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忍细看,朱温身前的那场坠船事故,到底是谁在背后狙杀皇位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后梁开平二年正月初,晋阳城内霜雪初降,河东军府上下沉浸在一片白色的哀戚当中,与后梁朱温鏖战多年的河东军节度使李克用病重不治、最终撒手人寰。

他的猝然离去,让河东军上下顿时陷入了巨大的悲恸之中,也给后来的继承者—李存勖,留下了一个内忧外患、相当棘手的局面。

生子当如李亚子

后梁方面,汴梁城内的皇帝朱温在得到了李克用病逝的消息之后,长长舒了口气。

斗了这么多年了,如今自己终于送走了这位“老朋友”,而北面,十万后梁大军已在潞州城外围了将近一年,如今也该到了结的时候了。

朱温觉得,李克用一死,河东军必然军心涣散,而潞州城内的李嗣昭在得到其义父死讯之后,坚守的信念必然动摇,肯定再也无法支撑下去。

潞州城,这个河东道与河南道之间,最为重要的战略坚城,此刻,已经变得看起来唾手可得。

然而,四个月后,年轻的河东掌舵者李存勖却率领着河东军主力,从潞州城外的晨雾之中突然杀将出来。

他赌上了整个河东的命运,与潞州城下的后梁军队进行了拼死一搏。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一战,十万后梁大军顿时土崩瓦解,面对如此惨痛的局面,朱温不由地感慨道:

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

这句话,不仅仅是朱温对李存勖的由衷欣赏,其实也是对自己身后事的无限哀叹。因为,此时的后梁王朝,最大的忧患不是河东,而是皇位继承人的问题。

这一年,朱温五十五岁,常年征伐使得他如今的身体已经相当羸弱了。

早逝的长子和一群不成器

真算起来的话,其实朱温的儿子并不少,但在他的眼中,唯一能让自己勉强满意的,只有长子朱友裕。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这个经历过战火淬炼过的孩子,曾经让自己寄予了无限的厚望,却最终倒在了征途之中。每每想起此事,都让朱温心痛不已,如果友裕没死,自己如今也许就没那么多惆怅和烦恼了。

再看看其他的孩子,比起朱有裕,一个比一个蠢笨,友文、友珪、友贞,友璋、友雍、友徽、友孜,每一个人都盯着皇位,却不看看自己的那点儿德性?

后世的的历史书中,不少人记载着朱温其实更喜欢自己的养子——朱友文,而且后来还是因为想传位给朱友文,才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朱友珪给弑杀了的。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然而,《旧五代史》中却一笔带过地提了这么一段有意思的情节,或许能够让我们通过这件事,凑近历史,能看得更清一些。

后梁朱温末期,在这段残酷的夺嫡之争里,博王朱友文真的是朱温的最终选定人选吗?

倾舟事故

乾化二年,也就是朱温去世的那一年四月,朱温踏上了最后一次巡狩北疆的征程,随着身体的日渐衰微,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注定了,自己有生之年是搞不定河东了。因此,这次巡狩更多的只是个象征,走走过场,没有去后梁与河东的寨堡、关口等一线阵地,只是在河阳、怀州、魏州转了一圈。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当朱温从魏州北归之时,时任开封尹、建昌宫使的博王朱友文非常热情地请老爹回东京汴梁。

在东都汴梁城内,面对美酒醇酿,朱温当时的兴致应该还挺不错,宴会期间,还有一个泛舟九曲池上的项目。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这个九曲池就是当初朱温密令蒋玄晖,让其暗杀唐朝九位末代王爷的地方,风景虽然很好,但杀气也不小,当然朱温这种在沙场上走出来的皇帝,自然对这些不忌讳。

然而,恰恰就是这个项目,却发生了致命的危险。

朱温等人上了游船,玩着玩着,随行的宫婢们就发现,船进水了,随着水如泉涌般注入,朱温的船最终倾翻。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万幸的是,朱温最终获救,被捞了上来,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本身就因为疾病,几次宣告病危,如今又被淹了,连惊带吓,这身体自然更加难捱。

帝泛九曲池,御舟倾,帝堕溺于池中,宫女侍官扶持登岸,惊悸久之。

按说,皇帝游玩,安保、设施检查都是层层把关,如今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平常的话,肯定是要追责的,但奇怪的是,朱温处理此事很反常。

他不仅没有追究,反而将负责东都日常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博王朱友文,晋升了。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制加建昌宫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开封尹、博王友文为特进、检校太保,兼开封尹,依前建昌宫使,充东都留守。

这确实很反常,因为,如果真追究起来,朱友文的连带责任肯定跑不了。那么是因为朱温爱护朱友文,所以才会将这件事情压下去吗?

