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坐火车,3次被国军师长请去聊天,临别还被硬塞了300元钱

前言

“臭小子,我是你老师,你给我放规矩一点,别什么都拿都吃,这是我的。”

“我就是因为是你的,我才随便吃喝,而且你之前也说了,随便一点,既然如此,那我连吃带拿也不过分。”

“你这个混蛋陈赓,当年在黄埔军校的时候你怎么文质彬彬的,在共产党那待了几年怎么弄成这样?”

“唉,一言难尽,吃饱喝足才是正理。”

从上海开往天津的列车的专属车厢中,陈赓正在和黄埔军校的老师钱大钧闲聊,明明两人是敌对阵营,为什么偏偏走到了一起呢?

一、三救蒋介石

图|陈赓

在我党的老一辈将军中,大多数都是贫苦人家出身,可是陈赓却不一样,他出生于富贵之家,陈赓的祖父名叫陈翼怀,是湘军著名将领,曾经跟随曾国藩进行平叛,年纪大了后才致仕归乡养老。

陈翼怀对这位小孙儿非常宠爱,因此,时常将孙子带在身边教导,就这样,陈赓在爷爷的身边长大,再了解到爷爷早年的经历时后,也学得满腔报国热血。

面对着当时“黑暗”的国家,14岁的陈赓已经无法在学校中安稳地读书,他想要像爷爷一样跃马疆场,可是他的年纪还小,在受到全家人的阻拦后,陈赓不顾家中长辈的反对,决心投笔从戎,进入湘军,参加革命。

当时的清政府早已灭亡,持续数千年的封建制度也终于消失自爱中华大地,可取而代之的是各地军阀之间的长时间的混战。

在这种情况下,陈赓早就认清了军阀们的本质都是争夺利益,他再也不愿意继续为军阀效力。

当他了解到中国共产党的时候,陈赓渐渐地发现共产党的思想才是真正能够帮助老百姓的思想。于是在陈赓离开湘军后加入共产党,成为一名优秀的党员。

“既然已经入党,总要为党做贡献”,想来想去,陈赓决定就学习,于是在1923年12月,陈赓顺利考入广州的陆军讲武堂,在一年之后,陈赓再次考入黄埔军校,成为军校内的而第一批学生。

图|黄埔军校

在黄埔军校中,由于陈赓学习好、体能好等原因,一直被称为“黄埔三杰”之一。

可是在黄埔军校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黄埔三杰,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都抵不过陈赓的腿。”而这是怎么回事呢?

1924年是黄埔军校成立的第一年,作为校长的蒋介石对这一批的学生非常重视,为此,每一位学生都由他亲自面试。

在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下。陈赓面对蒋介石非但不怯场,反而谈起了自己参加湘军打仗的光荣历史,蒋介石自此对这名特殊的学生格外关照。

不过,陈赓并没有辜负蒋介石,他曾经三次救过蒋介石的性命。

1924年,刚刚进入黄埔军校学出一点名堂的陈赓在平定商团之战中一战成名。

当年想要解决商团,就需要一名侦察兵前往广州城内打探军情,一般的士兵只需要将城内大致的火力分布以及战士的轮转调查出来即可。

可是陈赓在调查的时候不仅仅将商团的火力布置全部画出来了,甚至还将商团中的组织头目的具体嗜好也打听得一清二楚。

蒋介石根据陈赓的侦查报告,一面攻心,一面对广州城进行进攻。

商团很快就被平定,这时候一位商团的头目投降,并且向蒋介石献刀。

跟去年陈赓的调查,这位头目是宁死不屈的角色,不能做出这种谄媚的事情,就在陈赓感觉到事情可能不对的时候,那位头目在靠近蒋介石的时候突然将宝岛拔出,砍向身边的蒋介石。

好在陈赓一直盯着那个投降的人,看着他有行刺的行动,立刻一脚将那名头目踢翻,随着头目倒下,刀也贴着蒋介石的左臂砍下,这可将惜命的蒋介石吓坏了。

图|蒋介石

1925年,随着孙中山先生的离世,将中华大地尚村的和平彻底打破,叛将陈炯明借机收拢残部,并先后占领惠州等要地,兵锋直指孙中山先生多次作为根据地的广州。

面对陈炯明的叛变,身为当时国民党内二号人物的蒋介石无法忍受,于是国民革命军开始了第二次东征。

这次东征,蒋介石任总指挥,身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也被任命为军队的政治部主任,参与作战的同时也要管理好在军队的黄埔军校的学生们。

