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林主席率边区一级机关 胜利返回延安办公 农民为恢复战争创伤奋力生产

第2版()
专栏:

  林主席率边区一级机关
 胜利返回延安办公
 农民为恢复战争创伤奋力生产
【新华社西北二十五日电】陕甘宁边区政府林伯渠主席已率边区一级机关胜利返回延安。十三日晚,延属地委、专署、延安市政府,于边府大礼堂召开欢迎大会,林主席在雷动掌声中起立讲话。他首先说:“去年我们撤出延安时,毛主席就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暂时离开延安,但延安永远是人民的。一年来边区在毛主席英明战略指导彭副总司令的天才指挥以及西北局领导下,我们终于打垮了胡匪的进攻,而胜利地回来了。”这位曾与陕北人民一起坚决斗争一年之久的革命长者,以宏亮的声音重复地告诫大家:“我们回到延安是值得骄傲的,但不要忘记蒋胡匪帮还未彻底消灭,边区遭蒋胡匪军破坏,人民经济亟待恢复,我们应该把这一重大责任担负起来,把生产搞得更好,不能落后于往年,全力支援前线,只有这样,我们在前线就可以打更多胜仗,消灭更多敌人。”林主席最后兴奋的说:“今天的晚会,标志着陕甘宁边区一年多来英勇奋斗的战绩。今后就是要前方更多杀敌,后方更好生产,让我们胜利的担负并完成解放大西北的伟大任务。”大会最后由西工团演奏秧歌助兴,至深夜始尽欢而散。
【新华社西北二十五日电】延安农民在重获解放后,正为恢复战争创伤而奋力生产。毛主席曾经居住过的延市西区枣园村,有水田八百多亩,其七百多亩已播种玉蜀黍、谷、麻、菜疏等作物,其余土地亦在积极播种中。延市北郊小砭沟恢复一九四六年耕地面积六百多亩的计划,亦已开始。小砭沟乡政府并以十把镢头二十六页铧分给缺乏农具之农民。该区南窑子磨家湾等村在本村进行互助调剂后,部分缺粮群众的吃粮问题已获解决,著名劳动英雄吴满有的家乡——延安县柳林区吴家枣园已有二十九户农民返回重整家园,其中有十二户系战后新来的难民,目前该村新老户已组成七个变工队,出动生产,计划在一个月内耕种战前耕地面积的百分之八十二(一○九○亩)。据本月十日的统计:已耕种六百一十亩,占春耕计划百分之五十六。该村最近曾召开村民大会讨论生产工作,决定抽出部分机关土地解决群众土地困难,对新来难民的困难,也加以适当解决,计六户难民与本村农民伙种或揽工,其余缺籽种或食粮的,则以半揽工赚工资等办法解决其困难。

山东蒋匪大势全非昔比青岛敌极恐慌物价狂涨

第2版()
专栏:

  山东蒋匪大势全非昔比青岛敌极恐慌物价狂涨
【新华社华东二十五电】华东人民解放军横扫胶济线解放潍县、昌乐的大捷,引起了蒋匪统治下的青岛历来罕见的震动。市上物价疯狂上涨,青岛晚报写道:“鲁境的大势命运告终了,各县城于克复后相继的或因为‘失却军事价值’,或由于‘战略转移’而弃守了,鲁境完整的县份已寥寥无几,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民言报在社论上抱怨蒋介石抽调范汉杰部增援辽西说:“我们未见辽西增防后扩大战果,却正如一般预料山东立刻呈现不稳,辽西的地位虽不比山东低,可是十个辽西也不可能换回威海卫、龙口、石臼所,更不用提潍县撤守的损失了。”由于军事败北,青岛市金钞价格现已超过京沪物价暴涨不已,青岛报载黄金黑市超出京沪一千余万元,美钞高出京沪数十万元(蒋币下同)。自四月三十日至五月十三日双龙细布每匹由四百四十四万涨至六百八十四万。兵,兵船牌面粉每袋由二百八十万涨至三百六十五万。青岛政府当局把物价上涨的责任,都往商人身上推,警察宪兵到处逮捕商人,但是物价仍继续上涨。

华东中央局及山东兵团 电贺临汾伟大胜利

第2版()
专栏:

