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建工向多家房企索要工程款 涉诉总金额超30亿元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中国网财经1月14日讯(见习记者 张增艳)昨日,上海建工(600170.SH)发布公告称,其2021年中标的重大工程项目(中标金额15亿元以上)共34个,总金额为829.49亿元。其中,不少为房地产公司的相关项目。然而,受房地产行业流动性影响,上海建工不得不走上通过诉讼索要工程款项的道路。据中国网财经不完全统计,从2021年1月到2022年1月,上海建工涉及相关诉讼8起,涉案总金额超30亿元。

“房地产建设工程款极易引发纠纷,与其特性不无关系。一方面,工程款动辄几千万元乃至上亿元,而行业内挂靠施工、垫资施工的情形普遍存在。另一方面,由于工程款数额较大,大多付款周期较长,分多次支付,付款方式五花八门。”一位从事房产业务的律师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

今年1月,上海建工已先后将河北建投西柏坡宏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西柏坡宏越”)、合肥市宝汇置业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涉案金额分别为3.64亿元、4.91亿元。

以西柏坡宏越为例,2018 年4月和7月,上海建工子公司七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七建集团”)与西柏坡宏越就涉案工程签署了《河北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石家庄恒大十里温塘首开区二、三标段主体及配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及相关补充协议。

上海建工表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西柏坡宏越曾四次出具停工令要求对部分施工内容停止施工。截至去年8月,七建集团已完成合同内工程、签证、赶工奖、索赔等金额合计为 5.15亿元。截至公告日,西柏坡宏越仅支付工程款1.99亿元,拖欠工程款共计3.17亿元,并致涉案工程停工。除要求支付工程款及逾期利息外,上海建工也要求对涉案工程的折价或拍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等。

“通过诉讼索要工程款,也是施工方不得已的选择。即便转入诉讼,距离拿到工程款也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诉讼的时间周期较长,不确定性会随之增加,即便官司赢了还要面临执行难的问题。目前,房地产行业的流动性风险尚未完全出清,不少房企仍面临资金紧张等问题,相关施工方也会受到牵连,预计近几年内此类诉讼还会增加”,上述律师指出。

从上海建工发起的诉讼来看,因上海佳程广场项目拖欠工程款,上海建工于2018年8月将上海佳程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佳程”)、上海栩宽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栩宽”)告上法庭。耗时近3年时间,最高人民法院才做出终审判决,虽然上海建工胜诉,但由于被告方未执行,上海建工不得不申请相关法院强制执行。

川沙新镇 C-04 地块(局部)住宅、宾馆项目则是上海建工对上海浦东山佳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山佳实业”)提起诉讼后,经过3年时间取得胜诉。不过,在申请强制执行期间,山佳实业被大股东申请强制结算导致执行终结,上海建工只能通过债权申报等待清偿。

“经过艰难的诉讼后,工程款仍有可能变成坏账,这势必会蚕食上海建工的利润空间。当前,房地产行业进入下行通道,其风险正在蔓延至房地产上下游产业链,一些施工单位与供应商不得不计提坏账,导致利润大幅缩水”,业内人士分析认为。

以三棵树涂料为例,截至2021年9月底,该公司对主要地产客户的应收款项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共计2.67亿元,致使前三季度营业利润总额大幅下滑84.62%至6733.27万元。截至去年9月末,梦天家居对恒大地产的相关资产余额5118.48万元,包含应收商业承兑汇票余额(含已背书转让部分)3578.94万元、应收账款余额1366.78万元、发出商品余额172.76万元,虽然上述应收款项未到期,但梦天家居已对恒大地产的应收账款、应收商业承兑汇票计提了相应的坏账准备。

上海建工在公告中也明确指出“目前,公司暂无法判断诉讼对本期利润和期后利润的影响”,同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针对上海建工相关诉讼的进展,中国网财经也会持续关注。

Share on Facebook
本文標題: 上海建工向多家房企索要工程款 涉诉总金额超30亿元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finance/info/54616107

料友留言(数量:4条)

相关文章

疫情致全球债务水平创新高 各国如何解决债务问题?

按美元算,大增30%!2021年,我国对外贸易仍是经济增长重要动力

突破6万亿美元关口!中国外贸交出这份来之不易的成绩单

2021年光伏组件出货排名初揭晓 隆基股份、天合光能位居前两位

蚂蚁风波不断:金选投顾被叫停,消金增资方放弃认购,相互宝本月底关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