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极一时的华谊兄弟影业走向衰落了?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华谊兄弟也走上面临退市的风口浪尖。

事件缘起,2015年,华谊兄弟10亿收购冯小刚公司东阳美拉,并提出类似“对赌协议”的业绩要求。根据协议,东阳美拉2016年的考核是1亿元的税后净利润,此后每年增长15%,直到2020年。若完不成,冯小刚需要用现金补偿差额。

结果是冯小刚输了赌约。需要赔偿华谊兄弟2.35亿。华谊兄弟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3.04亿元。

从曾经国内影视圈的“老大哥”,到如今落寞的被执行人,回顾华谊兄弟风雨20多年的历程,可谓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昔日电影巨擘,何以至此?

三年连续巨亏62亿

在大陆影视行业野蛮生长的十年,影视作品的短周期、高回报特点,使早期入局的华谊赶上了第一拨影视红利。作为A股影视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老大哥”华谊兄弟市值一度超过800亿元。

2009年,华谊兄弟通过证监会创业板审核,成为了国内首家上市发行的影视行业股票。

华谊成于广告、兴于电影、“败”于自己。

从2016年开始,华谊兄弟经营业绩显著下滑,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下降3.34%、41.18%及33.14%,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及10.48亿元。

2015年,华谊兄弟达到了近900亿的市值顶点,更创造了9.76亿净利润的最高点,2021年的今天,连亏3年的华谊仅剩100亿市值,800亿灰飞烟灭之后,王中军的“迪士尼梦”仿佛也到了头。

为了缓解缺钱的困境,华谊兄弟积极展开自救。被银行等各路逼债,王中军不得不变卖家产。

但“缺钱”的境地并未扭转,昔日电影巨擘华谊兄弟仍未摆脱危机。

亿

华谊“老了”

在华谊兄弟令人哗然的境遇巨变背后,这其中,除了影视行业整体变迁的因素,不得不感慨华谊“老了”。

华谊兄弟曾经只手撑起了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王中军在娱乐圈内口碑一向很好。公司上市后,王中军有闲有钱,风光无限时,马云、俞敏洪、史玉柱、江南春等大佬都和王中军过从甚密。

然而,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

华谊兄弟过度与冯小刚等“老人”深度捆绑,其中以10亿元获得东阳美拉70%的股权,彼时东阳美拉成立仅2个月,注册资金500万元,总资产不到2万,是负资产状态。华谊兄弟“送”出超10亿元大礼,并不是看上这家空壳公司,主要还是因为背后的创始人——冯小刚,为了延续同中国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的合作关系。

冯小刚的商业电影已经不如往日那样灵光,其作品跟不上年轻人的成长与品味,对于一家影视公司来说,最可怕的就是被年轻人抛弃。

华谊兄弟与冯小刚对赌失败,对华谊兄弟来说,并不是好消息。这意味着,华谊兄弟最大的“摇钱树”创富能力不达预期。而且,对赌期结束,也意味着未来的更大变数。

然而,这仅仅只是华谊兄弟众多收购中的冰山一角。

据统计,仅在2013年至2016年间,华谊兄弟仅在收购上便耗资近50亿元,其中大多数标的业绩并未达标,其直接后果便是华谊兄弟陷入资金困境。

多元布局成败笔

这些年来,王中军、王中磊一直热衷于“多元化”以及“资本游戏”。

在2014年成立20年庆典上,王中磊提出华谊兄弟要“去电影单一化”,冯小刚跟着起哄:“我决定不当导演了,跟着中军去搞房地产。”

在一些人看来,这一决定成为华谊兄弟电影由盛转衰的关键转折点——华谊兄弟开始丢掉影视的基本盘。

在此之前,公司自身定位是“影视娱乐”公司,2014年之后,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成为了华谊兄弟新的“三驾马车”。与之相对应的是,电影及衍生、电视剧及衍生、艺人经纪、电影院成为“影视娱乐”的子项,不再单独披露营收和成本。

