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花凋落军统:戴笠如何辣手摧花,斩落其中国间谍情夫?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1937年,南京,新街口,赤日炎炎。

小河次太郎走出咖啡厅,不自觉地左右逡巡一番,眼神凌厉而猥琐。

确认无人跟踪后,他跨上自行车,头顶的黑色礼帽在熙攘的人群中扎眼地游移。

“吱——”是刹车片与制动鼓紧密摩擦产生的高亢音节,俗称“急刹车”。

“砰!”是软体与硬物相撞,软体吸能造成的沉闷声响,俗称“车祸”。

一声“啊”喊了个中途夭折,小河次太郎已经以一种狗吃屎的姿态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陪伴他的,是倒在一旁的自行车,车轱辘兀自悠悠转个不停。

那顶扎眼的礼帽倒想奋力抗争下,却是八十老头进洞房——心有余而力不足,滚过几圈便力竭倒下,黑洞洞的帽口,斜对苍穹,一副不甘寂寞的样子。

围观群众中迅速窜出一名警察,不由分说,抓起肇事者就走;几名群众则将小河次太郎架上人力车,送去就医,有人捡起礼帽,匆匆追随队伍远去。

仅仅两分钟,新街口便恢复了熙熙攘攘。

事情发生的那么突兀,结束的却又那么有序而迅速。

“倒像是提前策划好的!”有脑筋转得快的群众,顺嘴一说,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冷汗顿时堆满了脊背。

一、关门打狗

1937年8月6日,南京总统府,最高国防会议如火如荼。

蒋介石亲自拍板,封锁长江最狭窄的江阴要塞,埋伏水雷,下阻日本海军溯江而上,上将日军舰船一网打尽。

“关门打狗,娘希匹!”老蒋意气风发,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本军事行动的保密级别被定为了“绝密”。

“绝密”是什么保密状态不知道,但下面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了。

计划刚刚布置下去第二天,长江中上游的日本舰船便跑了个精光。

连国内的商船都闻风而动,一条也看不到踪影。

关门打狗,门还没来得及关,狗全跑光了。

泄密泄的如此彻底,蒋介石差点没气歪了鼻子,那几天,“娘希匹”就没离过蒋介石的嘴。

“娘希匹!传戴笠!”

戴笠急急地来,匆匆地去,一个月的破案时限,由不得他不着急。

他首先排查了参与最高国防会议的高官权贵,亲日的行政院长汪精卫、军政部长何应钦和副总参谋长白崇禧最先进入了视野。

有了目标,戴笠却不敢轻举妄动。以这三人的势力,如果没有证据就贸然下手,别说见第二天的太阳,就是当晚的胡蝶,能不能见到都难说。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反复的外围调研与排查后,戴笠将目光锁定了副总参谋长白崇禧。

桂系与国民党中央的关系一直一般,日本人没有干涉桂系北上,据说就是因为与其头目陈济棠达成了默契:北上明为抗日,实则反蒋。

同为桂系头目的白崇禧,会不会有继承、有发展地延续了陈济棠的思想?

然而,对白崇禧的全天候监视得出的结论却是,他与日本方面没有任何交往的迹象。

而且,作为国军军训部的部长,白崇禧积极抗战的态度和爱国热情,那是装不出来的。

换句话说,“小诸葛”有个性,会打仗,但说到做汉奸出卖国家。

“那还是人干的事嘛!”白崇禧骂骂咧咧。

参与制定计划的高官权贵都被排除了,泄密者会是谁呢?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二、羊群里窜出头驴来

就在戴笠即将陷入迷茫的时候,一起意外事件却让破案现出了一点端倪。

在蒋介石到中央军校进行精神训话时,警卫们警觉地发现,大批来人中,竟混杂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有生面孔也算正常,毕竟警卫也不可能认识所有人,但两个学生,还开着一辆汽车,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羊群里多了两只羊,不显眼,但羊群里窜出头驴来,那就出鬼了。

警卫不敢怠慢,立即上报,蒋介石很快被保护了起来。

“两头驴”见军校突然混乱,知道已有防备,只能从后门就开车出来,一溜烟逃走了。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通过警卫的回忆,戴笠比对了车牌,发现可疑人物开的车是行政院的。

而车主,便是行政院简任秘书黄浚。

可疑人物是什么人?他们混入会场想干什么?与黄浚又是什么关系?