  华东中央局及山东兵团
 电贺临汾伟大胜利
【新华社华东二十五日电】中共华东中央局华东解放军山东兵团顷电贺临汾大捷,电文如下:
(一)徐司令员,庆祝你们解放临汾全歼守敌十三个团的伟大胜利,我华东军民决以更大努力来配合你们及其他兄弟兵团为彻底歼灭蒋匪,解放全中国而斗争。
(二)徐司令员,听到你们打下临汾全歼蒋匪十三个团、解放晋南全境的消息,极为兴奋,这一光辉胜利,象征着全山西的彻底解放已为期不远。在你们的胜利鼓舞下,我山东兵团必再接再厉为解放全山东而战,特电祝贺。
       许世友、谭震林、刘少卿、谢有法五月二十二日

梁培璜俯首就擒记 攻克临汾战斗通讯

第2版()
专栏:

  梁培璜俯首就擒记
 攻克临汾战斗通讯
常登
自我人民解放军强大兵团围攻临汾以来,阎匪锡山就一再打电报给负责困守临汾的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梁培璜,要他死守临汾城,并且明白地给梁培璜提出两条路:一条是“城存成功”;另一条是“城亡成仁”。此外,梁培璜的反革命伙伴孙楚、王靖国之流也打了电报给他,劝他“决心成仁”。梁培璜本人于三月九日也发出“参战字第一一四号代电”说:“临汾之保卫战,已入严重阶段,本官已下定决心与临汾共存亡,如中途战死,即以徐师长其昌为本官之第一代理人,谢副旅长锡昌为第二代理人,继续执行保卫临汾之任务。”看起来梁培璜似乎也下了最大决心,不是“成功”便是“成仁”,可是结果怎样呢?既没有“城存成功”,也没有“城亡成仁”,而是作了人民解放军的阶下囚。
五月十七日晚上,人民解放军突进临汾城后,梁培璜看着已经完全绝望了,于是带了六个随从人员,仓惶出西门逃命去了。逃到汾河边,我军的枪声炮声急速地从后面飞来,他们也来不及脱下鞋袜,就跳下水去淌过汾河。过了汾河,枪声仍然从四方八面传来,并且到处隐隐约约传来我堵溃的部队缴枪不杀的喊叫声,他们又惊又急走了一个通夜才到马务村北的麦地里,但是已经疲惫极了,有几个人便躺在麦地里睡觉了。
十八号早上太阳出来后,他们从麦地里爬出来晒衣服。一霎时我堵溃的搜罗部队逼近了,当我解放军的战士一问干什么的,梁培璜就连忙说道:“不要打,不要打,我们缴枪!”马上叫他的卫士把带的几支手枪缴出来了。他并且自动报名道:“我就是梁培璜,请把我带到你们司令部去。”其实不用他自报,我围攻临汾的解放军战士们都认得他出来,因为在活捉梁培璜这张战地传令中,大家已经把他记得很清楚:“梁培璜:日本胡,高鼻梁,黑糊糊,年纪已经五十五;瘦皮猴,老糊涂,把他装在闷葫芦,总有一天作俘虏!”
梁培璜被送到人民解放军某司令部时,他满身又湿又泥,憔悴而疲惫。我某司令员当即送给他一套黄色的新军装,换好后,他又要求把他送到徐向前将军的司令部去。当我某司令向他介绍我军对放下武器之国民党军官兵的宽大政策时,他说:“贵军的宽大政策我知道,史军长(前阎匪十九军军长史泽波,一九四五年在上党战役时放下武器。)在你们那里回来时,是从临汾回太原去的,我问过他。”后来敌人突围部队被我堵击放下武器后,梁培璜他还对他的部下讲过一次话,劝他的部属说:“我比你们早来两个钟头了,这边对我们宽大优待,没有关系,希望你们说实话,大家把真实的姓名和职别都说出来,不要恐惧。”他对我军的宽大政策不是生疏的。

梁培璜的家信

第2版()
专栏:

