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中的現實”,政治哲學的興起

作者:王立政治哲學的歷史同哲學一樣源遠流長。在西方哲學史上,一個偉大的哲學家同時也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哲學家。
作者:王立
政治哲學的歷史同哲學一樣源遠流長。在西方哲學史上,一個偉大的哲學家同時也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哲學家。偉大的思想總需要付諸偉大的實踐,這既是哲學家的雄心,也是早期政治哲學產生的根源。政治哲學的興起和發展同哲學相伴始終。既然政治哲學有其自己的思想源流,有其自己的歷史,那麼人們何言政治哲學的興起?又是為何斷言政治哲學是今天哲學話語的基點?
政治哲學:今天時代精神的理論表達
黑格爾對哲學的理解引發了我們對政治哲學的思考。在他看來,哲學“是最盛開的花朵。它是精神的整個形態的概念,它是整個客觀環境的自覺和精神本質,它是時代的精神、作為自己正在思維的精神。”哲學就是時代精神,而政治哲學就是今天時代精神的理論表達。

哲學是思想中的現實,人類的現實關切是哲學的最真實的根基和最切實的生長點。那麼,今天人們所面對的“思想中的現實”究竟是什麼?換句話說,關乎人類命運和生活現實的最真切的處境是什麼?自小而言,建立一個自由、平等、正義的社會是人們渴望的現實目標;從大來說,構建一個發展、進步、平等的國際體系是人類孜孜以求的長遠理想。囙此,如何製定出一套與社會基本結構相適應的社會正義原則以期實現真正的平等、保障人們的權利、實踐社會的正義就成為政治哲學的現實關切。這種關切既表達了人們要求改變社會現實的心聲,也表達了人們對體現人之為人的價值的自我批判和反思。囙此,孫正聿說“公平、正義、平等、權利,這些體現個人與國家、國家與社會之間關係的問題,對於現代人的思想和行為,具有更深層、更根本的意義與價值。於是,不僅僅是作為科學的法學、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在現代社會生活中顯示了愈益重要的作用,而且是作為哲學的政治哲學也成為日益耀眼的顯學——我們時代的哲學。”

政治哲學的興起不僅體現了哲學是“思想中的現實”自覺,也體現了政治哲學發展的內在的思想邏輯。政治哲學從產生之日起就同哲學交織在一起。人們在談論西方哲學史時,必然言及政治哲學,沒有理論的實踐理論就毫無意義;而在討論政治哲學時,又不由自主地追溯其哲學基礎,沒有堅實的理論實踐就沒有目的。囙此,呈現在人們面前的政治哲學思想史就是哲學的話語决定了政治哲學的話語;哲學的發展和進步决定了政治哲學的發展和進步。縱觀西方哲學史,這似乎是有著無可爭議的結論。在古希臘,形而上學是政治哲學的基礎,柏拉圖用“理念論”來演繹“理想國”;在中世紀,宗教神學是政治哲學的基礎,奥古斯丁用“上帝之城”來指導世俗政治;而在近代,由於意識哲學的自覺,認識論取代了形而上學成為政治哲學的基礎。無論是這一時期的經驗主義還是唯理主義在知識原則上有著多大的差別,但是以人類理性為基礎來闡述相應的政治哲學卻是一致的。一言以蔽之,政治哲學成為哲學的注腳。

政治哲學獲得了自己的方法和研究領域

現代政治哲學出現了一定的變化,這就是它逐漸擺脫了哲學的束縛而獲得了相對的獨立性。首先,政治哲學的自我證成不再依賴於形而上學和認識論的基礎地位,也不再過多地依賴道德哲學的支持,政治哲學成為了一門獨立的學科,它有了自己的獨立的話語體系。這種轉變得益於近代科學主義的興起。科學主義的興起宣告了黑格爾式的包羅萬象的形而上學體系瓦解,各門具體學科分化並獲得了獨立性。科學所宣揚的客觀性、規律性、科學方法都為其他學科所效仿和豔羨。政治哲學毫不例外。這時期的政治科學的興起就是其影響發展的結果。反映在政治哲學上,以前以形而上學等支撐的政治哲學也獨立出來,特別是人們不再以道德哲學的思維框架和眼光來看待政治學問題的時候,政治哲學獲得了自己的方法和研究領域。所以,政治哲學的獨立同時依賴於自己研究對象和領域的確立。