陈炯明的残部与东征军的正式部队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陈炯明节节败退,兵败到老巢惠州。

惠州地形凶险,易守难攻,陈炯明部负隅顽抗,蒋介石率领的东征军一时间也无法攻克惠州城。为了尽快取得胜利,周恩来向蒋介石建言:“集中全部兵力进攻,但网开一面,聚而歼之”。

周恩来的主意好是好,可是攻城是件难事,如果攻城的声势不猛,很难让惠州城内的叛军产生逃走的想法。

就在众人为谁去攻城的事情发愁的时候,陈赓主动请缨,带兵攻城。

得到批准后,陈赓亲自带队攻城,当先头部队已经登上城墙时,陈赓的脚踝不幸被流弹打中。

为了赢得战争的胜利,陈赓不顾身边人“先治疗”的建议,硬生生将子弹从身体里扣出来,甚至都没有进行包扎就直接上墙头作战。

敌军一看城墙失守,纷纷四散逃走,惠州城也就这样被东征军占领大半,陈赓也被任职为警卫连长,贴身保护蒋介石的安全。

可就当蒋介石乘胜追击、准备彻底剿灭陈炯明部队时,意外再次发生。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国民政府第二次东征、南征示意图

原本剩下的仗是最好打的,毕竟陈炯明身边的可战之士没有多少,但是第三师师长谭曙卿贪功冒进,导致反被陈炯明包围。

此刻在第三师坐镇的蒋介石恨不得杀了谭曙卿。

外围的陈炯明部队在将第三师进行团团围住后,开始对第三师进行炮击,这一下第三师伤亡惨重,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三师被消灭就是时间的问题。

面对这种情况,身为一军统帅的蒋介石也六神无主,无奈之下,陈赓决定:突围

当陈炯明发起总攻的时候,陈赓一把拉起还不愿离开的蒋介石,背着他就跑,这一背就是三个小时,在陈赓背上的蒋介石内心痛苦万分,自己头一次单独带兵竟然遭遇大败,让他有何脸面去见国民党的政要们。

好歹在陈赓的努力奔跑下远远地甩开了敌军,陈赓刚想坐下来喘口气,顺便将脚腕处不停流血的伤口处理一下,就看到蒋介石要拔枪自尽,但被陈赓给劝阻住了。

等到蒋介石好不容易在陈赓的帮助下逃出生天,为了获取战争的胜利的同时,也要将失去的面子找回来。

于是蒋介石在聚拢了第三师剩余人员后,决定让第一师进行反攻,可是总部与第一师无法通讯。

为了让第一师得到进攻消息,就需要士兵前往第一师驻地送信,但蒋介石身边数百士兵,没有一个人敢冒险。

就在蒋介石准备“悲悯”一番时,陈赓主动站了出来。

当时第三师四周都是陈炯明的部队,一旦遭遇不仅仅是自己丧命,甚至还会影响整个战局,如何能够做到送信不被发现,这成了陈赓送信的主要困难。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惠州战役

可是这难不住机智的陈赓,他将自己打扮成商人,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枪支武器,甚至还特地找到当地的老农学了几句不太地道的方言,在一切准备就绪后,陈赓拿起信件翻山越岭赶往第一师。

在这途中遇到了不少叛军的检查,陈赓说:“长官,你们随便搜,我真的什么也没带,我就是一个做小买卖的。

“不行,那你也不能走,这里戒严。”叛军头头严肃地说。

陈赓见状无奈地拿出大洋,讨好地说道:“几位老总,你们最近也辛苦了,这些小钱请几位老总喝喝茶,我这确实是小本生意,惠州城那边还等着我过去收货呢,要是晚了,我家掌柜得骂死我了,请几位官爷行行好,放我过去吧!”说着就把大洋递到领头的士手中。

叛军看到钱,自然不会和陈赓再计较,于是也就见过陈赓放走。

一路上这种打秋风多得是,好在陈赓机智,每次都能过得去。就这样,陈赓安全到达第一师,也将蒋介石的信件送到。

第一师按照信件里面规定的时间、地点发起总攻,及时消耗陈炯明叛军,避免蒋介石再次被围剿。

经过了这三次救援,蒋介石十分看重陈赓,甚至亲口夸赞陈赓:“陈赓智勇双全,是我在军校中最信任的学生”

可出乎蒋介石意料的是,陈赓却和他走得越来越远。当时,随着孙中山的去世,蒋介石再也无法忍耐共产党的存在,因此准备掀起“四一二”运动,清除国民党内的共产党,以及隐匿在各处的共产党要员。

