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沈安娜,潜伏敌营14年,95岁病逝:我暴露了,从后门跑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军事

作者:公子小白

沈安娜,隐蔽战线的传奇红色特工之一,潜伏在敌营最高层长达14年,长期担任蒋、宋夫妇的指定速记员,获得敌营内部的大量机密情报,被誉为“按住蒋氏脉搏的人”。

沈安娜出生于江苏泰兴一户书香门第,原名沈婉。从小学习古文,天资聪慧,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没想到,她的这个优长后来在情报史上留下隆重的一笔。

1932年,沈安娜的二姐沈伊娜不满父母包办婚姻,离家出走,沈安娜为了支持姐姐,也决定和姐姐一起离开家乡,前往上海。

沈安娜到了上海后继续学业。1934年春节,沈安娜姐妹因为没有路费回家,只能留在上海过年,便前往老师毛啸岑家中拜年,正巧遇到校友舒曰信和华明之。就是这次机会,她们接触到了进步思想。

沈安娜1934夏天刚读完高二,因为没有钱读书,便辍学前往速记学校学速记,以便将来谋生。当年底,浙江省府招募速记员,沈安娜以优异的成绩入职。在工作中,她接触到了大量蒋氏阵营高官的秘密讲话。此时的沈安娜,在姐夫舒曰信的影响下,秘密加入了组织,从事情报工作。

1942年,沈安娜和华明之的直接上级改为徐仲航,徐仲航的对外身份,是正中书局总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徐仲航,地下组织成员,长期参加“东北抗日救亡总会”,但另外一个绝密身份是红色特科的地下情报组组长。

调到蒋氏机要部门担任速记员的沈安娜,经常参加蒋氏的高级别秘密军事会。1942年8月的一天,徐仲航、李羽军、孙复启接二连三被军统特务秘密逮捕,关进了位于重庆郊区的渣滓洞。孙复启经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最终叛变,泄露了“东总”的秘密,但孙复启并不是核心成员,也不负责秘密工作,敌人并没有获得太有价值的情报。但徐仲航和李羽军是重庆的地下工作者,直接掌握潜伏于敌营的情报工作者。与徐仲航一起被捕的李羽军,公开身份是中法比瑞文化协会秘书长,在敌人的酷刑下,李羽军被折磨得吐血而死。敌人的希望全部寄于徐仲航身上。作为“东总”的主要成员,同时作为我方的高级情报人员,徐仲航直接向周公负责,知道的秘密太多,他只要说出任何一个秘密,都能保全自己的性命,或许还能封官授爵。

徐仲航直接掌握潜伏于蒋氏阵营中的阎宝航和沈安娜的信息。阎宝航和沈安娜知道太多秘密,徐仲航面临的情况,和当时特科的负责人这一顾顺章一样,一旦遭受不住敌人的威逼利诱,一场巨大的浩劫就会立即到来。

徐仲航是沈安娜的直接上级,如果徐仲航招供,第一个吐出的名字就会是沈安娜。徐仲航的突然被捕,成为沈安娜潜伏敌营以来遭受的最大危机。此时,沈安娜突然得到一个极有价值的情报,但到了和徐仲航秘密交接情报的规定时刻,徐仲航却未能到联络点。情急之下,沈安娜发了一封信到徐仲航的工作单位试探情况,说孩子有病,想跟他借钱。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特务根据这封信,很快查到了沈安娜,但沈安娜是蒋、宋的打字员,沈安娜和宋美龄的私交关系还很好。敌人没有直接的证据,只能进行试探。

一天,沈安娜的办公室来了一位新来的职员,走到沈安娜的桌旁,连喊“徐仲航被枪毙了,徐仲航被枪毙了”,这显然是观察沈安娜的反应。

接着,财务处长就“特别党证”的事情又找沈安娜谈话,开口就问:你了解徐仲航吗?他是谁?”沈安娜处变不惊,一一搪塞了过去。但沈安娜并不放心,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眠,白天又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段时间,是沈安娜夫妇一生中最紧张、最痛苦的日子。

渣滓洞监狱,号称“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的监狱”,一旦被关,除非叛变投敌才能保命。徐仲航遭受到种种酷刑,老虎凳、烙铁烧、灌辣椒水、电击……特务用竹签把他肋骨之间的肉都挑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但徐仲航视死如归,丝毫没有动摇,更没有想过投靠敌人,没有说出任何秘密。

沈安娜继续隐蔽在敌人阵营中,以机要秘书的身份列席一系列蒋氏参加的绝密会议,记录下了诸多秘密讲话,这些情报及时传送到了我方决策层,我方及时了解蒋氏高层的动向,为制定战略部署提供了重要的决策依据。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酷刑在徐仲航身上用完了,但徐仲航没有吐露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敌人气急败坏,戴笠已经下令处死徐仲航,但一纸放人的通知突然来了。

原来,徐仲航一直受周公的直接领导,同时负责秘密加入组织的阎宝航的联络工作。阎宝航自从徐仲航被秘密逮捕以来,一直寻找机会了解监狱里面的情况,试图救出徐仲航。

蒋氏阵营的高官李济深,资历很老,是阎宝航的多年好友。阎宝航找到李济深说:徐仲航是我老乡,跟我在“东总”里多年,忙的都是抗日的事情,他怎么会是坏人呢?他们恐怕是抓错人了。在阎宝航的再三请求下,李济深终于打了戴笠的电话: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是不是可以放了徐仲航?这么长时间没有证据,外界传言很大,再说徐仲航有阎宝航作保,可以放人吧。

戴笠从徐仲航口里没有得到有价值的情报,更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潜伏者。戴笠刚好也要找台阶下,便故作勉强,答应放人。

这段时间,是沈安娜从事潜伏工作以来最艰难的时间,她和丈夫一直为亲密的战友徐仲航担忧,也需要时刻防备自己的身份暴露。直到1943年,她固定担任宋美龄的速记员后,得到了宋美龄的信任,才更加安全。

但此时的沈安娜夫妇,和组织一度失去了联系,直到1945年,周公指示地下组织成员吴克坚找到了沈安娜的家,才重新和组织恢复联系。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沈安娜从此一直在蒋氏的最高机密会议中担任速记员,为我方提供大量战略情报。1949年4月,沈安娜夫妇接到新的指示,不必随败退的蒋军南下,而是前往上海,迎接解放。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2010616日,95岁的沈安娜在京病逝。弥留之际,这位在敌营潜伏了14年的红色特工意识模糊,说:我暴露了,他们抓人了,从后门跑……

料友留言(数量:34条)

相关文章

缅甸内战打响?修女当众对军警下跪,联合国:50多人在冲突中身亡

中国国防首破2千亿美元,距美国还有多远?外媒:发出强烈信号

印国防参谋长:“好战的”中国将继续寻求统治地位,印度要军事改革

两根炮管和四条履带的浪漫,“天启坦克”在历史中的真实映照

2021年第一枪已打响,俄罗斯毫不客气,出动8架战机轰炸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