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的资本赌局:赔偿2亿倒赚8亿,华谊兄弟还得抱他大腿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对赌失败,冯小刚赔了1.68亿!

5月24日,华谊兄弟向深交所申请延迟回复问询函,但率先回复了“冯小刚业绩补偿款”一事。

当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关于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度业绩承诺补偿完成的公告称,东阳美拉老股东冯小刚已根据协议约定,以现金的方式按期支付1.68亿元的业绩补偿

公告称,冯小刚需支付巨额赔偿是由于2020年疫情影响,东阳美拉的项目进度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延迟,未达成对赌协议的1.749亿元利润目标。

同日,华谊兄弟还发布了关于延期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的公告称,预计将不晚于2021年5月31日完成回复工作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前5月17日,针对冯小刚对赌失败,深交所向华谊兄弟发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业绩承诺方应向公司补偿的具体金额,截至目前补偿事项的具体进展,最后补偿期限,是否存在承诺方无法完全履行补偿义务的风险。

加上2018年对赌未完成补偿的0.67亿元,冯小刚在这笔收购中累计要付出2.35亿元的补偿。但这起事件,让人更多关注的不是赔偿金额,而是冯小刚究竟能从中赚到多少

2015年12月,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冯小刚和陆国强合计持有的目标公司70%的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华谊兄弟持有东阳美拉70%的股权。

对赌协议指出,2016年东阳美拉的净利润需达到1亿元,从2017年到2020年净利润每年增长15%。即2016-2020年每年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若未能完成要求,冯小刚需同意于该年度的审计报告出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

可以看出,即使五年时间里东阳美拉一分不挣,冯小刚也能白拿3.76亿。很多人不解,对赌协议和送钱没什么两样,华谊为什么对冯小刚这么好?

华谊的天下,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曾说,“华谊的天下,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

这话确实不假,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时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冯小刚的《集结号》和《非诚勿扰》两部影片约占华谊兄弟电影业务收入的40%和总营业收入的18%。冯小刚以288万股的股票占公司总股份2.29%,在华谊兄弟一众明星股东中,成为持有股份最多的“大明星”。华谊兄弟上市一年后,冯小刚卖掉了手中所持原始股,套现2亿元。

冯小刚和华谊兄弟的感情不止如此,出任2014年春晚总导演后,马年春晚俨然成了华谊兄弟的大腕集结地。马云作为华谊兄弟的股东亮相现场,参与演出的姚贝娜、杨坤、姚晨、主持人张国立等明星大腕,都是华谊签约艺人;就连韩国明星李敏浩也早早是华谊独家战略合作伙伴。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2015年9月,冯小刚的东阳美拉成立。仅隔两个月,东阳美拉就被华谊兄弟收购了70%的股权。但此时的东阳美拉却是个实打实的空壳公司,注册资金500万、总资产1.36万元、净资产为-0.55万元。

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冯小刚本人即是重要的IP(知识产权)资源,他的个人导演的总票房在32亿-33亿之间,这个数据还不包括他监制的影片。也就是说10.5亿元买到的不是公司,而是冯小刚的IP

冯小刚这样的手笔,并不是华谊兄弟的首创。早在2013年,华谊兄弟就开始玩起资本游戏并尝到甜头。通过三次减持掌趣科技,华谊兄弟一共套现3.78亿元,获得投资收益3.16亿元,占到2013年华谊兄弟一半的净利润。随后又斥资6.72亿元收购游戏公司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

但资本游戏的红利是暂时的。2014年,华谊兄弟主业影视剧发生震荡,票房收入较2013年下降约10亿元,最终让出票房冠军宝座。

也是在这一年,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上,王中军提出“去电影单一化”,其目的是保持电影业务核心地位的同时,寻求多元发展、打通产业链、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压力,然后华谊兄弟开始发展实景娱乐、投资等相关业务

按照这个计划,华谊兄弟的算盘是,把“后方阵地”电影交给了冯小刚坐镇,王中军和王中磊兄弟则开始寻求在资本市场上冲锋陷阵,在外界的质疑声中,王中军认为,“自己非但没有不务正业,还为华谊兄弟找到了正确的道路”。随后,华谊兄弟又布局了电影小镇、电影世界、电影城和文化城4种产品形态的多个项目

大手笔投资之后,华谊兄弟却没能像他自己想象的那样重整旗鼓。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2016年,掌趣科技与银汉科技的业绩均出现大幅下滑,实景地产投入的成本回收,遥遥无期,华谊兄弟不得不减持套现,但结果却是净利润不增反降。

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了上市十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归母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年营收下降1000.40%。2019年,华谊兄弟亏损再次扩大至39.63亿元,成为2019年亏损最多的影视公司。

而被华谊兄弟抛诸脑后的主业,已然成为资本游戏里的陪葬品。

最后只留下王中军的一句感叹,“想过做互联网线上娱乐,但没这个能力走向互联网化。

华谊落难,能指望冯小刚?

