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冀南银行 晋察冀边区银行 总行通告

第1版()
专栏:

  冀南银行
晋察冀边区银行
总行通告
查抗日时期我鲁西北地区曾发行鲁西银行钞票,于抗日胜利后统一流通于晋冀鲁豫地区。为了统一货币,便利商民,曾于去年七月间公布限六个月以冀钞等值收回。兹查此项钞票尚有少数流通市面,为此特再通告商民凡持有鲁西银行之钞票者,希速向当地之冀南银行或晋察冀边区银行兑换(对冀钞一对比、边钞一比十),以便早日收回。特此通告

中国新形势大地图出版了

第1版()
专栏:

  中国新形势大地图出版了
五彩精印,整张篇幅。
              (定价两千五百元)
              (批发八折优待)
                 鲁西北书店

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公布 临汾战役歼敌两万五

第1版()
专栏:

  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公布
 临汾战役歼敌两万五
【本报晋南前线二十一日电】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部五月二十一日发表作战公报第一号称:
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一部,配合晋绥及太岳军区部队,为拔除内线残余据点,全部解放晋南,配合西北及豫陕鄂人民解放军作战,于三月七日对蒋阎匪军强固据点临汾发动强大攻势。首以兵力一部肃清汾河西岸临汾、襄陵地区外围敌地方武装,以另一部自城北及城南同时攻占敌前进阵地,并袭占城南之飞机场,击毁其空运部队之运输机两架,使敌自临汾空运三十旅增援西北之计划完全失败。随即以主力一部攻取东关(临汾商业中心,具有独立之防御体系)。四月十日,我于突破东关外围敌三层防线,攻占火车站、电灯厂等重要据点后,对东关之敌发起总攻,当歼阎匪六六师主力,战役当即进入决定阶段。我乃集中主力自东南北三面同时向本城攻击。敌利用其长期增修之地堡群、水泥工事、地下工事及城外壕、护城碉等,构成四道防线,在轻重轰炸机日夜轰炸掩护下,拚死抵抗,经二十余日战斗,敌伤亡极重,整连、整营为我歼灭,我终于五月十七日前扫清一切登城障碍。于十七日黄昏,在强烈炮火支援与步炮工联合兵种密切协同下发起总攻,仅一分钟即突入城内,敌仍企图集中兵力,利用城内壕、地堡、顽抗,均为我突击部队击破。战斗于十七日二十四时完全结束,临汾城全部为我占领。现据初步统计,此役共歼灭蒋匪整三十师三十旅旅部及所属八八团,九十团,补充团,及二十七旅炮兵营;阎匪六十六师师部及所属一九六团,一九七团,一九八团;阎匪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部及所属补训一团,补训二团,保十五团,保二十四团,保二十五团,保二十六团,保二十七团,保二十九团;晋南师管区司令部,临汾地区人民武装自卫纵队,蒋匪三十八集团军(即整一军)留守处,联勤总部兵站第五分监部,及第七兵站,二一二兵站,临汾航空站,伪国防部人民服务大队,阎匪第五、第六、第九、第十二伪专员公署,及临汾、浮山、襄陵、汾城、万泉、高平、阳城、沁水、洪洞、赵城、大宁、新绛、安泽、永和等伪县政府,共两万五千余人。内生俘阎匪第七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兼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蒋阎匪军临汾最高指挥官梁培璜以下两万三千四百九十五人(俘虏伤兵在内)。击毁击落飞机五架,缴获榴弹炮两门,山炮十二门,战防炮四门,十二公分迫击炮八门,八二迫击炮五十九门,小炮三百九十一门,战防枪十四支,火箭筒一个,重机枪一百零四挺,轻机枪一千零二十三挺,手提冲锋枪二百一十八支,步马枪七千四百八十一支,各种子弹一百六十余万发,各种炮弹一千四百余发,黄色炸药四千余斤,报话机四部,电台二十七部,电话机二百五十七部,火车头九个,车箱一百二十六个,汽车一百五十四辆,骡马六百一十六头,伪币八十余亿,降落伞一万三千余个,修械所、炸弹厂各一座,其他战利品甚多。

