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杀死小萝卜头后,为将功折罪放走19位革命志士,一生都在忏悔中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说起中国年龄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宋振中的故事,我想很多人都不会陌生。小萝卜头是革命烈士宋绮云和徐林侠的幼子。1941年,小萝卜头出生在江苏邳州。9月,宋绮云和徐林侠带着8个月大的小萝卜头回陕西探亲时,不幸被捕。

小萝卜头宋振中入狱后,随父母先后被国民党反动派关押在西安大雁塔胡宗南司令部、重庆白公馆监狱、贵州息烽县的阳朗坝监狱中。狱中,由于小萝卜头严重缺乏营养,致使发育不良,头大身小,狱中同志们就亲切地称他为“小萝卜头”。

因小萝卜头年龄小,监狱看守对他的看管并不是很严,行动相对自由,所以小萝卜头就承担起了为狱中同志互相传递消息的重任,成为了一个可爱可敬的“小交通员”。

1949年,人民解放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长江,解放南京,此时蒋介石自知国民党败亡已成定局,遂开始大肆屠杀被关押的革命志士。9月6日,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国民党特务在重庆歌乐山下的松林坡将年仅8岁的小萝卜头宋振中残忍杀害。

将小萝卜头残忍杀害的特务有两个,一个叫杨进兴,时任白公馆看守所所长;另一个叫杨钦典,时任白公馆看守班班长。

据重庆有关方面保存的一份《审讯笔录》记载,1977年3月27日下午,杨钦典向我党自首后,交代其参与杀害宋振中经过:

我和杨进兴在外面那间屋子藏着,等宋绮云和他儿子小萝卜头走进里屋后,我就冲进去,上去就用手掐住小萝卜头的脖子,按在地上时他还没有咽气,一直在呻吟。杨进兴杀死宋绮云后,走过来就用刺刀往他的脊梁骨处刺去,小萝卜头才死了。

杨进兴,在11.27大屠杀后逃往重庆,后逃往华蓥山,解放后潜逃到四川南充,伪装成贫农,在青居镇烟山村躲藏了6年。1955年6月,因与妻子田德俊争吵,被村民胡德清偶然听到,暴露特务身份,被检举,后被公安机关抓获。1958年5月16日,在重庆公审后枪决。

与杨进兴被枪决的悲惨结局相比,杨钦典的结局却是要好得太多太多,解放后他回到老家务农,生活虽不富裕,却很安定,很幸福,直到2007年11月17日因病去世。

为什么同样是参与杀害了小萝卜头的凶手,杨进兴被枪毙,杨钦典却能善终呢?

这一切的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1918年,杨钦典出生在今漯河市源汇区一个贫苦家庭中,家里世代务农,父母两人都是勤劳的农民,靠着几亩薄田,艰难地维持着家中的生计,好在他的父母很是勤劳,因此杨钦典生活倒也不差,至少是吃穿不愁,且还在村里的私塾读了几年书。

但是,随着国内的局势越来越复杂,时局越来越混乱,很多人都因战乱流离失所,物价也因战乱越来越高,杨钦典的家中也深受波折,生活是越来越艰苦。

1940年,为了给家中减轻负担,也为一日三餐都能有一顿饱饭吃,22岁的杨钦典,考入了由胡宗南主办的西安军校七分校教导团,正所谓“当兵扛枪,肚里不慌”。两年后,杨钦典从军校毕业,被分到胡宗南部骑兵部队,成为一名骑兵。

骑兵部队的军饷,在当时的军队中可是很丰厚的,比一般的步兵要高上许多。成为骑兵后,杨钦典也算是完成了当兵前的梦想,那就是一日三餐都有一顿饱饭吃。

当然,杨钦典明白,此时日寇侵略中国,正是军人站出来保家卫国之时,吃饱饭后自然要为国家效力,杨钦典也确是做好了上前线的准备,与日寇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在骑兵部队,杨钦典并没有被派往前线,身材魁梧、高大英武、长相英俊的他很快就被蒋介石看中,调入到他的警卫团,做了一个警卫员。

不久,杨钦典从西安调防到四川,被分配到交警总队特务队任班长,并一度负责宋子文、孔祥熙等国民党政要的警卫工作。

1948年,杨钦典被派到重庆歌乐山集中营内担任白公馆看守班班长,负责看守关押在白公馆内的重要“犯人”。

白公馆,原是四川军阀白驹的别墅。1939年,戴笠准备在歌乐山下建造一个关押革命志士的监狱时,看中了这里,便用重金将它买下,将其改造一座用来关押和迫害革命志士的监狱。

