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刑10年、退赔超5亿,他把自己作成“中国最惨老板”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他被抓了就没得法,他要不被抓一辈子都给我们打工”。

雷士照明的悲剧,不光是吴长江的悲剧,也是中国照明产业的悲剧。

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清都

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雷士照明吴长江案,在被广东高院发回重审后三年,终于有了最终结果。

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企业经营案件,但由于吴长江曾经第390大中国富豪的身份,使得雷士照明与它的创始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变成了被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一次尘埃落定,终于有了一个司法层面的结果。

4月29日,在被羁押6年、2015年曾被判14年而在2018年又被发回重审之后,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创始人吴长江终于等到重审一审宣判,他最后的结局是以挪用公款和职务侵占两罪并罚获刑10年。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从2012年至2014年8月,吴长江用企业在3家银行的流动资金存款作为保证金,通过自己实际控制的其他5家公司为贷款主体,利用这笔保证金作为担保,向银行共申请流动资金借款9亿多元。

根据法院调查,雷士照明为此先后出质保证金总额9.2亿元。后由于吴长江无力偿还上述贷款,这笔贷款保证金让雷士照明损失了5.5亿元。

因此判决书中还要求吴长江返还这5.5亿元的侵占公款。

新闻出来以后,彻底震惊了财经媒体界。甚至有媒体用了“最悲惨老板”这样的称呼来评价吴长江。

吴长江方面则对重审一审判决不服,已表示上诉。

从艰难创业、一手把雷士照明带到国内照明产业龙头老大的地位,到被股东和董事会逼宫不得不黯然离开,最终还被自己人以职务侵占的罪名送进了监狱,吴长江的经历确实跌宕起伏,也让很多人感觉实在是难以言表。

然而如果仔细分析吴长江的经历,你会发现他面临的这一切结局,似乎都是他自己“作出来”的。

1.

/ 艰苦创业路 /

吴长江身上的创业史,其实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很多弄潮儿的写照。

曾几何时,他也是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中的强人,而且属于那种百折不挠的性格。

实际上吴长江创办雷士照明之前,是走过麦城的。

1992年,伴随着南巡的春风,很多蠢蠢欲动的创业者都把眼光放到了南方。当时在陕西汉中航空公司端着铁饭碗的吴长江也是其中的一员,不安现状的他最终选择了辞职,怀揣着“老板梦”跑到深圳。

但在一个举目无亲、满眼陌生的城市,想要一开始就有一个高起点,谈何容易。吴长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懂得取舍,最终选择了一家照明器材厂当了保安。

俗话说,“不想当经理的保安不是好保安”,那时候吴长江觉得什么业务都不懂,就自己拼命跟着所有部门的后面去学习,哪怕别人很厌恶他也腆着脸听,只用一年的时间他就成长为这家公司的业务骨干。

两年后的1994年,认为自己已经弄明白灯具这个行业深浅的吴长江,组建了第一家自己的公司惠州明辉电器。

当时因为没有太多启动资金,他凭借自己的业务关系,找了七、八个合伙人共同出资。

然而自己开公司一上手,吴长江就遇到了大问题。

由于公司的股权分布不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使得公司的经营决策经常在争吵中做不出最好的选择。最终这个创业的小公司持续了一年,就不得不关门大吉。

于是吴长江不得不又找到另外一家公司继续打工,琢磨着自己的创业路途。

到了1998年底,又一次认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的吴长江,说服了两个在行内有很深资历的高中同学杜刚和胡永宏,三人共同凑齐100万元,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这就是吴长江神话的开始。

▲吴长江

吴长江在创立雷士照明的时候,就立下决心要做中国照明龙头,“先定目标,再建工厂,营销未动,战略先行”,这是他结合自己在业内6年拼搏经验,为雷士照明定下的启动战略。而这16个字最后也变成雷士照明和吴长江的一贯作法。

雷士照明的产品质量不错,再加上由于熟知照明企业整个市场的变动情况,整个公司上马的所有产品都是业内急需的,因此雷士照明第一年的销售额就达3000万元。而到了2002年销售额已超过1亿元,2005年则已经超过7亿元。

这意味着到2005年,雷士照明已经从一家珠三角小工厂,发展为中国灯具领域的龙头企业。

2010年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彻底把吴长江的生意推到了顶峰。同年,雷士照明还入围了“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位列行业第一。这意味着吴长江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同年,因为股价上涨的因素,吴长江以29亿的身家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挤进中国最顶级富豪人群的俱乐部。

然而,虽然吴长江一直在为把雷士打造成一家世界级的照明用具企业而努力,但从2005年到2015年,由于处理不好与股东之间的关系,吴长江曾三次身陷股权争斗风波,甚至三度离开自己创立的公司。

2.