当时陈赓敲门进入蒋介石的办公室,由于蒋介石对陈赓绝对信任,蒋介石并没有将共产党名录收起来,而陈赓看到这儿已经明白蒋介石的做法,所以在离开蒋介石的办公室后,立刻通知共产党撤离,并且自己也离开了蒋介石,离开了国民政府。

二、路遇钱大钧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黄埔军校一期学生留影

在蒋介石进行反革命政变后,无数共产党员遭到迫害,组织上为了避免陈赓被国民党抓捕,特意将陈赓送到苏联参加军事学习。

两年后,陈赓从苏联回到大陆,再次到达上海,并且秘密配合周恩来进行上海的情报收集工作。

在上海进行情报工作的陈赓化名为王庸,当时的他为了建设自己的关系网,特意蓄起胡子,穿着裤褂,再带上帽子,活脱脱的一副街角流氓的模样。

可正是因为这样,陈赓才能和上海的三教九流都混得很熟,就连上海的警察、特务陈赓都能摆弄得一清二楚。

在他们的充分信任下,陈赓在上海的工作很好开展,哪怕是当时戴笠签署的抓捕陈赓的通缉令,上海英租界的探长都会请“王先生”协助抓捕陈赓。

那时候的陈赓在上海混得很开,在与周恩来的配合下,解救了不少被国民党抓捕的共产党要员。

1930年5月,苏维埃代表大会在上海英租界召开,为了保证这次会议顺利召开,陈赓特意从特科抽调人手进行侦查保卫,在找到合适的地点后才对与会的成员进行妥善安置,保证他们在开会期间的人身安全。

在陈赓的安排下,会议顺利召开,并且上海的警察、特务们也没有发现与会人员的踪迹,这一点陈赓和他的手下功不可没。

随着上海特科行事的越发缜密,国民党特务压根就抓不到特科的把柄因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特科在“胡作非为”,为了一举打掉上海特科,国民党通过抓捕并诱降了顾顺章。

顾顺章是特科一科科长,是除了周恩来外特科最重要的人,他几乎掌握了上海的共产党地下情报网,甚至顾顺章的家都曾经是特科人员的集会地,他的家人都曾经见过上海地下党的人员。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蒋介石与钱大钧

顾顺章的叛变对中共特科是巨大的危害,周恩来为了保证上海地下党的安全,与陈赓等科长在短时间内下达了全部转移的命令,并且要求专门负责刺杀的“四科”进行锄奸,伺机杀害顾顺章,并且将其家眷全部杀害,避免泄露共产党机密。

随后,陈赓在组织的安排下前往天津,可是在去往天津的火车上,陈赓居然被人发现了。

当时的陈赓刚刚准备从浦口火车站上车,机警得到他正在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暗藏在人群中的特务。

没想到这一看不要紧,居然看到了一些老熟人,他们正准备登上为他们准备的专属车厢,他仔细认了一下,那些人里有自己在黄埔军校的老师钱大钧和学校的几名同学。

钱大钧原本是淞沪警备司令,虽然被调往江南“剿匪”,但是因公事尚未交接,所以才从上海离开,巧合的是陈赓与钱大钧正好在一列火车上。

陈赓为了保证自己的行踪隐秘,特意走到最后一列车厢,上车后找了一个角落默默地坐下,并且用长戴的帽子遮住半张脸,假意在角落睡觉,别人都以为在角落里的是个不重要的人,所以也就没有人搭理他,这正如陈赓所愿。

随着火车缓缓启动,陈赓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在那节特殊的车厢中,钱大钧正在吩咐警卫员:“你去找一个络腮胡、带着长檐帽的男的,你到后面的几节车厢去找,注意看角落,记住,那个人姓陈,你把他请过来。”

随着钱大钧的一声令下,警卫员果然在最后一节车厢的角落中找到一位符合长官说的所有条件的人。

警卫员随即走到了陈赓的身边,对他说:“陈先生,您好,我们长官请您过去坐一坐。”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陈赓

听到警卫员的话,陈赓心想不对,钱大钧肯定是看到我了,要不然不能派警卫员过来。

陈赓面对邀请,只能拒绝道:“我不姓陈,你们认错人了,我就是一个做小买卖的,哪能认识你们长官啊!”

