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吴亦凡事件背后的饭圈江湖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今天我去纹身,纹Mr_凡先生的名字在身上,给他挡灾避祸”、“真心希望下一个热搜是全网给吴亦凡道歉”……都美竹爆料吴亦凡事件发酵后,吴亦凡的粉丝——梅格妮们在微博超话中报团取暖,但从内容来看,“声援”的粉丝们,与评论区“倒戈”的网友们,仿佛被相隔在两个世界。

自2014年选择归国发展后,吴亦凡的艺人道路几乎可以说“顺风顺水”,不仅先后与冯小刚、周星驰等知名导演合作,还借助“skr”、“free style”等热梗在《中国有嘻哈》播出后晋升“顶流”。

而梅格妮们,更是在肖战、王一博等知名爱豆大火前,就已经凭借着一套完整的打榜攻略,在24小时内将吴亦凡的首张专辑投成了美国iTunes四榜单第一。

或许正是从此之后,市场充分认识到了粉丝经济的潜力,饭圈文化也开始走向疯狂。从郑爽张恒合力开发粉丝App“M77”,到粉丝为应援偶像疯狂打投、做数据、集资,再到为让偶像出道不惜倒牛奶……饭圈不仅已形成严密组织,还多次挑战社会公共良俗。

为整治饭圈乱象,中央网信办在今年6月启动“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有行业人士认为,吴亦凡事件将进一步推动饭圈治理,在强力监管之下,流量明星、娱乐机构、互联网平台、经纪团队、应援组织者乃至底层的粉丝,利益和生态重构几乎已成定局。

吴亦凡归国踏入演艺圈,迅速积累粉丝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粉丝经济的发展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但吴亦凡,确实是踩在风口上的那个人。

饭圈的起源并没有明显的标志,但很多人会将《超级女声》归为衍生出这种文化的鼻祖。数据显示,《超女》办到第二届时,湖南卫视的收视率已经仅次于央视一台,该节目同时段的收视率更是以压倒性优势占据首位。

2005年,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拿下第二届《超女》前三,“玉米”、“笔迷”们也借此出圈,但粉丝们普遍的情况还是“无组织有纪律”,专注于对自家明星的讨论,少有越界行为。

大约过了十年,“归国四子”、“TFBOYS”开始收割流量。一个典型案例是,2015年9月2日鹿晗所发的一条微博,评论量超1亿条,打破了先前由自己保持的1316万条的纪录。

此时的饭圈,在内部已经有了阶级性和分工,控评、刷超话等为明星造势的手段也开始陆续出现,粉丝们心中的攻击性逐渐萌芽,对他们而言,外界的声音变得吵闹而又遥远。

正是在这个阶段,吴亦凡作为“归国四子”中的一员开始在娱乐圈崭露头角。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吴亦凡的粉丝们已经有了专属称号“梅格妮”。这个称呼来源于2012年7月18日吴亦凡在微博上对粉丝说的一句话:“我喜欢你,每个你。”

吴亦凡“起飞”的速度,犹如坐上了火箭。与韩国SM娱乐公司解约后一个月,在没有过演戏经历的情况下,他就被定为了“京圈才女”徐静蕾指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男一号。2015年,随着这部电影的上映,吴亦凡也和徐静蕾一起登上了《时尚芭莎》的月刊封面,不久后,他还成为了全亚洲首位登上Vogue China封面的男明星,并在管虎监制、冯小刚主演的《老炮儿》中现身出演了“小飞”一角。

2016年,吴亦凡继续“高歌猛进”。他客串《美人鱼》、主演《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爵迹》,还成为了第一位参加NBA全明星赛的中国明星。尽管6月时,小G娜曾曝出“约炮门”,但事件很快被平息。

此时,吴亦凡已经凭借在演艺圈的走红迅速积累了庞大的粉丝量。年底,Burberry微博因他成为首位华人代言人而涨粉到100万人;Burberry SKP旗舰店中吴亦凡走秀穿的售价1.65万元的风衣,也被抢购一空。

而随着2017年,吴亦凡主演的《西游伏妖篇》斩获16.56亿票房,作为主嘉宾的《中国有嘻哈》爆红,以及“造星时代”的到来,梅格妮对吴亦凡的狂热逐渐攀至巅峰。

造星时代饭圈愈发失控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部网综的上线进一步加深了资本与饭圈偶像间的关系,粉丝们氪金支持偶像的行为得到了极大强化。