华谊落难时,有很大一部分希望都寄托在“兄弟”冯小刚身上。

王中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小刚导演的电影在前几年表现非常突出,不管是从票房上,还是从电影类型上,这也是华谊这个平台给予的。”相辅相成,是二者的羁绊。

《大碗》《手机》《天下无贼》《夜宴》《集结号》《非诚勿扰》等爆款电影的出现,既成就了华谊兄弟,也成就了冯小刚。

但好景不长,2018年,因为《手机2》项目,崔永元对冯小刚、范冰冰“阴阳合同”的质疑,娱乐圈最轰动的“黑天鹅”事件浮出水面。冯小刚也因此元气大伤。随后,《只有芸知道》口碑与票房双双扑街,预示着华谊兄弟和冯小刚正与当代年轻人脱节。同时,徐峥、吴京、贾玲等半路导演的杀出,屡屡创电影票房新高,冯小刚这个大IP的神话,已经留在过去。

在冯小刚泄气后,华谊兄弟则更无自救之力。经过电影行业重新洗牌过后,华谊兄弟的老对手光线传媒已经变成了遥遥领先的“新一哥”,王中军却在卖设备、卖藏品、卖房子的路上奔波,努力还债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2021年5月10日,据天眼查显示,王中军、王中磊、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于5月7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超3亿元。

如今,冯小刚对赌欠下的1.68亿,成了华谊兄弟的救命钱!饶是如此,冯小刚还是在华谊兄弟身上捞出了8亿多的油水。

华谊兄弟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2015年华谊兄弟斥巨资10.5亿收购的冯小刚的公司——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仅实现净利润552.38万元,低于业绩承诺1.749亿元。

根据对赌协议,冯小刚需要赔付业绩补偿款约1.68亿元。然而,这并非冯小刚第一次赌输。2018年,东阳美拉因实现净利润6501.50万元,低于业绩承诺1.32亿元,还需赔付业绩补偿款约0.67亿元。两者相加,冯小刚需赔付2.35亿元。

这代表着,即使冯小刚赔付2.35亿元后,也已有8.15亿元落袋为安

说白了,商场上的“兄弟情”,必须用人民币做成的月老红绳才能绑得牢靠。这场赌局,华谊兄弟不一定赢,但冯小刚至少没有输。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华谊兄弟有机会翻身吗?    

华谊兄弟的颓势不可逆,但王中军仍在努力补救中。

为了不让华谊兄弟资金链断裂,王中军搭上十几二十年的交情,求助了马云、马化腾、史玉柱、卢志强、柳传志、胡葆森、王玉锁等等兄弟。曾经喜欢画画、收藏、玩车、品酒的王中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为了公司的安全,我什么都可以卖”的华谊兄弟董事长。

同时,王中军用情怀忽悠华谊员工跟他一起节衣缩食。有媒体报道,华谊中高层管理人员因为“调整薪资结构”的由头变相降薪,年终奖也不如前些年那么稳定了

公司遇难,华谊兄弟的员工前所未有的团结,转发预告片、宣发内容,抱团打击键盘侠,争论立场问题、历史问题……在片场有员工哭了,不是矫情,是这几年华谊太难了。

最后,华谊将其全部心血倾注在电影《八佰》上,为了拍摄《八佰》,华谊甚至还在苏州阳澄湖旁一块200亩地上1:1进行实景搭建,投资巨大。

影片上映前,为了确保能挣钱,华谊顾不得影院先观影后分账的老规矩。有影院反映,需要提前支付一笔保底分账发行片款,才可以正常参与点映及正式放映,并美其名曰:此举是疫情过后考虑市场潜在风险,防止偷票房现象。

孤注一掷的华谊最终稍有成效,《八佰》最终拿下31亿的票房,并问鼎2020年度全球电影票房总冠军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但很可惜,凭《八佰》一部电影就翻身的想法,未免太过幼稚。

实际上,华谊兄弟只是《八佰》的参与者之一。据灯塔专业版显示,《八佰》背后出品发行公司高达29家,其中,出品公司2家,为华谊兄弟和梁静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七印象文化;联合出品公司19家,其中包括腾讯影业、阿里影业、上海电影、完美影视、光线影业等头部公司。而《八佰》只能贡献约6.3亿元营收,在巨额债务面前杯水车薪

根据华谊2021年Q1财报显示,华谊的短期借款为19.15亿,一年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为4600万元,应付债券为2.22亿元。

即将油尽灯枯的华谊兄弟还在指望冯小刚,也不得不继续指望冯小刚。

2021年冯小刚的新作品《北辙南辕》瞄准了投入成本低、回报高的网剧市场,即使冯小刚+网剧的组合,就像用山珍海味做成路边麻辣烫一样让人不适应。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老人们还在拼尽全力挽回败局,但华谊兄弟真的有希望翻身吗?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凤凰WEEKLY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华谊兄弟来说,主要业务都依赖影视,所以风险波动性很高,业绩起伏就很大。特别是近年来,文化政策又开始收紧,影视企业的生存环境压力也变得越来越难。华谊的业务现在要分散风险,但为时已晚,一方面可拓展项目少,另一方面可投入的资源有限。可能要先通过传统影视业务积累实力,再寻求平衡风险。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也并不看好华谊兄弟前景。他对《凤凰WEEKLY财经》记者表示,作为“中国电影第一股”上市的华谊兄弟,上市前五年风风火火,后五年因盲目多元化而找不到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去年疫情来袭,一下子掉入深渊,公司濒临退市。即便后期能够继续推出爆款电影产品,短期内也很难改变亏损趋势。

(作者 | 王涵 编辑|张轶骁)

料友留言(数量:2条)

相关文章

发生了什么?北向资金4天500亿疯狂抢筹

三部门联合印发通知:保障应届毕业生参加职业技能培训 提高就业创业能力

这家银行被接管?回应:高层全换了!发生了什么?

在奶茶店上赔惨了的年轻人,能靠柠檬茶翻身吗?

特斯拉终于服软:在中国做生意,就要守中国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