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荆州为什么将蜀汉拖向灭亡?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诸家评论入蜀,多有一个共同前提,即以弃荆州而不守,没有完成《隆中对》中“跨有荆益”之业为失策,因而寄以惋惜之情。他们似乎并不怀疑跨有荆益的正确性和可能性。

荆州本是四战之地,赤壁战后纠纷迭起。后来孙刘妥协,刘备所得不过长江以南、湘水以西郡县,这并非荆州的发达之区,不能凭以抗拒孙吴用扬州为资而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刘备主力入蜀后,孙权不会长久容忍留在荆州的刘备势力,刘备也难于长久维持在荆州的军事存在,这是很清楚的事。关羽攻樊,不过是自启衅端,给孙权以可乘之机,加速了刘备据荆力量的覆灭。所以,问题不在于刘备之弃荆州,而在于荆州之不得不弃。这种荆益不可兼得的情况,估计刘备有所觉察,但又不能心甘情愿地接受。

在荆州形势紧张的半年中,刘备并未主动发兵自沔援荆,也未遣军自长江顺流策应。看来刘备虽未必忘怀荆州,但又无法分兵以固荆州之守。所以他态度暧昧,犹豫多时,对关羽之死是负有责任的。

夷陵之战,是刘备重图跨有荆益的一次尝试。刘备对这次战争的部署和指挥意图,令人难解。战争开始,蜀军尽出三峡,占领巫、秭归,至于夷道猇亭,武陵蛮夷闻风归降。形势于蜀是颇为有利的。蜀自出军至覆败,整整一年;兵屯峡口,亦历七八月之久。蜀军连兵立屯,作固守状,并未试图强攻。

《三国志·魏书·文帝纪》魏文帝静观夷陵战局,谓群臣曰:“备不晓兵。岂有七百里营可以拒敌者乎?”陆机《辨亡论》论蜀吴郊境形势说:“重山积险,陆无长毂之径;川厄流迅,水有惊波之艰。虽有锐师百万,启行不过千夫;舳舻千里,前驱不过百舰。故刘氏之伐,陆公喻之长蛇,其势然也。”

魏文之讥,陆逊之喻,的确说明了蜀军的致命弱点。克服弱点的方法,只有以高屋建瓴之势,乘流急进,变弱点为强点,才有可能破吴军峡外之守。但是刘备虑不及此,而是持续地作长蛇状的静态屯驻,置自身于被动防御地位,以致意沮兵疲,一朝覆没。

《汉书·魏相传》:“争恨小敌,不忍愤怒者,谓之忿兵。”刘备雪恨动机,诚或有之。《三国志·魏书·刘晔传》就刘备、关羽的关系为言,认为不如此则“于终始之分不足”。但是蜀吴实力对比究竟如何,对于如《诸葛瑾传》所议大局小局的关系是否全无考虑,据蜀而图长期固荆是否可能,这些都是不可等闲视之的蜀国安危所系的现实问题,刘备不能不筹谋在先。

在我看来,正是这些复杂的问题,使刘备既不能战,又不得不战,因而陷入一种矛盾之中。表现在指挥上,既作倾国出兵的姿态,又不敢顺流以求决战,终于使忿兵成为縻军。《黄权传》权谏阻刘备伐吴,已有“水军顺流,进易退难”之语。不过,即令刘备筹谋在先,仍然不得免于“不善其归”的厄运。刘备的矛盾,竟然如此解决。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农民养“火猫”不准外人看,太监花500两白银买走,吃了暗亏

四川王刘湘,管理了四川5000多万人,到底拥有多少兵力?

花木兰替父从军,女扮男装12年,为什么没人识破女儿之身?

说说《明朝那些事儿》中这两则来自主观臆断的错误

兰州市博物馆观赏130件敦煌流散海外文物复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