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康王朱赡焰:虽然是大明最穷的亲王,但我对朝廷的爱依然深沉

前言:甘肃省兰州市,在明初称为兰县。明宪宗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陕西官员(当时兰县属于陕西管辖)向朝廷提出将兰县升格为兰州,其中有一条重要的理由是城中有大明亲藩:肃王。而且兰县地处要害,事务繁多,地方官级别太低的话不好打理。

庚辰,升临洮府兰县为兰州。时陕西守臣奏:“兰县为陕肃喉襟,而肃王封国在其地。政繁官卑,事多掣肘,可升为州。”事下户部,覆奏从之。—《明宪宗实录卷一百七十》

其实一开始肃王的封国并不是兰州,而是甘州(今甘肃省张掖市)。甘州是陕西行都司的驻地,首封肃王朱楧更是有“理陕西行都司及甘州军政事宜”的大权。洪武年间肃王府甘州三护卫出动进行巡边,对西北诸蛮有着极大的震慑作用。

但是在太祖朱元璋驾崩后,继位的皇太孙对戍边亲王进行大规模削藩。为了避免向兄弟们一样遭受无妄之灾,朱楧主动申请内迁兰县。可以说明代中后期以后之所以对于西北的管理力不从心,隐患从肃王内迁之时便已经埋下。今天本文想聊一聊朱楧之子,这位生于兰州,死于兰州的大明第二任肃王朱赡焰。

横贯兰州的黄河天堑

庶长子出身的亲王

朱赡焰,生于永乐四年(公元1406年)四月二十九日,生母张氏。其父朱楧是太祖朱元璋第十四子,肃王妃孙氏是指挥孙继达之女,因此朱赡焰乃是朱楧庶长子。这里略作说明一下啊,因为有不少人会把朱赡焰的名字写成朱瞻焰,甚至误以为他是明成祖朱棣的孙辈。

实际上燕王一脉的字辈是“高瞻祁见祐,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简靖迪先猷”。而肃王一脉的字辈是“赡禄贡真弼,缙绅识烈忠,曦晖跻富运,凯谏处恒隆”。瞻字辈名字里要带土,是燕王一脉第三代,太祖的曾孙辈。赡字辈名字里要带火,是肃王一脉第二代,太祖的孙辈。

根据洪武二十八年(公元1395年)八月重新更定的《皇明祖训》,亲王嫡长子封世子,庶子封郡王,年龄都是十岁。以朱赡焰的身份,自然是不能封为肃世子,但是为何没有在永乐十三年被封为郡王呢?不解。

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十二月,肃王朱楧去世,享年44岁,赐谥曰庄。其实永乐朝的时候亲王、世子和郡王是可以入京朝觐皇帝的。肃庄王本人就去过四次,永乐九年那次甚至还在南京过了生日。只是很可惜,笔者没有查到朱赡焰入京的记录,看来他是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兰州城。

乙酉,肃王楧来朝,宴于华盖殿。是日适楧生旦,赐彩币十表里,羊五十羫,酒百瓶。仍命光禄寺供膳羞。—《明太宗实录卷一百十九》

仿南京故宫华盖殿而建的北京故宫中和殿

但是终永乐一朝,朱赡焰都没有袭封肃王。这个说实话笔者不太能理解,如果朱赡焰要为父王守孝三年的话,那么到永乐二十一年他就可以袭封了呀。何况这一年他十八岁,早已成年。朱棣在上半年的时候也一直待在北京没有外出打仗。结果七月二十日其嫡母肃庄王妃孙氏去世,朱赡焰又开始等待。

好在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七月十八日,朱棣在榆木川驾崩,皇太子朱高炽登基,随即大封宗室。当年十月十一日,朱赡焰袭封肃王,成为大明自开国以来第一位既没有世子身份,又并非由郡王进封的亲王。

肃王护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肃王府的护卫官军,被称为甘州三护卫。此后尽管肃庄王内迁兰县,护卫军也没有改名。朱棣篡位之后,朱楧为了弥补自己靖难时站队建文帝的过失,主动上交了甘州左护卫,由朝廷将其改编为庄浪卫。

朱高炽继位不到一年即驾崩,皇太子朱瞻基登基。这位昔日的皇太孙即位不久,就碰到了二叔汉王朱高煦发动的叛乱。而在御驾亲征平定叛乱之后,朱瞻基决心对依然拥有护卫的大明亲藩动手。随着晋王被废,秦王、楚王和蜀王纷纷上交二护卫,只保留一护卫之后,到了宣德七年(公元1432年),朱赡焰也终于坐不住了。

