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的哲學觀和“哲學的終結”

作者:張汝倫


現代西方哲學的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就是“哲學的終結”成為一個熱門話題。羅蒂要取消哲學的獨特地位;德希達甚至說,哲學死亡的問題應該是那些稱為哲學家的人的共同體的惟一問題。熱衷此道的决不只是後現代的哲學家,現代西方哲學兩個最大、最有影響的代表海德格爾和維特根斯坦也是積極的鼓吹者,“哲學的終結”就是他們思想的覈心主題之一。

其實,“哲學的終結”的問題由來已久,在此之前,就不斷有人給哲學簽發死亡通知,其中最痛徹的當屬馬克思。馬克思在著名的《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的最後一條說“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管道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顯然不是對任何特殊的哲學,而是對“作為哲學的哲學”進行了最後的清算,並且,他顯然把自己排除在“哲學家們”的範疇之外。這在他以後的作品,尤其是《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可以得到充分的證實。在那裡,“哲學”和“哲學家”都留給了他和恩格斯的論戰對象,成了完全負面的概念。他在談論“哲學”時經常是用不屑的語氣;他和恩格斯將哲學等同於資產階級哲學,因為它屬於現存的意識形態,必然要隨著現存的制度消亡。另一方面,如上所述,哲學也不可能根本解决其自身的問題。囙此,柯爾施說至遲從1845年起馬克思和恩格斯就不再把他們的新唯物主義和科學的立場看作是哲學的並非沒有道理。他們兩人的確都認為黑格爾哲學既是哲學的集大成者,也是哲學的終結。他們再沒有說自己的理論是哲學。


如此看來,似乎馬克思開了“哲學的終結”的先聲,在一個側面證明了有些人主張的他是現代西方哲學的創始人的說法。但是,“哲學的終結”其實是一個悖論加反諷,是一個自拆臺脚的命題。“哲學的終結”意味著哲學的不可能,可是,這種哲學不可能的主張,恰恰是通過哲學的論證和哲學的方法得出的。其次,許多哲學家有宣佈“哲學的終結”的同時,往往卻代之以新的一種哲學。正如一個以色列哲學家說的,哲學史只是“哲學死了,哲學萬歲”的永久呼喊。

讓我們來看一下在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三個現代西方哲學家關於哲學終結的主張。

首先是維特根斯坦。在維特根斯坦看來,哲學是通過邏輯分析澄清非哲學命題的活動。它的目的是獲得一種“正確的邏輯觀點”,理解能說的東西及其界限。

後來維特根斯坦對於哲學的態度略有改變,不再認為哲學是形而上學,他也不再認為哲學不可說,哲學不是理論,但他仍然堅持哲學是一種澄清的活動,是“語言批判”。他仍然認為哲學錯誤實際上是語言使用的錯誤,是由於我們不理解語言的正確使用。所以哲學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讓事情如其所是。所以哲學只關心我們談話的管道,而無關實在的本質。描述語言規則或描述語法就是提醒我們說話的管道。

維特根斯坦認為,這樣的描述並不導致理論的建構,可是他自己在論述他的這種“取消哲學”的哲學觀時,恰恰是在建構一種元哲學的理論。按照這種理論,傳統的哲學和哲學管道是被取消了,但這種理論本身仍然是一種哲學的主張,它只是改變了哲學的主題、旨趣和管道,但沒有消滅哲學。或者說,它只是用一種哲學代替了另一種哲學。

其實,維特根斯坦也看到,哲學問題的解决歸根結底只能通過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轉換,而不能通過某個個人所發明的藥物來加以醫治。只是維特根斯坦的哲學只能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卻無法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再來看海德格爾。海德格爾認為,“存在是哲學真正的和惟一的主題。”哲學不是存在者的科學,而是存在的科學,即存在論。哲學的任務或使命並不是思考人的具體活動或認識世界,而是思考上述被拋的根據,即人生存活動的根據,這就是存在或存在的真理。哲學不像各門科學那樣回答特殊事物的問題,哲學的問題是整體性的問題,它不關心個別存在者是什麼,而關心作為全體的存在者為什麼是(存在)和怎樣是(存在),即事物為什麼是這樣和怎麼會是這樣,也就是事物的根據。但這不是某個特殊事物的根據,而是存在者全體的根據。強調存在不是存在者,就是告訴我們哲學思考的不是“什麼”,而是“怎麼”。世界怎麼會是這樣,這才是哲學要思考的問題。

但是,海德格爾在晚年覺得,哲學在現時代已經終結了。哲學是形而上學,思考的是存在者全體,思考存在者之為存在者的根據(本原、原因、原理),亦即存在。然而,在現代,哲學卻變成了關於人的經驗科學,即心理學、社會學和政治學,變成了關於一切能成為人的科技的經驗對象的東西的經驗科學。而所有這些科學都被控制論所操縱,所以,哲學被控制論取代了,哲學在當前這個時代終結了,因為它已無法思考科技時代的根本特徵了。換言之,哲學已經無法勝任現代的思考任務了。海德格爾把哲學的這種終結叫作哲學的完成,這意味著哲學的終結對於哲學來說不是偶然的;相反,哲學的終結是它必然的歸宿。

我們看到,雖然海德格爾宣佈了哲學的終結,但實際上只是作為形而上學的哲學的終結。那個思考空敞的思雖然不叫哲學,但從它追求總體性的問題,不關心個別特殊的存在者這些基本特點看,它繼承了哲學的最主要特點。