王中军的梦想是,打造一个中国的迪士尼。

同年,华谊兄弟斥资55亿元打造的首个实景娱乐项目——冯小刚电影公社——投入运营,该项目占地1400亩,公司间接持有18.9%股份,此后,公司开始大规模股权质押操作,并通过资本运作大肆并购其他企业、建造电影小镇。

巨大的杠杆利润已让王中军迷失了初心。

2014年,华谊兄弟失去了电影票房冠军的宝座,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开始整体下降。从财务数据上看,2018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部分营收仅为1.5亿元,占收入比重3.84%,同比减少42%。

“想过做互联网线上娱乐,但没这个能力走向互联网化。”王中军感慨。2018年,王中军发公开宣告华谊兄弟将重新回归电影主业。

然而,2018年,随着《手机2》引发崔永元对冯小刚、范冰冰“阴阳合同”的质疑,税务风暴席卷整个影视圈,《手机2》主控方华谊兄弟更是处于风暴中心。2018年,华谊兄弟迎来上市十年首亏。

此后,2019年,被寄予厚望的冯小刚电影《只有芸知道》票房不足2亿;2020年疫情暴发,全球影视业遭遇重创,《八佰》斩获全球票房第一,但对于已巨亏的华谊兄弟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冯小刚效应”减弱,华谊兄弟的电影业务尚未恢复,而大手笔投资的实景娱乐项目,短期内并不能带来多少利润。

现金流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华谊兄弟梦醒

2019年1月底,华谊兄弟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归属上市股东亏损近10个亿,吓得王中军重回华谊,收回“去电影化”战略,重回电影主业。

回想起华谊兄弟的上一次庆功宴,还是2018年初庆祝《芳华》票房14亿,冯小刚等主创团队都到场,华谊兄弟CEO王中磊主持,马云也现身,与冯小刚把酒言欢。

如果再追溯华谊兄弟的大排面,那还是2014年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冯小刚、葛优、成龙、刘德华、李冰冰、姚晨、黄晓明在内的近百位影视明星前来祝贺,冯绍峰即使手骨骨折也坚持来到现场,走红毯、签名、宴会一样都不少,如同参加一场颁奖典礼。

昔日的造梦人真的已到梦醒之时吗?

从财报上来看,2021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业绩终于扭亏为盈,在决心重回电影初心之后的第三年,华谊兄弟终于赢来了净利润的正增长,尽管这2.35亿元的利润或将全部拿去填补被执行的3亿元。

十几亿的债务,被强制执行的3亿元,这些,是华谊兄弟明面上的困境。而与年轻人脱节,才是华谊兄弟脚下更危险的暗流。

据了解,即使接连推出的多部作品在市场中遇冷,但华谊兄弟手中仍不乏值得期待的存货:郑恺主演的《超越》;曹保平执导,黄渤、周迅主演的《涉过愤怒的海》;陈正道执导,张子枫、吴磊主演的《盛夏未来》;杨枫执导张涵予、范伟主演的《铁道英雄》。

这些待播出作品中,既有实力派演员,也有可保证流量的人气明星,以及口碑有保证的优质导演,很难说会败给同档期的其他电影。

回头看,华谊20年风雨,创造过辉煌与惊喜,但更多的是遗憾与惆怅。华谊走下坡路的主因是放弃了主业电影,醉心资本游戏,可如果时光倒流,再给王中军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会选择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毅然选择深渊凝望?

文|《浙商》全媒体记者 张莹月 整合报道

编辑|施晓艳

监制|苏靖 审核|余广珠、胡俊翔

料友留言(数量:2条)

相关文章

男子10年前拥有7002枚比特币现价值达17亿,如今却忘记密码

伊朗副外长:能否尽快重回伊核协议取决于关键议题谈判

大专学历或不再直接接收,深圳入户政策为何突然收紧?

爱娃就鸡娃?中产家长的教育焦虑:要求幼儿园加课,5岁娃活成中考生

男子婚前独自买房,离婚时却被要求分割房产,广州法院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