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检察官也来写剧本杀,这个破圈行业渴求好故事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剧本杀作为互动沉浸式娱乐的一种,在热门综艺和多元业态的加持下,正以超出人们预期的速度出圈。资本、平台、创业者、创意人、教育机构和多个传统行业都被它吸引,参与其中。在第一财经召集举办的“剧本杀,破圈破局”行业沙龙上,各方人士就剧本杀的投资机会、业态模式、行业规则、跨界可能性、内容创意、人才培养等问题,进行了一番深入交流。

两年前,小说家那多被太太公司的同事邀请去玩了一回剧本杀。在那之前,他不太能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在忙碌的脑力工作之后,还有精力去玩一场三四个小时的“听说是很搞脑子的一个东西”。玩过之后,那多的想法变了,“还真蛮好玩的”。他又陆续体验了换装剧本杀、实景剧本杀,从古早公爵宴会题材到宫斗再到民国谍战,多种类型都一一尝试。

去年开始,不时有人建议那多把自己的悬疑小说改编成剧本杀,或者直接写一个剧本杀的本子。他们说,剧本杀行业“内容为王”,但目前绝大多数写剧本的都是玩家,真正厉害的人还没有进场:“你写一个,肯定很厉害。”

今年年初,新的一部长篇小说完工后,那多决定把自己的作品《19年间谋杀小叙》改编成剧本杀。当他开始深度介入剧本杀创作,发现自己的预设只对了一半。

起初,那多抱着近乎游戏的心态去创作,在一年多繁重的小说写作之后,试图将剧本杀当成调剂。但剧本杀创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过去在小说领域积累的经验,能够让他以更凝练、简洁的方式构建剧情,降低玩家的阅读门槛,帮助他们更快进入角色,但在文本处理上,如何拿捏现实感与游戏感之间的分寸、把握角色之间的平衡,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剧本杀尚未归纳出自己的创作方法论,但市场已经展示出庞大的需求。剧本杀解谜与推理的特性,决定了大多数剧本是玩家的一次性消费。市场火爆,门店对剧本更新的需求激增,剧本供需之间存在着3至4倍的差距。从盒装本到城市限定本再到独家本,高质量的剧本在展会上是众人争抢的稀缺品,也是决定门店生死存亡的关键因素。

烂本横行,伤害的不仅仅是某个玩家的感情,当粗制滥造的产品大量涌向市场,将对这个行业产生不可扭转的负面影响。“看了一部烂片,你会知道还会有好电影出现,不会对电影这个品类产生怀疑,而剧本杀,如果第一次玩体验很差,就会让新玩家彻底否认这个娱乐方式。”探案笔记CEO孟玉洋说。

爱好者的创作已经无法支撑行业的内容需求,网文写手、职业编剧、小说家等创意人士入场,对行业有机发展意义重大。第一财经召集的“剧本杀:破圈破局”沙龙下半场,悬疑作家、职业编剧、高校学者和创业者交流对剧本杀创作的理解,将它与电影、小说、影视剧之间的异同进行深入比较。沙龙嘉宾从玩家和创作者的身份出发,拆解出剧本杀的吸引力法则。在文学与游戏的交叉地带,剧本杀这个新兴的文化品类,正在探索独属于它的创作规则与行业规范。

游戏与现实

剧本杀起源于一款流行于欧美的派对游戏“谋杀之谜”。客人们聚集在一起,有人扮演凶手,有人扮演侦探,其它宾客通过调查和推理找出真凶。在中国,剧本杀目前最主流的形态是桌面推理游戏,玩家拿着各自的剧本,通过角色扮演的方式,交换彼此的线索,拼凑细节,推导剧情,还原真相。

不久前,作家蔡骏将他的作品《地狱的第十九层》改编成剧本杀。在他看来。剧本杀与悬疑小说有诸多相似之处。从类型上来看,最早一批剧本杀的内容与悬疑小说高度接近,如追凶、惊悚、侦探等。后来,剧本杀在中国衍生出越来越广泛的题材,欢乐本、机智本、情感本等纷纷出现。小说的风格创意不受限制,剧本杀同样如此。

为了保证每个玩家都能拥有良好的体验,各个角色理论上戏份平等,不存在强弱之分,这一点类似于文学和影视中的多声部叙事。不过,小说的结局可以隐在迷雾之中,而剧本杀通常会有一个确定的结局,需要玩家彼此协作一起挖掘真凶。在蔡骏看来,不同的文学类型在剧本杀中产生了流变。“这种变化更适合玩家进行演绎,对于小说这门艺术而言也是很好的补充。”