几个问题直冲戴笠脑门子,他立即对黄浚展开了调查。

这一调查,惊出了戴笠一身冷汗。

黄浚是个文人,吟得一首好诗,与袁世凯的儿子袁克文、国民党元老汪精卫的私交很好,几人还成立了个诗社,搞些互相惆怅的调调。

1935年,汪精卫做了行政院长,就把黄浚召唤过来,做起了简任秘书。

这些不是关键,关键是,黄浚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他最好的同学,就是曾经的日本驻南京大使须磨,也是公认的日本间谍头子。

更重要的是,作为简任秘书,黄浚参与了国防部最高会议,知道“关门打狗”计划的详情。

黄浚会不会是那个隐藏在南京总统府里的内鬼呢?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三、便宜连襟

黄浚文采斐然,表面上也是作风清廉,但军统的全天候监视却发现,人们看到的,不过是个假黄浚。

这是个生活奢靡的人,经常出入南京高端娱乐会所——汤山温泉招待所,泡澡按摩理疗后,黄浚会与一位叫廖雅权的漂亮女服务员密会。

至于两人都干了些什么?

学外语那是必须的,至于其他,即便是军统这样的国家级特务组织,也是毫无头绪。

甚至,连戴笠都不知道,这廖雅权是谁?真实身份是什么?

外界有传闻,廖雅权即是日本大间谍——“帝国之花”南造云子,事实到底如何?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查,一查到底!”戴笠瞪起了眼睛。

没过几天,初步调查结果出来了,戴笠一看,气乐了。

“传贤兄竟做了这货的便宜连襟!”戴笠“嘿嘿嘿”淫笑个不停。

戴季陶(名“传贤”)和黄浚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大喷嚏。

原来,廖雅权利用在汤山做招待员的机会,积累了复杂的社会关系,她不仅与黄浚打的火热,与国民党很多高官相熟,就连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也是她的老客户。

但黄浚和廖雅权之间,到底有没有情报交易,却依然是个谜。

潜伏进汤山招待所的军统特务无功而返,黄浚竟再也不去那了,每天深居简出,一副恪尽职守的样子,让戴笠连破绽都找不到。

难道他不是戴笠要找的人?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四、礼帽

十多天过去了,案情却毫无进展。

戴笠的头发,都要掉成蒋介石了。

没办法,他只好主动出击。

他命令长期潜伏在日本大使馆的内线,加强对日本方面的监视,同时,他决定从黄浚家里寻找突破口。

军统特务发现,黄浚有个儿子叫黄晟,在外交部工作,工作之余常到玄武湖散步,吃着巧克力糖,顺手把糖纸丢到树洞里,却并不与任何人接触。

“糖纸,糖纸!”戴笠发疯一般的大叫,带着大小特务奔向玄武湖。

湖岸树洞今犹在,不见早前几糖纸。

用糖纸传递情报,这简直就是老蒋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

戴笠懊恼的直揪头发,劈头盖脸把那些大小特务大骂一通。

骂归骂,黄晟还是得继续跟。

但自那以后,黄晟竟再也没去过玄武湖。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跟踪黄浚的特务却有了新发现,黄浚虽然不再去汤山温泉,但黄家的佣人,每次买菜都会出去很久,而在经过日本大使馆时,他总是要停一下。

或者在提鞋子,或者往使馆的花丛里放些什么。

“抓!”戴笠一声令下,他再也不想丢掉线索了。

趁着佣人在使馆门口停下的当口,军统特务们一拥而上,拿了人便走。

甚至都没用什么手段,佣人便忙不迭地答应,愿意给军统做内应。

话说黄浚的家风教育,那是必须要加强啊,这都教育了些什么货色!

佣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近期每天晚上,黄浚都会到新街口的一家咖啡店喝咖啡。

与原来不一样的是,每次外出喝咖啡时,黄浚都会戴上一顶礼帽。

礼帽?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五、不是一般的浪

日本大使馆的内线,也传来了情报。

一名叫小河次太郎的日本人,最近经常出没在新街口的咖啡馆,总戴着一顶礼帽。

又是礼帽!

