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城之孙寻访河南八旬老人,提到爷爷,老人流泪:我只是当兵的

2006年4月13日上午,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怀着复杂的心情,专程来到了位于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大刘镇的周庄村。这位中年人的身份非常特殊,他名叫杨瀚,是杨虎城将军的孙子(父亲是杨虎城将军的长子杨拯民)。

在大刘镇周庄村,杨虎城将军之孙杨瀚很快寻访到了一位八旬老人。家里来了人,老人的儿媳急忙喊老人起身,可是老人迟迟没有走出自己的屋子。原来,老人已经87岁高龄了,身体并不是很好,他每天吃完早饭都要回屋子再睡一会儿。

没办法,杨虎城将军之孙杨瀚只好在屋子外面等待,同时将带来的水果、蛋糕和一瓶产自陕西的酒,交到了老人的儿媳手中。

过了很长时间,老人才从屋子里慢慢走了出来。对于面前的这位老人,杨瀚的第一印象是“他很瘦,眼窝深陷,脸上满是褶皱……”

这时候,老人的儿媳找来了两条木头凳子,让老人和杨瀚坐在院子里。老人的儿媳还对杨瀚说:“他(公公)年岁大了,糊涂了,经常不搭理人,说话没头没尾的!”杨瀚听了之后并没回应,他一直把目光定格在老人的身上。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杨瀚开始和老人聊天,并请老人讲讲过去的事情。经过杨瀚很长时间的启发,老人的口中陆续蹦出了“白公馆”、“渣滓洞”等几个字眼……

杨瀚问道:你认识周养浩吗?

老人回答说:“知道。”

杨瀚又问:“毛人凤呢?”

老人答:“见过。”

杨瀚再问:“杨进兴呢?”

老人说:“在一起过。”

杨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提到了自己的爷爷——杨虎城将军。

老人眯着眼睛,望着远处。良久,老人缓慢地断断续续地说:“很多年了,很久了,那个时候,都忘记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脸木然的老人继续说:“杨虎城,知道啊,不在了……小萝卜头(宋振中,革命烈士宋绮云和徐林侠的幼子),五六岁了,长大了……”

紧接着,老人揉了揉眼睛,然后哭了,他流着眼泪说:“我只是当兵的!”

杨瀚心情沉重,他说道:“老人家,我是杨虎城的孙子,我就是来看看你。”

“你是杨虎城的孙子。”聊了一个多小时了,老人第一次将目光放在了杨瀚的身上。

老人沉默不语,然后艰难地把身子转了过去,抬起右手揉了揉鼻子,然后抹了抹眼泪。

眼见于此,杨瀚宽慰道:“没有关系,我只是来看看你,都是历史的问题,不是个人的事,祝你身体好,活到一百一十岁。”

老人断断续续地回应道:“你来,见见我,太好,不容易,我这么大岁数,你也不容易,跑这么远来见我!”

时间很快过去了,杨瀚要离开了。此时,老人微颤着嘴唇,他深情地注视着杨瀚:“以后要常来,常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八旬老人是谁?杨虎城将军之孙杨瀚为何专程到河南农村寻访他?当杨瀚提到爷爷杨虎城将军之时,八旬老人为何流着眼泪说“我只是当兵的”?

这位八旬老人名叫杨钦典,1919年出生于河南郾城县(今天漯河市郾城区)的一个贫苦家庭。1940年4月,21岁的杨钦典为了混口饭吃,考上了胡宗南开办的西安军校七分校教导团。两年之后,杨钦典被分配到胡宗南手下的一个骑兵部队,当了一名骑兵。

俗话说:“当兵扛枪,肚里不慌!”出身农家的杨钦典并没有多大理想抱负,他当兵只是为了一天三顿饭可以吃够吃饱。在当骑兵期间,由于杨钦典长得人高马大,而且相貌堂堂,所以他又被选送到蒋介石设置在西安的警卫团当警卫。

后来,杨钦典跟随警卫团从西安调防到重庆,紧接着被分配到国民党交警总队特务队担任班长。在此期间,杨钦典还一度担任过宋子文、孔祥熙等国民党政要的安全警卫,也算混得有头有脸。

