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阳城县委检讨错误 亲自下乡贯彻纠偏 农民说:“毛主席政策可到咱村了。”

第2版()
专栏:

  阳城县委检讨错误
 亲自下乡贯彻纠偏
农民说:“毛主席政策可到咱村了。”
伤害中农贫农不同意
安置地主富农应和补偿中农损失同时处理
【太岳消息】四月下半月,阳城召集区干部开会,检查上次(三月底)岳庄会议提出的纠正左倾偏向情况。半月来,侵害中农现象已开始得到纠正,凡是县区干部到过的村庄,中农被封的门一般都开了,管制一般都取消了,过去侵犯中农的财物,原物还在的一般都退回了。因之中农的恐慌开始解除,群众情绪开始安定。如南峪中农小缸说:“今天开了门忽然不一样了,我象小娃过年一样的高兴。”西岭富裕中农李春说:“今天心清了,胳膀的劲不知从那里就来了。一天生活就顶两天,毛主席的政策可到咱村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不只中农高兴,就是真正老实的雇贫农也一样满意。西岭贫农裴君平说:“犯中农我原来就不同意。”有的贫农经过解释明白了说:“半年来咱不是雇贫变成孤贫了,村子里谁也不听咱的话。”他们一般对中农的认识是:“人家也是劳动人,为什么要斗人家?封人家的门,我们去年就不同意。”随着思想顾虑的开始打破,大家的生产劲头马上提高,根据最近的消息,谷地一般都种上了,有的以前没上粪就马虎种上了,现在正在想法补救。许多人种上谷子后,马上搞运输,有人已去翼城跑了两趟。据一个卖农具的铁匠说,他清明以后在张庄和山野赶会,都只卖下一万多元,最近去天坛山赶会,一次就卖了十四万。群众正在买农具买牲口,要好好的闹一下来补足以前的损失。可是从检讨中也发现另外一种坏的现象,就是有些县区干部,特别是很多村干部,对纠偏不坚决,在下面偷偷摸摸的打折扣甚至反抗。比较普遍的是怕“丢人”,只给中农开门,但不说明原因,不承认错误。有的甚至在开门时挑中农的一些小毛病,要中农“领情”;有的竟敢威胁中农说:“不要撅尾巴(抬头的意思)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有的村干部和贫雇的负责人公开反抗说:“死也不往回退。”有的区村干部,直到检查讨论中还认为:“我区侵犯中农没有什么”“现在不赔偿,秋后再说吧。”“不纠正对生产影响不大,慢一点纠正怕什”。有的则埋怨上级说:“你们让我们这样干,现在又要纠正。”有的则认为:“这样搞还能满足贫雇农要求吗?”至于对扫地出门的地主富农的安置取消管制等等,多没有动手作。县委在总结时对这些错误作了批判:有些人怀疑给地主同样一份是不是投降主义,总怕安置了扫地出门的地主会“失掉立场”,却不知道这样对农民也只有害处,“左”并不比右好。他提出地主被管制的要取消管制,封门的要开门,对扫地出门的地富眼下没吃喝的,要分给一些东西,保证不饿死一个人,并且这个工作要和补偿中农损失同时来作。最后指出去年秋冬以来侵犯中农等错误,县委是要负责的,因为县委十一月会议即有错误,同志们已经错了即要有勇气认错改错,一级向一级认错,不应互相埋怨或互相推诿责任。同时大家应了解犯了错只有虚心坦白承认错并在行动中改错,才能补偿损失。也不应设想工作中就可不犯错误。同志们一定不要因过去有错,今后就不敢大胆工作大胆负责,要拿出为人民当长工的精神,积极负责的把工作做好。因为纠正左倾瞎干的偏向很难办,这次作法是先搞基点创造经验推动一般村庄。现在县委会已选择梁城为基点,各区也选有基点,县委同志已在前天分别下乡,基点工作马上就可搞开。

许村坚决纠偏 中农情绪好转

第2版()
专栏:

