学徒学会了,资本家就会把技术工人辞去,留下学徒,又省工资又好用;现在不同了,教会徒弟自己不会失业,增加了为国家生产的人材!”发电厂×厂长是个老工人,刚一解放时工会请他给工人上课,讲时尽量讲工人听不懂的,怕徒弟超过他去;现在由于亲眼看到了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就主动的把上课分成小组,按程度一点一点细心教,怕工人学不会。(阳泉职工报)

晋绥某厂 “开了花,结了果”培养学徒有成绩

第3版()
专栏:

  晋绥某厂
 “开了花,结了果”培养学徒有成绩
【新华社晋绥十二日电】晋绥某厂培养学徒,由于师徒关系正确,近年来有极显著的成绩。该厂学徒占参加生产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九,现在每个学徒最低限度都能掌握一种专门技术。该厂钳工股学徒刘升保,学习某种专门技术仅一年工夫,所出产品每天即达七百件,较过去的熟练工人,尚超出二百件。最近因为铆钉原料困难,该厂行政决定改为点焊,但因电流热力不足,试验结果,技工们一致认为必须改变产品样子,并须添制一批适应改过样子以后的生产工具,可是经他反复耐心试验,不要改样子,就能点焊了。机工股学徒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张钧,去年十月正式学习某种专门技术,开始每日只能出货七、八十件,三周后,每日出货即达二百余件,最近日产量已逾三百件。最近一年来他在工作余暇学会了四则、小数和简单的分数,还可以看机件草图。学徒高明亮,去年在竞赛运动的初期,即突破每部车床每日出各种产品八十余件的最高纪录,现在已增至一百七十余件,质量达到空前纪录,三个月只有一个废活。在他的影响激励下,所有相同性质工作的新旧学徒,生产量均较原来提高两倍。该厂学徒技术的迅速进步,是与该厂正确的师徒关系不可分的。为了把学徒们以最快的速度培养成技工,老师傅们就象慈祥保姆一样,每日耐心的教他们学技术,督促与指导他们学文化,并发动学徒带学徒,技术高的带技术低的,进步快的带进步慢的。学徒们也努力学习,不懂的就问人,有的夏天不睡午睡,就跑到工房里实地学习。师傅们看到他们自己培育起来的幼芽,开了花,结了果,都很兴奋。

棉毛、卷烟等工厂工人要戴上口罩工作

第3版()
专栏:批评与建议

  棉毛、卷烟等工厂工人要戴上口罩工作编辑同志:
我参观了几个工厂,看到工友们都是努力生产,手脚不停十分忙碌。但我看到工房内的灰尘和纤维东西,满家飞扬,棉毛线和卷烟厂则更甚。这样就严重地刺激着工友们的喉头和气管,容易引起咳嗽和气管支炎等病,长久下去会得肺病的,对工友们的健康有极大的损害。这个问题应引起厂方领导上的严重注意。为了职工的健康与对生产有利起见,我建议:应给他们制上个口罩戴上,便可防止造成疾病。做个口罩很简单,并不化多少钱,弄点纱布就行,如果不会做,可以去医院里或西药房里问一下。
   长治市 王士杰

洛阳公营商行组织市民生产成绩大

第3版()
专栏:

  洛阳公营商行组织市民生产成绩大
【新华社中原十九日电】洛阳市协丰、庆丰、利民、裕信、利群、华兴六个公营商行,自去年八月到去年底,组织了六千多贫民、妇女、小商贩的生产小组,团结了二百余家庭手工业和小型工厂进行生产,结果不但解决了贫苦市民的生活问题,而且发展了该市的生产事业。拿做鞋一项来说,团结和组织在公营鞋厂周围的劳动市民和二十九个私营鞋厂,每天就能生产三千五百八十多双鞋。各公营商行除设鞋厂外,并开办有毛巾工厂和袜厂,商行一方面贷给纺花的妇女以棉花纺车,一方面收进纺线作为织毛巾和袜子的原料。纺妇们每纺一斤线,可取得棉花一斤的代价。在公营商行的贷给资本、代销成品的帮助下,该市各个小型工厂和家庭手工业者的生产都获得了发展。据不完全统计:该市去年生产毛衣达十万件以上,超过以往任何一年的生产量。参加手工织毛衣的妇女儿童超过了三千人,贸易公司收购后向北推销的毛衣即达三万五千多件。此外公营商行收购或助销毛巾六万五千多条,肥皂五万六千多件,这使得该市的三十八户肥皂业得以发展,纺织业亦由去年八月份的一百零四家增至现在的一百二十八家。这些公营商行之所以能有这样成绩,主要是因为解决了劳动群众、手工业者及小型工厂等,在原料、工具和成品推销等问题。为帮助劳动妇女做鞋,公营商行曾派人去郑州买了四千多斤旧布供给他们作做鞋原料,为帮助纺妇推销物品,又开办了毛巾工厂和袜厂。

