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尔扈特东归是骗局吗?并不是!但也确有隐情鲜为人知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土尔扈特的东归估计很多朋友都非常熟悉,在公元1771年,已经西迁欧洲的瓦剌土尔扈特部大多数部众,在其首领渥巴锡的带领下,离开了已经生活了100多年的欧洲伏尔加河与乌拉尔河流域,通过半年多长达4000公里的迁徙,返回了其位于中国境内的祖居地。那么当时土尔扈特究竟为什么要东归?真的只是为了返回故土?还是另有隐情?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土尔扈特东归的前因后果。

土尔扈特人在欧洲

在说土尔扈特人为什么要东归之前,桃花石杂谈觉得还是有必要介绍一下土尔扈特人最初究竟为什么要西迁。土尔扈特部是瓦刺蒙古的一支,在明朝时期,他们主要游牧在今天新疆塔城以西的地区。但在明朝末年,同样出自瓦剌部的准噶尔部开始有了崛起的势头,其首领巴图尔浑台吉开始在天山北路采取了一系列扩张举动,试图一统瓦剌四部。

北元时期土尔扈特所在区域(红圈处)

而此后不久,不愿意向其臣服又无力抗拒其扩张的土尔扈特部首领和鄂尔勒克决定率部西迁。公元1630年,和鄂尔勒克率领大部分部众(约25万人)来到了当时尚未被沙俄完全控制的伏尔加河流域,当时此地人烟稀少,接近无主状态,所以土尔扈特部就在此地建立了自己的汗国。不久之后,沙俄势力就抵达当地,而土尔扈特则很快与其结盟,帮助其对周边的一些鞑靼汗国发动了一系列征服行动,因此得到了沙俄的优待,并在不久后被沙俄认可为属民。

但是沙俄优待土尔扈特当然是有条件的,即土尔扈特要为其出兵,帮助其和欧亚各个对手作战。所以在随后的100多年里,土尔扈特人多次作为雇佣军参加了沙俄与伊朗萨法维王朝、奥斯曼帝国、瑞典以及诺盖和库班等鞑靼汗国的战争。同时土尔扈特自己也与哈萨克人以及高加索地区的对手进行过多次战争。

描绘土尔扈特西迁后领土(绿色区域)的古代地图

而在进入公元18世纪之后,土尔扈特部因为一系列汗位争夺战导致的内乱,实力出现了明显削弱。而沙俄则开始着手逐步取消土尔扈特人的各种自治权限。他们不断鼓励俄罗斯人和日耳曼人移居到土尔扈特领地内,并开始向土尔扈特部派出大量传教士,使其部分部众改信基督教(东正教),同时要求土尔扈特部将领导权从大汗本人转移到由8名土尔扈特贵族组成的“札尔固”之中,而札尔固做出的决议又要获得沙俄政府的批准才能生效。

土尔扈特人的移动佛寺

而在此期间,沙俄和奥斯曼帝国为争夺出海口进行了多次战争,特别是在出身于德意志贵族的沙俄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登基之后,对土尔扈特部的压榨进一步升级。在不到10年之内,沙俄政府就在土尔扈特部征兵32次,征畜56次。结果在不长时间内,总人口只有30~40万人的土尔扈特就有8万左右子弟在战争中伤亡,损失的牲畜也高达40万头。所以在土尔扈特部内部,逐渐开始有了东归故地的意见。

土尔扈特东归前的背景

而在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土尔扈特之所以西迁,在东方受到了准噶尔部的压制是直接原因。不过此时已经又过了100多年,可以说其东方故地的形势也发生了沧海桑田式的变化。

首先在土尔扈特部西迁之后,因为其对准噶尔部不再构成直接威胁,所以土尔扈特与准噶尔的关系很快出现了一定缓和,之后这两个部族还曾多次联姻。所以虽然已经西迁到了欧洲,但土尔扈特部其实仍然一直与留在东方的瓦剌(卫拉特)诸部保持着密切联络。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描绘鼎盛时期准噶尔部控制区域的古地图

而且西迁的土尔扈特部也始终非常重视中原地区的政治演变。在清朝建立之后不久,土尔扈特就在公元1655年到1657年连续从欧洲派遣使节向清朝朝贡,请求清朝允许他们到今天的呼和浩特进行贸易,并到青海进行佛教朝拜,清朝也都一一允许。