  许村坚决纠偏
 中农情绪好转
【太岳消息】翼诚许村开始纠正侵犯中农的错误,生产情绪逐渐提高。该村被撤职干部刘振仁今春利用贫雇农名义蛮干,查封了贾立功等十二家中农的门,还给钉上门牌,带上身份证,写着“反动派”、“政治恶霸”、“金银地主”、“勾皇军”等字样,还定了三条纪律:若有人害丑,不把身份证带在胸前,一要开“砖头会”,二要头上剌字,三要交群众处理。又强迫贾占标等几家女人离婚,嫁给雇贫农。二区分委书记去那里工作,经过调查后,在四月七日召开全体农民大会,说明雇贫中农是一家,侵犯中农利益是错误的,封门的要开门,损害的要赔偿。散会后又到中农家里去谈心。秦连生说:“共产党的法令是死的,办法是活的。”他怕区干部走了,村干部报复。第二天又开了一次会,肯定的讲清楚:不只今天要团结中农,将来也是如此。谁要向中农报复,就会受到法律制裁。又当众宣布取消一切非法管制和戴到中农头上的大帽子。十号就由村干部随同被封门的中农去开门,当面点交东西。已损失的用斗争果实补偿了,这才开始叫中农安下心来。贾占标有一个犁,计划扛到卫庄集上去换麦子吃,现在贵贱不卖了,要留着自己用。贾占祥天刚明就出去犁地。二十天来,全村已有三分之二的地犁过,粪土送到了地里。但因有些中农的东西还未补偿(如雇贫吃了贾佩@的六个羊、一口猪,没有赔;没收了贾占薛的一车煤、五包火柴、一条毡、两条口袋、一支水笔、一付眼镜,也至今未赔),中农情绪上还不很通,需要继续解决。

塞平“管制”尚未取消 无偿劳动竟致饿死人

第2版()
专栏:

  塞平“管制”尚未取消
 无偿劳动竟致饿死人
【太岳消息】据中共太岳四地委工作团宋长法同志来信说:高平有些村庄纠正偏向还没着手,特别是对于地主富农的左倾偏向。他来信说:“我到了霍家庄,看到村里还和过去一样,群众不敢说话,生产情绪很低,原因是怕打乱平分,怕发财,不安心,这能怨群众吗?不能,这是干部造成的,因为这村眼前还在强迫‘斗争对象’吃自己的饭,编成组为村合作社劳动。最近塞平村饿死一个‘斗争对象’因他无劳动不能为合作社作工,家里没吃的,又不许群众给他吃喝,也不许出外讨饭,就这样饿死了。”
(编者按:中央局在给太岳区党委指示中明确指出“你们说先启封被扫地出门的中农财产,然后再启封地主富农财产,而不是同时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是准备饿死一部分人的。……”高平是否是在这样错误的思想下把人饿死了呢?高平县委应立即检查,并立即按照中央局指示精神来进行纠偏。应象阳城县委那样亲自下乡,作出样子来,丝毫不应再加拖延。)

宣传政策与纠偏结合 内邱初步克服农村混乱

第2版()
专栏:

  宣传政策与纠偏结合
 内邱初步克服农村混乱
【本报消息】根据内邱联合办公室报导,内邱经过宣传教育,进行纠偏,作了如下工作:
第一、改造贫雇团,成立生产委员会,领导与推动生产。它的产生,由群众民选,一般的委员会内,有正派的长年劳动的与有能力的贫雇农,有党员,也有群众拥护的干部。如西羊寨村贫雇团中洗刷了坏分子与公安员,集上寨村贫雇团主席不好,对群众统治很严,经过群众讨论,把他撤换,并把贫雇团改成小组。成立了生产委员会。经过这样的改造,很多坏分子和群众反对的干部都没有当选为生产委员,把领导生产的权力实际上掌握在生产委员会手中,转向生产,工作初步有了秩序。
第二、坚决停止了混乱现象,这对安定情绪起了很大作用。如二区的刨坟(刨地主的坟,也刨中农的坟),他们马上制止了。更严格的宣布了不许乱打、乱吊、乱斗争,不许随便“下”干部,纠正了对中农的态度等。这些事实,使群众相信了我们的政策,不是光说,而是实际这样做的。
第三、宣传坚决保护与发展工商业政策,买卖自由,使群众更加安心。并强调解决群众生活中的困难,如粮食、牲口、农具缺乏等。
宣传与行动结合人心大部稳定
由于宣传与实际工作结合,各地开始克服了混乱现象,稳定了人心。南寨村一个中农说:“听了工作队的宣传,我可好好干哩,自己一下心轻了。”并埋怨开会太迟了。他现已插手组织互助。白鹿角董全禄爹,过去害怕得了病,开会时把他抬到会场,听了开会后,病也好了。四区开过会后,群众也感到满意,后庄、栗峪中农反映:开这样的会,好象天给旱苗下了一场好雨,即玲(即有起色的意思)了一大些。川里村互助组已整顿好,园地已种完,白塔妇女和男人变工,解决了换季困难。三区许多村要求金皇后、八一谷种籽,要求山货出口,妇女们要求棉花,要求贷款,种靛要求把式。全县生产已有起色。
最后,办公室向全县工作同志指出目前还存在几个问题必须解决。
两个极端都应纠正
(一)注意贫雇农与中农的关系。工作队没下去前,贫雇最活跃(当然有些出了毛病),但经过这次团结中农的宣传,与用行政命令来制止与纠正了一些不正常的行动后。听不到贫雇多的反映了。我们要切实注意:一说依靠贫雇就不注意团结中农,一说团结中农就不敢说贫雇,这两个极端都应该纠正。这样才能使中贫农密切团结起来,如走一个极端,都会给工作上增加不应有的障碍。
(二)对于村干部的态度,他们指出:消极躺倒、不积极负责领导生产,就是错上加错,自葬前途,一点不能迁就原谅,有些同志到村后,光给村干说好话,无原则的迁就,怕他不干了,村里工作没依靠。这种态度是不对的,反而助长他“离开我不行”的自大情绪,不会认真改错。也会使群众对我们不满,脱离了群众。但有些同志下去,对干部不分好坏,一律撇开,一律刺激打击,也是不对的。只有分清好坏,分别对待,干部才会积极起来,也不会脱离了群众。在这个问题上,也不能走极端。
(三)要克服单纯任务观点与不注意群众思想与实际情况的作风,如订生产计划,催着群众订,说“订不出来,怎样往上级汇报!”调查灾民,群众讨论不出来,干部说:“总得有个数目字,要不,怎样汇报?”许多村订的纺织计划,连他们自己说也不确实。这种不老实态度与形式主义作风必须克服,应该深入一个村,老老实实把工作做好,创造出经验来,推动其他。

听说每人一份地 伯延地主回来了

第2版()
专栏:

  听说每人一份地
 伯延地主回来了
【武安消息】三区伯延村地主裴子刚,六十岁,前年群运开始时逃往蒋区安阳城,在一家小木料铺维持生活。今年该铺被蒋匪四十师将木料抢用了,城内吃粮又贵,一斤小米三万元,白面四万元,一个烧饼一万元,一尺布九万元,各商号大部倒闭。只有几家药铺和零星小商咬牙支持。裴子刚在这情形下,听到朋友说土地法大纲下来了,解放区政策待人宽大,回去又有房子又有地,解放区不叫饿死一口人,他便高兴的在最近跑了回来。到家时他家里给他端来一大碗绿豆花汤叫他喝,他说:“咱为啥吃这个?咱吃得起吗?”他家里人说:“这就是家常吃的饭”。他高兴的不得了,说:“要知道是这样,我早就回来了。”村干部听到他回来,即妥予安置,并拨给他六十斤粮吃,叫他劳动渡日。据裴说:“安阳城还有一些逃亡地主也打算回家哩。”(孙经、启业、庆远、李增祥)

退还商店作坊财产 元氏城恢复繁荣

第2版()
专栏:

  退还商店作坊财产
 元氏城恢复繁荣
【元氏消息】去年十二月三号我军收复元氏县城后,由于对中央工商业政策不认识,曾先后没收和代管了好多商号。由县没收代管的有复胜恒等三个花坊、油店、春和堂药铺等九家。由村没收封闭的有聚合祥油坊、广聚昌咸菜铺、安喜春肥皂作坊等八家。原来能维持百余人生活的董更织工厂,和义众成花店等六家,也因害怕斗争没收而逃跑了。入城后两个多月中,大街上商号关门闭户。有几户开门,也是摆小摊支应门面。市面萧条,影响农民日用生活必需品供给。商人市民当中普遍存在着“共产党爱穷人,谁有钱就斗争谁”的思想,使工商业的发展受到莫大限制。二三个月后,虽曾进行了比较深刻的政策宣传及商人中的一些组织教育工作,但因为没有实际行动,故虽增加了一些开门的商号(没有被清算而关门不营业的),但仍没有解决基本问题,工商业无起色。三月下旬的县委会上,作了比较深刻的检讨,并决定首先退还春和堂药铺全部药品、粮食、家具,计有药一万六千余斤,价值千余万元,粮千余斤。并把被扣的经理刘忠珍放回,使其继续营业。接着又解决了李仁庄村没收聚合祥油坊问题。除将寄存到油坊内的六石粮拉到村中暂为保管外,其他有关工商业部分财物全部退还原主,马上开门经营。这两个商号在接收了退还财产后,感到很满意,并扩大宣传,动员停业的商号开门。刘忠珍很高兴的说:“共产党与民主政府就是讲真理,说出啥就要作出啥,我今后一定要把药房办好,为群众服务。”聚合祥油坊的一个伙计也积极介绍其他商号到政府谈判开门营业问题。
县委与民主政府退还商号财产的决定下达后,很快就有韩台、赵同等几个村退还了四户错斗商号。政府当即召开了全城镇四百余人的全体商人大会,检讨了过去错误,阐述了今后对工商业的方针;同时宣布边币与冀钞统一混合使用,路条取消,又给商人以很大便利,特别是两个边区交界地区,商人都喜气洋洋。会后大家说:“政府真保障工商业了,咱们可得好好干买卖。”老周说:“春和堂那样大的买卖还退还,象咱这小买卖放大胆干吧。再不会有错。”攻城前后跑了的几家商号也说:“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走,这受多大损失!今后只有好好干来补偿罢。”
不到半月时间,过去逃亡的商号及错斗的商号来县找解决问题的就有十六家,县委和民主政府都准备坚决退还。除迅速解决问题使其开门营业外,并向错斗商号承认错误,只有有汉奸股份的,才严格分清。
仅四月份一个月的光景,据不完全的统计,恢复和新开门的商号就有五十三家:计有弹轧花坊十一家,磨面六家,饭馆十一家,卖杂食八家,杂货铺五家,粉坊四家,小木工厂二家,油坊二家,车子铺二家,铁货铺一家,药铺一家,连过去的三百四十八家(较大的小摊贩在内),全城镇共达四百零一家,现在都干的很起劲。各个门柜前边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到城的人都说:“元氏城比一个月前大大变了样子。”一遇集市,各街道即人群拥挤。过去城内房子没人问,现在房子是争着占。有的商人为了扩大经营,纷纷要求贷款。南关的门面座商还要求贷款修门面。(王秉章、智世昌)

从塞平饿死人说起

第2版()
专栏:短论

  从塞平饿死人说起
中央局对太岳指示已下达半月有余,有些地方纠偏仍未动手。内邱南关有的互助组仍旧给地主一半工资,高平塞平村“管制”尚未取消,至今仍坚持错误的无偿劳动办法,竟致饿死了人。类似这种情形,各地或多或少都还存在。有的不安置地主,认为应该“先中农而后地主”根本违背了中央局指示的补偿错斗户同安置地主富农同时处理的方针;有的不愿给地主富农启封,认为启封是投降主义;有的根本漠视扫地出门的被斗户无法生活、无法生产的困难,不去积极执行党的政策,认真纠正偏向,反而布置一套空洞的“生产互助计划”,或是主观的制造一个不与实际行动结合的宣传运动。这些做法,可以肯定说都是错误的,塞平村饿死了人,就是这种左倾错误继续发展和坚持的严重表现。其所以如此,我们认为领导上应负主要责任。中央局的指示老早发下去了,为什么不去认真检查错误,象阳城县委那样亲自下乡去纠正偏向呢?为什么事先不检查违抗政策的各种现象,及至发现了,也不严肃处理、坚决纠正呢?中央局指示区党委一个星期内就要了解全区情况,纠正各种偏向,这一条各地执行的又如何?从最近我们接到各地读者来信看,大家对中央局的各种政策指示一致表示了衷心的拥护和喜悦。但对于具体的在下边执行,他们还保有若干疑虑。主要的原因是有些地方领导上对过去的左倾错误至今仍未表示态度,仍未真正动手来纠正,决心和勇气都表现得很不够,无怪乎要造成一般群众的错觉。我们希望各地不仅要发指示、喊口号,现在应该下决心真正到乡下去亲自动手,纠正偏向,推动生产。一定要做,切切实实的做。做出了榜样,才能推动全面,安定人心,否则只有坐视错误发展和扩大。