改造完成后,白公馆就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当作了关押革命志士的秘密监狱。

抗日爱国将领黄显声,共产党员宋绮云,徐林侠夫妇及幼子“小萝卜头”宋振中等都曾被囚禁于此。最多时,曾有二百多名革命志士被关押于白公馆。

与渣滓洞监狱不同的是,白公馆里关押的都是国民党反动派认为“案情严重”的革命志士。

来到白公馆看守所的第一天,特务头目就严肃地告诉杨钦典,关在这里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犯人”,不要对于他们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一定要凶狠对待。

刚看管革命志士时,杨钦典也的确是凶狠地对待他们,没有一丝的怜悯。但是,随着与革命志士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接触到了罗世文、黄显声、宋绮云、陈然等革命志士后,杨钦典发现他们并不是上级口中那种穷凶极恶之人,他们有着为国为民的高贵品格,是个好人。

随着杨钦典的内心对狱中的革命志士有着根本上的改观,他开始和颜悦色地对待他们,在自己值班的时候,是尽自己所能给予他们便利,让他们在狱中过得好些。

对于杨钦典的变化,宋绮云、许晓轩等革命志士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他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对象。之后,在与杨钦典闲聊时,宋绮云、许晓轩了解到他出身贫苦,当兵的初衷只是为了混口饱饭,并没有其他想法,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并非是个穷凶极恶之人。

见此,狱中党组织明白,杨钦典是有机会被“感化”的。

而后,宋绮云、许晓轩等就经常给杨钦典讲当今的形势,谈革命道理,告诫他不要再替国民党反动派卖命了,反动派早已失去民心,是强弩之末,要站在劳苦大众一边,弃暗投明。

杨钦典听到这些后,虽然没有直接表明自己要加入到革命志士的阵营中,但却也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因此,在白公馆担任看守的短短一年余间,在我党的感化下,他的思想开始有了转变,经常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为狱中革命志士传递口信、交换书报。

1949年4月,解放军横渡长江,解放南京,接着挥师挺进华南,国民党反动派的末日到了。

此时,蒋介石自知败亡已成定局,我党解放全中国指日可待,遂开始下令大肆屠杀仍然被关押的革命志士。8月,蒋介石带着毛人凤来到重庆,亲自布置对关押在重庆白公馆和渣滓洞看守所的革命志士的屠杀计划。

8月27日,白公馆特务头子陆景清叫来特务杨进兴、安文芳、王少山、熊祥和杨钦典,密令他们杀害杨虎城及其一双子女,还有杨虎城的秘书、中共地下党员宋绮云及其妻子徐林侠、幼子小萝卜头宋振中。

9月6日晚,押送杨虎城、宋绮云两家人从贵州来重庆的车队,抵达重庆歌乐山的松林坡。

杨虎城将军下车后,就问身边的特务:“既然蒋介石是接见我,为什么要跑到这山上来了?”“总裁说让您先在此休息两天,然后再接您到城里去谈”并指着山腰上的戴公祠说道“不信您看,公馆里灯火通明,就是为您准备的。”。

看着山腰上的戴公祠,杨虎城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就静静地看着远方,久久不语。

黑暗中,杨虎城走在最前面,他19岁的幼子杨拯中双手捧着母亲谢葆真的骨灰盒紧随其后。就在杨虎城将军带着儿子往戴公祠屋内走去时,负责暗杀的特务们也早已埋伏在屋内,静静地等着暗杀目标杨虎城将军和他儿子的到来。

杨虎城和杨拯中一进屋,躲在门后的特务王少山就迅速举起匕首,朝着杨拯中的腰部用力的一捅。“爸”受到突然袭击的杨拯中大喊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听到叫喊声,感到事情不妙的杨虎城刚回头,只见特务熊祥的匕首就向他袭来,朝着他的腰部就猛的一捅,就这样,杨虎城这位爱国将领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一场蓄谋已久的暗杀结束了宝贵的生命。

2个小时后,在特务的故意为之下,载着杨虎城女儿杨拯贵和秘书宋绮云一家的车姗姗来迟。他们一到,特务就带着他们向戴公祠警卫室走去,此时他们并不知道杨虎城将军在2个小时前已被秘密杀害。

来到戴公祠后,特务们故技重施,将他们骗到有特务埋伏的屋内。宋绮云被特务熊祥和杨进兴用匕首杀害。徐林侠也同样被特务杀害,在徐林侠倒下的一瞬间,她忍痛央求特务放过小萝卜头和杨拯贵这两个孩子,他们是无辜的。然而,心狠手辣的特务们却根本就不听。

