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耶路撒冷加拉赫教长街区,见证巴以冲突的缩影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军事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范鸿达】

加沙武装人员5月10日发动火箭弹袭击以色列的直接导火索,是当天巴勒斯坦民众在自己的宗教圣地阿克萨清真寺区与以色列爆发严重冲突,造成300余人受伤。而在三天前的5月7日,以色列警察和巴勒斯坦民众已经在阿克萨清真寺区发生了导致200余人受伤的严重冲突。加沙地带武装人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5月10日傍晚向以色列发起了火箭弹袭击。按照加沙武装组织的说法,这是对以色列在耶路撒冷恶劣行径的回应。

那么,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为何会在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清真寺区连续发生严重冲突呢?当然这与巴以长期形成的对抗思维有关,更与巴以当下各自内部的政治竞争相关。不过本文希望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巴以这次军事冲突的爆发,那就是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加拉赫教长(Sheikh Jarrah)街区的冲突,以及伊斯兰教斋月的影响。

加拉赫教长街区是东耶路撒冷一个非常著名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地,其名称缘于此地的“加拉赫教长墓”。加拉赫教长在阿拉伯历史上可谓是地位显赫,他曾是领导穆斯林反抗十字军东侵的大英雄萨拉丁的医生和重臣。公元12世纪,他于现在的加拉赫教长街区建立了一所学校(或被称之为小型清真寺),死后他就埋葬在这所学校地下,这里也逐渐形成了穆斯林社区。

19世纪中期开始,加拉赫教长街区成为巴勒斯坦精英聚集的现代穆斯林社区,著名的胡塞尼家族就在其中。在犹太复国主义浪潮兴起、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的过程中,也有少量犹太人进入该区域。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后,东、西耶路撒冷分别被约旦和以色列占领,先前生活在西耶路撒冷的一些巴勒斯坦人也移居到加拉赫教长街区。

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之后有犹太人组织或个人宣称,早在奥斯曼帝国时期犹太人就购买了这个街区的一些土地,或者他们有其他证据证明一些土地曾经是自己的,所以要求生活其中的阿拉伯人或者搬走,或者向自己交租金,一些巴勒斯坦人对此当然加以拒绝。

尽管犹太人的一些证据看起来不怎么靠谱,比如以色列法院曾根据奥斯曼帝国时期的一份文件判决某处财产属于犹太人,可事后那份文件却遭到严重质疑,因为它只是一份租赁合同,并不能说明建筑的所有权属于犹太人。尽管如此,还是不断有巴勒斯坦家庭被驱赶出加拉赫教长街区。而且,当初约旦占领东耶路撒冷时也并未完全处理好加拉赫教长街区的一些房产法律地位问题。

2001年,几个犹太人搬进一个穆斯林家中,声言这是自己的财产从而不再离开。此后以色列的相关法院和政府部门不断做出有利于犹太人的判决和决定,巴勒斯坦人库德尔一家也因此于2008年11月被强行驱赶出家门,作为家庭顶梁柱的穆罕默德·库德尔在被驱赶仅仅11天后就撒手人寰。我2011年在加拉赫教长街区做田野调查时,还见过库德尔年老的妈妈,当时她正住在搭建于原有住房旁边的帐篷里。

当时还有其他几户巴勒斯坦家庭已经被驱赶出原有住房,比如2009年被赶出去的格哈维先生一家。为了帮助这个街区受到威胁、要被驱赶的巴勒斯坦人,并推进巴以和解,名为“现在和平”的以色列非政府组织从那时起就在加拉赫教长街区发起非暴力的犹太人-巴勒斯坦人团结和平运动,每周五下午在这里举行反对在穆斯林区建设犹太定居点的游行,参加的主体是犹太人,当然犹太定居点建设的直接受害方巴勒斯坦人也参与其中。

格哈维先生和他身后原有住房 范鸿达拍摄

我曾经在几个周五下午观察过若干次这样的和平行动。我发现在每次游行活动中,格哈维先生总是走在队伍前列。在交谈中,格哈维先生对我说,国际社会要帮助他们这些“软弱无力,无法与以色列政府和警察支持的定居者对抗的巴勒斯坦人”。在被驱赶后,格哈维先生搬到耶路撒冷城外的伊萨维亚村居住。

加拉赫教长街区的和平运动 范鸿达拍摄

作者在拍摄加拉赫教长区的和平运动相关场景 范鸿达供图

时至今日,加拉赫教长街区仍有数个巴勒斯坦家庭面临被驱赶的命运。自今年4月以来,加拉赫教长街区成为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斗争的焦点区域,不管是犹太人右翼政党还是阿拉伯裔政党,都纷纷在这个问题上发声,并且在这个街区多次发生了两族人的激烈冲突,甚至还发生过阿拉伯裔的以色列议员在这里被殴打的事情。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作者与参加加拉赫教长街区和平运动的犹太人交流 范鸿达供图

按照既定安排,今年5月6日原本是以色列最高法院宣判一些地产、房产最终归属的日子,这进一步刺激了一些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的神经。因此我们看到,4月以来两族人在加拉赫教长街区的矛盾日甚一日。

几乎与加拉赫教长街区矛盾升级同时而来的,是本年度4月13日开始的伊斯兰斋月。因为巴以冲突几十年来的影响,每逢斋月或其他重要的伊斯兰教或政治日子,以色列警方往往会严格控制穆斯林进入耶路撒冷老城的阿克萨清真寺,甚至会严格限制穆斯林进入耶路撒冷老城。以色列警方的理由是,如果大量青壮年男性穆斯林聚集到阿克萨清真寺和老城,很容易产生反对以色列的安全事件。

但是对穆斯林来讲,在“喜庆、吉祥和尊贵”的斋月进入阿克萨清真寺具有特殊意义,特别是在斋月期间的周五更是如此。而且在遭遇重要事件或危机的情况下,很多穆斯林也往往渴望倾听清真寺宗教人物对时局的分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5月7日,星期五,在这个许许多多穆斯林特别希望去阿克萨清真寺做礼拜的日子,加拉赫教长街区的冲突转移到阿克萨清真寺区。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不被允许进入阿克萨清真区只能在外面做礼拜的巴勒斯坦人 范鸿达拍摄

而三天后的5月10日,则是本年度的以色列“耶路撒冷日”,这是以色列庆祝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掌控全部耶路撒冷的年度性纪念日,当然对巴勒斯坦人来讲就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当天,以色列警察和巴勒斯坦人在神圣的阿克萨清真寺区再次发生了严重冲突。

简而言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讲,加拉赫教长街区的状况就是巴勒斯坦百余年来在政治和地理上演变的缩影——犹太定居者步步紧逼,巴勒斯坦人不断退缩。而一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政治势力出于各自目的对其加以利用时,小小的加拉赫教长街区就可以成为搅动耶路撒冷局势的利器,从而很可能会像这次一样,激化巴以之间的对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料友留言(数量:4条)

相关文章

中情局特工在伊朗落网,刚进酒店就被摁翻在地,俄:美人计奏效了

中东要变天了?以色列碰上硬茬,数千枚火箭弹炸死16名指挥官

事情越闹越大!美防长向世界放出“战争威胁”?必让对方付出代价

开战七天炸弹消耗殆尽 紧急向美军求购 称硬通货支付:决不还价

055大驱到底有多强?俄专家:已经超越了美国的阿利伯克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