为补偿中农问题答黎暗同志

第2版()
专栏:编读往来

  为补偿中农问题答黎暗同志编者同志:
中央局指示太岳区党委端正政策纠正左倾冒险主义,我看后有弄不清的地方,特提出商讨,请有时间作一答复:一、团结中农问题,我非常赞成,在最近做土改工作中也是在切实执行。雇贫对于团结中农认识到了,但对订正错斗中农成份,退还农会现存错斗中农的果实问题,在村干和雇贫中是个问题。在村中错斗中农少的户也好打通;在错斗中农多的地方就不易打通。如永年二区茹佐组在郑家营订正了五户错斗中农成份,在开始群众也很满意,但提到退农会存他的一辆大车时,大家就反映意见,不同意退。根据最近中央划阶级的精神又研究了一次才没意见。而在小龙马这个问题就难做。据昨天汇报:全村被错斗中农有三十户左右,没有一点毛病增资倒佃的新中农八户,其余都是有的和汉奸有点关系,有的身上有“糙气”(毛病),现在农会保存的东西大部是这些户的,而这些人都是扫地出门,我们在村干小组会上提出这个问题做研究,他们说斗了就算了吧!要把农会的东西给错斗中农还不够他的呢,他们的坑最大。在我们说服动员之后,于二十三晚上订正了十七户,在二十四日召开会,大家就不来了,村干小组长说:“都改正了,要退东西,没咱的啦,开会没劲。”当然知道这是农民的单纯经济观点落后思想。但在被斗户多的村庄,在雇贫中这一问题是难打通。我们只能正确的引导或讲中农政策,我们不能强迫群众退还果实,在小龙马现在如把错斗中农的东西完全退回,是脱离雇贫的。故现在决定先退身上没糙气中农的东西,有糙气的错斗中农以后再说。这算不算迁就雇贫的落后思想?如果不这样做都不来开会怎么办?对于错斗中农多的村庄怎办?当然,应当掌握中农政策,怎样才能使雇贫也不脱离我们而又把中农的果实退还了。
二、“对(第二条)地主富农房子应一律立即启封………”我个人考虑了很长时间,思想上总认为不合适。对于地主,根据土地法上是农会接受地主一切东西,再分给他一份,我认为给地主的一份不一定是原来的房屋土地和家具,把村中其他的分给他一份也是一样的。现在给他立即启封是不是让他住原房?如果不让他住原房,根据村中人口和房屋分配该他在那里就在那里,启封不启封有啥关系。(我根据我的工作区谈的,地主在扫地出门时每人有被子一条,锅碗盆勺和简单的家具)也许我思想上有毛病。对内财的问题,说要他交出,或派人协同本人挖出,这样如果他说没有就没有,那个地主也不会说有。还得根据群众街坊邻居的研究,我认为中央局的指示在经过复查的与群众发动有基础的区域可以施行,如果群众发动没有基础,雇贫对地主的阶级仇恨不和老区一样,这样做容易模糊群众的阶级意识。
三、“对工商业(包括地富城乡工商业在内)坚决保护不得侵犯……”地富在乡村中的油坊、粉坊算是副业还算是商业?有一家是地主有雇工,但在民国二十九年又开一油坊,油坊一年打九个月油,牲口雇工不种地时油坊完全使用,油坊打的油饼也当肥料上地,家中人也零化卖油赚的钱。而地里种花的花籽也当打油材料,这些打油人都是吃的家中打的粮食,管帐的就是地主本人。这倒底算是家庭副业还算商业?我们研究有两个意见,说他和家庭的封建剥削是分不开的,算家庭副业,应没收(已没收了)。有的说是供给其他人吃的,是把原料变成物品供给社会使用,算是农村作坊,不应没收。这两种意见究竟那种对?那么如属商业还得退还地主?农民现在也用他打油,对社会是一样的有利,怎办?
人民日报四月二十三日第一版,讨论与研究的后边,编者按:“白错划阶级有‘上中农、下中农’字样这是错误的……。”
在乡村划阶级的等级是有上中农和中中、下中的区别,这三种中农是同一阶级,在政治待遇上是一样的,而在经济待遇上不一样,下中农在分果实中都分到少部果实,因为他土地工具和中农差不多,但有时其土地打粮不够维持一年生活。还要出卖很少一些劳力(一年也不过半月二十天),大部时间是在自己地中生产,好年头就够吃,和乡下说中农的时光稍空一些,而比贫农强的多,就是下中农,这是分果实时的名词。如果只按文件有的户土地工具相当中农,而家中因天灾人祸弄的稍空一些怎办?上中农在农村中就是富裕中农,并不是把中农成份提高,群众在这点上也是同意的,因为有时说富裕中农就给说成富农了,所以叫富裕中农为上中农,这没有原则上的区别,只是叫法的不同。