今天,學術界討論最多最熱的哲學概念“公平正義”在以前的視界裏是道德哲學的研究對象。實際上,很多政治哲學的問題之所以被遮蔽起來,就是因為人們的研究視域所决定的。被視為新自由主義巨擘的羅爾斯,其思想按照道德哲學家的眼光來看,也不過是實現了美德倫理學到規範倫理學的研究範式轉換而已。很顯然,這裡對政治哲學的定位出現了巨大的認知差异。我們認為,政治哲學規範的不是個人美德問題,而是關乎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則、基本價值和基本理念問題。所以,以前被視為個人美德倫理的要素現在變成了社會制度、社會結構和社會理念的公共要素。政治哲學所關注的正義、自由、平等、權利等都是關乎一個社會的基本結構問題、是一個政治制度的價值問題、是人類社會對人的理念的遵循問題。這些問題本身的性質和研究都要求超越道德哲學的理解框架和認知邏輯,成為公共理性研究和反思的對象,這就是政治哲學對象的自我確立。

如果說研究對象的確立是政治哲學自我證成的必要條件,那麼,政治哲學思維方式的形成是政治哲學自我證成的决定性因素。對於政治哲學來說,它仍然具備了哲學的精神氣質和哲學本性。哲學的思維方式很大程度上就是反思,那麼作為理論形態的政治哲學也具有反思的思維特徵。作為一種理論思維方式,所有的理論思維都應該具有反思的維度。也就是說,凡是從事純粹理論思維的學科,都具有的反思的要素。沒有反思,也就沒有理論的進步。每一種思想的進步都是在前人的思想上進行的。沒有對前人的反思批判,也就沒有後人的進步。正因為如此,黑格爾才把思想史比喻為廝殺的戰場。對於政治哲學思想史來說,沒有反思,無所謂理論的創新和發展。所以,作為純粹的學術理論,政治哲學的進步,都是在反思前人的基礎上,重新確立新的基礎。可以這樣說,思想史就是反思的歷史,就是不斷地重構思想基礎的歷史。同樣,政治哲學的反思為人類的政治社會等理念提供了批判性的審視角度。什麼樣的社會才是符合人的社會?才是體現了人自身目的的社會?社會遵循什麼樣的政治價值發展才是歷史的方向?政治哲學的反思批判是確立政治理念和政治價值的前提。

政治設計與政治證明

政治哲學反思思維的典型體現就是“政治設計”。柏拉圖的“理想國”、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以至於後來的“烏托邦”,都是政治設計的產物,都只不過是理念的理論設計圖紙而已。這種政治設計一方面提供了人類理想社會的藍圖,體現了哲學理念的要求,是對不符合理念或理想社會的理論批判,因而充當著政治哲學的批判功能;另一方面,政治設計體現了理想的政治實踐,力圖製定出符合政治理念和政治價值的制度體系。很顯然,人類的政治實踐是一個歷史性過程,不是一個理論的過程,囙此作為理想化實踐的政治設計只能是理論的奢想。當一個時代已經確立起自己的政治價值、政治理想和政治理念的時候,政治設計開始讓位於政治證明。也就是說,反思式的政治哲學思維方式被政治哲學的政治證明所取代。

政治證明是政治哲學的本質思維方式。它要求對現代性所確立的政治價值、政治制度和政治理想給予合理性的證明。回想康德的道德哲學的特徵對於我們的這一申言有著重要的啟示,而麥今太爾對整個近代以來道德哲學特徵的概括無形之中也宣告了政治哲學的特質。在康德看來,道德哲學的問題是給予那些道德“準則”以合理的(理性的)證明。這種道德證明對於康德就是一種道德檢驗:道德法則應該在任何情况下為所有的人所遵循。這就要求道德法則必須具有普遍性和必然性。麥今太爾則指出,以自由主義為代表的第四種道德傳統所體現出來的特徵就是對道德原則的證明。現代性所確立的個人主義理念與公共的政治原則和價值之間的一致也就變成了理論證明的問題。在此脉络下,才有公共權力的合法性證明問題、才有國家的正當性問題、才有個人權利的自我證成問題以其其他相關的合法性問題。

綜上,政治哲學研究對象的獨立和思維方式的形成最終使得政治哲學獨立出來並成為今天研究最熱的主題和思潮。

資料標籤:
本文標題: “思想中的現實”,政治哲學的興起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713523014220867
相关資料
2005年國內西方哲學研究回溯
作者:韓東暉在2005年一年當中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國內西方哲學研究的成果,通常是在一兩年前甚至更長時間之前醞釀、創造、編輯,而最後於這一年度公之於世的。國內哲學研究通常被分為“馬、中、西”三個主要領域,似乎我們可能擁有三條脈絡的哲學傳統,這固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