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软禁,杨虎城被杀,捉蒋总指挥刘多荃啥结局?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1936年12月12日凌晨5时,西安城的绝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中时,位于骊山的华清宫正发生着一件大事,东北军105师第2旅、张学良少帅卫队第2营第7连、东北军第129师,在东北军独立第105师师长刘多荃的指挥下正在向华清宫靠近。

西安事变兵谏亭

随着华清宫的几声枪响,正在睡梦中的蒋介石被枪声惊醒,蒋介石原本以为是红军打过来了,却没有想到这次前来抓他的人竟是张学良手下的部队。

随着蒋介石被扣押,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而是一个开始,随后在张学良将军和杨虎城将军的努力下,西安事变最终得到了和平解决,蒋介石也做出了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保证,西安事变就此落下了帷幕。

但是蒋介石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策划西安事变的张学良被软禁数十年,杨虎城将军被蒋介石派出的特务杀害,那么在西安事变中担任捉蒋总指挥的刘多荃,蒋介石又是如何处置他的呢?

刘多荃

保定军校毕业的少帅卫队副队长

刘多荃出生于1897年的奉天凤城(今辽宁凤城),家境并不是很好,幼年时期没有学到什么手艺,不过家里人还是供他上了几年私塾,在那个年代能识字基本上就能找到一个赖以生存的活计。

不过刘多荃所处的年代,正是当时我国最为混乱的年代,军阀林立、社会动荡甚至国家还存在多个政府,北方的北洋政府还有南方的革命政府,让饱受创伤的国家更是动荡不安。

特别是在五四运动之后,国内的爱国情绪瞬间高涨,刘多荃也在此时参加了东北军,并且被分配为炮兵,识字的刘多荃恰恰在此时被东北军的长官看重,1921年便在东北军的推荐之下报考了保定军校。

1923年8月,刘多荃从保定军校第九期炮兵科顺利毕业,作为保定军校最后一期毕业的学员,刘多荃回到东北军后得到了重用,直接被任命为东北陆军第十六旅炮兵营少校营长。

1924年9月,江浙战争的爆发让张作霖嗅到了机会,当时直系军阀虽然大胜,但是其有生力量在江浙大战中的消亡是肯定的,于是张作霖便自任总司令率领着15万东北军改编的镇威军向南进发。

此时的刘多荃也被任命为镇威军第3次方面联合军团卫队的中校队附(卫队长助理),年底则担任了东北讲武堂第三、四方面军联合军团候补军官入伍生队队附(队长助理)。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张学良与蒋介石

当时张学良所指挥的奉军第三混成旅,在1922年爆发的第一次直奉大战中,是唯一一支取得胜利的奉系部队,在东北军中威名大振。

在第二次直奉大战中,张学良被张作霖任命为镇威军第三军军长,更是率先率军突破山海关,直捣北平打得直系军阀全面溃败,此举使张作霖成为了北洋军阀的领导人,奉系军阀的军事实力也达到了顶点。

1925年,张学良被升任为京榆地区卫戍总司令,而此时的刘多荃也被提拔为了张学良卫队的副卫队长。

很快张学良卫队就扩编为了卫队旅,刘多荃也被提拔为卫队旅第一团团长,可以说刘多荃深受张学良的信任,完全将刘多荃视作自己的心腹了,刘多荃也逐渐的接近了东北军的权力中心。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张学良

1928年春,刘多荃又调任奉军第19师一旅一团团长,很显然当时的张学良已经将刘多荃当做自己的心腹了,任命刘多荃到奉军第19师这样的主力部队担任主力团团团长实际上也是在有意培养刘多荃。

事实上刘多荃在张学良接任张作霖的位置后,也多次参加了张学良在东北地区组织的许多活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杨常事件”。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在回奉天的时候被日本关东军事先埋在皇姑屯的炸药炸死,张学良立即率卫队旅回东北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张作霖在被炸死后的一星期的时间里,张学良立即组织了东北易帜的果断行动,期间虽然多次受到日本人和杨宇霆的阻挠,但最终还是得到了实现,并且还促成了“杨常事件”的发生。

得到张学良将军重用

1927年7月,张学良在继任老帅张作霖之位后,迅速开始接管东北地区的各部队和东北政府的权力,刘多荃也被调任至东三省保安司令部第20旅61团团长。

1929年1月10日下午,被拟认为东北保安委员会委员的杨宇霆与黑龙江省省长常槐荫来到张学良所居住的帅府老虎厅求见张学良,以中东铁路是中苏合办的铁路,却一向不接受东北交通委员会指挥为由,要求成立东北铁路督办公署。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杨宇霆、常荫槐

同时杨宇霆更是极力推荐常荫槐为督办,常荫槐也表示成立东北铁路督办公署,可以将中东铁路纳入东北军的管辖范围之内。

张学良表示此事自己做不了主,需要将此事上报南京后才能做出决断,结果杨宇霆直接拿出了事先就拟定好的文件,递给了张学良并说道:“此事我们俩已经商量好了,就这么办了,你签个字我们马上公布于众!”