而在噶尔丹掌控了准噶尔部之后,开始急速扩张,不久之后就与清朝中央政府爆发了直接冲突,而此时的土尔扈特则站在了清朝中央一边,他们当时还派出了大约1000人的军队,去帮助已经背叛噶尔丹的准噶尔部首领策妄阿拉布坦堵截噶尔丹。而在噶尔丹兵败身死之后,土尔扈特部还派出使节前往清廷祝贺。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描绘平定准噶尔部战争的古画

不过不久之后,策妄阿拉布坦也走到了清朝中央的对立面,因为其所控制的地域处在清朝中央和土尔扈特之间,也为土尔扈特继续了清朝中央保持联系增加了很大困难。尽管此时土尔扈特部与策妄阿拉布坦仍有联姻关系,但他仍然在公元18世纪初的几年间多次阻碍土尔扈特与清朝中央进行联络,甚至曾杀死土尔扈特使臣。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公元18世纪的土尔扈特人画像

公元1709年,土尔扈特部再次派遣使团,从西伯利亚绕过准噶尔部控制区域,用了两年时间,经过今天的乌兰巴托和张家口等地抵达北京。土尔扈特大汗阿玉奇在给康熙的奏文中还说道:

所差之使,乃吾心腹小役,圣主若有密旨,请赐口谕。

而在公元1712年,清朝中央竟然也向土尔扈特部派出了回访的使团,这是在历史上中原政权向欧洲派出的第一个使团。这个使团由礼部官员图理琛率领,同样历时两年才抵达土尔扈特驻地。而从阿玉奇向康熙帝讨密旨以及清朝迅速派遣使团回访来看,当时清朝中央和土尔扈特很可能在共同应对准噶尔部威胁方面进行过一些深入的商讨。不过也许因为地域阻隔确实遥远,所以在此期间双方并没有特别大规模的合作行动。但在接待清朝中央使团时,阿玉奇汗也曾经表示:

我虽外夷,然冠服与中国同,俄罗斯乃嗜欲不通,言语不同之匿也。

也就是表达了臣服俄罗斯是逼不得已,心里仍然与中国更为亲近的态度。而在公元1756年,土尔扈特部使臣吹札布在沙俄的重重阻挠下,历时5年从土尔扈特抵达热河。第二年,他去西藏礼佛返回热河后,受到乾隆接见时也曾表示,土尔扈特完全是因为无力抵抗沙俄,才归附沙俄。同时他还向乾隆提供了土尔扈特部所在地的地图。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乾隆皇帝是土尔扈特东归事件中的核心人物

有观点认为,此举可能是当时土尔扈特已有意东归的一次试探。不过当时乾隆皇帝除了对其进行了一番安慰,并未做出任何有意接纳其东归的表示。而清廷的这种态度,其实也隐含着对土尔扈特动机的一种怀疑,这点稍后详说。

土尔扈特东归

在公元1757年当年,困扰了清朝中央和土尔扈特部上百年的准噶尔部被最终剿灭,其首领阿睦尔撒纳投奔沙俄之后患上天花病死。而在此前后,土尔扈特部也迎来了一个从故地逃来的族人舍愣。

前文我们已经提到,公元17世纪大部土尔扈特人跟随和鄂尔勒克西迁,但其实大部西迁也就意味着有少部土尔扈特族人并没有西迁。而这部分土尔扈特在后来准噶尔崛起的过程中都归附了准噶尔部。这个舍愣就是这部土尔扈特人的一个头领,他在此前曾随准噶尔末代大汗阿睦尔撒纳与清军作战,在兵败之后也投奔了沙俄。但很快清朝要求沙俄将其遣返,见势不妙的舍愣马上再次逃亡,逃到了西迁的土尔扈特部领地之上。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渥巴锡父亲敦罗布剌什的汗旗

而他到了土尔扈特之后,在第一时间给土尔扈特部带来了准噶尔部已经覆灭的消息。而且他还对土尔扈特大汗渥巴锡说当时准噶尔故地人烟稀少,如果土尔扈特能够回归将当地占领,在当地称霸没有任何问题。

看到这里,恐怕许多朋友也能够理解为什么乾隆当时没有表态欢迎土尔扈特东归了。因为虽然当时清廷不知道舍愣逃到了土尔扈特,但当时清朝中央刚刚经过几十年战争,差不多剿灭了准噶尔,土尔扈特提出东归的动机自然会引发怀疑:土尔扈特究竟是要回归故地,归顺清朝呢?还是要抢占准噶尔部覆灭之后的土地呢?