原本警卫员也不知道长官让他找的人长成什么模样,只能根据长官的描述找,但他看陈赓说得诚恳,也就说一句“打扰了”就离开。

找了一圈的警卫员并没有发现除了陈赓还有谁比长官的描述更相似,于是就大着胆子将寻找的经过告诉钱大钧,没想到钱大钧哈哈大笑,说:“他那个人就是个猴精,你要是能把他带过来,我这个位置就得给你坐了。”说完后就让警卫员带路,自己亲自去找。

原本陈赓以为自己已经糊弄过去,所以接着假寐,没想到这次钱大钧亲自来了,看了一眼正在假寐的陈赓,猛地拍他的肩膀,说:“看看,我果然没认错人,走走,陈先生,到我的车厢坐坐去。”

陈赓看着眼前的钱大钧很是无奈,只好和他前往专属车厢。两人刚坐下,钱大钧就说:“刚才在车站的时候我看着像你,最近做什么呢?”

陈赓听着钱大钧的询问,心中暗暗思索他这样做的目的于是假装轻松地回答:“还能干什么,什么都没干,正想出去找一份工作呢。”

钱大钧听到陈赓这样说,半信半疑地问道:“你怎么改邪归正了?不和他们在一起了?”

陈赓回答说:“唉,谈不上改邪归正,就是别人不要我了。”

两人就这样从现在说到了以往,说到了救护蒋介石,而在那时,钱大钧作为蒋介石的警卫团团长,竟然被陈炯明的部队打散,让蒋介石陷入危险之中。

幸亏有陈赓的救助,蒋介石才捡回一条命,而钱大钧也因为办事不利被蒋介石下达了枪决令,好在陈赓为他说好话,钱大钧才捡回一条命。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钱大钧手书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谈天说地,从钱大钧的话语中,陈赓也明白他并没有要抓自己的一生,但是两方阵营毕竟是对立的,能少在一起就少在一起,于是等到火车停靠的时候,陈赓立刻告辞。

陈赓下火车了火车,并没有离开火车站,而是又找了一节车厢上车,可陈赓没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钱大钧看在眼里。

随着钱大钧一挥手,身旁的警卫员再次找到了陈赓,笑着对陈赓说:“陈先生,您怎么还没下车呢?既然这样我们长官邀请您过去。”

陈赓知道钱大钧是盯上自己了,但是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惊慌,反而若无其事地来到钱大钧的车厢,刚一坐下,钱大钧就对他说:“你不要怕,我知道你没离开那边,我让你过来就是聊聊天,我也不抓你,只不过你要小心,校长对你依然很关注,你要是被抓了可就没那么容易跑出去了!”

听到钱大钧的关系,陈赓假意诚恳地说:“哎呀呀,你看看,老师这是说的哪里话,你可是我的老师,信不过别人我还信不过你。”

两人就这样再次开启闲聊模式,直到陈赓到达目的地天津后才下车。

钱大钧果然没有抓陈赓,而且钱大钧也知道陈赓是富家子弟,小时候没受到什么苦,看着他看着陈赓现在落魄的模样,连忙拿出来300块大洋,硬塞给陈赓。

陈赓收下大洋后,两人就此分别。

在钱大钧依依不舍送走陈赓后,警卫员问:“司令,您刚刚为什么不把他抓了啊,委员长那边不是悬赏逮捕吗?”

钱大钧笑着说:“你这个傻孩子,你是不知道陈赓的故事,想当年他可是黄埔三杰之一,更客况他还三次救过委员长的性命,现在党内军界的大部分高官都是黄埔一期的学生,也都是陈赓的老同学,我要是把他抓了,送到委员长面前,委员长要怎么做?陈赓的那些同学要怎么办?真要是抓了,你家司令就相当于和全党高层军官敌对,甚至也会被委员长记恨。”

结语

陈赓拿着钱大钧给的300块大洋在天津混得风生水起,在国共合作后,陈赓经常和别人说起钱大钧给他大洋的事情,并且说:“我就是没看到他,要是看到一定把钱还给他,顺便把他拉进共产党。”

可惜的是陈赓与钱大钧在火车上的会面是一生中最后一次,当陈赓逝世的消息传到台湾后,钱大钧悲痛不已。

本文标题: 陈赓坐火车,3次被国军师长请去聊天,临别还被硬塞了300元钱
永久网址: https://www.laoziliao.net/history/info/58797637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料友留言(数量:15条)