让张学良怒火中烧但他强忍住了怒火,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们的建议我可以考虑,不过现在天色已晚,我让下人们先备饭,用过餐后我们再商量。”

两人均已事先未告诉家中不回去吃饭为由,推辞了张学良留下吃饭的邀请,不过也声明了等晚饭过后再来和张学良商量此事,说是商量实则是逼迫张学良必须同意这件事情。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杨常二人走后,张学良立即叫来了警务处长高纪毅和已经改任为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卫队统带的刘多荃等人,高纪毅负责率卫队的四名卫士动手,刘多荃则带着卫队做好警备工作。

刘多荃接到任务后,立即在暗中加强了帅府内外的警备工作,并且将手下的部队安排到了距离帅府都比较近的地方,以便随时保卫帅府,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刘多荃就站在帅府门口等杨常两人前来赴死。

杨常两人吃完饭回来后,又走到了老虎厅等张学良来签字,结果却没想到两人屁股还没坐热时,高纪毅便带着四名卫士直接闯了进来,与此同时刘多荃也叫人暗中看住了两人的司机。

随着两声枪响,杨常二人随即应声倒地,这就是张学良接管东北地区是最为著名的杨常事件,也被称为击毙杨常。

也正是因此参加了这次活动的刘多荃,在张学良的心中自然也是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1930年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陆海空副司令的张学良前往北平,刘多荃也改任为国民革命军陆海空副总司令北平行营卫队统带。

然而在1931年9月18日,侵华日军公然侵占我国东北四省(当时东北除黑吉辽三省外还有热河省),张学良受南京国民政府指示未开一枪便撤出了东北,这也是东北军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刘多荃无力改变什么,只能随军队南下到北平,担任北平绥靖公署卫队统带部少将统带,1933年,张学良又提拔刘多荃为东北军独立第105师师长,升官发财虽然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刘多荃却日夜思念故乡根本高兴不起来。

西安事变的捉蒋总指挥

然而蒋介石在东北三省被侵占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发兵全力抗日,仍绞尽脑汁的“剿匪”,在1935年将东北军调往陕西“剿匪”,其实蒋介石当时有着两个考虑。

一是东北军和红军打起来就可以避免东北军产生更大的影响,也可以使东北军和红军之间产生矛盾,同样可以防止东北军和红军联手,毕竟当时红军北上的目的就是要北上抗日。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另一方面则是如果东北军抗命,蒋介石便可以借机撤销东北军番号,彻底架空张学良,张学良自然也知道蒋介石的想法,便带兵进入陕西省,刘多荃作为张学良的心腹亲信,自然也随军前往陕西。

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知道东北军与红军交战多时,却并没有太大的战绩,甚至还有东北军小规模的投奔红军,干脆直接亲自到西安敦促张学良和杨虎城进攻红军。

然而由于此前东北军与红军交战失利,再加上我党所宣传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广大的东北军和西北军官兵都不愿意再和红军打内战了,纷纷要求停止内战共同抗日。

作为两军主官的张学良和杨虎城在士兵们的感召下,便策划了西安事变,其实当时两人并没有想通过兵谏的方式劝诫蒋介石,只是并没有成功。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张学良与杨虎城将军合照

12月7日下午,张学良来到蒋介石所在的华清池,声泪俱下的劝说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却没有想到遭到了蒋介石的厉声训斥,张学良走后,杨虎城又赶来进行劝说,也遭到了蒋介石的训斥。

12月11日,张学良又进行了最后一次劝告,但仍被蒋介石所拒绝,张学良和杨虎城两人见劝蒋介石抗日不成,便商议着用武力囚禁蒋介石逼他抗日。

于是张学良的东北军与杨虎城的西北军十七路军进行了分工,张学良所带领的东北军,负责去临潼捉蒋介石,具体的行动计划则由时任东北军独立第105师的师长刘多荃指挥,刘多荃也被称为捉蒋总指挥。

