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人海战术想要赢,50军拼掉家底打阻击,彭总:两个没料到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朝鲜战场三次战役结束之后,无论是志愿军方面还是联军方面,均已露出疲惫之态,并且由于联军在战场上频频失利,导致其在政治战场上也开始处于一种被动态势,所以此时的联军急需一次大的胜利来挽回自己的国际地位。

在此背景下,美军新任指挥官李奇微通过推演,在确认了我军后勤存在供应困难的事实后,便将自己所能调动的所有地面部队共23万余人全部投入战场,于1月25日开始实施起了代号“霹雳行动”的大规模进攻作战。

而志愿军方面原本是打算在第3次战役结束后就转入休整,利用大约2个月的时间进行换装和补充兵力。可从1月8日第3次战役结束到1月25日第4次战役发起仅仅时隔2周多的时间,联军就发起了如此迅猛的反扑,这是彭总的第一个没料到。

而第二没料到,则要从1951年1月26日霹雳作战开始的第二天说起。

当时以美军25师为首的联军部队,除了土耳其旅在前进途中受到了志愿军50军的猛烈攻击之外,其余联军部队则是轻易击退了少数抵抗的志愿军战士,进入了水原城。至此,摆在联军面前的就只剩下了位于水原城南侧的唯一高地,修理山。

由于这个高地位置特殊,俯瞰着一条从由水原通往汉城和仁川的公路,所以这里也就成为了50军和联军的决战之地。联军知道,不拿下修理山就无法保证己方机动力量的平安前进;而50军也清楚,不在这里拦下进犯的敌军,就无法完成彭总“东顶西放”的战略设想。

所以为了能给友军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志愿军中唯一一支起义部队50军便利用前期与联军接触的机会,留下大部在修理山南麓构筑起了一连串的堑壕和防御工事,这也是为什么25师能轻易拿下水原城的原因。

至1月31日凌晨,美军25师的师属炮兵经过两天时间的预先准备,就开始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战前炮火覆盖,从西海岸外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美军攻击机也加入到了行列,与此同时美第25师的步兵则在炮火掩护下展开了对志愿军阻击阵地两翼夹攻。

虽然志愿军已经在修理山上构筑了庞大的防御工事,但由于50军当时所采用的是在一线阵地正斜面设防的打法,这就导致了在第一轮炮火打击下,有许多志愿军战士不是死于与敌人的正面交锋中,而是死于敌人炮火的震荡之下。

众所周知,阵地正斜面一旦承受炮火的射击,就必然陷入极其残酷的场面,人员和工事都会遭到惨重的杀伤和破坏,所以美军25师35团仅仅用了一个上午,就将修理山一带的志愿军一线阵地全部占领了。

紧接着美军又在炮火和空中力量的掩护下,向修理山一带由志愿军防守的其他几个高地发起了进攻,但志愿军50军的战士们依旧英勇,他们在没有得到及时补充弹药的环境下,硬是凭借自己坚强意志撑到了夜晚。

就像美军战史所记载的那样:黑夜中,阿普·拉哈姆用望远镜看到了在志愿军阵地后方,出现了一队一队背着A 型木架运输弹药和粮食的中国人,这些被背在背上的A型木架既不像弹药箱,也不像食品袋。美军的炮火和机枪则不断的射杀着这些手无寸铁,顽强的走向阵地运送着补给的中国人,他们在不断的倒下。

第二天,美军35团的士兵继续对他们面前的志愿军阵地发起了攻击,不过在这次进攻中他们很多人发现自己并没有遭到抵抗,等他们登上志愿军阵地的时候,才发现阵地上已经没有志愿军的士兵了,留下的只有一些被打坏了的苏制轻机枪和步枪散落在被炮火熏黑了的土地上。

2月3日,美军25师向修理山的主峰发起了攻击,而面对着美军的强大攻势,志愿军战士们则借助着白天的大雾,主动让出了修理山的主阵地,因为他们在等待时机,等一个适合他们的作战环境。

至夜,志愿军战士们终于走出了地下工事,他们一直等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他们找准了土耳其旅的方向,一瞬间就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仅仅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就将土耳其旅的阵地完全收复了。

而由于土耳其旅的溃败,此时留在修理山主峰上的就只剩下了美军35团的E连,而他们也趁着志愿军战士开始向着的阵地发起冲击的时候,呼叫了己方炮兵155mm的重型榴弹支援。

在承受着巨大伤亡的过程中啊,这志愿军充分发挥了自己夜战的特长,他们拼命的向美军E连的阵地靠拢,借着炮弹爆炸的火光啊和一连的美军士兵展开了肉搏战,就在美军的E连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天亮了。