组织市民生产经验

第3版()
专栏:

  组织市民生产经验
【新华社洛阳七日电】洛阳市各公营商行在组织贫苦市民生产中获得了如下几项经验:
一、通过各种业务,在市民自愿原则下组织他们生产。协丰商行在初发动妇女承制布鞋时,因市民对公营商行不了解,两三天没有人上门。该商行经理店员便分头去街坊宣传或作个别动员,解释公营商行的营业宗旨。于是三四个妇女开始到商行领鞋试做。在她们领回应得工资后,到协丰领鞋做的妇女便逐渐增加。相反地,有一公营商行在六区一街组织市民生产时犯了急性病,第一天在干部会布置生产,第二天即召开全街居民大会动员生产,居民们被过去国民党特务的谣言所迷惑,怕把他们编成“运输队”或“女兵”,因此女的说不会纺线,男的说不会跑运输,都拒绝了。后来采用个别动员的方法,市民便陆续报名参加生产了。
二、坚决地克服单纯的营利观点和贷款中的“救济”观念。庆丰商行成立初期,总共十万元中州币的资本,因急于求利却买了两三万元不为市民生产所需要的红白糖。在组织市民纺毛线时所付工资又低于私商,结果就脱离了群众。后经检讨,才改变了营业方针,并将工资适当提高。贫民贾世太前后买毛线二十磅,织成毛衣卖出,净赚中州币一千五百元,除去本钱外,自己仍能再生产。因之贫民反映:“只要肯劳动,就能过日子了。”这样广大市民便纷纷团结在公营商行周围进行生产。协丰商行开始因不明情况曾贷款给两个游民妇女,后来发觉贷本被她们换吸了毒品。协丰念其家穷未予追究,结果不但政府受到损失,而且引起市民不满。协丰接受这一教训后,才坚决执行了贷款必须慎重发放及有借有还的原则。
三、在组织市民生产过程中,及时改变不合理的营业方式,并随时注意减低成本提高生产。市民开始参加做鞋时,是通过街长介绍或代领,有的街长介绍自己的亲戚来领鞋做,少数贫民反领不到。发现这种不合理情形后,协丰商行就在各街设生产委员或推销站,直接将鞋料分发给市民。庆丰鞋厂则组织小型鞋坊,向商行领取原料、工资,统一包做,避免了少数不好的街干部从中舞弊。为提高成品质量,庆丰厂按鞋底纳的细密程度将工资分为三等。协丰厂规定质量优良的鞋子每对给奖励金二元。这些办法对提高成品质量与生产积极性都收到一定程度的效果。

邯市复昌面粉公司帮助职工家属生产

第3版()
专栏:

  邯市复昌面粉公司帮助职工家属生产
【邯郸讯】复昌面粉公司,为照顾全厂职工利益,使大家能安心积极工作,办了不少的职工福利事业。去年七月间就号召职工组织了职工合作社,当时有三十多人入股,集股金冀钞一百五十万,顾人经营运输,赚钱后股东与劳力对半分红,第一期(七至九)三个月,赚了一百六十多万,第二期就增为五十人入股,都说:“有钱还是入股好,赚钱能解决很大困难。”第二期在十二月底结帐,赚了四百七十多万。为解决厂内部分职工家属的困难,从复工时起,就让工属们补麻袋,裁面袋,每天每人可挣四斤多米,到现在算起来。五个多月,顶多有挣到五十万的,这样就解决工属很大困难,减轻了职工的精神负担。最近厂方又买了三千多斤棉花,定制下二十多辆纺车,准备让工属们纺线赚钱。
此外,并在一月十三号成立工人消费合作社,专买些油、盐、酱、醋、米、面之类的日用必需品,低价售给工人食用。