“这礼帽里,一定有文章!”戴笠非常高兴。

蹲守在咖啡馆内的军统特务,一边琢磨着黄浚怎样传递情报,一边隐蔽地观察着黄浚的行为。

他们发现,黄浚进店之后,会把礼帽往衣架上一挂,而小河次太郎,除了打扮和黄浚很相似外,也会把礼帽挂在衣架上。

两人从不说话,各喝各的咖啡。

喝完之后,他们拿了对方的礼帽便走。

军统特务们如梦初醒,难怪跟踪黄浚没有任何收获,原来他是这样传递情报的。

文人玩的调调,真不是一般的浪。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为了拿到可靠的证据,戴笠与军统特务们精心部署、认真谋划了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

当小河次太郎再次从新街口咖啡厅里出来时,他并不知道,他已完全暴露在了军统的监控之下。

这便是文章开头的一幕。

而车祸、警察、送医和捡礼帽的群众,都来自军统的安排。

送去医院?想什么呢,小河次太郎直接被押往了军统的秘密办公点。

礼帽中,黄浚准备交给日本大使馆的各种最新机密情报,赫然在列。

“收网!”面对黄浚投敌卖国的铁证,戴笠下了命令。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六、精神升华

黄浚既有投敌卖国之心,必然会有严密的防范。

该怎么抓人?

此时的戴笠,既已掌控了事情的全部,便也耐下了性子,他知道等待的重要性,贸然行动势必竹篮打水,耐心等待才会一击致命。

佣人的情报终于到了:黄浚晚上要请客。

下午,三三两两的人开始进入黄家,特务们一看,好嘛!倒有大部分是熟人,都是军统正在调查的间谍。

黄家,黄浚正口沫横飞介绍着情报经验,诗一般的语言不断涌出,一众间谍享受了语言美感,体会了精神升华。

佣人不识时务地打断了节奏,说有邮件上门,请示开门。

黄浚警惕地让佣人打开大门上的小门来收邮件。

佣人去后又回,说邮件太大,不开门送不进来。

黄浚只好开门,特务们一涌而入,精神刚刚升华的一众汉奸,非常自觉的举起了双手。

军统的手段,黄浚根本受不了,他很快坦白认罪,连自己儿子为日本人工作,都一并供出来了。

生死面前无父子,黄浚干的漂亮,难怪佣人立即叛变,黄家果然好家风。

1937年8月26日,经由军事法庭审理,黄浚父子连同十八个汉奸,以通敌卖国罪,一起被枪毙。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七、帝国之花毙命

根据黄浚提供的线索,军统很快抓获了廖雅权。

廖雅权被关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但她并没有在这里待多久。

趁着日本空袭南京的混乱局势,她竟然凭借自己独到的手腕,上演了一出即便放在现在,票房都会大卖的大片——《越狱》。

她的独到手腕众说纷纭,但最靠谱的说法是,廖雅权与戴季陶和很多国民党军政大员关系匪浅,为避免受审遭牵连,故意放跑了她。

这次,戴笠却淫笑不起来了,虽然确认廖雅权这公共汽车就是帝国之花——南造云子,虽然有更多的党政要员因为她成了挑担连襟。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1942年4月,上海,霞飞路百乐门咖啡厅。

接到情报的军统特务,早早地潜伏在了周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疾驰过来的一辆汽车。

南造云子刚刚下车,迎接她的,便是“啪啪啪”三声枪响。

曾经叱咤风云的帝国之花终于香消玉殒,毙命于上海滩。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改。

料友留言(数量:15条)

相关文章

太平天国如果没有发生内讧厮杀,清朝、曾国藩是他们的对手吗?

张作霖为何能镇住杨宇霆?

1945,2万日军带1万女人集体穿越了?

李俊在泰国当了国王,为什么没有将幸存的梁山兄弟接过去享福呢?

皇帝的酒后戏言,日后传位给弟弟,令其死心塌地,不料日后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