而杨虎城的西北军则负责消灭控制西安城内的中央军,具体则由赵寿山和警备第二旅旅长兼西安城防司令孔从周执行。

两军约定同时在12日凌晨3时前部署完毕,凌晨5时正式开始行动早上8时以前解决全部战斗,而在10时恢复城内外正常的交通和社会秩序。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孙铭九

很快两军的相关人员便进入了紧急的准备状态,负责全面指挥的刘多荃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所有人,只是找来了此前曾在张学良卫队中干过的105师第二旅旅长唐君尧、骑六师师长白凤翔、团长刘桂五、以及张学良卫队第2营营长孙铭九和第7连连长张万山。

刘多荃的计划是在12月12日凌晨5时左右,由唐君尧和孙铭九等人率领卫队营前往华清池捉蒋,外围的129师师长周福成则负责防止蒋介石的卫队突围,并且在必要时支援捉蒋的卫队营。

这些人回到各自的部队之后,并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手下的士兵,而是跟手下的士兵说张副司令被扣押在了蒋介石的行宫华清池,只有扣押了蒋介石才能够救出张副司令。

东北军的士兵们虽然对于张学良一枪不开就让他们撤离了东北非常不理解,但是对于张学良还是比较服从的,而且张作霖张学良两个人带给东北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于是这些士兵们二话不说,个个都摩拳擦掌的准备着凌晨的行动。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华清宫地图

12月12日凌晨3时,参加此次行动的各个部队都已经准备完毕了,刘多荃也不断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随着手表上的指针指到5点整,唐君尧、孙铭九等人立即率卫队营向华清池方向开进。

白凤祥、刘桂五等人在到达华清池门口时,随即连开数枪将守门的蒋介石卫队士兵打散,卫队营的士兵也立即翻进院子中,将大门打开迎接卫队营第二营七连的士兵们。

蒋介石此时也被枪声惊醒,以为是红军打进来了,吓得浑身发抖,披着睡衣拖着鞋就往外跑,一名卫队营的士兵见状立即开枪不过并没有打到蒋介石而是打到了墙上,至今这个弹孔还留在华清宫中的墙壁上。

蒋介石在侍卫的拥簇下向华清宫后门跑去,但是门锁却打不开了,无奈在侍卫们的帮扶下爬上墙头,结果翻了墙头之后,蒋介石跌到了墙外七八尺深的乱石沟里摔伤了脊骨,手脚也在跌落过程中划破了,鞋子更是丢了一只。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清晨6时左右院内的战斗全部停止,蒋介石的卫队被打了个七零八落,但就是没有见到蒋介石的身影,孙铭九立即带人在华清宫周围四处搜寻,最终在后山的一个大岩石旁的小山洞里,找到了缩成一团的蒋介石。

而当时蒋介石的族侄国民党宪兵第三团团长蒋孝先并不在临潼,当天晚上他正在西安搓麻将,也正是因此国民党宪兵第三团在没有团长的指挥下乱作一团,保证了东北军在行动时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阻碍。

蒋孝先清晨驱车从西安返回临潼时,遇到了第二批赶往临潼控制局面的东北军,并且被拦住进行盘问,然而直到此时蒋孝先都不知道临潼的华清宫已经发生了兵谏,仍然耀武扬威的自报官职姓名。

蒋孝先曾经担任过北平宪兵团长,在北平期间是仗势欺人、作恶多端,东北军的官兵一听此人是宪兵第三团团长蒋孝先,直接把蒋孝先给扣押了,并且押往了临潼交给了刘多荃。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蒋孝先

曾任北平绥靖公署统带的刘多荃,又怎么会不知蒋孝先的恶行,当即不考虑后果的下令将蒋孝先给枪决了,其实当时东北军连蒋介石都给抓了,又怎么可能会怕蒋介石的族侄蒋孝先。

而住在西安西京招待所内的一众国民党中央大员卫立煌、陈诚、蒋鼎文、钱大钧等人全部被扣留,其中最为狼狈的是有着小委员长之称的陈诚,慌乱之中躲进了垃圾箱中,结果自己受不了其中的气味干呕了两声。

本来已经从垃圾箱边上走过去的西北军士兵又走了回来,直接将陈诚给抓起来了,而且还十分嫌弃陈诚身上的气味。

上午10时左右,孙铭九等人连拖带架将蒋介石塞进了汽车,送到了张学良所在的指挥部,紧接着张学良和杨虎城立即通电全国提出了抗日救国的八项主张,并打电报给延安的中共中央邀请我党派代表团到西安共同商议处理西安事变和抗日救国的事项。