阳泉煤炭业在发展中

第3版()
专栏:

  阳泉煤炭业在发展中
吕光明
为日寇阎匪大部摧毁的阳泉市煤炭业,现正力求恢复与重建中。该市出产大炭,有百年的悠久历史。清光绪年间以前,多系小规模的土法开采,当时晋省巡抚胡聘之曾把阳泉、盂县、潞安等四处的采矿权出卖给英商的“福公司”,事为晋省当地士绅及各社团等所反对,集股成立了同济、寿荣、晋益等煤业公司与外国的“福公司”相抗衡,官方慑于社会舆情的责斥,被迫允许当地民众集资购回后(据说此项银赎为二百七十五万两),原有之公司改办为山西全省保晋矿务公司,以后蜕化为阎锡山的官僚资本所控制。特别是在宣统元年,正太路全线通车后,交通畅达,大大有利于该市煤炭和铁货的输出与发展,江南大资本家亦相继在该市成立了“广懋”,“建昌”等两大煤业公司。此时大、中煤矿开始使用机器、半机器开采。民国十五年至抗日战争时止,该地矿业最为发达,光“保晋公司”就拥有八个大矿,近五千工人。“广懋公司”三个矿,连同其他中等煤矿计算在内,共有十三个全用机器开采的,十六个用半机器开采的,以上除保晋一、二、三、四、六、五个大矿,总日产量两千余吨,广懋、建昌、平济等三十个中等矿(内有七个土法开采的),各矿有工人五十个到二百个不等,每日总产量为两千余吨。其余百余座三五个到十余人的纯土法开采的小窑,日产量约六七百余吨,多供给本地铁炉及住户烧用。总计当时全部矿窑工人约在万名左右,经火车输往外省的煤炭,平均每日不下三千吨,车运、水运可直达平津、塘沽、武汉、上海等地。
抗日战争以后,日寇为了大量掠夺煤炭,在该地成立了专门统治垄断的组织机构——所谓“煤业组合社”,贱价收买煤炭,规定私卖煤炭者受罚,只许开(矿)不许停,停者没收。大多数私营矿主,为了保持矿权,停止坑道建设,用少数工人应付门面。日寇统治时期,被搬走了裕民等六个矿的全部机器。此时除日寇直接没收经营之保晋所属各矿外,其余私营矿的生产量大为降低。
日寇、阎匪统治下的矿工是很苦的,日寇为了提高生产量,采用了“长壁法”,即十米二十米的向两侧开扩,使用炸药轰,宽高无一定规格的胡乱开采,不管工人危险不危险,砸死、烧死成了平常事,各矿坑内外平均每日都伤亡一二个工人。民国三十一年十一月间,二矿瓦斯起火,一次烧死百余名工人,好多连尸首都找不到,因之许多工人不愿上工。日寇在各地抓捕的工人,都圈在四周围有电网的房院里,由伪矿警队压着上下工,每日工作时间长达十二三个钟头,所挣工资,除大小把头、盐工职员等层层克扣剥削(发多给少,吃黑牌等)外,所剩无几,甚至有时候,还吃到死亡工人的恤金。工人挨打受骂是常事。至阎匪接收后,又在该地实行“兵营合一”的疯狂掠夺政策,还成立了伪“工会”,对工人管制压榨愈加严厉,除照旧使用着日寇对工人那一套统治剥削的办法外,工人还要每月给伪“工会”出工资百分之五的经常会费,及伪合作社基金费、“采用费”,此外还缴纳两个月的相当本人全月工资总额百分之四十的炮楼修建费。阎匪自知不能长在,竟将老三矿、一矿的机器卸走。至此该市之煤炭业大部垮台。
至于阳泉煤矿业的恢复情况,从解放至去年四五月间,全市处于严重灾荒时期(前年不过二三成年景),当时从工人就业、生产渡荒出发,公家贷款贷粮,公私矿窑几全部由工人合作开采。工人们为了多出炭多分红,挣多少分多少,不积累资金,不修整建设,缺乏长期打算,不按正规办法开采,刨帽顶,穿柱脚,吃矿邦、吃行道。或因无法排水,且顺着水平吃,甚至有些矿越界开采,两三个矿互相吃通,一旦发生水火,他矿必连带受损。当时未能作到及时纠正。
