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糖管理升阶之路,多维循证择优而行——德谷胰岛素助力高质量控糖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健康咨询

专家介绍

廖 琳教授

留学博士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大内科主任、内分泌科主任

山东大学、山东省中医药大学双博导,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潍坊医学院硕导,中华预防医学会甲状腺防治分会主任委员,山东省医师协会糖尿病分会主任委员,山东省预防医学会内分泌及代谢病防治分会主任委员,国家远程医疗专家委员会甲状腺分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医学会糖尿病分会、山东省医师协会内分泌分会及内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内分泌分会委员,《BMJ》、《heart》、《DM Obesity Metabolism》、《J of DM》、《J Endocrinology》、《Swiss Medical Weekly》、《Gynecological Endocrinology》等20余家杂志的审稿专家,主持国家自然基金(3项)、科技攻关计划等30项基金、国家自然基金及北京、浙江省等地的基金及奖评审专家,发表文章190篇,SCI发表英文文章80余篇。

2021年,胰岛素迎来了它的百岁庆典。百年来,患者需求和技术进步不断推动着胰岛素制剂的革新,以期达到糖尿病患者理想血糖管理的临床需求。基础胰岛素也随之更新迭代,从传统的中性鱼精蛋白锌胰岛素(NPH)到甘精胰岛素,再到新一代的德谷胰岛素,逐步通过独特的分子设计创新实现优效、平稳、安全控糖,并以完整的循证医学证据链坚实扎根于临床。本文将纵观基础胰岛素研发进程,回溯德谷胰岛素循证体系,展望血糖管理优化方向。

百年探索,“胰”路不停:

理念发展引领药物进步,

临床需求驱动研发创新

1921年成功提取动物胰岛素以来,人类不断探索至今,已走过了整整一个世纪,从未停滞。1922年,首例成功接受动物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患者,让这一庞大的疾病人群看到了生命的希望;192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胰岛素的提取者Banting和Macleod教授。作为第一代胰岛素,动物胰岛素开启了人类对胰岛素产品的不懈研发和迭代。1970s和1980s,第二代胰岛素(重组人胰岛素)、第三代胰岛素(胰岛素类似物)相继诞生,有效性、安全性和患者依从性不断提高。这些历史性的世界大事记,清晰标定了胰岛素产品的发展轨迹。

基础胰岛素研发创新的两大目标为超长作用时间和平坦作用曲线。中效胰岛素NPH通过添加蛋白和金属离子形成结晶而延长作用时间[1],虽然较人常规胰岛素作用时间延长,但仍未达到24小时[2];且其药效学作用曲线仍不平稳,存在峰值和个体变异性[3]。通过改变分子结构,基础胰岛素实现了进一步创新。传统基础胰岛素类似物中,甘精胰岛素将人胰岛素A链第21位天冬酰胺置换为甘氨酸,并在B链羧基末端增加2个精氨酸;因等电点改变,经皮下注射后,随环境pH值变化而形成微沉淀,半衰期延长至12小时,但甘精胰岛素药效学仍存在明显的变异性[3-4]。作为甘精胰岛素U100的浓缩剂型,甘精胰岛素 U300 由于液体体积减少 2/3, 其皮下储库的体积和表面积更小,降低了单体从微沉淀解离的速度,半衰期延长至19小时[5-6]。新型的基础胰岛素类似物德谷胰岛素在分子结构设计上更加合理,其将人胰岛素B链第30位苏氨酸去除,通过1个谷氨酸连接子,将1个16碳脂肪酸侧链连接在B29位赖氨酸上[7];由此,通过“双六聚体—多六聚体长链—单体”延长作用机制,半衰期延长至25小时[5,8]。德谷胰岛素的结构优化和机制优势成功实现优效、平稳、安全控糖多重临床获益,在实践中得到了充分印证。

循证之旅,择优而行:

全方位临床数据支持,

多维度优化血糖管理

新药的全面评价需要历经从药代动力学(PK)/药效动力学(PD)到随机对照试验(RCT)、真实世界研究(RWE)的全方位证据链。德谷胰岛素以丰富的数据和实践,构建了完整的循证医学证据体系,确证了其实现血糖管理优效、平稳、安全的多维度优势。