在我党和多方人士的共同努力下,西安事变最终得以和平解决,而张学良送蒋介石前往南京后遭到了扣留,为了救回张学良,东北军内部出现了两派,一派主张对南京使用武力,而另一派则主张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王以哲

1937年2月2日,以孙铭九等为首的少壮派突然下手杀害了主和派的东北军高级将领王以哲,坚持拒绝让东北军撤出西安,甚至还准备对抗陈诚率领的中央军进驻西安。

此时的刘多荃已经率军撤到了渭南防地,枪杀王以哲事件发生后,刘多荃立即和高崇明等人紧急研究对策,最终决定先制止杨虎城的动摇,然后再命令孙铭九等人退出西安。

刘多荃也命令他手下的一个团到了临潼,做出了向西安进攻的态势,杨虎城也不再动摇,东北军军权也算是保住了,最后孙铭九等人也离开了西安,西安市内的秩序也迅速得到了恢复。

然而此时中央军的樊嵩甫部竟然趁此机会进军想要袭击东北军,刘多荃立即打电话质问顾祝同,是不是要打一仗,顾祝同连忙解释此事,并且制止了前进的部队。

蒋介石对刘多荃的报复

然而西安事变虽然得到了和平解决,但蒋介石作为一个小肚鸡肠的人,肯定是不会放过刘多荃等策划西安事变的东北军将领的,特别是刘多荃还是西安事变中的捉蒋总指挥。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蒋介石

不过蒋介石当一个伪君子还是比较有能力的,他先是将东北军整编为6个军,又挨个和东北军的将领谈话,对这些东北军将领极尽拉拢,刘多荃自然也在其中,为了表示诚意蒋介石直接任命刘多荃为第四十九军军长。

实际上第四十九军一个军却只有两个师的配额,抗日战争爆发后,又直接将刘多荃这不满一个军编制的第四十九军拉到了沧县、静海一带,却又不给补给,第四十九军奋力抵抗却不敌日军被迫向南撤退。

然而第四十九军还没来得及修整,蒋介石又将其调到了淞沪战场,还让第四十九军坚守钱江弄江桥一线的阵地,在日军重火力的猛攻下,第四十九军下属的第105师损失惨重。

然而在战后蒋介石仍然不给补充兵员和军事物资,刘多荃无奈之下又亲自到武汉去活动,花了一大笔钱打通了门路,又调来了全部徒手的预备第五师来补充109师。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结果刘多荃给足了预备第五师装备,预备第五师在出发时4个黄埔生团长却全部都请了长假,刘多荃向蒋介石告发了此事,然而蒋介石非但不处分故意捣蛋、临阵脱逃的团长,反而借机将自己的嫡系李树德安排进了四十九军。

1941年11月,刘多荃被调任至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一职,在国民党军队中,副职在没有兼任军队主官的情况下,根本就是一个被架空的虚职。

同年12月,刘多荃又兼任了热河省政府主席,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东北地区还在日本人的控制中,刘多荃相当于又是挂了一个虚职。

1943年6月,刘多荃又被蒋介石升任为第12战区副司令长官,很显然这同样只是一个虚职,根本没有任何的实权。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解放战争爆发后,蒋介石为了拉拢原东北军的将领给他打内战,直接任命刘多荃为华北“剿总”副司令兼任热河省政府主席,并晋级为陆军上将在华北地区担任傅作义的副手。

刘多荃早已经看清楚了蒋介石的真面目,1948年底,刘多荃举家从东北迁往香港,新中国成立前夕在香港通电起义,这让蒋介石大为光火。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当天,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国民党特务将仍在国民党军队中任职的刘多荃长子刘全礼杀害。

同年12月,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刘多荃从香港返回北京,先后担任了新中国政务院参事兼辽宁省交通厅厅长以及辽宁省的第4届政协副主席等职位。

1985年7月22日,刘多荃不幸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料友留言(数量:2条)

相关文章

庞统说荆州是累赘,诸葛亮说荆州是蜀国一统天下关键,谁高谁低?

1957年,一名开国少将在海边钓鱼,不慎落水去世,年仅44岁

朱标如果不死,会是朱棣的对手吗?

黄埔四期生林伟俦回忆:当年住在我下铺的林帅,在塔山和天津把可我打惨了

林总爱将李军长,从无基层经历,机关一干16年,下去就是副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