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德里感染新冠后,我被医院拒收了,有钱也进不去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有2000万人口的印度首都新德里正遭受着严重打击。

燃烧尸体的浓烟在空气中翻腾,火焰向上蹿升直捣被乌云遮蔽的天空。从天空俯瞰,火葬场内横竖排列着数十个正在燃烧的火堆。它们正昼夜不停地轮转,不断为到来的新遗体腾出空置。

5月1日,印度单日确诊首次超过40万例,为该国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最高纪录。印度单日新增病例已经连续12天保持在30万例以上。近期,新德里的新冠阳性率达到了惊人的36%。而一个月前,这一比例还不到3%。

这次,处于印度疫情风暴中心的华人Nico亲眼目睹新德里逐步失控的过程。

自核酸检测呈阳性后,她被医院拒收只能开展一系列的自救活动,靠意志力和同事的药物投送,独自熬过这一段特别的“治疗期”。

以下是Nico的自述:

封锁

我外派来印度新德里差不多三年。此前,三个月回一次国,更换签证休息一下再过来。

因为疫情缘故,也没办法换签证,我这一次在印度待了快一年半。我需要适应当地的生活,可无论再怎么适应,还是想回家,还是想跟父母在一起,这里基本上找不到跟你说中国话的人。

上一次回印度是2019年12月份,那个时候国内疫情还没正式爆发。印度这边开始部分断行,到2020年2月份已经和中国全部断行了。

中国与印度一直没有直达航班,大多数人都是选择到第三方国家中转回国,有的到尼泊尔,有的到德国。但第三方国家也已陆续宣布跟印度断行,现在谁也回不去。

外国快递都邮不进印度,就算邮过来也得转很多趟。从中国来的所有东西在印度海关都要查。朋友从国内寄中草药到印度,都过不了关。

第一波疫情时,莫迪政府宣布全国封锁,在新闻上要求大家一起在家为医生鼓掌。我生活的区域比较遵守政府要求,那一天晚上小区住户都站在自己阳台,敲锣打鼓地响应政策的号召,我也跟着凑热闹跑到阳台鼓掌。

第二波疫情最开始出现在孟买所在的城邦马邦(马哈拉施特拉邦),那时候新德里的疫情还不是那么严重。

二月,印度每天确诊人数非常低,那个时候大家都放松警惕,在街上能看到很多新人结婚。新德里举行大型节日胡里节,大家见面在脸上相互泼洒、涂抹五颜六色的彩粉,街上人非常多,我们也会在办公室庆祝。

每个礼拜五会有一大家子到清真寺朝上做礼拜,还会把马路上给堵住,我见过有人直接在马路上跪下一直朝拜到寺庙门口。我们作为中国公司,防疫措施还是比较严格,要求员工在办公室戴口罩,上下班通勤中也要戴。

办公室里陆陆续续有印度员工确诊。我们觉得疫情问题有点严峻,4月初把整个公司关闭了,比新德里政府宣布封锁还要早两周,让大家居家办公,所有人自己去做核酸检测。

新德里政府的封城是临时通知——周五晚告知周末两天要封锁,到周日晚上再告知还要再封一星期。

德里首席部长宣布封锁延期一周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新德里作为直辖市是印度唯一的一个城市邦。它面积不大,但人口密度很高,疫情(传播)严重。

在城市封锁前,我把生活费都给了一个同事,让他赶紧去采购储存物资。新德里的粮食供应没有出现困难,但我们不知道还要封锁多长时间。

我觉得这次疫情要比去年那波严重,它确诊人数非常多,已经突破了单日确诊人数的世界之最。小区管理也比之前严格,不允许外人进出。住户在小区楼底下晃荡也戴口罩。每栋楼都有保安,见你没戴口罩会吹哨警告。

4月25日,我戴着N95口罩出门去做核酸检测,看到地铁站关了、公交车也停了,生活这一片区域的所有商户都关门了。以前我家门口的十字路口车水马龙,有衣衫褴褛的人睡在街上,在路口停车会有人敲车窗玻璃管你要钱。

大多店铺如今大门紧闭

现在只剩零星的行人,有的不戴口罩,有的戴自己做的布口罩,没有防水层、熔喷布。路上的药店做了隔离措施,像银行柜台一样隔开,只能卖普通的感冒药。你去药店买维生素C,老板会把一板一板的药装进袋子隔着门帘递出来。

新德里街头人们带着自制纱布

病毒

我大概是3月底到4月初之间被感染的。

4月4号核酸检测还是阴性,7号我开始发烧,那个时候第二波疫情开始爆发,核酸检测报告收得也慢。

一开始是低烧,我有侥幸心理猜测是肺热,暗示自己没中招,相信中医的疗效对照症状搜索刮痧视频,拿刮痧板给自己刮痧。

后来,我出现嗓子疼、耳朵疼,最明显的症状是鼻子能通气,但没有嗅觉,吃饭尝不出食物的味道。

我用手机查新冠的症状,越看觉得自己越像,慌了,在网上搜索海外华人写的抗疫日记收集经验:别人发烧时长是否比我长?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好转?我还专门翻看张文宏教授的视频,了解如果在海外患新冠病毒应该如何应对。