图1 德谷胰岛素治疗组TIR长达77.3%

图2 德谷胰岛素TIR较甘精胰岛素更优

PK/PD研究[24]显示,甘精胰岛素U300较德谷胰岛素降糖效能降低30%,德谷胰岛素降糖疗效的日内变异性较甘精胰岛素U300低 37%,日间变异性仅为甘精胰岛素U300的1/4。RCT中,BRIGHT研究[25]显示,德谷胰岛素较甘精胰岛素 U300 FPG 改善更优 [24 周时FPG较基线的改变,治疗差异0.43mmol/L(95%CI:0.15~0.70)]、低血糖风险相似、剂量减少20%。RWE中,CONFIRM 研究[26]显示,德谷胰岛素较甘精胰岛素 U300 血糖改善更优(HbA1c自基线的改变,-1.50%vs.-1.22%,p=0.029)、低血糖风险更低、剂量更少。

可见,循着理想基础胰岛素的发展需求、循着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后应用严谨的循证要求,德谷胰岛素为临床更高质量的血糖管理提供了可靠的更优之选,也有力推动着糖尿病治疗水平的快速进步。

实践之旅,理想通达现实:

德谷胰岛素“多维”高质量控糖

纵观基础胰岛素研发历程,研究者通过添加蛋白、金属离子到改变分子结构等不同方法来延长作用时间,并期望满足理想基础胰岛素的需求——平坦、稳定、无峰、持续覆盖24h,有效降低HbA1c和FPG,降糖疗效变异性小,低血糖风险小。

药代、药效学及临床研究数据互为验证,组成药物的完整证据链,通过对基础胰岛素类似物循证证据的互相比较及反复验证,与甘精胰岛素U100/U300相比,德谷胰岛素作用持久、平稳,改善血糖更优且降糖疗效变异性小,低血糖风险更低,更满足理想基础胰岛素的需求。

参考文献

[1]Owens DR , et al.Diabetes Technol Ther,2008,10(5): 333-349.

[2]Lajara R,et al. Curr Med Res Opin,2017,33(6):1045-1055.

[3]Heise,et al. Diabetes,2004,53(6):1614-1620.

[4]Ashwell SG, Home PD. Expert Opin Pharmacother, 2001, 2(11):1891-1902.

[5]Heise T, Mathieu C.Diabetes Obes Metab, 2017,19(1):3-12.

[6]Ghosh S.World J Diabetes, 2020,11(4):100-114.

[7]Jonassen I ,et al. Pharm Res ,2012, 29(8): 2104-2114.

[8]Haahr H, Heise T. Cin Pharmacokinet,2014, 53:787-800.

[9]Heise T,et al.Expert Opin Drug Metab Toxicol,2015,11(8):1193-1201.

[10]Heise T, et al. J Diabetes Sci Technol. 2018;12(2):356-363.

[11]Heise T, et al. Diabetes Obes Metab,2012,14(9):859-864.

[12]2020年CDS会议.中国糖尿病防治指南(2020版).

[13]ADA. Diabetes Care,2021,44 ( Suppl 1) : S1-S232.

[14]Yamabe M, et al. J Diabetes Investig. 2019; 10(2):352-357

[15]Goldenberg, et al. 2020 EASD ePoster Presentation P-660.

[16]Rodbard,et al.Diabet Med,2013,30:1298–1304.

[17]Onishi, et al. J Diab Invest, 2013,4:605–612.

[18]Meneghini,et al.Diabetes Care,2013, 36: 858–864.

[19]Hollander,et al. Diabetes Obes Metab, 2014, 17:202–206.

[20]Wysham, et al. JAMA, 2017,318:45–56.

[21]Marso,et al. N Engl J Med, 2017,377:723–732.

[22]Knudsen, et al. ADA 2018, poster 1014-P.

[23]Knudsen, et al. Diabet Med, 2019, 36(7): 868-877.

[24]Heise,et al.Diabetes Obes Metab,2017,19:1032-1039.

[25]Rosenstock, et al. Diabetes Care,2018,41:2147–2154.

[26]Tibaldi J,et al.Diabetes Obes Metab,2019, 21:1001-1009.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牛奶中全是防腐剂?喝牛奶有毒致癌?阅读此文,才能健康喝牛奶

通过家访探索实施以家庭为单位的健康照顾

痛风易跟高血压“攀关系”?两者有这9种关系!

世卫组织敦促各国在疫情后建立更公平和更健康的世界

乙型肝炎表面抗原定量34.84,严重吗?医生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