壬申,肃王赡焰奏:“甘州中、右二护卫官军皆闻逸无差遣。欲止留一卫,请以一卫归朝廷助备边。”—《明宣宗实录卷九十三》

明宣宗朱瞻基剧照

朱瞻基对肃王的举动很满意,下旨留下甘州中护卫,而右护卫官军则携带家属一起调往甘州驻扎。然而即使肃王府只剩下一护卫,其实力仍然不容小觑,朝廷对其的防备之心从未减少。明英宗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镇守陕西都督同知郑铭请求从王府护卫中调兵一千,听指挥戴旺提督备边。而从次年郑铭给朝廷的上奏来看,实际调动的兵力达到两千人之多。

庚午,陕西都指挥同知戴旺等奏:“臣备御兰县,达贼数犯边。而新调甘州中护卫官军二千人俱缺兵器。”上命内府局库以铁甲五百,盔一千,弓一千,箭三万给之。—《明英宗实录卷二十七》

到了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守备兰县都指挥佥事李进向朝廷请求从肃王护卫中抽调一千人由自己统领,以弥补本部兵马不足的弱点。但是就在这段记录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甘州中护卫的军余人数高达一万五千人。

所谓的军余,也成为余丁,是正军死亡或老残后的第一替补者。这些人虽然不占用编制,但是也要参加训练,准备随时递补。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肃王府在只剩一护卫的情况下,还有一万五千人的军余。当初甘州三护卫齐装满员之时的实力,该有多么的恐怖。

壬申,守备兰县都指挥佥事李进奏:“兰县实当要害,而臣所领军马不足。访得甘州中护卫军余一万五千人,乞于内选取一千。令自备鞍马,益臣统领训练,遇警协力剿贼。”上命右都御史王文等同进会选。仍戒进以时训练,毋妨农扰人。—《明英宗实录卷一百三十五》

笔者再举一个例子来强调一下肃王府的实力。成化九年(公元1473年)七月,巡抚陕西右副都御史马文升向朝廷上奏备边三事,里面提到肃王府家人“先皆归化土达”,而且“率能骑射”,希望可以从中挑选精锐与官军一同操练防守。此时虽然朱赡焰已经去世,但这批“土达”家人的祖先,当年应该是跟着肃庄王朱楧一起威震西北的亲信家丁。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兰州小西湖公园:昔日肃王府私家花园

朱赡焰心语:虽然我又穷又疯,但我依然心向朝廷

微薄的岁禄

由于许多半吊子专家的渲染,很多人对明代亲王待岁禄有许多误解。有些人以为是五万石,这当然水平最低,因为明初亲王确实有五万石,但是很快就改掉了。也有人认为都是一万石,这已经水平不错了,但是还有欠缺。

实际上在洪武朝后期,能够享受一万石岁禄的亲王只有这么几家:晋王、燕王、楚王、蜀王和湘王。至于肃王,对不起,由于封国“远在边地”,岁禄只有五百石。当然这个时候其他几个兄弟,包括代王、辽王、庆王、宁王和谷王也就这么点,大家心里还平衡些。

但是在靖难之后,谷王由于有金川门开门之功,除了从宣府迁居长沙外,岁禄还增加了三千石。另外辽王从辽东迁居荆州,朱棣也给他加了五百石的岁禄。到了朱高炽登基之时,代王府、辽王府都加到了两千石,庆王府和宁王府甚至恢复到了一万石。兄弟们之中,唯独肃王府只加了五百石,通前一千石。由此朱赡焰稳稳地坐上大明最穷亲王的宝座。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兰州美景

前文说过朱赡焰在宣德七年七月上交了甘州右护卫,因此到了十一月的时候肃王向朝廷请求增加禄米。本以为自己做了那么大的牺牲,不说恢复成一万石,有个两千石也行啊。结果没想到被宣宗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估计朱赡焰心中绝对的透心凉。

癸未,肃王赡焰奏请增禄米。敕肃府长史、纪善等官曰:“洪武、永乐中,肃府岁给禄米五百石。肃庄王于《祖训》所载岂不知之?而不言少者,盖以地里辽远,运输难艰,知朝廷斟酌得宜也。我皇考仁宗皇帝即位,推恩亲亲。复增米五百石,共一千石,比旧加倍。今王又欲增禄,是不知民力之难也。朕即位以来一切事悉遵旧规,岂敢纤毫有所改作?尔等职在辅导,于王之前亦尝言及此乎?王之斯言,盖亦尔等之言,尔等之心,其审思之。”—《明宣宗实录卷九十六》