看着新闻上的确诊人数迅速增长,我更害怕了,9号又做了一次核酸检测,11号收到正式报告显示阳性。

我被确诊后,我身边的印度朋友也开始害怕了,他们本来觉得疫情没什么大不了。我爸爸更是快被吓死,每天给我打几次视频,陪我说话,担心我心情不好。我还要反过来安慰父母,告诉他们我的情况正在好转,减轻他们的担心。每晚睡觉前,都会给父母打视频报平安。

我连续烧了10天,把国内带来的已经过期的药都翻出来吃。为了补充蛋白质、提高免疫力,我不停地给自己灌牛奶,逼着自己吃饭,不管多恶心都吃下去,靠身体的免疫力去与病毒做抗争。

气温30摄氏度,我换上了厚被子捂汗,凌晨两三点憋醒,身体被汗水浸湿,习惯性拿体温枪测体温,再把汗湿的衣服脱下放洗衣机机洗拿到阳台晾干。起床后,我浑身难受,大口喝水送药再继续回床睡觉,一天能喝5升水。

痰一直在卡喉咙里,我一说话就会咳嗽,起床吐痰会有喘不上气的窒息感。左半边后背、脊椎、胳膊都特别疼,疼到想把这些部位都砍下来扔掉。我在床上躺不住了再翻到地下躺一会,心里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才能不发烧,一测体温37、38摄氏度,一直持续上升。

我在家里躺了十几天,因为我检测报告上的CT值低于24是易传染人群。同事每天把做好的饭菜放在我房间门口,我自己端进来吃。

13号的凌晨发高烧烧到39摄氏度多。我打电话问医院,但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送进去了。

我身边的印度同事也进不去,他是高级注册会计师,属于印度的高薪职业,现在无论你有钱还是没有钱,都进不去医院。

印度朋友告诉我,他表弟在医院躺着,建议我不要进去,医院情况非常糟糕,连主要的救治大夫都被感染了。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印度朋友告知Nico附近医院的主治医生确诊

最开始医院还有药,但现在根本买不到了,药房里也没有,像连花清瘟胶囊在印度黑市上已经被炒到了几百美金。

异乡

我不敢想客死他乡的问题,告诉自己一定要挺过去,暗示自己每天都在康复——今天再坚持一天,明天就好了。

小区有些住户看到我不会跟我同乘一班电梯,但也不会有人因为我是中国人就故意刁难。

小区有同公司的印度同事,我通过他了解外面的信息,也是他在我感染期间给我买药。我把症状告诉他,再由他转达给医生,让他把医院开的药送到家门口。不然,你说我一个中国人怎么办?

图片马上加载完成,请稍后

被送到家门口的抗生素

印度是个两极分化很严重的国家,富人区和贫民窟可能只隔一条马路。

有很多印度人甚至没有机会做核酸检测,在印度做一次核酸检测大概需要人民币100块,但印度很多人收入很低,根本负担不起这样的开支,他们挣的是日薪,比如今天到你家里打扫卫生只能挣大概人民币30块,挣一天的钱吃一天的饭。

被感染的那段时间,我情绪很低落,每天都会失眠,非常想回家。因为害怕朋友担心,我一直不敢发朋友圈,只跟父母、领导和两个要好的闺蜜说了自己确诊新冠病毒。

退烧那天睡醒觉得自己身体轻松了一些,拿体温枪一测一看36摄氏度,不敢相信,过了半小时又测,还是不烧,再过两小时又测了一遍,反复了几次,就差拿喇叭向全世界宣布了。

我看新闻说退烧就意味着好转,我超级开心给我爸打视频,说我终于不烧了。虽然还是躺在床上坐不起来,时不时有咳喘吐出黄色的痰,但我知道自己终于挺过来了。

4月26号,我的核酸检测报告显示由阳转阴,还测了抗体——双阳性,我把家里里外外收拾了,终于推开门,看到了外面久违的夜景。闺蜜埋汰我说,疫苗是打灭活病毒,我是活体病毒植入。

现在没有办法回国,因为我是近期感染的不符合回国政策,至少要在印度待14天,再去医院照肺部CT和去检测机构再重新检测核酸。此前,酒店不接受中国人入住,需要回国的同胞会借住我家,做完核酸检测再搭航班回国。

经过这事我自己一下看开了,能回去就回去,回不去也不着急,给自己安排其他事情充实生活,生命也就只有一次。

我拿出了从国内带来的火锅底料,跟同事约好了周末要吃顿火锅,庆祝一下我好了。

来源:澎湃新闻

料友留言(数量:36条)

相关文章

出事了!东莞这家地产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8人被刑拘

举办消博会是海南融入世界的最好接口

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活动暂停,澳或损失5426亿!澳媒:没有实际影响

中国4月出口贸易持续发力,同比增长32.3%!美国竟成最大贸易伙伴

个护高端线,纸业龙头们的新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