/ 自大和自负 /

很多接触过吴长江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太过分以自己为中心的人,在许多线下谈话的场合,吴长江绝对不会考虑别人的面子和说法。

吴长江的朋友也表示,在第2次创业成立雷士照明之前,吴长江还是一个很平易近人并且很有亲和力的人。在2005年,雷士照明业绩彻底位居行业前列之后,吴长江开始变得自大,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当时到年底因为收入不错,两个其他的股东希望吴长江能同意分红。但他觉得企业做得还不够大,不应该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应该把赚来的钱继续投入进去。而另两位股东则希望能回收一部分之前投入的资金。

双方矛盾逐渐升级。

最后,由于吴长江在董事会并没有压倒性的票数,相关分红的决议被其他的两位股东强行通过,而且他的股票也在其一气之下卖给了其他两位股东。据说当时股价出让的协议是8,000万。

刚被董事会扫地出门的吴长江,选择离开了惠州这个伤心地。然而就在他走的第三天,一位供应商赶到他家请他出山重回公司。据说由于业绩不错,将近300家供应商齐聚公司,要求把吴长江请回来。

最后,在公司中高层和众多供应商的见证下,董事会和员工大会举手表决,吴长江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而另两位股东则黯然出局。他们选择把股份出让给了吴长江,拿钱走人。

吴长江第1次被扫地出门,又英雄般回归。

至此之后,吴长江的自大本性变本加厉,在公司里他都已经容不下反对的声音。他认为所有跟他合作的资本,都是在图谋雷士照明发展中的利润,因此凡谈资金合作的他都会定下苛刻的条件。

但依然防不胜防。2007年,吴长江主导雷士照明开始跟国际上几家知名的照明产业巨头合作,不光为其代工产品,甚至合作开发不同的产品线和品牌。

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生产线建设他不得不不停地融资,吸纳更多的资本进入到雷士照明体系。到了2012年,由于融资中转让的股权过多,吴长江丧失了对雷士照明的控制权。

屋漏偏逢连阴雨,他是一个企业经营容不得别人插手的强人,于是跟获取了控股权的大股东软银赛富矛盾激化。

当年5月,他被对方以召开临时股东会提起罢免董事长决议的方式,“赶出”了公司。

但让软银赛富没想到的是,公司的员工、管理层以及经销商对这个决议都心存不满,甚至在公司爆发了示威游行,要求将吴长江请回来。

而且除了员工罢工,当时雷士照明36家一级经销商全部停止向公司下单,上游50家供应商中有一半停止给公司供货。

于是,吴长江就这么被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代表“请”了回来。他也认为自己是被他们的“情谊”所感动,是他们的“情谊”维护着自己在雷士照明的地位。

然而这背后到底有没有吴长江自己的操控,谁都说不清,但时间上的巧合确实让很多人感到匪夷所思。

两次英雄般的回归,让他甚至觉得,雷士照明根本缺不了他,甚至认为只要有这份情意在,不管股权出让多少,雷士照明最终也是自己的。

这也为其后来大权旁落埋下了伏笔。

3.

/ 赌性颇重 /

让吴长江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还有他对企业的错误认知心理带来的病态想法。

在他看来,雷士照明就是吴长江,吴长江就是雷士照明。所以公司的一切都是他家里的,钱也一样。因此,他随时随地可以从雷士照明的账面上支取不菲的资金。

再加上创业之前,吴长江似乎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这就使得他与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坊间曾有传言表示,吴长江嗜赌甚至到了一定的疯狂程度。据说2011-2012年,有时候吴长江召集高管们在香港或深圳开会,会议结束后便坐上游轮直奔公海,去公海上的赌船玩个昏天黑地。

甚至因为吴长江在澳门赌博输钱,追债者曾直接堵住工厂的大门,在当地传扬甚广。

这也跟后来对其判刑的事实认定中的金额有关。

作为原本海南高院副院长张佳慧落马举报人之一,也是曾经的雷士照明股东李善杰曾表示,2010年期间,在张佳慧老公刘远生和澳门大卫赌场的负责人共同设局下,吴长江被骗到大卫赌场豪赌,最终欠下了10亿赌债。

“吴长江被他们绑架到香港四季酒店,打得下跪,被逼同意还债。”

这一说法,在法庭审判张佳慧现场播放的一份录音中得到证实。

在录音中,刘远生跟人谈起要去广东东莞催要赌债,一旁边有人提到:“吴长江(的钱)你是算的5分息。”刘远生说吴长江的本钱都没有全部收回,“他被抓了就没得法,他要不被抓一辈子都给我们打工”。

实际上,吴长江被判刑的法律文书中认定欠下的9.2亿贷款,根据多方的信息显示,除了一部分用于雷士照明大楼的建设外,很大部分都被其挪用偿还了赌债。

这也是为什么会判他挪用公款罪的原因。

而对于赌博,吴长江自己并不讳言。他曾公开说过人生在于赌,“大赌大机遇,小赌小机遇,没赌没机遇”。

4.