那多则将剧本杀视为小说的翻面,小说中一笔带过的人物能在剧本杀中得到强化,更加立体。小说家进入剧本杀领域,尤其是改编自己作品的时候,对人物的理解、文字功力,故事的构建能力等,能帮助玩家获得更好的体验。“作为玩家,一开始要阅读大量的人物资料,我觉得很麻烦,有时候要阅读几千字甚至一万多字。”这些困扰玩家的问题,那多能够运用自己的叙事能力解决,但也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例如一场七人剧本杀,戏份要平均分配,这在传统小说或是影视作品中都是不太出现的。“目前绝大多数剧本杀里都会有人死,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要有嫌疑,这是不现实的。但这又是剧本杀故事的前提,因为如果有人没有嫌疑,他玩什么?”这就带来了现实感与游戏感的冲突。现实感意味着需要说服读者信服故事,游戏感则意味着代入和沉浸。“你需要在保证每个人都有嫌疑的情况下,尽可能让人觉得这个故事是有可能的发生的,有更强的代入感。”那多说。

社交的参与感、游戏的沉浸感、推理所带来的成就感,优质的剧本杀需要满足玩家各方面的需求,这也是它的吸引力所在。在那多看来,剧本杀综合吸收了小说、影视、游戏、社交媒体的功能,产生了一个新的形态。“新的东西是很有生命力的,它正处于酝酿自己规则的时候。这个规则一定与小说、影视或者游戏不一样,它还在形成当中,尚未被摸透,甚至是不断变化的。”他认为,这需要人钻研,不断接近它的创作规则,未来一两年中,剧本杀的内容逻辑会在创作者与玩家、以及商业的碰撞和互动当中优胜劣汰,最终稳定下来的一部分,会让剧本杀的体验变得更好。

如何沉浸?

越来越多的内容创意者投入到剧本杀创作中,其中既有蔡骏、那多这样丰富经验的小说家,也有悬疑推理或是构架游戏领域背景的跨界人士。

八目刀生是探案笔记的全职编剧,成为剧本杀职业编剧之前,她是一个爱好侦探小说的检察院公务员,拥有大量刑事案件追罪经验。在她看来,剧本杀的游戏推理过程与犯罪团伙互相推诿的过程非常相似。“他们首先会说这件事不是我干的,如果是我干的那就是他让我干的,东西是我放的,但我不知道是毒药,是别人让我放的,这和剧本杀一模一样。”

最初创作的剧本杀里,她为每个人物都安排了一堆做坏事的情节,试图通过玩家对犯罪事实的隐瞒,达到互相推诿的效果。但实际上,一旦玩家发现自己不是凶手,根本不会像编剧所设想的那样隐藏线索,也不会对他的罪行产生负罪感,这就会影响整体的推理节奏和游戏体验。剧本杀中有一个经典模式叫做“三刀两毒”,一旦某个玩家发现自己的行为没有导致死者身亡,就会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和盘托出。

于是,八目刀生对剧本进行了调整,设定为“盲凶本”,即玩家不知道自己是否凶手,而是需要通过推理得出。这次创作让她意识到,剧本杀并不是纯粹依靠作者就能够完成的,“它是一个需要作者、DM(主持人)、玩家等集体配合,共同完成的行为艺术。”

与传统影视产品的形态不同,剧本杀更像是一个“半成品”,有不受创作者控制的部分。尽管编剧为玩家设计了基础剧情,但玩家的行为是不可控的,甚至会试图改变故事的走向。这种半成品的形态更符合年轻人的需求,却对剧本的创作者、演绎者提出了更高要求。

当某个玩家不认可作者对故事走向以及人物行为逻辑的设定,便会离开原有轨道。对剧本杀编剧而言,这就需要编织足够丰富的细节,通过严丝合缝的情节设置完成故事的因果闭环,设计令玩家信服的人物行动逻辑,使玩家与角色共情并沉浸其中。

剧本是剧本杀的灵魂,但良好的体验需要DM(主持人)、NPC(非玩家角色)、玩家的合作,以及服化道、装置、设备等软硬件的配合。玩家有重读本、重情绪和重逻辑等不同类型,优秀的DM能将普通的剧本玩出花样,可以针对玩家的类型推荐合适的剧本,根据玩家的需求和喜好分配不同的角色,观察玩家盘本的进展,适时加入小段剧情演绎辅助,在玩家陷入僵局的时候给出提示,把握“扶车”的分寸,满足玩家推理解谜的需求。拥有专业表演技能的NPC,声光电的运用或是全息影像等技术加持,能够让剧本杀的沉浸式体验上几个层级。