美军的空中支援就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的飞向了战场,美军25师的师长又把预备队27团的一个营也派上了主峰,而这个营不但配备了迫击炮,还有A16自行高炮以及一个营级炮兵单位进行炮火支援。

当时负责指挥该营的营长名叫其一,而据他后来回忆所述:我看到了440高地上有着大量穿着褐色衣服的中国士兵,正在修理山主峰方向进行着非常激烈的战斗,那是志愿军部队再次向修理山主峰进行包围冲击的战斗。

他在很多年以后都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他的士兵每向高地接近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打前锋的F连刚一出击,瞬间就出现8名士兵阵亡,并且他们的炮火支援虽然猛烈但效果好像不太明显,因为志愿军士兵的阻击没有丝毫的减弱。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更让其一营长感到吃惊的是在这么强大的火力压制下,志愿军士兵依旧在进行着还击,好像他们根本死不完似的。而美军最终也在付出了极大的伤代价以后,美军士兵才攻击到了440高地.

在志愿军战士坚守的最后一个阵地上,美军几乎已经用上了附近所有能调动的炮兵,并且引导着他们的海盗式战斗轰炸机不断进行着精准的火力射击,在当时那足以摧毁440高地上所有的生物高密度炮火下,志愿军战士们的还击依旧在持续着。

在这一片火光冲天的阵地上,美军的战斗机一直在轰炸着。美军士兵看着那些站在冲天火焰当中岿然不动的志愿军战士们,他们的心理涌起了一丝恐惧。

而志愿军50军的官兵则是在曾泽生军长的指挥下,硬生生的在修理山主阵地上坚持了整整七天,成功的迟滞了美军东进计划。只是这一次成功阻击是他们以自身伤亡过半的惨痛代价换来的,这是彭总的第二个没料到

也是在这次阻击战中,志愿军50军吸取了在第一阶段正斜面阻击上吃的亏,迅速做出了防御调整,集中绝对兵力就地挖掘地下工事,这也是他们为何会在2月3日主动撤出阵地的原因所在。

1951年2月6日,在给美军以极大的杀伤以后,曾泽生军长命令50军的所有部队撤出修理山的阵地,与人民军1军团一起退回到汉江以北。

当50军安全退回到汉江以北以后,满身硝烟的曾泽生军长来到志愿军司令部复命,一见到彭总,这位久经战火的铮铮男儿竟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他用微微颤抖的手在给彭总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沉声道:报告彭总,我50军胜利完成阻击任务,请您指示。

还要什么指示吗?作为志愿军的总司令,彭总自然明白此次阻击任务的艰苦程度,而他当初选择由50军前去担任阻击任务,也正是因为看中了50军曾在国内禹王山阻击战中的亮眼表现才派他们前去执行这一任务的。

可这一场阻击战打下来,50军竟然一下子就损失了一半的有生力量,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远见到的结果,因此当他再次见到曾泽生军长时,彭总直接紧紧握住了这位前国民党中将的手,激动的对他说:50军打的好,你指挥的好损失大,现在就给你补充兵力,苏式武器来了,优先给你们50军换装。

作为一名国民党起义军的将领,曾泽生军长听到彭总这样说后心里百感交集,因为他以前在国民党军队时受尽了国民党嫡系的歧视和排挤,甚至还被蒋介石想方设法解散,如今在同其交过战的解放军中他竟然受到彭老总如此的赏识和器重,曾泽生眼中含着泪水对彭老总说道:“我们50军的全体将士终于可以在兄弟部队面前抬起头了!”说着,又向彭总端端正正的敬了一个军礼。

接下来的第五次战役又是何等走势,交战双方又会涌现出哪些动人事迹和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呢?显然,《抗美援朝战争史》一书会给我们带来答案。为我们解开了那段尘封的往事。

在《抗美援朝战争史》一书中,我们不仅可以跟随作者的笔锋,重回那段辉煌岁月,还可以通过这本书,了解五次战役之后,关于中美双方关于停战谈判的种种细节。

料友留言(数量:1条)

相关文章

语文书上最著名的“浪子回头”,成为国家栋梁后,却落得如此下场

宋美龄活了106岁,一生有多少存款,说了你并不相信

大秦赋:嫪毐死得有多惨?除去商鞅,这种死法在秦国是独一份

司马懿立遗嘱:子孙不许为我扫墓,过了1769年,发现真是老奸巨猾

万家岭战役,200多名日军军官空降到中国军队头顶,遭到机枪扫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