1944年,在一次阅兵过程中,杨钦典被特务头子戴笠看中。不久,杨钦典就调到白公馆(当时称为中美技术情报合作所)担任警卫排长,挂国民党少尉军衔。当时,杨钦典负责值守白公馆里的三个岗楼,手中的权力比较大。

全面抗战胜利之后,特务头子戴笠将白公馆恢复为关押迫害革命者的秘密监狱,让人把储藏室改为地牢,把防空洞改为刑讯洞。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钦典摇身一变,成为了白公馆(特别看守所)的看守班长,负责看管被关押的革命志士和进步人士。

在此期间,杨钦典接触到了被关押在白公馆秘密监狱的宋绮云、许晓轩、黄显声等革命人士。那时候,宋绮云、许晓轩等人都是做策反工作的高手,他们发现农家出身的杨钦典本性不差,于是就不断找机会去“感化”杨钦典。

宋绮云、许晓轩等人一有机会,就给杨钦典讲形势、讲政策,并鼓励杨钦典弃暗投明、立功赎罪。后来,陈然、王朴、罗广斌(《红岩》的作者之一)等同志也被关押到了白公馆秘密监狱,他们也全力教化杨钦典,并劝导杨钦典不要助纣为虐了。

经过同志们的积极“感化”,杨钦典的思想慢慢发生了转变,他力所能及地为被关押的革命人士传送书报,而且还找机会延长放风时间。不过,杨钦典能做的也仅此而已。杨钦典虽然同情被关押的革命人士,但是对于上级特务头子的命令,他不敢不从。

时间很快到了1949年,随着人民军队在各个战场上节节胜利,末日即将来临的敌人惶惶不可终日。8月的一天,蒋介石指示特务头子毛人凤,让他杀害一批关押在白公馆秘密监狱的革命人士。

对于这种罪恶勾当,毛人凤心领神会,他当着蒋介石的面提到了一个名字——杨虎城。紧接着,蒋介石用冰冷的语气,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杀!”就这样,一场密谋杀害杨虎城将军的行动,开始实施了。

当时,杨虎城将军并不在重庆,而是被秘密关押在贵州息烽县玄天洞。玄天洞是一个天然石洞,里面常年不见阳光,环境异常潮湿,这让习惯了西北干燥气候的杨虎城将军非常不适应,再加上被囚禁的心情苦闷,所以他时常生病,身体十分虚弱。

1949年8月27日上午,在重庆罗家湾何龙庆公馆,特务头子毛人凤召集徐远举、周养浩等人,制定了秘密杀害杨虎城将军的行动计划。考虑到杨虎城将军的社会威望,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毛人凤专门指派周养浩到贵州息烽县玄天洞,将杨虎城将军哄骗至重庆白公馆。

而特务头子毛人凤则指挥手下的特务们,在重庆白公馆看守所后山的松林坡等候行动。在全面抗战时期,戴笠在松林坡为蒋介石修建了别墅群,不过蒋介石很少来这里住,主要是戴笠自己使用。在戴笠坐飞机坠亡之后,毛人凤便把这里改为了所谓的“戴公祠”。

1949年9月6日夜晚,周养浩将杨虎城将军哄骗到了重庆,和杨虎城将军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幼子杨拯中(时年20岁),秘书宋绮云、徐林侠夫妇和他们未满9岁的幼子宋振中(小萝卜头)。

这里要多说的是,宋绮云是于前不久才从白公馆看守所,转押到贵州息烽县玄天洞与妻子徐林侠、儿子宋振中(小萝卜头)团聚的。

当时,一共三辆小汽车,周养浩坐在第一辆车上,杨虎城和幼子杨拯中坐在第二辆车上,宋绮云、徐林侠夫妇和他们未满9岁的幼子宋振中(小萝卜头)坐在第三辆车上。在赶往白公馆松林坡的路上,周养浩所坐的汽车开得飞快,他提前去向特务头子毛人凤报告了。

听了周养浩的报告之后,特务头子毛人凤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交代道:“你回去休息吧,后面的事情不用你管了!”就这样,周养浩急匆匆地离开了白公馆松林坡。

没过多久,大约晚上11点钟左右,杨虎城将军和幼子杨拯中乘坐的第二辆汽车,行驶到了白公馆松林坡。此时一直负责看管杨虎城将军的特务队长张鹄,打开车门说道:“请杨先生(杨虎城)在这里暂住两天,等候总裁(蒋介石)的接见。”

紧接着,由特务队长张鹄带领,杨虎城将军和幼子杨拯中进入了“戴公祠”。在进入房间之时,提前埋伏在门后的特务王少山,闪身而出并迅速将匕首捅进了杨拯中的腰间。杨拯中惨叫一声,冲着走在前面的杨虎城将军喊道:“爸爸!”