从后来的事情发展来看,应该不是。

谜团中的朱友文

几天后,朱温就匆匆离开了汴梁城,迅速回到了西京洛阳,此时的后梁已经迁都洛阳,这里才是后梁真正的政治中心。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而且一到洛阳之后,朱温便下达了一个新的旨令,那就是废掉了朱友文的管控粮草大权。

废建昌宫,以河南尹、魏王张宗奭为国计使,凡天下金谷兵戎旧隶建昌宫者,悉主之。

朱友文作为朱温的养子,从朱温入主宣武军时便一直跟随,作为皇子,他对后梁军草创的贡献,仅次于朱友裕。

他与长兄朱友裕,两人一文一武,相互益彰,朱友文常年负责管理朱温大军的粮草调配供应,他在汴梁足足经营了十多年,已经隐隐地有了自己的气候和势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建昌宫使。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汴梁城地靠汴水,控扼着大运河的咽喉,因此在这里管控着后梁王朝的经济命脉,建昌宫作为后梁三司实际掌控机构,拥有着巨大的人脉和资源。

很多人认为,朱温后期最看好的人选就是朱友文。

然而,此番朱温回到洛阳做的第一件事,却是直接罢免了朱友文的建昌宫使,让以前建昌宫的权力全部移交给河南尹张宗奭这个好基友的手中。

这就说明,在朱温最后的时期,他仍没有完全确定下皇位的继承人,而这次也明显是对博王产生了戒备心。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也难怪,细推下来,九曲池的翻船之后,如果朱温当场被淹死了,那么朱友文近在咫尺,手控东都大权,百官听命于他,他又与朱友贞这个东都马步军都指挥关系甚密。

万一得手,朱友文在混乱中柩前矫诏即位,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外面都在疯传,朱温特别中意他,这传言让身为禁军统领、整天呆在朱温身边的朱友珪都快疯了。

那么朱温为何会怀疑朱友文呢?除了朱友文是翻船最大获益者外,这里确实有其他的原因,那段时间,朱友文表现得确实有些心急和不安。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历史上很多史书记载,朱温是个扒灰狂,因为朱友文的老婆好看,所以朱温就决定让朱友文即位。

这要信的话,那你就太天真了。

令朱温失望的养子

作为枭雄、开国帝王,朱温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朱温和儿媳妇们传出绯闻的时候,自己已经五十多了,而且后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哪有心情顾这个?同时从朱温后宫的嫔妃数量不多来看,确实很难将其跟荒淫联系在一起。

因此朱温选择继承人的考量标准,只能是能力和血缘,血亲方面朱友文是完败,那么能力呢?其实喜欢风雅的朱友文在五代十国这种乱世里,确实不是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朱友文这个家伙,文的方面可以,但军事方面确实有点儿扶不上墙,这让朱温感到很无奈,是你自己不争气的。

乾化元年,朱友文为了露脸表功,曾经不请示就擅自讨伐蔡州动乱,结果被朱温紧急喊停,最终才避免了一次地方激变。

蔡人久习叛逆,刺史张慎思又裒敛无状,帝追慎思至京,而久未命代。右厢指挥使刘行琮乘虚作乱,因纵火驱拥,为渡淮计。存俨诛行琮而抚遏其众,都将郑遵与其下奉存俨为主,而以众情驰奏。时东京留守博王友文不先请,遂讨其乱。兵至鄢陵,上闻之曰:“诛行琮功也,然存俨方惧,若临之以兵,蔡必速飞矣!”遂驰使还军,而擢授存俨,蔡人安之。

然而,这一次朱友文的临阵应变能力,也充分暴露了出来自己的治军短板,为此朱温还在当年九月专门去巡视了一次汴州,就是一个不放心。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露脸不成反而露了屁股,这也让朱友文感到了深深的危机,先前感觉近在咫尺的皇位一下子变得非常渺茫了。自己这个养子身份有着天然的不足,如今军事能力又被否决,今后如何跟其他皇子们竞争,该怎么办?

这成了朱友文心中,日夜涌动的疑问。

或许正是这样的焦虑、紧迫,最终导致了乾化二年的这次看似普通,实则暗藏玄机的九曲池翻船事件。

而通过这场被遗忘在历史角落里的突发事件,我们也能看到,后梁王朝在乾化年间,夺嫡之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之中,弑君夺位的苗头已经初现。

因此,在后来的历史发展当中,另一位皇位继承人选——朱友珪铤而走险、入宫弑君也就不足为怪了。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死的最憋屈的皇帝:为了能吃上新粮食,竟然淹死在了粪坑里!

中国落后于世界,这个皇帝罪责难逃,此后百年中国越来越不行了

远征西西里岛:葬送最精良的希腊舰队,雅典人黄金时代的谢幕演出

取代了长剑的环首刀剑,究竟有何魅力让人爱不释手?

梁启超:夫人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