八目刀生的解读非常形象:“我们是编剧,DM是导演,玩家可能是‘顶流’小鲜肉演员。他们可能不仅没有演技,读不懂台本,还可能给自己加戏。在这个过程中,DM、NPC绝对不能破坏玩家作为主演的形象,他想怎么演就得捧着他去演。当玩家突然加戏,你得在这个环境中完善自己的戏份,得接住戏,绝不能让玩家感到出戏。”

好的编剧和DM都是行业中的稀缺品,在上海戏剧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党支部副书记张凌南看来,上戏在表演、导演、舞美和编剧等方面的专业优势,可以结合剧本杀、沉浸式产业的市场需求,推出编剧、演员培训课程,为市场输送优质人才,引导行业走向良性循环。他以编剧的教学方案为例,培养编剧不只是培训写作技能,编剧要参与表演,要站在舞台上感受人物能否落地,情节能否发展,此外,还需要补充导演、舞美等相关知识。

剧本杀产业的扩张给演艺相关专业的人才提供了一条新的就业路径。上海超过十所高校设有表演专业,但能参与影视剧表演和舞台剧表演的人只是少数。包括剧本杀在内的沉浸式娱乐行业能让他们发挥专长,并得到较好的收入。

呼唤新经典

在创意行业中,剧本杀是真正以剧本为王的,它尊重创意的价值,剧本杀作者的产品收益分成在创意领域中处于较高水平。综合来看,偏中低层的文字创意工作者,目前收入最丰厚的是在剧本杀领域。

“整个行业正在扩张当中,最先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必然能够吃到一波红利。目前剧本杀爱好者的消费习惯正在形成当中,市面上的剧本一直供不应求,无论剧本优劣,作为玩家,玩一个烂本,总好过什么都玩不到。”八目刀生说。

一位剧本杀硬核玩家告诉第一财经,在他玩过的一百多个本子当中,优质的约占10%左右,大多数核心诡计、人物背景同质化比较严重。“本打得多了,会发现许多剧情套路已经被用烂了。核心诡计比如说双胞胎梗、死者创造密室等,是许多推理小说中写过许多遍的东西了。再比如描述一个女生的身世,就必定会有亲人离世等凄惨遭遇。“而烂本则普遍存在前后矛盾和故弄玄虚的地,“会有破解密码、或是时空穿越的设定,或者直接是变态杀人狂,这些设定根本站不住脚。一般打完烂本,复盘的时候会觉得这是什么东西。”

八目刀生体验过许多剧本,发现不少剧本对犯罪手法的设计与常识违背,一些被滥用的桥段,比如称阿兹海默患者只剩若干年年寿命,其实并不符合事实。“作者知识的匮乏会造成玩家出戏,假如他能够将专业的部分补上,这就会是一个很好的本子,受众的范围还可以更大。”

真正优质的剧本能够给玩家带来无与伦比的推理享受。上述资深玩家总结优质本的共性,比如有创意的核心诡计,故事逻辑几乎没有瑕疵,通常会有第二层或第三层的反转。“这些本打完会觉得很过瘾,几个小时烧脑过后回头复盘,你会发现没有瑕疵,而那些你忽略的细节,可能真正左右了事情的走向。”

在八目刀生看来,眼下剧本杀创作就像是战国时期。只要抱有兴趣,有基本的文字表达能力,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创意,就可以进入到这个行业,寻找自己的消费者。不同的剧本都有喜欢它的人群,目前剧本杀消费者的画像并没有定式,有些玩家对剧本质量有很高的要求,有些只是把它当作新型麻将馆。

八目刀生希望创作者对作品能有更高要求:“假如我们的剧本质量普遍不高的话,那些期待高质量的玩家便会离开,而如果我们持续提供一些高质量的内容,也许短期内会有口碑的两极分化,但是我们会培养出一个更广大的消费群体。”

蔡骏也关注剧本杀的质量问题,他观察到一些剧本杀有很多失真之处,包括逻辑和情感的问题,故事走向往往是强行设定的结果,许多线索是无意义的,与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经典作品相比有较大差距。

无论是剧本杀,或是其他互动沉浸式娱乐形式,都可以为人文打开想象空间。“小说、剧本杀等形态,归根结底都是提供一个好故事,在这个好故事当中,玩出各式各样的花样。”蔡骏认为,剧本杀内容创作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也许在这个过程当中,一些优秀的剧本杀作品能够成为经典,反哺其他领域比如小说、影视作品,“我认为这样的反哺很快就会到来。”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公告集锦|中国电信:中国电信集团拟增持不少于人民币40亿元

芯片“光刻机第一股”来了!国家大基金入股,实控人为清华教授

精神病院月饼涨价16倍?月饼也“内卷”,有公司2个月卖出半年份额

恒大事件对房地产行业意味着什么?

十大券商策略:A股暂无系统性风险 稀缺资源品大级别行情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