冀鲁豫四地委召开县干会 检查工作决定纠“左” 请检查与中央局指示精神不符之处

第1版()
专栏:

  冀鲁豫四地委召开县干会
 检查工作决定纠“左”
请检查与中央局指示精神不符之处
【冀鲁豫消息】四地委于四月底召开了各县干部会,检查工作,纠正左倾偏向。认为当前工作中的偏向是干部在整党中整了“村干路线”,这次下去工作,就认为老村干是“一窝黑”(都不好),对他们不接近不教育,一脚踢开,造成村干的恐慌不安,躺倒不干。又加上坏分子的造谣,说贫农团是“拚命团”要斗干部哩,使得村干部更加害怕。滑县颤齐邱的村长怕斗争,曾上了一吊。另外在这次生产救灾中,贷款时不贷给中农款,以工代赈不叫中农运粮,过去斗争了许多中农,现在没有纠正。整党中提出加强“贫雇观点”,回来后见贫雇走私不缉,在支差代耕互助生产上,中农也吃亏。研究后,会上决定:(一)坚决转变对村干部的错误态度,对村干基本上是改造教育的方针,解除村干思想上的顾虑,纠正他的缺点发挥优点,提出好好为人民办事并改正错误才是出路。(二)对错斗中农及错戴了特务帽的中农,应补偿其损失,一律摘掉特务帽子,说明中贫农是一家,不要上坏分子的当,要安心生产,并吸收其参加农会。(三)经农民讨论,分别取消对地主富农的各种管制,一面宽大一面批评他的错误,叫他不准破坏,好好生产。
分社意见:
四地委对取消对地主富农的各种管制的决定中说:经农民讨论分别取消对地主富农的各种管制,与中央局给太岳区党委指示坚决纠正左倾冒险主义中所说的:“对地主特殊管制如特殊臂章牌号出门请假,来客报告及其他标帜等,均应一律立即无条件的取消”是不符合的。望四地委根据中央局的这一指示,做一明确的检查。

晋城李县长 亲到北城公村纠偏

第1版()
专栏:

  晋城李县长
 亲到北城公村纠偏
【太岳消息】晋城北城公村彻底纠正左倾偏向后,大家才安心生产。正月间村长邵三狗等怕暴露自己错误,故意组织贫雇小组,老雇工尹成保看透了这鬼计不愿参加,邵三狗就骂他“不是真正贫雇,捣乱不叫北城公村贫雇翻身”,就把他打了一顿,吓的其他贫雇不敢不参加。就这样弄了五十八户,成立了一个贫农小组,一下就向卅一家中农强借了麦子三石七斗,还有其他粮食,还把老羊工黄区孩的十七只羊也拿出来“救济了”。又扫地出门没收了八家地主富农和当过伪闾长的七家中农的大部财产,又占了房。在分东西时和干部好的多分,这样村里闹得乱动动的。四月中区干部去解决了一次,可是单单给中农退了一些粮食,所以中农还是害怕。中农刘振义有九十多车粪就不往地送,马虎种了八亩谷和棉花。五月三日李县长亲自去解决,联系村中实际,讲明巩固联合中农的政策,当场批评了胡作非为的村长邵三狗等,并给干部指出只有知错改错群众才能原谅,又叫群众讨论了这些问题,让群众认识了侵犯中农是错误的,应当退还与补偿中农的损失。尹成保说:“他这是害我们贫雇,叫我们贫雇吃毒药,叫我们农民打‘内战’,现在我们一定要全部退出。”大家决定了把中农的房子东西全部退出,把公共果实里的七十多只羊补偿中农粮食,已分的能拿出就拿,拿不出的另从果实里想办法。给中农戴了的斗争对象帽子都要摘下,大家才安下心来,马上就有人担水灌茅往地送粪。