走在前面的杨虎城听见声音之后,立即回头查看。此时,另一个特务熊祥就拿着匕首捅向了杨虎城将军。与此同时,白公馆看守所所长杨进兴迅速跑过来,用手帕捂住了杨虎城将军的嘴。紧接着,特务熊祥对着杨虎城将军又捅了几刀。

就这样,杨虎城将军和幼子杨拯中,被残忍杀害了。

在清理完行凶现场之后,看守所所长杨进兴挥了挥沾满鲜血的手,对着担任看守班长的杨钦典和安文芳说道:“后车上的小崽子,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后车,指的是宋绮云、徐林侠夫妇和他们未满9岁的幼子宋振中(小萝卜头)所坐的第三辆车;小崽子,指的是未满9岁的小萝卜头——宋振中。杨钦典和安文芳互相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

很快,第三辆车行驶到了白公馆松林坡,凶残的特务们如法炮制——杨进兴和熊祥合伙将宋绮云杀害,王少山将徐林侠杀害,而杨钦典和安文芳则冲向了宋振中(小萝卜头)。

杨钦典用手掐住宋振中(小萝卜头)的脖子,瘦小的宋振中(小萝卜头)拼命挣扎,两条小腿胡乱地蹬着。和杨钦典一起行动的安文芳,则乘势摁住了宋振中(小萝卜头)的腿。

此时,杨钦典的心情非常紧张,他急忙又腾出一只手去捂宋振中(小萝卜头)的嘴,想要将宋振中(小萝卜头)活活闷死。可是,杨钦典忙活了好一阵子,宋振中(小萝卜头)还在呻吟着。

此时,已经将宋绮云杀害的杨进兴冲了过来,对着杨钦典和安文芳大骂道:“废物,连这点事情都干不成!”说着,凶残的杨进兴挥起手中的匕首,刺向了年幼的宋振中(小萝卜头)……

后来,特务头子毛人凤论“功”行赏,周养浩、杨进兴、熊祥每人分得200块大洋,张鹄分得150块大洋,杨钦典、安文芳、王少山等每人分得50块大洋。

手中拿着分得的50块大洋,杨钦典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而且不满9岁的宋振中(小萝卜头)遇害时的那一幕,不断在杨钦典的脑海中浮现,令他悔恨不已、痛苦不堪。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1949年10月的一天,杨钦典像往常一样到白公馆看守所巡逻。此时,罗广斌(《红岩》的作者之一)小声对着杨钦典说道:“老杨,你知道吗,新中国成立了!”

杨钦典吃了一惊,他四处看了看,然后也小声地说:“你别乱说!”

罗广斌继续说道:“老杨,你听我一句话,国民党要完蛋了,你不要再为他们卖命了!”

此时,其他被关押的革命人士也趁机对杨钦典说道:“你要往前看,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句话对杨钦典的触动很大,以至于让他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

1949年11月27日,随着人民军队持续逼近重庆,蒋介石向特务头子毛人凤下达了大屠杀的命令。这一天,白公馆看守所里面的50多名革命人士被特务们分批杀害。

到了晚上10点多,白公馆看守所里仅剩下了包括罗广斌在内的19名革命人士,特务们还没有来得及将他们押赴刑场。

这时候,已经到了黎明来临前的最后时刻,被留在看守所值班的杨钦典也惶恐不安。杨钦典自知双手沾满很难洗净的鲜血,尤其是当他回想起两个多月之前,宋振中(小萝卜头)惨死的样子,更是心惊胆战、越想越怕。

怎么办?就在此时,罗广斌冲着杨钦典说道:“老杨,你还不快想想办法,替你自己留条后路?”杨钦典听了之后犹豫不决,他低着头迟迟没有说话。

罗广斌和被关押的同志们又纷纷说道:“老杨,你快把牢门打开。我们可以为你证明,保证不再追究你的过去!你放心,我们说话是算数的!”

