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交媒体主导信息来源的年代,科学工作者如何面对反科学阴谋论

瘟疫催生阴谋论,自古皆然,无论西东。

公元3世纪,西普里安瘟疫在罗马帝国暴发,“基督徒散布瘟疫”的谣言四处流传。

中世纪,欧洲黑死病大流行,犹太人和所谓的“女巫”成为替罪羊。

1918-1919年,西班牙大流感期间,流行的阴谋论是“德国人乘潜艇把瘟疫带到美国”,或者是爱斯基摩人搞的阴谋。

中国古人常常相信,瘟疫是邪恶的鬼怪或者方士暗中传播的。

最近,比尔·盖茨成为阴谋论者的攻击对象,不少美国人指责是他秘密制造病毒,目的是用疫苗操纵人类。总之,大灾大难必定谣言四起。

工业革命以来,现代科技的力量令普通人震惊,专家日益成为阴谋论的主角。

尤其是二战之后,各种专家阴谋论更是喧嚣尘上:失去良知的疯狂科学家,与无良资本家、无耻政客勾结起来,利用科技手段密谋并实施奴役老百姓的大阴谋。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遭遇的阴谋论攻击——“病毒是武汉病毒所人工合成的”“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露出去的”——就属于典型的专家阴谋论。

阴谋论者穿凿附会、捕风捉影,编造“武汉病毒所零号病人”“P4实验室人员将实验用动物售卖牟利”等各种细节,在网上迅速传播和整合,最后传得有鼻子有眼。

病毒是否人造、是否可能泄露,都有科学方法可以判定,不是谁可以信口胡说的。

可是,尽管世界顶尖的病毒学家纷纷出来专业辟谣,还是有很多人相信无稽之谈。

实际上,被卷入专家阴谋论的不光是武汉病毒所,美国2019年7月关闭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也被攻击为病毒泄露的源头。

并非只有中国老百姓喜欢阴谋论,比如有调查发现20%的西方人相信光明会秘密控制了世界。

很显然,阴谋论越来越盛行,与人类进入网络时代有关。

通过网络,各种观点传播更自由、更宽松、更便捷,阴谋论得以快速形成和流传。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几乎同时,关于武汉病毒所的谣言就出现了。

科学家成为阴谋论中的“反派”,有很强的时代背景。

首先,现代科技迅猛发展,民众无法消化吸收,普遍对高新科技感到陌生、怀疑、忧虑甚至恐惧,致命病毒研究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其次,基于商业考虑,大众传媒和大众文艺偏爱专家阴谋论的“卖点”,电视和电影中充斥着疯狂的弗兰肯斯坦式的科学家,造成大家对科学家的偏见。

好莱坞电影《传染病》《生化危机》等,均有实验室人造病毒泄露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情节。

最后,当代社会越来越成为技术治理社会,专家权力的确越来越大,让人怀疑专家滥用权力。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相关专家一言一行牵动所有人的目光。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一些病毒学家在国外杂志发表论文,开始被指责没有把心思花在抗疫上,后来又被称赞为及时通报信息、有力地证明中国没有向世界隐瞒疫情。

疫情越严重,阴谋论越响亮。客观地说,疫情期间的阴谋论并非毫无意义。它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民众面对未知时的压力。

在新病毒面前,老百姓困惑、慌张和恐惧,对危险和不确定性感到深深的无力,此时阴谋论给出简单粗暴的解释,可以缓解公众情绪,减轻某些人乱吃野生动物的负罪感。

疫情阴谋论往往以颠倒或曲折的形式,反映出抗疫工作的某些问题,值得政府和专家关注。

它提醒政府采取相应措施,加强专家与公众的沟通,及时公布和传播疫情相关信息、数据和知识,消除社会恐慌情绪,也提醒政府切实注意在生化方面的国家安全问题,采取更有力的措施保护人民身体健康。

阴谋论源远流长,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消除。

如果真组织第三方专家去武汉病毒所调查,阴谋论者会说“既然是精心策划的阴谋,怎么可能调查出来呢”,或者说“调查组跟他们串通一气”。

在人类早期历史上,阴谋论是有神论的翻版,对神主宰一切之信仰的翻版。

在《荷马史诗》中,特洛伊之战是奥林匹斯山上神袛的阴谋,希腊诸神之间的争斗是人间兴衰的原因。

在阴谋论中,形形色色的权贵、精英和特定人群代替了神袛,制造老百姓遭受的不幸。

当科学昌明后,瘟疫阴谋论的主角从魑魅魍魉、巫师疯子和异教徒转为病毒学家和医生。

阴谋论不可消除,并不代表它是对的。

有的阴谋论一听就很荒谬,有的则乍看起来像模像样,但它们与科学理论有本质的区别:科学允许并可以对其结论进行观察和实验检验。

而阴谋论没有办法用科学的方法去检验,就像说“上帝是男的”,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

最关键的是,面对新冠肺炎疫情,阴谋论不能救人救命,科学才是战胜疫情的有力武器。

理性地分析,并非绝对不存在阴谋。

但是,当代社会非常复杂,有自身运行的规律和趋势,少数人的阴谋很难扭转社会既定发展方向。

阴谋家策划半天,最终不能如愿,或者完全落空,或者偏离之前的预想。

大规模的阴谋论涉及很多人,每个人想法各不相同,既难以协调,更难以长期保守保密。

总之,阴谋论听起来像模像样,细想起来起码是不可能完全实施的。武汉病毒所要真搞了阴谋,纸能包住火吗?