挨了这一闷棍之后,朱赡焰再没向朝廷提过增加岁禄的事。然而讽刺的是,正统年间他的庶长子朱禄埤被封为洵阳王之时,却拿到了两千石的岁禄。

大明战马赞助商

肃王府虽然穷,但是由于地处西北,在平凉有自己的马场。早在永乐初年,肃庄王就曾经一次向朝廷进贡战马两千匹。而在护卫被裁撤之后,肃王府的马就成了香饽饽,朝廷时不时就要去薅一把羊毛。

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明英宗朱祁镇亲自写信给肃王朱赡焰,称甘肃官军由于出哨和追剿虏贼,死伤马匹甚多。请叔祖挑选一些给官军应用,当然朱祁镇还补了一句,朝廷会出钱购买,不会白要。土木堡之变后,面对危险的局势,朝廷再次向肃王府求援。这次白纸黑字写着“给与价直,决不虚负”,不禁让笔者深深怀疑之前到底有没有给够买马的钱。

甘州肃王府保卫战

说起来朝廷对肃王府真是不太友好,岁禄最低,薅完护卫薅马匹,最后连甘州原先的肃王府都没能保住。

甘州肃王府,位于甘州城内偏西南处,由西宁侯宋晟和曹国公李景隆接力督修完工。肃庄王内迁之后,王府并未荒废。正统元年有司想将故肃王府改为都司衙门,遭到了朱赡焰的强力拒绝。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甘州鼓楼

几年之后右佥都御史程富又想把王府拆掉改成钟楼和鼓楼,目的竟然仅仅是为了“壮观边境”,差点把肃王给气个半死。

癸卯,先是右佥都御史程富请毁甘州旧肃王府改作钟鼓楼,以壮观边境。事下总兵官任礼等言:“王府颓圮可毁,作钟鼓楼则劳费无益。”上曰:“其皆已之。”至是肃王赡焰始闻富言,请勿毁以存旧。上敕所司谕王知之。—《明英宗实录卷一百一》

但是到了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甘州肃王府终于还是没能保住。土木堡之变后,明军如惊弓之鸟一般。一旦有达贼进犯甘肃屯堡,守堡军士不敢抵抗,全都蜂拥而入甘州城内。镇守甘肃总兵官、宁远伯任礼为了安置败兵,干脆把肃王府拆了改成兵营。

肃王的风骨

从已知史料来看,朱赡焰似乎有间歇性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疾病。正统九年五月,巡按陕西监察御史蒋诚上奏朝廷,称肃王“披发持杖登城”,要求以“防护不严”的罪名对王府承奉、长史等官进行治罪。明英宗则表示朱赡焰这种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必追究。

这样一个又穷、又疯,还老是被薅羊毛的肃王,却在土木堡之变后表现出了令人击节赞叹的风骨。发生在正统十四年八月十五日的土木堡之变,是明朝开国以来最为惨痛的一场败仗。御驾亲征的皇帝朱祁镇本人被俘,扈从文武大臣以及京军精锐几乎全军覆没。

十月初,瓦剌人带着俘虏皇帝朱祁镇一起向北京杀来。初五日,刚登基不久的皇帝朱祁钰向天下宗室诸王发出了一道明代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勤王诏书:

壬子,致书宗室诸王曰:兹者虏寇乘机入关侵犯,京城危急之秋。尚赖宗室至亲以宗社为重,命将统率精兵。不拘多寡,星驰赴京勤王。以除虏寇,以安国家。期在旬月毕集,仍自镇静,固守藩疆。—《明英宗实录卷一百八十四·废帝郕戾王附录第二》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土木堡之变剧照

可是很遗憾,昔日大明边境上的戍边亲王,现在大部分早已蜕化成了混吃等死的废物。晋王、代王、庆王、沈王等纷纷提出要迁居内地,只顾自己逃命,不管朝廷死活。亲王之中没有提出迁国的只有肃王朱赡焰,他还从本府护卫中挑选了五百骑兵,准备让他们驰援京师。人虽然不多,但是以肃王府的条件,本人坚守封国之余,还能派兵勤王,已经称得上是宗室中的一股清流。我们不能不再次感叹,倘若肃王没有内迁,封国依然在甘州,大明在西北的局面将完全不同。