农民即便有错不该侵犯财产 子林村退还寡妇李二多财产

第1版()
专栏:

  农民即便有错不该侵犯财产
 子林村退还寡妇李二多财产
【冀南消息】振堂县一区子林村,有一个妇女叫李二多,是个中农,因为前年男人死了,寡居一人,为人不很好,有些人看她不顺眼,民兵就扣起她来,把全部家产(四亩七分地),家具衣裳等等)没收,扫地出门,民兵分了,逼迫她半月以内改嫁,被赶出村去,就往六户村娘家住。李二多听说不能斗中农,贫中农是一家,就到县政府诉冤,县政府一面派人调查,一面调村干对质,弄清真情,派干部回本村交群众处理。民兵村干承认不该斗她的财产,当场声明财产全部退还,双方都满意。
           (贾秋渔)

黎城县委检讨对支部错误态度 党员决心领导生产

第1版()
专栏:

  黎城县委检讨对支部错误态度
 党员决心领导生产
【太行消息】黎城县委深刻检讨了过去对老基础的左倾错误后,党员干部放下思想包袱,决心积极领导生产。该县过去虽经数次生产动员与整顿,仅仅初步解决了一些干部怕犯错误、尾巴主义及片面贫雇观点等错误思想,使生产开始有了起色;据二、三、四、五区九十七个村统计,已下种七万多亩,占秋地总数三分之二强。但是,大部村庄的党员干部还对整党不摸底,他们怀疑“是否和斗封建一样?”“党是否要自己?”“旧干部将来是否一律清洗?”“群众是否会报复?”。对党离心,认为革命革到了自己头上,准备挨斗。好党员干部亦感到命令作风使不上,民主作风不会用”,对领导生产束手束脚。县委为了贯彻纠偏,有力开展生产运动,特于本月十一日召集全县支书、村长等四百八十六个主要干部开会。首先由县书刘健夫同志代表县委会作了深刻检讨,指出:去冬县里召开贫雇代表会,推动冬季生产,犯了“过分强调贫雇”的左倾偏向。整编回来的县区干部,主要又集中在廿个土改基点村,放松对一百五十个生产村的领导,对村干部没及时“招呼”,这应由县委负责。同时,由于一部分领导干部存在着狭隘的贫雇观点,对老基础不分好坏,一脚踢开,把同志们的热情打下去,这是完全错误的。比如六区有些党员干部抱着满腔热情去问,今后如何领导与检查自己,区干部回答说:“你们白吃了群众一些小米,我就不和你们细谈,好好检讨吧!”结果使同志们对领导上离心,直至躺倒。今后绝对要依靠支部,本着治病救人的精神,帮助同志们改正错误;将来在整党中,一定要分清错误大小,为公为私;绝不准报复、捆打吊罚;对那些不做工作的落后党员,亦要加以整顿。县委又表扬了积极领导生产的好党员杨逢奇同志,同时严格批判了横井村整党中打支书,北桑鲁吓唬党员等左倾错误。到会的党员干部都感觉“好比吃了一付好药,这可出上气来啦。”接着,县委让大家自由发言。有些党员提出:“上级让咱干,错了又来批评”(如去冬的“贫雇路线”等)。有的说受了“贫农团”打击,对整党又摸不着底。经过倾吐心底话,大家很自然的迅速转入检讨自己,放下包袱,表明学习民主作风,好好领导生产、纠正偏向的决心。杏树滩村长说:“上级有错误都检讨了,并要纠正,可是咱村干部也有很大缺点。就比如咱今年光怕犯错,啥事也推给贫雇,自己不负责任,害了贫雇,这完全是咱的错误呀!”任庄支书说:“咱干了八、九年啦还犯错,贫农团还能不犯错?况且里面大都是老实人,只有几个流氓分子,咱回去应以教育说服态度来解散,决不能再来一个报复。”经过三天讨论批判,情绪都转过来啦。最后大家决定回去后要把开会内容告给全体党员,让大家带领群众搞好生产。

