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吴亦凡:管不住的freestyle?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文 / AI财经社 骆华生 何畅

编辑 / 董雨晴

7月18日,娱乐界明星吴亦凡与19岁少女都美竹的“世纪决战”,刷爆了整个社交网络。

几天之前,一位名叫都美竹的女孩在其个人微博发布了多篇长文,指出她和另外多名女生遭遇到了吴亦凡及其团队的“感情欺骗”,在她们与吴亦凡短暂的“交往”后,均遭遇到了后者的冷暴力。

直到7月18日中午,事件开始升级。在网易娱乐对都美竹的采访中曝出了更多细节,其中包括指称吴亦凡涉嫌与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吴亦凡团队曾与都美竹寻求过私下和解,试图用金钱解决这一问题。因为文章中透露出的“迷奸”“未成年人”等字眼,以及涉及到的“受害女生”至少有8人,让这起事件也从单纯的明星私人情感问题,上升到了公共舆论事件。

或许是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与吴亦凡有着合作关系的品牌方们相继发声,宣布与吴亦凡终止合作。其中,最先发声的品牌韩束还因此圈粉,其在18日晚的直播观看人数几何级数飙升。

紧随韩束之后,包括兰蔻、立白、康师傅在内的多个品牌均将与吴亦凡合作的微博信息删除。

在历经了24小时发酵后,新闻漩涡中的主角吴亦凡,终于在7月19日早8点在其个人微博做出了回应。在仅有168字的简短回复中,他称,自己只与都美竹有过一次聚会,并没有灌酒,也没有收手机。如果有类似行为,自己会主动“进监狱”。“没有回应是因为不想干扰司法程序的推进”,对于传闻中的“选妃”、“诱奸”、“迷奸”等指责,吴亦凡统统予以了否认。

此后,上午8点28分,署名为吴亦凡工作室的公告也姗姗来迟,里面说,“拒绝一切诽谤言论及散布有害网络信息的行为,请勿利用敏感的舆论风向恶意煽动公众情绪!”工作室还表示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了报案工作。

真相目前尚未确定。但是,作为“归国四子”之一和初代流量红利的最大得利者,7年前便爆出类似事件的吴亦凡,星途显然会大受影响,而他自己的“吸金事业”,则一定会遭遇毁灭式打击。

品牌合作接连终止,涉及金额数亿元

尽管吴亦凡及其工作室已经“否认三连”,但积攒了一夜情绪的网友并不买账。7月19日,有网友在吴亦凡微博下留言,称如果不是理亏,为何给都美竹转账50万?“急了,真的急了。”

事件发酵可以追溯至7月初。自称为吴亦凡前女友的都美竹在微博爆料称,吴亦凡涉嫌诱骗和潜规则未成年人。之后,都美竹还接受腾讯娱乐、网易娱乐等媒体采访,爆出吴亦凡潜规则的更多套路。

这其中,较为严重且明确的指控是,吴亦凡通过MV、公司选人等,邀请女生参与酒局;同时,这批女生大都为未成年人;吴亦凡会将这些女生的照片作为商品挑选,疑似存在性侵和拉皮条等行为。都美竹还晒出吴亦凡方疑似封口的50万转账截图,称自己手中已经掌握多人爆料,足以送吴亦凡进监狱。

都美竹于7月18日晚间发布的决战檄文则显示,其主要诉求是让吴亦凡48小时内退出娱乐圈,并为自己做过的事道歉,“站出来吧,像个男人。”

作为初代流量,吴亦凡曾是娱乐圈的宠儿,也是近年来商业价值最高的艺人之一。2014年,与韩国SM公司解约后,吴亦凡将事业重心转回国内,处女作即为京圈才女徐静蕾执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之后,作为“归国四子”之一,吴亦凡又陆续与管虎、徐克、周星驰等导演合作,并通过参与综艺《中国有嘻哈》,包装起潮流教主的人设。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吴亦凡也曾爆出小G娜事件。当时,网红小G娜(黄恺嘉)发出了一张疑似和吴亦凡的亲密照,曝光其与吴亦凡不一般的关系,最终引发网络舆论。不过,吴亦凡的商业价值在当时并未受太大影响。吴亦凡的许多大牌代言,如奢侈品牌路易威登、护肤品牌兰蔻,均是在2018年到2019年间所宣布的。实际上,吴亦凡甚至是路易威登宣布的首位亚洲面孔的品牌代言人。

都美竹的长文也显示,吴亦凡在过去10年里吸金能力不凡,达到20亿到30亿人民币左右。“你这十年已经够精彩的了,普通人哪能赚到二三十个亿。”