料友:废嘟嘟 2022-08-06 10:42
“伺机杀害”"全部杀害”的对象应该是指向谁的?此处应该是用处决或其他词语。
料友:用户7phume8 2022-08-06 10:54
陈赓被俘,老蒋都没忍心杀他,并放了他。陈赓救过老蒋的命!
料友:用户ki2a4zz 2022-08-06 11:10
错字连篇,
料友:无为 2022-08-06 18:51
里面用词错误很多。
料友:用户05ffm8p 2022-08-06 19:06
信仰的力量
料友:用户ki2a4zz 2022-08-06 22:37
这语文水平别出来显
料友:用户ki2a4zz 2022-08-07 00:15
用词不当,打错字的也很多……
料友:用户j49faiw 2022-08-07 08:58
三救校长,长征途中肩抬主任过草地,李云龙一生尊重的旅长
料友:用户v387dpd 2022-08-07 10:05
你这不是原创,更像是从台湾文章上去抄录下来的,错别字和文字逻辑不通顺的问题很多。
料友:用户v387dpd 2022-08-07 10:33
三百大洋,那可不少,26克一个,那是十五斤半啊。
料友:用户ki2a4zz 2022-08-07 11:02
瞎编的!
料友:用户1421601 2022-08-07 12:12
可惜英年早逝!
料友:用户7phume8 2022-08-09 23:17
一堆错别字
料友:MR.POON 2022-08-10 17:24
陈庚是我军传奇将军,令人敬佩!
料友:用户05ffm8p 2022-08-11 00:59
风趣可爱的一代名将陈庚将军永垂不朽!
相关文章
1968年杀害杨子荣的土匪自首后,人们才得知:杨子荣的死是场意外
1968年,一名名叫孟老三的村民,在看《智取威虎山》的时候,突然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得了重病的样子。见状,一位民兵当即走上前,准备查看他的状况,没想到民兵刚走上前,就被孟老三紧紧地拽住了衣角,紧接着孟老三就讲出了一番,让所有
标签杨子荣,土匪,座山雕,智取威虎山,孟把头,杨世恩
“杯酒释兵权”实为“8年夺兵权”,赵匡胤的人品与能力被夸大
历史课本上的“杯酒释兵权”,将宋太祖赵匡胤描绘得仁慈而富于手段,将“释兵权”这样超高难度的事情描绘得无比轻松,就像喝一杯酒那样地简单与容易。殊不知,真实历史上,宋朝初年的“兵权之争”,赵匡胤日思夜想,煞费苦心,历时8年,曲折婉转……其中的辛
标签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节度使,禁军,宋朝,石守信,张令铎
最“敬业”的盗墓贼,为盗墓在古墓上建房,耗时20年成功盗走宝物
近几年来,随着“盗墓题材”的网络小说和影视作品的大火,越来越多人知道了“盗墓贼”的存在。但大家可能想不到的是,“盗墓贼”并不是现代才出现的,而是从古代就出现的。毕竟中华有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现代的人对古墓感兴趣,古代的人同样对古墓感兴趣。虽然
标签盗墓贼,古墓,贾胡,范增,墓穴,项羽
两个地级市反复争夺,登封市和巩义市,为何划入了郑州市?
在之前的文章中,作者和大家聊了一系列关于河南省各个地级市形成的历史,例如驻马店市、周口市、平顶山市等等。今天,我们聊聊登封市和巩义市,这两个县级市,目前隶属于郑州市管理。在1949年之前,曾经长期隶属于洛阳管理。那么,这两个县,为何划入了郑
标签郑州,登封市,巩义市,河南,县级市,开封市
朱元璋定都南京,朱棣迁都北京,两人谁更有眼光?姜还是老的辣
中国地域广阔,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都会把定都作为开国的头等大事。商朝时期,生产力落后,黄河水患导致了商朝不得不多次迁都。迁都造成百姓跟着迁徙,花费甚大,对朝廷心生不满。后面的朝代吸取了它的教训,在建国伊始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经过多方考察,长安
标签朱元璋,南京,定都,朱棣,迁都北京,明朝
76年,内蒙古一牧民发现一个宝贝,看到宝贝的样子,他大笑不止
1976年,内蒙古一牧民正在沙丘旁放牧,突然猎犬失控,跑到沙丘上撒尿、打转、狂吠。牧民深感有异样,于是上前查看。谁知,眼前的这个东西,让牧民大笑不止。这个牧民叫刘存子,他来到沙丘顶一看,原来猎犬发现的东西是一个铜制品,只见上面铜锈斑斑。刘存
标签内蒙古,刘存子,文物,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