补偿错斗户不要等到麦罢

第1版()
专栏:群众呼声

  补偿错斗户不要等到麦罢
近几天本报连续收到来自邯郸市的五封信,内容大都是些错斗中农、小工商业者的呼声,这些来信中有些没有具体指出村名人名,反映是否完全真实,也还需要再作调查。对邯郸纠偏进行的情况,我们不很了解,这些材料和意见,可提供邯郸领导上研究。希能即作检查,对村干的抵抗,也需采取具体有效办法,迅速推动纠偏工作的进行。
                        ——编者
何守德、牛玉林等十一人来信说:“邯郸商业区有些人当店员、有些合伙做小买卖,省吃俭用添置点地,村干部就说在铺里比农民吃得好穿得好。就这一堆,土地法大纲公布后,就要扫地出门没收干净。报上常登说不屈一个人,这里许多村就不理这个事……要等待麦罢退还,财物就分发完。错斗户财物保存在农会,农会沉住气了,错斗户可吃不住劲了。有些村干嫌退回丢人伤脸,有的村干部说:“就叫咱死了也不能退还。”有的村干说:“非等毛主席亲自来才能启封;他说他是中农,咱说他是地富,啥算证据………?”这些人自幼受苦受罪,不想今天成了“对象”(斗争对象之意)。现在村干尽量是将错斗的财物借给群众,错斗户只好光等。
赵成玉等三人来信说:“邯郸近几年来商业发达,做小买卖当小伙计比先前好,圪堆稍大点,就要划成地主富农成分,没收光。村带头人抵抗上级办法,如说:‘外村打死的人,能活了,咱就能启封。’有的说:‘与群众说成一劲,一定麦忙罢补偿,或叫他银行贷款,叫他自己补自己吧!’这样要一直等到麦罢或秋后,被斗户可真正受不了。”
李群、郑羊等四人来信说:“贵报不断登补偿错斗中农,这里几个干部说补偿太丢人。有的说:毛主席政策说民主,咱村就由咱办。群众每个人均能分得衣物等,保证能说成一气,上级他也没有办法,无论向那个群众调查,群众都有好处,叫他打问不出来。常说染坊倒不出白布来,吃了不能吐出来,咱可赶快想办法与群众分了,或借给贫苦户,不存东西,这个可说三全其美。”这样错斗户眼前衣物困难,如何解决?…………
刘维东来信说:“我看到邯郸市和平大街上有讨饭吃的,据我了解讨饭的人,家庭大部是被斗了的,现在无法生活。我有个疑问,过去被斗的是否都正确?(即斗的正确,也应安置——编者)我们解放区内有这种现象是左倾的具体表现,是错误的,应该给予安置。”…………

苦水堡村干取消补工制 积极领导开荒锄麦

第1版()
专栏:

  苦水堡村干取消补工制
 积极领导开荒锄麦
【冀南消息】企之县苦水堡村干自动取消过去给村干的补工制,民兵宣布再出发不让群众代耕,用互助换工解决。加上贷款贷粮,群众都积极买牲口开荒,一下添了五个牛。全村百多户,除了白封氏,别人都有了牛腿。自己研究办法,老弱孤寡光出钱不喂牛,凑一万元管二亩地的活和磨碾。灾荒年荒的十几顷地,大部开起,光今年就开了四顷多。群众自愿搁伙去开,白书元几天开了二十亩,六十多的石兰云,顶着五十亩地的活,还和一个小孩又开了七亩。现全村十顷麦子锄完,春地锄了两顷。有的春苗没出就锄草,这叫“梦锄”,对锄苗也有利。主任代表还亲自去到地主富农家里动员督促,所以地主富农的麦子也都锄过来,春地也都种上了。群众还合伙开了一个小板店,有旧果实,收回的旧贷款做本,买了一个莲子树,刮了三十根锄把和一些铁把。群众的织布机、托车、纺花车、生产家具,拿了去就修理。小活不要钱,群众都感到很方便,板店一说拉树,争着叫使自己的牛。       (吕静波)