去年四月以后,四矿、平济、平顺、裕华等公营矿相继为政府接办,五六月间为贯彻执行工商业政策,将工人合作开采之中等煤矿一律退还原主,由原矿主继续雇工开采。去年春天,该市领导方面指出:阎匪已没有力量再侵占阳泉,一切要为长期建设打算,停止拆卸搬运并严格管理。另有七座中等煤矿,因塌坏情况严重,由政府下令停止开采,为了保持矿的永久健康与工人采炭时的生命安全,公私矿多改变了采炭法,即宽高有一定规格,由政府明令禁止不正规的胡乱开采,政府并以投资、贷粮贷款来大力的扶植矿业。经政府代管之平顺矿,当时公家投资边币八千万元,以修理锅炉、水泵、使用机器排水后,月产量很快提高到九百吨。公私合营的永兴矿,公家亦贷给了六千万元边币的建设费。此外又贷给晋祥厚等七个私营矿及裕华等公营矿计二亿一千一百万元边币,七万一千四百余斤的贷粮。
近七八个月来,该市公私矿业,在政府积极扶助下,至去年底统计全市一五二座大、中、小煤矿,已开办了一一一座。共计三千余名工人,总日产量为一千六百吨。以上现开之大中煤矿,内有两个全机器开采的,即四矿、平济矿,五个中等私营矿是半机器开采的,又九个是土法开采的。其余十四个中等矿及六个公营矿,多因存水过多,或行道塌毁,缺乏机器而未能开采。小窑现开者有九十五座,仍多为工人合作经营,各有七八个工人到十余个工人不等。这些小煤窑分临时的长期的两种,临时的多在农闲季节开采,带有季节性,但在产铁地区,为供给铁炉业燃料,多作较长期的开采。
在销路上,除供给本地包括二○五座生铁炉、一○五座焖炉、九八八座熟铁炉,及十二个较大工厂,与民用,机关、部队、学校等烧用共计每日约六百余吨外,其余的均输出外省,自去年十二月份起,平均每日输出外省者达一千一二百吨。早在去年十月由正太煤铁公司包销公营煤炭以来,用极大努力打开销路,运销冀南,河南,山东济南各地。目前阳德线车运已增多班次,开于本年一月份起准备增修三道装煤道岔后,即可完全保证每日增运到两千吨。按目前生产情况,虽赶不上运输,但公营矿尚有十余万吨存煤,可补充其每日差额。预计到今年七月份以后,可完全赶上每日保持两千吨的运输量。
目前阳泉私营煤矿,尚存在不少问题,须急待改进:
(一)公营矿已做到正规开采,但一些私营矿,除少数有些建设外,大多数为单纯追逐利润,很少作长期建设。如阜聚矿,中兴矿等只顾多出煤,不整顿行道,且到处吃回煤。(二)有些私营矿越界开采,如德厚矿,狐子窝等几个厂互相打通越界乱吃。德盛与晋华为矿区问题发生了纠纷。(三)在开采年代上,该市大多数煤矿均在二三十年以上,在日寇、阎匪连续统治压榨下,多年失修,如茂昌矿等,甚至无法掘进。并有的根本不作长期打算,如过去的龙江矿等,抱着采一天算一天的态度,胡乱开采。自去年八月间,阳泉市委召开了扩大干部会议,至今各矿窑已初步走向正规。但由于缺乏经验,对私营矿的适当管理还不够。上述缺点,还没有彻底转变,今后值得特别注意。
随便看看别的资料:
热门资料: 生活妙招 兔子百科 生肖運勢 古書大全 養生常識 健康飲食 古人大全 歷史人物 歌手藝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