  梁培璜的家信
梁培璜被俘后,写给他的妻子和小儿子的信,他的儿子梁家骧在北平清华大学理学院生物学系任助教,现住清华大学新新南院三十五号。他的小儿子梁保骧,现在还在临汾城。他的原信如下:
(一)给他儿子的说:我已到达解放军后方休息,蒙解放军多方优待,刻下平安,不必悬念。其他至亲方面,亦可便中略告。另告纯一、萝莲:如访得李先生返家,应妥为帮助。余不一一,即祝近吉。璞于五月二十一日(按:梁培璜字太璞)
(二)给他亲戚保身的信:我已到达人民解放军后方休息,甚为平安,不必悬念。你同老太太病人和小孩等,最好是请求市政府开公事,仍回南宫家中,凭公事就能要地种。如万一不能走,在临汾只有说实话,请市政府给地种,对病人请救济,我已托人关照你们。如决定回南宫,病人无法跟着走,我固可求求延龄医院的张先生,把小女子跟上病人送到他医院里疗养,请他务必慈悲收留,不然你一家人没办法。按人民政府规定:被俘军官之家属,愿回家的回家,路费不够的帮助,无家可回的、安分当老百姓,不能生活的救济,所以病人住院后,也可由院向临汾市代请救济,即询近吉。     璜启 五月廿一日

临汾解放第一天

第2版()
专栏:

  临汾解放第一天
泽民
临汾城解放第二日清晨六点钟,记者即穿过匪军层层工事的残骸进入市区。这时新鲜的阳光已经照射在树梢,一夜的炮火已经停息,老百姓都已从地洞里爬出来,站在门口睁大了喜悦的眼睛,看着解放军雄赳赳的在街上走过。在东大街有一群孩子们看见解放军过来了,亲热地把他们包围起来,要求战士们说昨夜战斗中的故事。纠查队员们有的在维持着秩序,有的在给群众讲解着目前战争形势,和解放军的各种政策。许多群众听了都高兴的脸孔泛起笑容。
望不尽行列的俘虏,在街上拥挤过去,被送到指定的地点集中。他们由于多日不得温饱,又经过一夜的炮火轰击,面容显得格外焦黄与熏黑。押送俘虏的解放军战士扛着机枪,挺着胸膛威严的执行着他们的任务。
刚从匪军手中缴获的汽车,开足马力,满载着解放军在街上迅速驰过,欢迎解放军的群众扬着无数臂膀,热烈欢呼。
市民们看见和蔼可亲的解放军,都纷纷控诉蒋阎统治时的罪恶。在莲花池,我们听见有哭声,进去一看,是一个老太太在哭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名叫许作峰,今年二十五岁,因为他曾说过几句公道话,就被匪军认为是“伪装分子”,在七天前被杀害了。老太太看见我们进去,就拉住我的手,带着埋怨的语调说:“你们为啥不早来几天呢?要是早来几天,我的孩子也不会被他们杀死!”说着就又放声大哭了一场。在这位老太太家里的后面,我看到有几百家难民住在野地里的窑洞里,他们的房屋都被匪军们拆掉做了工事。今天他们看到救命的解放军攻进城来,他们那长期忧愁的脸孔,都泛起愉快的笑容,争着要拉解放军到自己的窑洞里吃饭喝茶。一个磨面工人原学理告我说:原来住在黄家楼,四月十日那天解放军打进了东关,匪首梁培璜说他们的房子会被解放军利用,就下命令拆掉了,他们的粮食衣物都不准拿出来,就一齐被赶到城里边区。我问:你们怕不怕解放军?其中有一个老汉名叫杨富抢着说:好爷呀,你问那一家不是盼望你们快进城来!望你们真连眼睛都望瞎啦!你们再迟来半月,我们城里人都得死在顽固手里,你看我们的麦子都叫他们割掉喂了牲口。
下午,街上有些商店已开门营业了,马路上的人群也更加多了起来。民主市政府安定秩序的布告刚一贴起,就挤满了市民。宏成堂药店掌柜石建三先生看到布告中规定保护工商业,他高兴的说:共产党如此德政,可有我们的活路了。

犹太人结束二千年流浪生活 近东成立以色列国 苏波南捷美诸国均正式承认

第2版()
专栏:

  犹太人结束二千年流浪生活
 近东成立以色列国
 苏波南捷美诸国均正式承认
【新华社陕北二十五日电】综合报导:巴勒斯坦犹太人已按照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的联大分治决定,在本月十四日英国结束委任统治后,正式成立二千年来第一个犹太国,定名为“以色列”国,定都于特拉维夫(位于巴勒斯坦中部西海岸,滨地中海)。同时,并组成新以色列国的临时政府,由前犹太事务局执行委员会主席本古里安任总理兼国防部长,席托克任外交部长。犹太民族委员会又推选前犹太事务局代表大会主席魏兹曼为以色列国首任大总统。以色列国的成立,已使两个多月来美、英帝国主义企图借所谓“联合国托管”以主宰巴勒斯坦的阴谋遭受挫败。出尔反尔地推翻了自己首先提出的分治计划,而要求改行托管的杜鲁门政府,在以色列国成立后,又忽促收起自己提出的“托管计划”。十三日还命马歇尔“劝告”犹太人勿成立独立国家的杜鲁门,在第二天以色列国成立后数分钟,即发表声明予以承认,其目的一方面在于希望在今年大选时不失去美国犹太人的选票;一方面讨好新以色列国,以为影响该国政府的资本。杜鲁门这一迅速的“转变”,竟连正在联大大放厥辞主张巴勒斯坦托管的美国代表,都来不及通知。当这一消息传到会场时,他们始则拒绝承认,继而表现狼狈不堪。大会否决了美国的托管方案与英国组织巴勒斯坦临时中立政府的建议。不义的美国外交政策的无原则性和脆弱性,则已经暴露无余。至于一贯维护犹太民族独立的苏联(苏联俄罗斯共和国有犹太自治省)在收到席托克十六日要求承认以色列国的电报后,已于十七日由莫洛托夫复电正式予以承认。截至十九日止,已有波兰、南斯拉夫、捷克斯拉夫与危地马拉等国承认新犹太国。

英工人日报召集民主社团讨论会 倡导争取国际和平宣传运动 英共在工人群众中影响继续增长

第2版()
专栏:

  英工人日报召集民主社团讨论会
 倡导争取国际和平宣传运动
 英共在工人群众中影响继续增长
【新华社陕北二十三日电】塔斯社伦敦讯:据工人日报宣布,该报编辑部决定于七月十八日举行会议,邀请一切民主社团派代表出席讨论国际和平问题,该项会议不计划作任何决议,不计划以会上所表示的意见约束。派有代表出席的各社团代表们,可对他们所认为适当的事情自由发言。工人日报希望这次会议能成为和平的真诚拥护者的中心,并为争取和平的广泛宣传运动开一个头,以团结成百万的人民,不论他们在其他问题上有何政治分歧。工人日报编辑部相信全世界普通人民的力量,并相信假如他们对战争的憎恨和保持和平的决心能组织起来的话,则他们是能够维护和平的。
【新华社陕北廿三日电】塔斯社伦敦讯:英共在工人群众中的影响仍继续增长中。全国矿工联合会苏格兰分会书记英共党员皮尔逊,于五月初当选为苏格兰职工大会指导委员会委员之后,英共执委狄更生又于五月中被选为拥有会员七万一千人的纺织工人联合会的中委。五月初曾参加一九四五年棱夫鲁地区大选的工党候选人丹·梅克阿瑟,已宣布退出工党,并参加了英共,在上次大选中他在该区曾使工党在一向被认为保守党的选区里,也获得了惊人的票数——三万六千六百三十四张,比保守党候选人洛雅尔仅少五千六百余票。
【新华社陕北廿三日电】塔斯社伦敦讯:拥有十五万会员的邮政工人工会,于五月中召开的年会上,代表们曾以多数票愤然否决了该工会总书记季地斯所提议案。该议案要求会议批准英总工会关于接受政府冻结工资水准的政策,当季地斯提出该项议案,并说什么去年临时预算和最近的预算中政府限制了利润,并减少了工人的负担时,会议大厅中立即掀起了一片“不”“不”的驳斥声。代表怀特说:“已婚者靠每周五镑工资不能维持生活,他们并不是那些引起通货膨胀的人,资本家才会引起通货膨胀。”另一代表班尼斯特,指出工党政府在利润问题上已完全投降了资本家。与邮政工会年会开会同时,新近一带的“经济学家”杂志则刊载一项数字称:在一九四五年第一季,曾宣布其全部利润总值达八千五百万镑之英国五百零三家公司在工党执政两年半后,即今年的第一季,其全部利润已变为约一亿二千八百万镑,如将一九四五年第一季之数字作为一百,则一九四六年为一零六点九,一九四七年为一零二点五,今年第一季则达一五零点七。