永年二区茹佐工作组 黎暗黎暗同志:
你们在工作中研究政策提出问题的精神是好的,但就你所提出的几个问题看,对政策的精神还没有正确掌握,执行政策的态度也还不够严肃,现就所提问题分别答复如下:
一、团结中农问题,你们应该再从最近许多文件指示中细心体会我党中农政策。错斗了的中农必须补偿,这一原则是十分肯定明确的。你说执行起来遭到群众抵抗,结果你们就分步骤的先补偿没“糙气”的错斗中农,有“糙气”的以后再说,这样做是完全错误的。中央局给太行区党委的指示里,对各地以不是斗中农,而是斗伪军分子、恶霸分子、特务分子为借口抵抗纠偏的现象给以批评,说明以这些罪名斗争是错误的,应一律改正道歉,其土地财产应立即无条件的补偿。因之,你们工作组以群众不愿意为借口,把有“糙气”的丢下以后再说是不对的,你们说留下以后再说,但目前果实尚在农会未分,又正在进行填补,这时还不退还补偿,以后将更无法解决,所以这样做实际上就是不准备补偿这些错斗户!就是继续坚持过去错误。你们说是群众思想不通,实际上是工作组领导软弱无力,犯了尾巴主义错误。中央局给太岳区党委指示中,说这种借口群众思想不通抵抗纠偏是“坚持左倾冒险主义,就是无政府主义思想”。希望你们对于这点作足够认识,在工作中凡是政策上规定的一定要坚决执行,有障碍要打破,政策上不许做的就一点也不要乱动。根据下面情况,在执行党的政策上,只要工作组坚持政策,群众是完全可以说服同意的(这一点我们在关于武安九区的若干报导中已经充分证明了的)。你们工作组应该坚持政策贯彻领导,错斗了的中农不管有没有“糙气”,应立即一律无条件的该补的补该退的退。同时还须认识,越是错斗户多的地方,因为错斗越多,对人民对党的损害越大,越应赶快补偿或退还。这样做并不是脱离群众,而是正确的完整的群众路线的具体执行。
二、对中央局指示太岳立即启封地主富农房屋财产问题,你了解有错误,太岳区目前没有进行土改,而扫地出门的地主必须立即安置,不安置就要饿死人,所以要给他们启封财产,使他们能活下去,并且能进行生产。至于土地法大纲规定的给他们一份,怎样给,给什么,必须在填补中才能确定,这和土地法大纲的规定并不冲突,你说你们工作地区扫地出门的地主都有一条被子和一些简单家具,只要分给他们房子就可以了,这是不对的,在进行填补的地方应坚持给地主一份,否则仍是左倾错误,这里你似乎对扫地出门的错误是没有认识的。至于内财问题,指示中说的很清楚:若确知其有内产,可根据土地法大纲令其交出,不交者可派人并协同其本人挖出,如果挖不出,就不能断定其真有,就是莫须有,就不应长期封闭。
三、所谓保护工商业,就包括地主的副业如他们的手工业工具和农村里的小作坊(因为这些不属于封建剥削)。因之,你提的那户地主的油坊是不应没收的,已经没收了,就应该按中央局关于工商业指示规定,立即无条件退还,并使其继续营业。
四、关于划阶级中,中农阶层中是否应再分为上中、中中、下中问题,我们认为绝不应该,一定要按划阶级文件去做。毛主席报告中对于填补中的中农情况,说得很清楚:一部分土地不变,一部分增加土地,只有一部分富裕中农,有少数多余土地在他们自愿情况下方可拿出。这里划上富裕中农,是为了区别中农与富农,怕把有轻微剥削的中农划入富农,目的是为了保护中农。你所提的上、中、下的划法则有损害中农利益的危险。同时没有下中农也并不妨碍在填补中给较贫苦的中农分土地果实,文件上并没规定是中农就不分果实土地,在毛主席报告中还指出在分配封建阶级的土地财产时应当注意中农的需要,你说分果实时要有下中农也是不对的。希望你们按照政策办事,不要在政策之外另立名目,招致错误。
对答复有不同意的地方仍望提出讨论。     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