而土尔扈特东归要跨越4000公里,沙俄也肯定不会坐视这个重要的兵源部族离开,所以当时渥巴锡也没有下定决心东归。但到公元1770年时,因为前文提到的沙俄一系列变本加厉的盘剥,渥巴锡最终感到忍无可忍,所以在没有和清朝提前沟通的情况下,直接在公元1771年1月16日突袭了沙俄派驻在土尔扈特的杜丁大尉兵营,之后开始率部开始东归。而且由于其行动极其突然,所以当时有部分土尔扈特人也被丢下,而这些人后来和其部族融合成了欧洲唯一聚居的黄种族群卡尔梅克人(详情可参阅桃花石杂谈其它文章)。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描绘土尔扈特部迁徙景象的画作

而土尔扈特人的突然行动也确实让沙俄有些措手不及,叶卡捷琳娜二世一方面命令哥萨克骑兵立即追击,另一方面则通知已经向其臣服的哈萨克人出兵拦截。不过土尔扈特行动确实极为迅速,而且兵力也比较雄厚,所以仓促组建的哥萨克追兵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太大麻烦。不过在过境哈萨克时,携带有大量妇孺的土尔扈特人在几场战役中损失了上万人。而且当时的气候正是由冬转春的时节,所以大量土尔扈特人先是在严寒中被冻死,后来在天气转暖后又暴发瘟疫,最终有超过一半的人和30%~40%的牲畜都死在了路上。

公元1771年7月,土尔扈特部抵达了伊犁河畔,这时16万8000多跟随渥巴锡东归的土尔扈特人已经只剩下了6.6万余人。而其实早在当年4月,清廷就得到了土尔扈特东归的消息。但当时这个消息是由沙俄地方政府通报给清朝地方政府的,所以当时沙俄只是说一部分卫拉特蒙古人逃亡,所以清廷也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后来情况逐渐明朗之后,清廷内部对于是否接纳土尔扈特人也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渥巴锡东归后的清装画像

当时有人认为土尔扈特重返祖国,当然应该接纳安抚。但也有人提出,土尔扈特是看到了准噶尔被剿灭,当地人丁稀少,所以是想来抢占伊犁地区,他们的许多部众也不是真心归附,所以也没有跟随渥巴锡迁徙,因此清朝不应接纳土尔扈特。而且土尔扈特回归的人员中,前文提到的舍愣还是一个主要的领导者,而他当时还是清朝通辑的反贼,这就更让清朝怀疑其东归的动机了。还有人甚至认为土尔扈特当初没有获得中央政府的批准就迁到了欧洲,现在又擅自回归,所以应该按照法律对其进行严惩。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应对土尔扈特东归事件中的关键人物舒赫德

当时乾隆派了参赞大臣舒赫德到伊犁了解详情,舒赫德综合了来自哈萨克汗和西藏格桑喇嘛等多方面的情报,最终认定土尔扈特部东归的主要原因还是无法忍受沙俄的长期压迫和宗教干涉,所以和沙俄已经决裂,也不会和清朝中央为敌。尽管这种观点在当时清政府内部仍有争论,但最终乾隆拍板,说“朕谓其投诚十分八九”,既然土尔扈特来了,那么接纳就好,没必要因为害怕他们惹事而拒绝他们。

就这样,清朝接纳了土尔扈特,但将其一分为六,彼此牧场之间距离遥远。渥巴锡和舍愣则分别被封为汗和郡王。几年后渥巴锡死时也叮嘱其部众“安分度日,勿生事端”。土尔扈特回归之后也没有发动过任何叛乱事件,所以虽然其东归的过程与动机也曾引发疑虑,但也确实没必要诛心之论,对其回归动机过度质疑了,将其视为一个远离故土的部族重新内附,归顺中原王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告知删除)

料友留言(数量:11条)

相关文章

鲁迅笔下最“幼稚”的文章,短短3个字,却让无数人湿了眼眶

鲁迅去世后朱安不断收到赠款,债务却高达4000,她的饭桌吃了什么

清代品级从正一品到从九品,如何对应现今行政级别?给你明确回答

陈独秀被捕后,小29岁的妻子方知他真实身份,毅然陪坐牢5载

践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匈奴人,在咱老祖宗们的套路里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