/ 最终是利益 /

跟其他一些赌性颇重的企业家,用赌博的心理做企业决策不同的是,吴长江是真开盘赌博并把钱输了进去。

而这个赌,最终也让他跟救命的资本恩人反目成仇,甚至让以前最好使一步棋——发动员工和经销商,也变成了空想。

在第2次被大股东扫地出局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必须寻找到一个能支持自己的资本方作为靠山。

吴长江选中的是德豪润达,这家跨界投资的私募基金。

2012年12月,他将手中约11.8%的雷士照明股权转让给德豪润达,并另行安排德豪润达购入,占其已发行普通股数的8.24%的2.6亿普通股。

这样一轮操作下来,德豪润达一跃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

而且,为了保住德豪润达的大股东地位,吴长江还给了德豪润达不可撤销的股票购买权,使得德豪润达可以在任何时间以约定的价格购买其手里剩余的股票。

在这一系列的骚操作结束后,德豪润达立马投桃报李,主持董事会通过决议向吴长江增发,让他也成为德豪润达的第二大股东。

在双方合作的蜜月期,两边还拟下君子协定,吴长江不干涉德豪润达的运作,德豪润达也不干涉雷士照明的日常经营。

从2013年6月因德豪润达的支持重返董事会,到2014年8月德豪润达的董事长王冬雷与吴长江反目成仇,这14个月的风云起伏让中国资本市场的很多人看了都目瞪口呆。

背后都是利益闹的。

原因很简单,王冬雷实在受不了吴长江动不动就把雷士照明资金当自家金库一样应用的方式,并认为他这样会伤及自身的利益。

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一致同意罢免吴长江的CEO职务,并任命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担任临时CEO。随后雷士照明在香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从手续上罢免了吴长江的董事以及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

在被第3次扫地出门之后,吴长江也曾想煽动自己的员工和经销商再次把自己抬回公司。然而这次这一招却不好使了。

据说,王东雷在与其翻脸的时候,就向到场的经销商和公司管理层出示了证据,表明吴长江当时欠了4亿多的赌债,每个月光利息就有1000万,“而且好几个月都没有还得起”。

这个证据一出,彻底把所有人想支持他的想法打没了。而且由于触动了所有人的利益,吴长江迅速变成了弃子。

实际上,之前吴长江能通过操纵员工和经销商,保住自己的公司的控制权,也是因为自己出让大部分利益才造成的局面。

据说吴长江力主向经销商让利,甚至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时候,还曾经向经销商提供2亿元的无息贷款,以助他们渡过难关。而在雷士照明上市成功的时候,吴长江还邀请经销商把钱打到自己账户,以自己的名义代为持有公司的股份,并将产生的收益打给对方。

这其实才是经销商拼命支持他的重要原因。

但这一次他玩得实在过火了。给公司造成5.5亿的现金损失,一直偿还不上,自己还有4亿多的赌债在外面,而且据说所有的赌债都是用公司的名义签下的。

涉及到所有人的利益,没有人出手救他。

被罢免2个月后,吴长江就因涉嫌挪用资金逾9亿元、职务侵占1370万元,被当地警方刑拘,次年1月5日,吴长江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1月13日被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执行逮捕。

然后这件事情就一直持续到今。

而雷士照明这个曾经的全国照明行业龙头,因为股权纷争和创始人的被捕入狱,现在已经被卖给了外国企业,“泯然众人”。

这不光是吴长江的悲剧,也是中国照明产业的悲剧。

参考资料:

《10年!雷士照明吴长江判了》腾讯新闻 20210509

《刘强东力挺“灯王”惨中资本陷阱,250亿雷士照明前途未卜》澎湃新闻 20210423

《经历两次散伙的吴长江,终于一手创造了雷士照明?》舒莫财经 20190419

《海南高院张家慧案:百亿高尔夫资产去向迷局》看看新闻 20200619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碳中和,中国企业的五大误区

iPhone 13原理设计图曝光:机身比苹果12更厚、摄像头更凸起

国家医保局:海南省中医院违规结算医保基金15694850元

未来每4人就有1个老年人!30秒速览中国人口格局巨变,这些数字太震撼!

生命告急,美国还只想着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