在这个流程中,粉头上接经纪公司,下连万千粉丝,包括数据组、文案组、控评组、反黑组在内的多个组别通力合作,既要为“爱豆”们贡献财力,又要付出自己的人力。

而支持偶像的方式,从众筹、贩卖/购买周边产品,到组织粉丝为偶像出演的电影“锁厂”、为偶像的艺术作品“刷数据”,再到以偶像的名义组织慈善活动赚取外部曝光和外界好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吴亦凡显然也享受到了这波“红利”。2018年暑期吴亦凡大战虎扑就是梅格妮们的经典战役之一。

事件起因是虎扑网友发布《吴亦凡无修音视频,你能坚持到几秒》的帖子质疑吴亦凡的专业性,该帖被搬运至微博后,引发了梅格妮们的愤怒,再加上吴亦凡本人也下场发博回怼,由此战火正式被点燃。

梅格妮们不仅铺天盖地地发布诸如”吴亦凡高端音乐在国外多被接受“等内容为吴亦凡正名,而且还有组织地举报批判吴亦凡的文章、帖子等,并试图从微博主战场杀入虎扑大本营,继续发帖刷屏、举报。

不过,由于在虎扑发帖需要先通过体育知识问答,大部分试图进入社区的梅格妮都被挡在了外面。但双方的梁子就此结下,近日都美竹在微博中表示“吴先生,这次是决战”后,就有虎扑用户称,“为了这场战争,虎扑等了三年。”

而事实上,人们真正意识到梅格妮们的战斗力,还是在与虎扑激战落幕的三个月后。

2018年11月,吴亦凡发行新专辑《Antares》。从音乐角度来看,此前其发布过的多支单曲成绩不俗,其中2016年的《July》曾登上iTunes付费下载电子榜单第一,2017年发布的个人首张音乐EP(迷你专辑)《6》预售9小时内即达成100万数字销量,最后销量189.9万张,粉丝榜排行第一的歌迷买了超2.5万张,折合人民币逾10万元。

但这些成绩与《Antares》比,几乎“不值一提”。虽然这首专辑中连一首脍炙人口、火遍全网的歌都没有,但这并不影响其“屠榜”美国iTunes。

上线24小时内,这张专辑就占据了iTunes专辑总榜、单曲总榜,以及Hip-Hop/Rap专辑分榜和单曲分榜,四个榜单的首位。上线第一个周末,该专辑更是一口气拿下了iTunes美曲下载榜前十名中的7个,力压欧美当红巨星Ariana Grande和Lady Gaga。

彼时,吴亦凡在新浪微博中的粉丝数已达4500万,但其推特粉丝仅有15.8万,因此其专辑的爆红令一众国外流行音乐粉丝大为不解,“Kris who”(吴亦凡是谁)甚至冲上了推特热门话题。

最终,在iTunes官方下场对事件进行调查后,梅格妮们刷榜行为被发现,吴亦凡新专辑的歌曲也被强制清除出iTunes热度榜。

据悉,早在专辑发行前,梅格妮们就摸索出了一套完整的打榜攻略,包括用VPN更改所在地网址、设置美国Apple账号、下载单曲和专辑、清除缓存重复购买等,并借此一举攻陷了iTunes美区。

这是吴亦凡粉丝力量和商业价值的最佳佐证,也是品牌方纷纷找他代言的核心原因。据报道,2019年良品铺子请吴亦凡做代言人花了2500万;2020年立白官宣代言人为吴亦凡后,两天内品牌热度提升了80多倍。

在此次出事前,吴亦凡的微博粉丝数达5000万,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以他作为代言人的品牌至少有15个,其中不乏路易威登、宝格丽、保时捷中国赛车、兰蔻、欧莱雅等闻名世界的国际品牌。

被收割的粉丝们吴亦凡也曾尝试“收割”粉丝。其于2018年12月推出了个人潮流品牌A.C.E,最便宜的925银合成宝石耳钉也需要花580-780元才能购买,虎啸吊坠、龙吟吊坠的价格更是高达12800元、19800元。

A.C.E推出没多久便遭遇销量与口碑的双重打击,吴亦凡也在这个项目上黯然折戟。虽然吴亦凡是失败了,但这个时代,并不缺少“韭菜”。

2017年,郑爽开始在微博上给一款雪糕群App导流,不久后,郑爽本人也现身该App,并在其中发文、发图,与粉丝频繁互动。值得一提的是,郑爽在雪糕群中还要求粉丝打投、刷数据,并呼吁“大家可否团结一点”、“我不在意的时候,我的数据可以是第一,我在意的时候绝不要自己数据太难看”。