北欧各国不愿跟美国跑 反对加入西欧联盟

第2版()
专栏:

  北欧各国不愿跟美国跑
 反对加入西欧联盟
【新华社陕北廿四日电】塔斯社莫斯科讯:此间劳动报顷刊载“斯堪的纳维亚人民反对加入西欧联盟”一文内称:在外国唆使下进行赞成北欧各国加入西欧联盟的宣传,业已受到广大人民的反对。在瑞典和丹麦宣传这种论调的人们,现已发觉他们处于孤立。挪威的战争贩子们同样也渐感失势。该文称:只有最反动的集团,才赞成把北欧各国列入西欧联盟计划中。在挪威拥护西方军事联盟的,是和华尔街及英国财政寡头有密切联系的船主与银行家,以及他们所收买的工党领袖。在瑞典这一运动的领导者,是高级军方人士和与华尔街有密切联系的瓦伦堡金融王朝,以及彭奈尔斯出版、造纸、纤维公司;可是广大的瑞典人民坚决反对放弃国际合作政策。瑞典财长维福尔斯揭露那些主张瑞典加入西欧联盟的人们所追求的目的时指称:“我们不想去了解军国主义者所宣传的观点,但什么东方正在拟订反斯堪的纳维亚的计划因为更其可能的,倒似乎是西方力图在北欧各国建立其基地,以实行侵略。很明显的,如果将这样的基地给予西方,则将使他们处于战争危险地区。”考虑到群众的情绪,丹麦的负责当局也反对联盟政策。丹总理赫多夫在其五一演说中宣传:“我们反对把世界分成两大集团”。只有挪威外长兰基与此相反,他宣称:“重大的缘由,可能迫使我们选择那使我们远离丹、瑞的道路。”劳动报指出:这一所谓“缘由”,就是华盛顿现正与挪威国家银行经理根纳江及国防部代表勃伦所进行的秘密谈判,该谈判拟由挪威船只来运输马歇尔计划的交付品,而以挪威参加西欧军事联盟为交换条件。可是,反动派为此进行的战争宣传,却遭到了挪威舆论界的抨击。佛列赫顿报称:“宣传美国准备保护我们,抵抗想象中的‘苏联计划’,这不只是侮辱友邦,这简直是侮辱数千年来就与伟大俄国人民友好和平相处的挪威人民。”

希民主军两个月战绩 共歼敌五千多 每天有成百青年参加民主军

第2版()
专栏:

  希民主军两个月战绩
 共歼敌五千多
 每天有成百青年参加民主军
【新华社陕北二十五日电】自由希腊电台顷公布希民主军二月二十九日至四月二十三日的战绩:计打死敌人二千六百名,打伤敌人二千五百二十名,生俘敌人一百八十九名,缴获步枪一三八六支,自动步枪一四二支,机枪八十九挺,迫击炮二十门,及大量军火与装备。民主军另部炸毁敌火车头五辆,卡车一二六辆,坦克十三辆,桥梁五十五座,铁轨两千五百公里,并击落飞机四架。
又:民主军总部十六日公布民主军五月七日至十日在格里文地区攻势作战的战绩:计歼敌共七百五十九名,缴机步枪一百九十余支,并以机步枪击落敌机两架。
【新华社陕北二十五日电】塔斯社莫斯科二十日讯:少共真理报著论,评希腊青年在争取祖国自由独立斗争中之作用称:希腊青年一直站在希腊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前列,希腊青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继续为希腊独立及民主化而斗争。希民主军中百分之七十是青年,民主军某些部队完全是由希腊民主青年团的团员组织而成。青年团还担任了恢复解放区农工业提高文化的重大任务,他们在最近告希腊城乡青年书中,号召青年们为驱逐外国帝国主义而战。这一号召在全国男女青年中(包括政府军队在内),引起了广泛的响应,每天都有成百青年男女参加民主军。

美帝反动外交到处碰壁 充分暴露其反复无常和脆弱性

第2版()
专栏:

  美帝反动外交到处碰壁
 充分暴露其反复无常和脆弱性
斯大林十七日对华菜士公开信的公开答复,是本周国际政治关系中极富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斯大林说:“我认为在最近以巩固和平、促进国际合作与确保民主为其目的的政治文件中,美国第三党总统候选人华菜士先生的公开信,是最重要的文件……这对公开信的极大重要性,在于它……给和平解决苏美关系间之分歧提了一个具体的纲领”。斯大林指出:“人们可以同意或者不同意华莱士先生的纲领,但是有一件事无论如何是毫无疑问的,即任何关心和平事业与各国间合作的政治家,都不可能无视这个纲领,因为它反映着人民对加强和平的希望与意愿;并且无疑为博得千百万老百姓的拥护。”始终坚持着和平外交政策的苏联政府,对于华莱士提出这个纲领来,当然表示欢迎。斯大林宣布说:“就苏联政府来说,它认为华莱士的纲领可以作为一个良好而有效的基础,用以求取这种协议与发展国际合作。”
华莱士的公开信是十一日发出的,它是上周莫斯科公布美苏关系换文之后所引起的最重要的一个反应。华莱士关于美苏友好的愿望集中表现了美国广大人民的真正要求。这一事实,不但大大打击了美国反动派大规模地人为的战争叫嚣所造成的战争空气,并且有力地暴露了美国反动派在“战争”烟幕后面的“纸老虎”原形。斯大林的复信在全世界各地的和平舆论中,引起了一致的欢呼。正如捷共真理报所说:“斯大林的答复,受到亿万希望和平的老百姓的欢迎。”必须指出:它对于美国的影响更为巨大,因为斯大林这个复信,使美国人民在具体经验中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苏联的和平外交政策,是与美国广大人民的和平愿望一致的。美国广大人民将更能体会到华莱士所说过的一个真理:“对于美国安全的威胁是来自华盛顿,而不是其他地方。”这就会加强美国人民的认识,加强美苏人民的团结,加强美国人民为和平奋斗的信心与力量。对于帝国主义阵营内的其他各国人民,同样是很大的鼓励。
以杜鲁门、马歇尔之流为代表的美国反动派,一方面知道战争恫吓并不能解救美帝国主义的危机,而另一方面在结束战争恫吓的赌博以前,又打算在虚张声势中施展外交诡计,幻想将苏联陷于被动,或在某种秘密谈判中愚弄苏联,以便在其侵略外交和反动内政方面取得某种便宜。但是,这种诡计在苏联诚实坚定的和平政策面前碰了壁,莫洛托夫的照会和斯大林的声明,一次又一次地打中了反动派的要害,使他们坠入了他们自己所布置的陷阱。
与斯大林华莱士交换函件所激起的和平运动同时,美国国内反对蒙特反共法案的民主运动亦日趋高涨。十三日,在华盛顿曾召开了代表劳联、产联及铁路工人工会二百五十万会员的代表大会,号召否决该项反动法案。反蒙特法案的群众运动的各阶层、各社团的代表们,正纷纷自全国各地“向华盛顿进军”(塔斯社)。美众院已通过该项反动法案,这无疑将教育更多的美国人民认识美国财阀的法西斯面目,而加强进步力量的团结。
本周消息中值得注意的另一事件,是巴勒斯坦地区以色列国的成立。根据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联合国大会阿犹分治的决议,定名为“以色列”的新犹太国家,于十四日宣告成立。两千年来没有祖国而到处流浪受排斥侮辱与屠杀的犹太人民,他们要求建立犹太国的愿望开始实现了。以色列国成立后,已先后获得美国、苏联及波、捷、南等国的承认,英国则表示不予承认。苏联在其承认照会中表示:“希望犹太人民所创建的独立国家,将有益于巴勒斯坦及近东之巩固和平与安全事业。”苏联对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纷争的立场,是始终一贯的,它认为在今天的局势下,只有实行阿犹分治,才是阿犹两个民族和整个近东和平的出路。与此相反,美国政府的立场,却是反复无常的。美国政府在一九四七年十一月联合国大会中是表示支持分治的,到今年三月忽然推翻前议,主张托管。而在这次犹太人宣布成立以色列国以后,美国又首先予以承认。据捷克真理报的分析:杜鲁门的行动“一部分是想防止总统选举中损失美籍犹太人的选票,一部分是因想影响犹太新国家的政府。”美国对犹太立国问题上之反复无常,充分说明它与英帝国主义一样,手段可以时常不同,但他们的目的只在如何控制中东石油资源与军事基地,与苏联之真诚扶助弱小民族政策,毫无相同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