事先受命杀害小萝卜头和杨拯贵的杨钦典和安文芳,分别扑向了小萝卜头宋振中和杨拯贵。杨拯贵被特务安文芳用双手卡住脖子活活憋死。但是,因杨钦典尚存良知,他虽被迫动手掐住小萝卜头的脖子,可却不忍心去掐死他,直到他松开双手,小萝卜头都尚存一丝气息。

杨钦典还有良知,可是其他特务却早已是丧心病狂。这时,杨进兴拿着血淋淋的匕首,看到小萝卜头还有一丝气息,没有丝毫的迟疑,就狠心地用匕首将小萝卜头刺死。

奉命参与杀害杨虎城、宋绮云一家人的暗杀行动后,还有良知且已经受到过狱中革命志士革命教育的杨钦典,一直都沉浸在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自责愧疚当中。眼看国民党反动派节节败退,败亡已成定局,重庆也即将被解放,杨钦典内心深处是一日比一日惶恐。

1949年10月一天,杨钦典像往常一样在白公馆看守所巡逻着。当巡逻到一牢门口时,罗广斌喊住了他,说:“老杨,你知道吗?新中国成立啦!”杨钦典一惊,慌忙向四周看去,小声说:“别乱说。”。接着,罗广斌就告诫杨钦典:“老杨,听我一句话,国民党要完蛋了,别给他们卖命了!”“无论如何,都要给你自己留条后路。不想着自己,也要想着家人。”。

罗广斌的劝说,让杨钦典想到了家中的妻儿老小,本就惶惶不可终日的他,其内心开始动摇,不知不觉就向我党靠来。

1949年11月,刘邓大军进军西南,并很快占领了四川大部分地区,进逼重庆。

此时,已经撤退到台湾的蒋介石眼见重庆即将被解放军解放,不甘心失败的他,在14日带着毛人凤从台湾飞抵重庆,再次布置对革命志士的屠杀计划。是日,江竹筠、李青林、齐亮等30人被秘密在“中美合作所”歌乐山电台岚垭杀害。

11月27日,重庆解放在即,蒋介石再次命令毛人凤对囚禁在白公馆、渣滓洞等监狱中的革命志士进行疯狂的屠杀。

大屠杀的这天,刚好是杨钦典在值班。当时白公馆共关押着40多位革命志士,到晚上10点多,有20多位革命志士被杨进兴带领的特务杀害,因当时渣滓洞监狱发生紧急情况,杨进兴等人都被调了过去,只留下杨钦典和李育生两人留守白公馆,所以白公馆还有19人未被杀害,仍被关押。

这时,杨钦典是惶恐不安地在白公馆看守所内四处走动着,很是着急。杨钦典自知手上沾染着小萝卜头的鲜血,一旦人民解放军进城,他恐怕难逃一死。

“不如把关在白公馆的革命志士给放了,等共产党打进城得了天下,我可将功折罪,说不定还有条活路。”杨钦典突然生起了这念头。这念头的生起,杨钦典想用放走革命志士来换得一条生路的想法也就越来越强烈,随即他开始行动了起来。

“只要有人给自己一个承诺,就这么干”杨钦典边走边想着。杨钦典再次来到了一牢门口,罗广斌见到他,急忙大声说道:“老杨,赶紧拿主意,想办法把我们放出去。重庆眼看就要解放,错过这个机会,到时你想立功赎罪就晚了!”。

“我可以放掉你们。但是杨进兴他们肯定会要我的命。再说,重庆解放后,共产党和解放军会饶了我吗?”关键时刻,杨钦典终于讲出了心中一直存在的顾虑。

“这一点请你放心,解放后你的命运和出路,我们早就为你考虑过了。我们这些被你放出去的人可以为你作证并承诺:一保证不让解放军杀你;二证明你为共产党做过不少工作,功大于过,争取让政府给你安排工作;三保证不再追究你的过去。共产党说话从来是算数的!”罗广斌回道。

听到罗广斌郑重其事的承诺后,杨钦典终于下定决心放出仍然被关押的革命志士。于是,他急忙跑回楼上拿了一把锤子,随后回到罗广斌所在的囚室,将锤子和钥匙交给了罗广斌,并叮嘱道:“你把钥匙和锤子拿好,等一会打开房门后就把这些东西扔到下水道里。之后不要着急离开,现在外边还有人,过会只要听到我在楼上跺三脚,你们就赶紧出门往后山跑。”。