十六个伤员奋战外壕

第1版()
专栏:

  十六个伤员奋战外壕
维进
三月二十三日晚,我军一攻打临汾东关的时候,一三一二部七连有十六个突击队员在东关城垣下面的外壕负伤,接着敌人从城垣扔下许多手榴弹,又以炮火封锁外壕。第二天,东关的敌人便得意的出来“俘虏”这些被困在外壕与后方失掉联系的伤员。但是敌人做梦也没想到,这些伤员是如此的勇敢、顽强、机智。他们和十余倍于他们的敌人奋战到第二天下午,打退敌人六、七次反扑,最后仍安全撤退下来。
当夜半伤员从昏迷中醒来,看见敌人以炮火封锁外壕,谁都知道敌人要怎样对付伤员了。但他们毫不畏惧。倔强的李海水和王石富,忍着伤痛,爬到外壕内沿挖避弹坑。一边挖,一边就商议怎样才能拚过敌人;他们决定把全体伤员组织起来和敌人干。于是动员伤员说:“谁都知道现在是啥情况,明天敌人出来,咱们还能当俘虏吗?”这话刺激每一个人,脸孔热辣辣的,磨拳擦掌的叫着:“那怕剩下一口气都要和他拚!”当下稍能走动的伤员都不顾伤痛,参加挖避弹坑。他们有的从不能作战的伤员身上收拾手榴弹和子弹,有的爬在地下拾捡弹药,有的伏在工事里观察敌人。忽然,城垣敌人听见下面有动静了,手榴弹雨点似的掷下来,几次摧毁了伤员们的避弹坑。但伤员们在“打死也要挖下去”的口号下,冒着炮火,又重新挖起来。晨光熹微中,东关数十个敌人从暗道冲出来了。从他们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看来,他们觉得昨夜打了那么多手榴弹,伤员们不死也差不多了,现在可以不费什么气力就“缴枪捉俘虏”了。他们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去。但是,前面等待他们的不是什么“俘虏”,而是无情的铁拳。——李海水、王石富、张玉昌这三个担任作战的勇士,看准敌人渐近,手榴弹和步枪一齐打出去。不太防备的敌人,来不及还击,就被打倒两三个。吓的敌人逃到二十公尺以外的土堆下,不敢露头。但三勇士很清楚当前的处境,知道敌人还要不断反扑的,因此谁都不敢骄傲大意。精明的李海水更发觉刚才作战有毛病,提醒大家说:“刚才大家不管手中有什么武器,只顾一股劲的打出去,这样又零乱,又浪费弹药,还能坚持战斗吗?”大家都同意,决定转变作战办法,采取各按所长分工作战:李海水专打步枪,张玉昌专投弹,王石富(文书)投弹不远,专门在地下拾捡弹药;其余不能作战的伤员帮助观察敌人。又约定少数敌人上来时,近则投弹,远则打枪,大股敌人过来时,炸弹步枪一齐打。敌人第二次反扑了。在城垣猛烈炮火支援下,狂妄的叫着:“捉活的呀!”李海水火了,吼叫一声:“有本事的过来吧!”立刻端起步枪准确射击。第一次疯狂冲来的敌人,有两三个给打倒了;第二次又有两个给打倒;第三次敌人再来时,李海水的步枪已经打红,随即换过一支,又打红,又换一支。几支步枪轮流打着,结合投弹手张玉昌扔出成排的炸弹,又把敌人打倒几个。敌人慌张弃尸逃跑。接着敌人在城垣火力支援下,又进行第三次、第四次的反扑,但都给勇士打的落花流水。敌人第五次反扑,狡猾地采取偷袭的办法,一个一个往前摸。但这个鬼计马上给担任观察的伤员发觉,连忙叫道:“黑狗过来了,打呀!”李海水冷静瞄准,一串子弹打倒二人,其余的敌人连滚带爬的往回跑。此时城垣敌人已经发现只有李海水一个人抵抗了(张玉昌伤势发作不能再打,王石富主要在地下拾捡弹药),便大声叫唤退却的敌人说:“这是一个人打枪,赶快冲过去呀!”但是,怕死的敌人那里敢冲呢?只是虚张声势的喊着:“冲呀!冲呀!”刺刀露出土堆,幌来幌去。城垣敌人发急了,随即打下炸药包,掩护敌人又冲过来,这次有二十余人。李海水一个人是显然难于抵抗了。王石富机警的告诉全体伤员说:“大家都喊打!”于是十多个伤员大声叫起来:“打呀!”“大家都打呀!”李海水又掷出几个手榴弹。这一来,敌人不知他们有多少人,害怕再吃家伙,吓的不敢前进了。此时勇士们忽然发觉一个严重问题:他们从地下及伤员身上拾捡的弹药已经快消耗完了,那边敌人还在组织第七次反扑。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伟大的人民战士李海水以忘我的精神告诉全体伤员说:“大家赶快撤退,能跑的跑,能爬的爬,我在后面掩护大家。”这话给城垣敌人听见了,无耻的叫着:“你们不成了,过来吧!”但是李海水不管一切,先用步枪掩护,不行;又打了一个炸弹,又不行;最后他从地下拾起一个五公斤的炸药包,向敌人投去。伤员就这样在烟尘掩护下都安全撤退下来。