阴谋论不可消除,并不代表它是好的,不代表听之任之。阴谋论误导民众,情绪性和非理性明显,往往意识形态色彩浓厚,与狂热的民粹主义相结合,阻碍疫情防控和对真正有用问题的关注,把社会注意力引向错误的方向。

武汉病毒所被攻击为邪恶阴谋的化身,科学家的病毒研究工作受到不小影响。

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阴谋论,当属纳粹政权对犹太人的污蔑,它为希特勒的犹太人灭绝计划进行辩解。

一个理性的现代政府,绝不会公开支持阴谋论,利用国家力量煽动民众狂热情绪。

有关疫情的阴谋论贬损科学家的形象,否定专家在专业问题上的话语权,甚至完全否认高新科技在社会发展和公共治理领域的正面价值,传播极端的反科学错误思想。

历史经验表明,阴谋论煽动起来的公众情绪强烈到一定程度,会威胁社会公共安全。

因此,对于疫情期间的阴谋论,应组织专家进行澄清、辟谣,将之控制在适当的限度之内,主动将更多公众引向理性和科学。

一言以蔽之,面对疫情,相信理性和科学的力量,有效抑制瘟疫阴谋论,才是战胜病毒、结束灾难的正确途径。

以上部分来自网络。

本文标题: 在社交媒体主导信息来源的年代,科学工作者如何面对反科学阴谋论
永久网址: https://www.laoziliao.net/health/info/58476764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料友留言(数量:2条)

料友:老资料网友232 2022-06-22 09:50
沙发
料友:道场道法 2022-06-23 20:48
科学是什么意思呢?
相关文章
耳朵变蓝、眼睛变褐、脸颊变蓝,原来这就是罕见的“黑尿病”
吃过晚饭后,张医生进入每天的“刷手机”时间。说是“刷手机”,其实看的也绝大多数是医学相关的。这没办法,现在各个平台都讲究算法。说白了,人家早已把你的职业、兴趣爱好啥的研究透透的了。 看到大半个屏幕的医学相关内容,他也只好顺其自然地寻找自己感
标签黑尿病,医学,伽罗德
广东多地遭到雨水“暴击”,部分地区公开救援电话
据中国天气网消息,6月以来,南方强降雨过程频繁,华南多地出现同期罕见降雨,洪涝、滑坡等次生灾害频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注意到,在降雨省份中,广东省多地遭到雨水“暴击”。21日到22日早晨,韶关、清远、肇庆怀集出现了暴雨局部大暴雨,其中清远英
标签广东,雨水,清远市,暴雨,韶关,北江
脖子一转就咔咔响,是好还是坏?到底生活中能否经常转脖子?
生活中,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瞬间:脖子不小心一转,就听到嘎巴嘎巴响的声音,而且,在那个当下还觉得颈肩部突然变舒服了,于是在有意或无意间,越来越频繁地甩动或转动脖子。 其实当我们突然用力去转动或甩动脖子,颈部肌肉事先并没有进行放松,这很容易
标签关节,颈椎,肩部,颈部,视觉中国
想让孩子学得好,手把手的教还是放手让孩子自己探索,心理学家的答案来了
大家好, 我是心理咨询师张丽。一位朋友抱怨孩子学习没有探索心,不知道自己解决问题。遇到难题不是说我不会,就是说我不做了!让她很是气愤,她觉得孩子怎么就没有遗传自己身上一点坚强,抗挫的优点,遇到一点小困难就退缩,长大了可怎么办? 我问她平时是
标签孩子,心理学家,玩具,豆芽,妈妈说
特比萘芬,能不能根治灰指甲?医生提醒:根治灰指甲,细节很重要
不敢把手指漏出来,不敢穿凉鞋,这种难言之隐只有得过灰指甲的人才能体会。灰指甲既丑又会传染,而且还容易反复发作,治疗比较困难且容易复发,因此很多人常常会有无法摆脱的窘迫感和挫折感。 相信灰指甲患者都知道特比萘芬这种药,有些人说用了特比萘芬灰指
标签甲癣,特比萘芬,真菌
感冒药成分相似,几种混合服用,会增加药物性肝损伤的风险
普通百姓所说的感冒,在医学范畴内,属于上呼吸道感染,最常见的病因,是鼻病毒所致。实际上,目前对于普通感冒,缺少清除病毒的特效方法,治疗目的是缓解症状。有些人感冒后,想快点好起来,会将2种,甚至多种感冒药混起来吃。这样随意用药,会增加药物性肝
标签感冒药,药物,肝损伤,乙酰氨基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