之后,杨钦典向李育生和看守士兵谎称解放军已经进城了,吓走了他们。见守卫都逃走了,杨钦典就急忙向还在狱中的革命志士发出了逃离的信号。罗广斌等革命志士听到信号后,就果断打开牢门往后山跑去。

因杨钦典在关键时刻,弃暗投明,19位革命志士得以逃过一劫,保住了性命。

1949年11月30日下午,人民解放军解放重庆。第二天,在罗广斌的带领下,杨钦典就前往重庆市公安局自首。

罗广斌等人替他作证,说他在关键时刻弃暗投明,有重大立功表现,请求给予其宽大处理。

我党重庆政府根据罗广斌等人的证言,经过慎重的商议,决定既往不咎,不追究他过去的罪责,并安排他在重庆市公安局工作。然而,此时的杨钦典一心想回家,所以选择了放弃这个难得的工作,我党也尊重他的意愿,给他发了路费,让他回家。

回到家乡后,杨钦典跟父辈一样,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专心务农,过上了白天在外劳作,晚上回家陪伴母亲、妻子和孩子的安定和充实的生活。

时间稍纵即逝,转眼间来到1966年。

在这17年间,杨钦典虽然没有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可是生活却很安定,也幸福,与妻子和睦相处,几个儿女也都长大成人,很是孝顺,大儿子还成了村里的会计。

1966年7月,因为一些历史原因,杨钦典被以“国民党特务”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0年,关押在四川省第一看守所。

服刑期间,有人逼迫杨钦典承认罗广斌等这19位从白公馆逃出的革命志士不是他放出来的,他们全是国民党安排潜伏在大陆的特务。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威逼利诱,杨钦典始终坚称:“他们就是我放出来的!”。

事后,当19人之一的郭德贤回忆那段经历时,提到杨钦典,他很是感激地说:“当然,如果老杨违心地说我们不是他放出来的,那就坏事了,我们纵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由于杨钦典的坚持,他又在关键时刻第二次救了这19名同志。

1982年,在郭德贤、罗广斌等人的四处奔走呼号下,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杨钦典无罪的申诉作出判决,认为他有功于革命,且当时我党也做出既往不咎决定,所以撤销原判决,对杨钦典不予追究,当庭释放。

终于,杨钦典回到了日思夜想的老家。然而,回到老家后却早已物是人非,妻子病故,大儿子因受到他的牵连,没了会计的工作。但是,尽管如此,杨钦典却从来没有因此就抱怨过一句。他生前不止一次地说过,他有罪,他应该受到一些“报应”。

杨钦典很少向别人提起自己曾经的功劳,他觉得自己的这些功劳根本就不足以弥补自己曾经所犯的那些罪行,他总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功劳,只有深深的罪孽。

有人告诉他,像他这样的有功之臣可以向政府申请一份生活补助,可是哪怕生活再艰苦,杨钦典从来都没有向政府开过这个口,他认为自己曾有罪过,不该享受。

为了弥补自己的罪孽,他总是竭尽自己所能做一些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情。为了让后人牢记历史,受到教育,尽管他不愿提及当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但还是现身说法,把自己认为是不堪回首的历史和他知道的革命志士的事迹讲给青少年学生听。

除此,对于自己的子孙,杨钦典也总是以自己的例子来教育他们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后好报效国家,为民族和国家献出自己的一份力。在他的教育下,他的孙子杨新华长大后就毅然选择了参军,保家卫国,成为了一位优秀的人民解放军。

因杨钦典始终保有着一个忏悔之心,在村里,总是竭尽所能地帮助身边人的人,也总是很积极地参加集体劳动,所以乡亲们在生活上、交往中都没有瞧不起杨钦典的意思,都很尊敬他,也很认可他。

2004年11月28日,86岁高龄的杨钦典参加了在重庆市为“11·27大屠杀”殉难烈士举行盛大而隆重的悼念活动。他蹲在烈士的墓碑前,老泪纵横地擦拭着烈士的墓碑,并声泪俱下不停地忏悔道:“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

料友留言(数量:5条)

相关文章

赵宗岐上将,20多岁上战场照,与廖锡龙上将同框

1949年,他在重庆渣滓洞杀害小萝卜头,53年后小萝卜头二哥找上门

《大宋宫词》刘娥去世,皇上知道生母是婉儿,拒见刘娥最后一面

广西两位村民进山采药,意外发现战机残骸,52年前的英雄找到了

罕见老照片:课本上看不到的民国珍贵历史瞬间,张张震撼直击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