在罗广斌和同志们的积极劝说下,杨钦典最终心动了,他用钥匙打开了牢门,将包括罗广斌在内的19名同志放了出去。同时,杨钦典也跟着大家一块逃离了白公馆看守所。

1949年11月30日下午,重庆迎来了解放。第二天,在罗广斌的带领下,杨钦典就来到重庆市军管会登记自首。当时,罗广斌和幸免于难的同志们还向重庆市军管会的同志,证明了杨钦典的立功表现,并且请求给予杨钦典宽大处理。

后来,经过查证核实,重庆市军管会对杨钦典宽大处理,并打算为杨钦典安排工作。不过,杨钦典的老母亲不想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她坚决让杨钦典回河南老家种地,过安安稳稳的普通生活。

就这样,在领取一些路费之后,杨钦典离开了重庆,回到了河南郾城县老家。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1966年7月的一天,杨钦典突然被从重庆而来的公安人员逮捕了,并且公安人员当场宣布杨钦典是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

那时候,虽然杨钦典申诉说自己曾经打开牢门解救罗广斌等19名同志,但是由于当时罗广斌等同志的处境也不好,所以杨钦典最终还是被公安人员带走了,紧接着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后来,随着社会秩序的稳定,罗广斌等同志开始积极奔走呼吁,最终在1982年,杨钦典获得了释放,他再次回到河南老家务农。

从1998年开始,杨钦典先后六次在家人的陪同下,从河南老家来到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祭奠缅怀遇难的先烈们。

那时候,虽然杨钦典不愿提及当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是为了让后人们能够铭记历史、受到教育,他还是现身说法,讲述他所知道的先烈们的光荣事迹,尽力为社会和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

2004年11月27日,重庆当地政府为在“11·27大屠杀”中遇难的先烈们,举行了盛大而隆重的悼念活动。第二天,重庆的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这次悼念活动,并真实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86岁高龄的杨钦典跪在先烈们的墓碑前,老泪纵横地焚烧着冥纸:“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

话说回来。2006年4月13日这一天上午,杨虎城将军之孙杨瀚专程来到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大刘镇周庄村,寻访已经88岁高龄的杨钦典。其实,在杨瀚的心里,早就有了寻访杨钦典的念头,他想通过那段苦难历史的见证者、亲历者,梳理一下爷爷杨虎城将军遇害的具体细节。

不过,善良的杨瀚又担心自己惊扰了已经垂垂老矣的杨钦典的平静生活,让杨钦典重新背负起那沉重的心理包袱。所以,杨瀚始终没有下定寻访杨钦典的决心。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想心存遗憾的杨瀚,最终还是来寻访杨钦典老人了。

在这一次寻访过程中,杨瀚心中很有感触——当他提到爷爷杨虎城将军之时,八旬老人杨钦典明显是震惊的。杨钦典老人流着泪水,对杨瀚说:“我只是当兵的!”这一句话,道尽了杨钦典老人的万般无奈和苦楚。

杨瀚一直这么认为,自己去寻访杨钦典老人,其实也算是一桩好事,可以让杨钦典老人将背负了半个世纪的心理包袱,轻轻地放下了,一切都到此为止了。对于杨钦典老人,杨瀚最深的感受是两个字——怜悯。

杨瀚曾说:“我觉得他(杨钦典老人)可怜,应该怜悯他。这是对那一代人,那样的人的一种感情。他(杨钦典)其实也是时代的受害者,当然也是幸运者。”

《红岩》的作者罗广斌在回忆录中曾这么说:“如果没有杨钦典的将功折罪,白公馆剩下的19个人会全部被杀死,那么狱中党组织血和泪的嘱托就不可能被保存下来——所以,杨钦典最后的义举,应该说对保存这些历史资料以及了解大屠杀的真相,客观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在杨瀚告别杨钦典老人之时,杨钦典老人微颤着嘴唇,并深情地望着杨瀚:“以后要常来,常来!”正如杨瀚所说,或许,在那时那刻,压在杨钦典老人身上的沉重包袱消失不见。

“以后要常来”,这句话并没有实现。一年多之后,2007年11月17日,杨钦典老人平静地离开了人世,终年89岁。

本文标题: 杨虎城之孙寻访河南八旬老人,提到爷爷,老人流泪:我只是当兵的
永久网址: https://www.laoziliao.net/history/info/58484423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料友留言(数量:9条)