结语: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十二月十七日,肃王朱赡焰去世,享年59岁,赐谥曰康。朱赡焰也只有一个儿子,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赐名朱禄埤。正统七年(公元1442年)封洵阳王,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袭封肃王。肃康王妃陈氏,东城兵马指挥陈瑄之女,成化十年(公元1474年)去世。

肃王府的北墙由原城垣代替,墙上筑拂云楼,墙外便是滔滔不绝的天堑黄河。想来当年肃康王疯病发作,披发登楼之处应该就是这里。此外今日兰州小西湖公园旧址,即原肃王府私家花园:邸园。

肃藩家族墓地位于兰州市榆中县来紫堡乡黄家庄村北侧平顶峰的南麓,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中有包括康王墓在内的十一座墓葬。但是由于目前只确定了肃庄王朱楧墓以及肃怀王朱绅堵墓的位置,康王墓具体是哪一座,尚不得而知,只能期待后期的考古研究再予以确定。

本文标题: 肃康王朱赡焰:虽然是大明最穷的亲王,但我对朝廷的爱依然深沉
永久网址: https://www.laoziliao.net/history/info/58079604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元末著名才女苏坦妹,朱元璋将其宠幸后,为何次日便将她处死?
元末著名才女苏坦妹,朱元璋将其宠幸后,为何次日便将她处死?
都说帝皇无情 ,历史上有不少曾跟随君主打下江山的开国元勋在江山平定后都落下了一个被猜忌、弑杀的下场。 朱元璋是一个草根出身的皇帝,从一个穷困潦倒的和尚到开创大明朝,在他的身边也有不少的忠诚良将,就如:李善长、傅友德、蓝玉等,都为朱元璋打下江
标签朱元璋,苏坦妹,江山,皇觉寺,朱正文,胡德济
明朝皇帝姓朱,为什么赐国姓为“郑”?
自禅让制被世袭制所取代,浩荡数千年的封建统治正式拉开了序幕。 而封建王朝有一大特点就是血缘至上,如皇子分封土地管辖治理,公主与重臣和外族联姻绑定关系,从而形成一个密不可分的交情网,好比《红楼梦》中紧密缠绕,荣损相伴的四大家族。 随着血缘最
标签明朝,朱棣,郑和,朱聿建,刘邦,郑森
中共历史上左倾、右倾到底是什么意思?
中共历史上左倾、右倾到底是什么意思?
据资料记载,用左和右区分派别的习惯来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三级会议。当时的国民公会里山岳派在左,吉伦特派在右,因此两派就被分别称为左派和右派。 那么,左派和右派和左、右倾到底有什么区别呢?一般来说,左、右派特制党外的政治派别,而左、右倾一般特
标签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陈独秀,第一次国共合作,右派
1992年:93岁聂荣臻预感大限将至,自称该走了,挣扎着安排三件事
1992年:93岁聂荣臻预感大限将至,自称该走了,挣扎着安排三件事
聂荣臻元帅生于1899年,是十大元帅中享寿最高的,仙龄93岁,与刘伯承元帅一样。聂帅保养有方,心态良好,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还保持着清醒,生活得很有质量。 上世纪80年代后,年登耄耋的聂帅似乎对生命大限有所预感,颇喜怀旧,做了一些看上去像是安排
标签聂荣臻,北京,加藤美穗子,日军
1938年日军宣布阵亡的王牌飞行员,在兰州永昌路上,隐身了半世纪
在兰州消失的日本王牌飞行员, 寻访有新进展,似定居在兰州永昌路 一场惨烈的空战之后,日军王牌飞行员山下七郎被中国空军勇士击落。不久之后,他被中国民众生擒。抗战结束后,山下七郎最后定居于兰州。自此,他就杳无音讯。然而,岳逢春先生一篇文章,隐约
标签山下七郎,兰州,日寇,罗英德,永昌
为何万历皇帝二十一岁就开始找陵寝位置?
万历十一年(1583),刚刚才满二十一岁的万历朱翊钧放下手头事务,专门来到大明王朝皇帝陵寝集合地天寿山。 此行目的除了对朱棣以后的皇帝列祖进行祭祀外,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竟然是给他这位年轻人寻找陵寝藏地。此前,按照万历的意图部署,内阁首辅张四
标签朱翊钧,万历,神宗,天寿山,梁子琦,申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