甚至,有娱乐行业从业人士表明,在娱乐圈,吴亦凡作为Bad boy型的稀缺型艺人,一直为品牌所看重。《中国有嘻哈》、《潮流合伙人》等青年文化向节目,为其拿下高端商务代言奠定了基础。

不过,流量与品牌绑定越发紧密的当下,艺人的美誉度对于品牌也越发重要。近年来,远有柯震东吸毒导致一众品牌受牵连下架,近有郑爽代孕事件导致Prada紧急宣布取消合作,而深陷潜规则风波的吴亦凡,也正在重蹈“前辈们”的覆辙。

根据其粉丝早前整理,此前,吴亦凡的代言包括兰蔻、欧莱雅男士、滋源、得宝、韩束、路易威登、宝格丽、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代言人,以及包含康师傅冰红茶、立白在内的快消品牌,和担任腾讯旗下腾讯视频和《王者荣耀》两大王牌产品的代言人。

都美竹将战事升级后,品牌们则迅速与其切割。

7月18日晚,韩束、良品铺子已经先后放出即将或已终止合作的解约意向。截至7月19日下午16时,吴亦凡与立白、滋源、兰蔻、得宝、华帝、腾讯视频等合作方的合作已全部解除。而路易威登等品牌一度将吴亦凡的代言微博转为不可见,但又在昨天晚些时候放出。就这些举措来看,其与艺人团队的博弈还在继续。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不过,品牌们或许要意识到民意的力量了。昨晚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韩束,其日常门可罗雀的官方直播间内,一度涌进数百万人,还将一款原价为299元的产品竞拍抬价卖到了1200元之多。与之相比,“头铁”的路易威登已成为粉丝和路人的战场,双方就是否要撤换代言人打得不可开交,其微博评论一夜间就多了数万条。

吴亦凡最终损失几何?数字或许并不确切,不过,2021年初,曾有网友爆料称,吴亦凡与路易威登签署的是三年长期合约,数字为2000万美元。此外,2017年时,水星家纺财报曾显示吴亦凡与刘嘉玲合计代言费用达710万元;而2019年时,良品铺子还放出过重金签下吴亦凡代言的通稿。

多部待播作品或踩雷

吴亦凡的微博认证是“歌手吴亦凡”,不过,紧随其后还有一句“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吴亦凡1990年出生于广州,父母离异后随母亲生活,10岁时移民加拿大温哥华,他被曝早已入籍加拿大。2012年,他在韩国以男团形式正式出道。自2014年回到中国发展以来,吴亦凡先后出演了多部电影及剧集,但豆瓣评分多数在4至5分上下。不过,尽管因演技不佳饱受诟病,吴亦凡依然与包括周星驰、管虎、冯小刚、梁朝伟等在内的知名导演及演员先后合作,并在2016年深陷丑闻时获得了成龙的力挺——后者是彼时吴亦凡演艺事业签约公司耀莱影视的核心人物。

从电影、电视剧到综艺,吴亦凡均有涉猎,他连续三年在爱奇艺S+级自制网综《中国新说唱》中担任导师,“你有freestyle吗”甚至一度成为网络流行语。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目前,在吴亦凡为数不多的待播作品中,备受关注的是与杨紫合作的古装电视剧《青簪行》。该剧改编自同名小说,由企鹅影视、新丽传媒和凤凰联动影业联合出品,播出平台为腾讯视频。这是吴亦凡首次涉足电视剧,从官宣男女主演开始,这部剧就陷入了番位争夺的风波,随后又被曝出存在阴阳剧本,争议不断。

今年4月19日,《青簪行》取得发行许可证。虽然尚未官宣定档,但此前有传闻称,其将接档仙侠剧《千古玦尘》,定于暑期播出,不仅如此,该剧还出现在了东方卫视2021年的片单之中,不可谓不受重视。

然而,随着都美竹“决战檄文”的发布,《青簪行》能否按照排期播出要划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有业内人士直言:“现在各方都不知道《青簪行》应该何去何从。”

作为腾讯视频的S+项目,根据以往同级别项目投资情况推测,《青簪行》的总投资应该在数亿元。而如果迟迟未能播出,所有的付出都将打水漂。

另外,在今年4月的浙江卫视招商会上,综艺《青春环游记3》总导演吴彤曾透露,计划邀请吴亦凡作为嘉宾,但受招商进度所限,该节目尚未开始录制。

而在自身作品之外,吴亦凡也借由个人明星光环将事业版图开拓至赛车、音乐厂牌等多个领域。2018年,他创立了个人品牌A.C.E,尽管不到半年他就退出了股东行列,但天眼查App显示,其所属公司为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后者股东包括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由吴亦凡的母亲吴秀芹注册。