临汾南桥村参战故事

第1版()
专栏:

  临汾南桥村参战故事
克昌
南桥村紧张起来了!男女老少已严密分工,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做跳板、修路、送柴火、磨面等工作。当了十五年雇工的赵发盾和以前简直变了个样,他不知疲劳的工作已经一连四夜没有睡觉,一双眼圈熬得红红的,可是他半夜听说要送门板,马上通知各家准备,到天明时三百块门板已送到城边。第三天他又冒着春雨的泥泞,领着妇女队又把八百斤劈柴送到兵站。一路上他高兴的说:“这算什么,队伍在战壕里比咱苦的多哩。”这两天他也顾不上照顾家里的生活,他老婆找他要吃的,他说:“这几天我的心全用在这上头(支援前线),只要打下临汾,共产党实行平分土地,那时啥也有啦,还愁没吃的?”五十多岁的军属郭老太太,听说妇女连夜磨出廿石麦子的面,又亲眼看到景香梅正在与念经的公公商量,把家里的八块门板卸下送到村指挥部。整个村全部轰动了,成群结队的妇女,愉快的扛着门板,象示威一样从他面前穿过,她羡慕着人家能干,喃喃的自语说:“咱真是要啥没啥!”忽然她一跛一跛跑到村公所拉着村长说:“快去把我的破房子拆了叫队伍用吧。”可是谁也不同意她的意见,她很扫兴的走出来,心里越发着急,但她心里只想我的腿虽不好,到村边给咱的人烧点水喝总能办到。第二天她在村中间架起一口锅,烧着沸腾腾的开水,她又笑喜喜的一碗一碗的送到过路队伍的手里,战士们问她为什么对军队这样好?郭老太太说:“你们来了我就能活,过去我交不起粮,人家把我绑在树上,头顶方砖用皮鞭子打,你们来了我就再不受人欺压了。”年青的贺毛旦从小就凭木匠过活,在阎匪军统治下,毛旦三天两头给阎匪修炮楼做工事,一次做的慢了些,被敌人从两丈多高的炮楼上推下来跌在泊池里象个落汤鸡,回去病了一场。解放军来了,毛旦听到共产党扶植小手工业者,这两天一想到美满的前途,常常得意的微笑,村里闹着参战,他总是夜以继日的工作着,天黑了还点着灯干。他冒雨做活汗珠与雨水交流滴湿他的衣衫,他还是照样的干,一夜拉成三百五十根丈二长的木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