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全球化终结?博鳌专家:这个中国方案适用于绝大多数国家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经济金融

举世瞩目的“博鳌时间”在昨日正式开启,本届为期四天的博鳌亚洲论坛以“世界大变局:共襄全球治理盛举 合奏‘一带一路’强音”为主题,展开了一场中国与世界合作共赢的“智力”盛宴。

据记者了解,今天的论坛内容分别以“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化”、“应对疫情冲击,加速贸易流通”、“亚洲价值:多元与共通”、“RCEP:前景与影响”、“迎接老龄化社会-老年社会管理”等20多场论坛和对话活动进行,聚焦宏观议题、行业议题、前沿科技和可持续发展等方向。

在博鳌亚洲论坛,发展是永恒的话题。当前,疫情冲击尚未消退,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包括“双循环”、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化等在内的高频词备受瞩目。那么,国内国际“双循环”是否适应后疫情时代和新型全球化的应变之策呢?

在原国家质检总局总工程师、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会长刘兆彬看来,中国双循环首先要形成国内强大的市场,这是中央强调的,而这一背景是由中国具体的国情决定。因为中国是人口大国,有14亿人口,是经济大国,今年中国的GDP总量会超过100万亿,不久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国家。当然,现在全球最大的消费国还是美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40多万亿,中国是全球第二大消费国。跟美国相比,中国的人均消费水平还是很低的,美国只有3亿人口但社会商品零售总额能达到40多万亿,而我们是14亿人口。所以,中国是有强大的巨大潜力的国内市场,这就决定了我们在经济循环的格局中,一定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刘兆彬指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背景下开展的“双循环”这一客观规律,不仅仅适用于中国,可以说适应于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因为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双循环,都是以国内循环为主体,包括像美国、欧盟、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他进一步强调,现在全球新的发展格局下,要求我们转型升级,在更高水平,更高层次上畅通国内大循环,用国际、国内循环来使我们的经济朝着高质量发展去前进。大家一定要牢牢把握,是双循环,不是单循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一定要对外开放,一定是国际大循环来促进国内的改革,用高标准的国际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的标准、规则、法律,深化我们的改革。

向来对民企“厚爱”三分的浙江,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民企如何在变局挑战中畅通“双循环”?是会离场,还是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全球化有风险,不全球化更有危险!”浙江省工商联原副主席、正厅级巡视员、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郑明治表示,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近来出现很多极度悲观的声音,最典型的就是“全球化终结”、“大变局”到来,但全球化不会完全逆转,很可能形成若干个区域性经济共同体,对内一体化,对外建壁垒。

近期走访了不少浙江大型民企的郑明治,听到不少企业的两难心声。“企业如果继续推进全球化,将海外市场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在海外投资建设制造、研发中心,将可能承担越来越多的贸易壁垒、政策限制,甚至当地民粹舆论反对等风险;但如果企业放弃或弱化全球化发展,回归本土化,无论在经营还是投资方面的确会相对稳定,但也会失去海外市场的巨大收益和很多主流客户,并且影响企业的技术的进步及标准制定。”

综上所述,郑明治认为,全球化有风险,但是不全球化更有风险。“企业应该坚定走全球化,深耕本土化。对国外市场要观大势,看条件,讲策略,控节奏;对国内市场要固根基,做升级,应不测。”他希望在“双循环”发展格局下,浙江民营企业更加专注主业发展,更加注重技术创新,更加注重品牌建设,产业结构不断优化,质量效益稳步提升。

一别两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再次回到全球视野,举世瞩目。当它再起航时,全球已然开始形成新的发展格局。对于中国而言,当前正在积极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这将为中国和世界打开一扇贯通国内外两大市场、连接进出口两大通道的大门。而无论是新的发展格局还是世界级的盛会,从来不缺浙江面孔,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威马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沈晖等企业家都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出过浙商声音,他们希望参与解决全球性问题、为促进世界发展繁荣贡献“浙江智慧”;他们也在重新思考与审视,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发展、科技进步等未来趋势。

面对变局中的共同发展诸多待解问题,他们深深知道,博鳌亚洲论坛为各国提供了一个开放自由的平台,通过对话交流凝聚共识。他们要在此与世界各国分享更多的“浙江机遇”,让世界人民收获更多“浙江红利”。

图片来源于 新华社

文|《浙商》全媒体记者 陈晓

编辑|徐燕娜

监制|苏靖 审核|余广珠、胡俊翔

料友留言(数量:0条)

相关文章

陈赫火锅店砸伤人,明星开店为什么大多不靠谱?

城市地铁里程变局:沪京稳居前二,成都赶超广深飙至第三

中国超2亿人单身,你喜提热搜了吗?

21Q1居民收入和消费怎么看?|宏观周报

十年后,拜登的“高铁梦”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