2019年,吴亦凡透露已成立个人音乐厂牌“20XXCLUB”,其官微也是天津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官微,该公司与大股东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吴亦凡的表哥吴林。

赛车也是吴亦凡的爱好。今年5月4日,他成立了“20XX Racing车队”,并宣布加盟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最近几日,他正在宁波参加赛车比赛。

从品牌代言、影视作品到个人品牌,充分吃到流量红利的吴亦凡都进行了可观的收割。2017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显示,他当年总收入达1.5亿位居第十。这种效应在2020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又有所提升,这一年,他名列第八。

管不住的艺人

“吴亦凡的经纪团队真的形同虚设,基本上他是个妈宝男”,一位资深娱乐经纪从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吴亦凡的经纪业务全权由他妈妈吴秀琴负责,只有部分影视约在其他专业公司手中。即便如此,据AI财经社了解,吴亦凡在具体的影视项目合作过程中,也会展现出更加强势的态度。

“任何一个艺人出事,都暴露了团队的无力,因为管不了艺人。和公司管理不一样,董事长和CEO都是受到管控的,尤其言行。”提及对吴亦凡事件的看法,前述专业人士颇感无奈。

相比较之下,偶像艺人产业更加成熟的日韩就对艺人有更为严格的约束机制。例如,韩国曾规定未成年艺人一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0小时,以16到17岁为平均出道年龄的韩国爱豆,由此不得在晚上10点以后出镜。而出道不恋爱也是日韩偶像圈内约定俗成的规定,以AKB48为代表的日式偶像,在谈恋爱被曝光后,甚至还要剃头谢罪。

而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日韩的偶像产业更为工业化。相比中国娱乐圈艺人自己包揽团队、或在公司内组建小权力中心,日韩偶像出位基本依靠大的经纪公司的长时间规划和选拔,艺人在产业分配链条上由此占据中下游。同时,日本和韩国长期以来对文娱产业就非常重视,其政策的完备也提高了对艺人门槛的准入。

在韩国,由于卷入性侵事件,歌手郑俊英最终被判服刑五年。而去年在韩国掀起的反霸凌运动,也导致众多韩国艺人宣布退出娱乐圈。以女团April为代表,其成员之一李珠铉爆出被全队霸凌后,全体成员工作甚至因此均被叫停。

而尚在起步阶段的中国娱乐圈,艺人中心制是常态。《我和我的经纪人》中,就曾披露过杨天真与艺人张雨绮的几次对话。当时杨天真担忧张雨绮去拍《龙岭迷窟》会损失商业价值,但张雨绮仍然表示“得让自己去拍戏”。随着艺人们纷纷自立门户做老板,由明星亲友组建的经纪团队,对其的约束性也越来越小。

最终,这样的风险只得由合作方买单。

实际上,在众多艺人吸毒事件、肖战“227事件”、郑爽代孕事件发生后,品牌方就在有意识地加强这类风险防范意识。具体体现在,合作合约条款签订时,会加入诸如“因艺人存在不端行为品牌可无条件解约”等内容,甚至是在品牌蒙受损失时可追究艺人的责任。

更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品牌方在签约艺人前,应该尤其对其进行充分的背景调查,检视其过往是否有不当行为或者是负面新闻。而相关的对艺人的“道德约束”条款也应进一步增加。

可惜的是,即便如此,品牌与合作方们仍旧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受吴亦凡事件影响,待播剧《青簪行》背后的公司阅文集团与腾讯股价均有所下跌。其中,阅文集团下跌3.32%,腾讯下跌2.57%。品牌方中,良品铺子盘中股价一度下跌5.26%。

在吴亦凡短短几年的职业生涯中,虽先后曝出过多次公众非议事件,其中既包含私人生活作风问题,也涉及专业技能的挑战,但在这些事件中,他无一例外地都获得了粉丝的支持。

面对此次事件的升级,无论粉丝们是否还会支持他,吴亦凡显然要接受更加严苛的审视,他想要维持之前苦心打造的人设,恐怕已经没那么容易。除此之外,吴亦凡这一次还要给资本一个交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料友留言(数量:49条)

相关文章

上市首日暴涨19倍!是机构割韭菜,还是散户炒新太疯狂?

中国平安逆势爆买与爆雷:地产项目接连爆雷 股价跌跌不休

刚刚,航天投资董事长张陶被批捕!

突然,夜间停业!这里三大便利店巨头,纷纷不“通宵”……

一线城市“放下身段”引才,进京落户门槛放宽至部分本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