运营了一段时间后,郑爽发现,App的流量与微博相比相去甚远,但烧钱却烧得厉害,于是2018年年中,雪糕群暂停运营。与此同时,郑爽认识了张恒。

2019年6月,定位为雪糕群重生星球的“M77”上线,这个App的目标更为直接,就是将粉丝经济最大化变现。粉丝们在和郑爽互动之余,还可以在App的泡泡打榜板块为郑爽在芒果TV、微博、爱奇艺等平台打榜。

除此之外,粉丝们还可以在M77上进行郑爽十周年生日会的抢票活动,需知,M77是唯一的抢票平台。

尽管这个“划地圈粉”的平台最后还是因为下载量太低、商业化进展不顺,且没有资方的支持让郑爽和张恒之间出现了经济纠纷,甚至间接导致郑爽彻底“凉凉”,但与之相似的粉丝经济模式,却在大平台手中屡试不爽。

2021年4月,粉丝为追星“倒牛奶”一事传遍全网,网传视频中,一群人围坐在水沟前将牛奶一桶桶倒掉。究其原因,粉丝们为让自己的“爱豆”在养成综艺节目中获得助力值,从而出道,需要大量购买蒙牛旗下的真果粒产品,而为选手投票的二维码在奶盖内侧,想要奶盖就得打开瓶子,喝不完的只能倒掉。

雷达财经彼时曾在《谁在推动粉丝为追星“倒牛奶”?》一文中提到,一般买奶的行为是由后援会统一执行,买奶的钱则是通过粉丝们集资得来。

明面上,粉丝们可以在桃叭、owhat等平台中创建店铺,以售卖服装、周边等形式集资,除此之外,集资还有暗链,而这些数据则不会公布。

由于这种集资方式缺乏监管,历史上“跑路”的案例屡见不鲜。

桃叭上,就有发起人称自己会用集资来的钱制作艺人谢可寅的相册,但最终平台发现该发起人是借用了他人信息通过实名认证,属于蓄意跑路。

前不久,吸引数千家粉丝团入驻的Owhat也出事了,韩国男子团体EXO成员朴灿烈最大应援站“朴灿烈吧”原吧主爆雷,卷走上千万元粉丝集资款跑路。此外,还有其他消费者投诉称,在Owhat购买明星周边后,遭遇商家迟迟不发货、沟通无回应、要求退货退款无法实现等情况。

“真要细究,每家后援会都不敢说自己干净。现在的后援会一个比一个会做账。”参加过后援会工作的粉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饭圈经济会转向吗?

负面舆情的频繁爆发,让“整顿饭圈”的声音愈发迫切,也让饭圈经济受到了监管的关注。

3月10日,#星援App开发者一审获刑五年#登上微博热搜,据报道,作为2018年震惊市场的“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破亿”事件幕后推手,该开发者从中获利超600万。同日,人民日报发文:“整顿无底线追星,严惩流量造假正当时”。

次日,全国人大代表、泰安市文化产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宋文新在两会提案中表示,私生饭、粉圈互撕等行为属于“无底线追星”,饭圈经济或者粉丝经济如果超出边界,要进行大力整顿。

6月16日,中央网信办“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启动,重点对诱导未成年人应援消费、粉丝互撕辱骂、攀比炫富、刷量控评、制造热点干扰舆论五类现象进行打击。

在行业人士看来,经由郑爽、吴亦凡、倒奶事件等,饭圈问题已“出圈”成为了社会级别的现象。如今,“饭圈”已不是粉丝和流量明星以及这条产业链参与者的饭圈,而是一种文化现象,是社会的饭圈。既然如此,其就不是互联网上的法外之地,更不可能游离于主流社会的公序良俗而存在。

但也有网友表示,饭圈的问题,是资本自己通过精心选材、组织、培训一步步堆积出来的,饭圈可以整治,但想要将这种乱象连根清剿,将是一场长远而艰巨的斗争。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史无前例?杭州开发商放弃地块,5000万保证金不要了

虚假救援?东风标致深夜道歉:工作存不足引发质疑,接受批评

重磅!上海浦东引领区将实施永久居留推荐新机制等重大政策

大床房2000元一晚!郑州一酒店暴雨夜坐地起价,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半年亏损4400万,股价腰斩的蓝月亮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