料友:美好家园 2022-06-24 11:22
哎!不好评价呀!
料友:风声水起 2022-06-24 13:04
应该给立功德碑。必定还救了19位革命人士。
料友:风声水起 2022-06-24 19:17
即使是老年,看得出年轻的时候是一表人材,高大魁梧
料友:老资料网友926 2022-06-25 17:17
功过相抵
料友:曼陀罗 2022-06-25 17:40
连儿童都不放过,可恨之人
料友:曼陀罗 2022-06-27 00:48
牛逼人啊,经历这么多大事,现在还活着
料友:地地道道 2022-06-28 14:54
唉,怎么说呢,至少是那个特殊年代的见证者,都不容易啊。
料友:用户imniozl 2022-06-28 22:01
救了这么多同志,现在享受什么待遇?
料友:蛋壳 2022-06-29 11:02
浪子回头金不换,何况又救了十几个革命者,值得称赞。
相关文章
刘邦清除异姓王为何没激起激烈反抗?因为他笼络住了最大的利益集团
伤痛的楚汉(24) 主笔:闲乐生朱晖 公元前202年十二月,高祖大会诸侯于陈地,楚王信前往谒见。 高祖刘邦笑嘻嘻的看着阶下的韩信,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韩信啊韩信,你从来逃不出我手掌心的,以前如此,现在如此,永远都是如此!! “多日不见
标签刘邦,韩信,皇帝,楚王
我国历史上有5大千古罪人,石敬瑭还不够资格,司马炎仅列第3
第五。隋炀帝。刚上任时,全国人口5000万。到了唐初普查,不到1500万而已。有6成老百姓死于隋末。尽管这事不全是他干的,但论害死人总数,杨广卓实算历代第一。 大运河够伟大吗?全长3500公里,链接5大江河,不到4年就竣工了。只是流了很多
标签司马炎,石敬瑭,隋炀帝,靖康,李隆基,安史,河内,采莲赋,北宋
三国时的“杜夫人”经常被人霸占,但她没寻短见,反而生活惬意
综述 无论哪个时代的战争对于当时的人民来说都是水深火热与不幸的,而受到战争影响最深的应该就是女性了。 由于身体机能上的差异,女性在战争中显得极其脆弱,在古代经常有女性在战争当中为了洁身自好而选择以死明志。 三国可谓是古中国最为璀璨的一段历
标签三国,吕布,曹操,袁术,秦宜禄
宋代宦官假传圣旨有多难?徽宗想诬陷宦官假传自己口谕,竟被打脸
崇宁年间,宋徽宗正式执掌大权,与他“臭味相投”的蔡京重回了权力巅峰。在蔡京的操纵下,大批保守派被打成奸党,纷纷被捕入狱。但除了绝对的保守派,还有很多秉持中立调和立场的大臣受到牵连,其中就有前宰相范纯仁之子范正平,被安上了一个“妄传圣旨”的罪
标签宋徽宗,宋代,圣旨,范纯仁,蔡克明,蔡京,向太后
战将向蒋介石提过三个建议,万幸蒋介石没有采纳,否则解放战争史将会重写。
在国内,有很多非常有眼光的军事将领,白崇禧就是其中一位,连毛主席都评价他为中国第一狡猾军阀,但蒋介石对他非常猜忌,所以对他的建议基本听不进去。 白崇禧,字健生,广西桂林市临桂区会仙镇山尾人,他是国民党阵营中有名的战将,非常具有军事天赋和战
标签蒋介石,白崇禧,解放战争,国民党军队,东北民主联军,日军
大明灭亡后,16位皇帝齐聚地府,身为开国皇帝的朱元璋会先抽谁
大明灭亡之后,如果16位皇帝相聚在地府,那么朱元璋会先抽谁? 朱元璋去世后同样来到地府报道,由于其开创了大明帝国,阎王对其也另眼相看,给了个不小的官职,只是地府历朝历代优秀的皇帝也很多,朱元璋想争个头把交椅也很难。 随着时间推移,一个个明
标签朱元璋,明朝,地府,朱棣,严嵩,北宋,小鬼,崇祯帝,方孝孺,朱允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