哲學在後現代主義者看來,更近於巫術而不是邏輯。他們不一定完全否定哲學,但肯定完全否定哲學的傳統地位,否定傳統的哲學。試以羅蒂為例。羅蒂一心要克服傳統哲學。他把他要克服的傳統哲學或哲學傳統叫認識論,其實就是近代西方哲學。他將哲學區分為大寫的哲學和小寫的哲學。他的批判矛頭現在不光是對著近代哲學,而且對著整個西方哲學傳統。像懷特海和海德格爾一樣,他認為,以揭示事物客觀絕對本質為己任的大寫的哲學就沒有存在的理由,人類將進入一個後哲學文化。在這個後哲學文化中,哲學不再是一種“專業”,哲學家只是文化批評家,他們和其他人一起决定人類的自我形象。

從表面上看,羅蒂這種對哲學的後現代的批判似乎比維特根斯坦或海德格爾更徹底地顛覆了哲學,他幾乎沒有對他的小寫的哲學有什麼身份規定,畢竟,文化批評或文學批評不認為自己是哲學家的人也可以做,我們又何必保留哲學這個名目?羅蒂的這種多此一舉恰恰表明他仍無法完全超越哲學。事實上,且不說他對傳統哲學或他所謂的大寫哲學的批判完全是哲學的批判,他後哲學文化的提出沒有實用主義哲學的傳統資源也是很難想像的。他仍然要把自己的思想歸入實用主義的範疇。其實羅蒂只是反對本質主義的認識論哲學,反對哲學給政治、道德和思想價值奠定基礎的特權主張,他並沒有反對,也無法反對思想自我反思的特性和活動,正是這種特性產生了哲學也產生了對哲學的懷疑,正如一比特以色列學者說的:“反哲學是哲學的一個種類。”後現代主義對哲學的批判也可以作如是觀。羅蒂自己也承認,“一個人恰恰可以通過反(大寫)哲學而是一個哲學家。”


如果是這樣的話,所有宣佈哲學終結的企圖豈非都是徒勞?否定哲學的主張到頭來否定的只是這種主張本身,而不是哲學。現代西方哲學家是這樣,那麼馬克思呢?他要消滅哲學的主張是否也分享了這樣的命運呢?應該如何來理解馬克思對哲學的態度呢?進一步說,從馬克思開始的西方哲學家對哲學的否定,難道是偶然的嗎?為什麼一流的西方思想家都把批判的矛頭指向了哲學?這些批判又說明了什麼?哲學危機是如何產生的?它僅僅是哲學危機,還是更大的危機的一個徵兆?對馬克思的哲學觀,只有放在這個總問題背景下,才能得到充分的理解。

馬克思在1844年以後確信哲學已經在黑格爾那裡告終,明確要“消滅哲學”,並把“哲學”留給他的批判對象,决不是偶然的,不是一時心血來潮。首先,馬克思與上述三比特現代西方哲學家不同,他不是沿著哲學問題的內在理路,由哲學內在危機的引導,走向對哲學的否定與批判的。馬克思從來就沒有想當一個純粹的哲學家。相反,他從一開始就非常清楚自己的使命“是要揭露舊世界,並為建立一個新世界而積極工作。”在《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寫作之前,他就對哲學只是解釋世界而不滿了。馬克思幾乎從一開始就投身於“當代的鬥爭”。他的現實立場和革命態度從一開始就决定了他對“作為哲學的哲學”的批判態度。

其次,馬克思雖然深受德國古典哲學的影響,但對其缺陷就像對其優點一樣明了。他在德國古典哲學中看不到現代性的現實,他是通過英國政治經濟學家和法國政治哲學家(孟德斯鳩、盧梭、狄德羅等人)發現現代世界的現實的。而在西歐已開發國家的流亡經歷又使他發現了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和不取決於哲學和哲學家而按照其自身的規律進行的階級鬥爭。當馬克思說“哲學把無產階級當做自己的物質武器,同樣地,無產階級也把哲學當做自己的精神武器”,當他把無產階級看作德國古典哲學的繼承人時,他並不是在純粹玩弄修辭學,而恰恰表明在他那裡哲學與歷史的同一性,或哲學與政治的同一性。既然“現存的哲學本身就屬於這個世界,而且是這個世界的補充”,那麼自然,消滅哲學就是與消滅現存(資產階級)國家聯系在一起的。囙此,“哲學的終結”在馬克思那裡首先不是一個哲學問題和理論問題,而是一個現實的政治問題。

第三,在馬克思眼裡,哲學和宗教、道德、政治和法一樣,不是永恒存在的東西,而是屬於各個時代的社會意識,或者說,都是在意識形態中演進的。如果產生哲學或哲學所屬的社會制度註定要滅亡,那麼哲學又怎麼可能永久存在?人類在改變自己的現實生活的同時也一定會“改變著自己的思維和思維的產物。”對於以改變現實社會和現實生活為己任的馬克思來說,對於相信“對現實的描述會使獨立的哲學失去生存環境”的馬克思來說,哲學的終結不是哲學家的大膽想像,而是事物發展的必然結果。另一方面,既然哲學屬於現存的意識形態,那麼對現存意識形態的批判也一定包含對哲學的批判,這對於馬克思來說也是毫無疑義的。

但是,與那些也宣佈“哲學的終結”的西方哲學家不同,哲學的危機不能通過另一種新的哲學來解决,而只能通過哲學之外的東西,通過實踐來解决。“思辨終止的地方,在現實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們實踐活動和實際發展過程的真正的實證科學開始的地方。”作為變革現實社會的革命理論的科學社會主義,在馬克思看來,就是這樣一門科學。它的任務不是解釋世界,而是改變世界。既然“理論的對立本身的解决,只有通過實踐管道,只有借助於人的實踐力量,才是可能的;……而哲學未能解决這個任務,正因為哲學把這僅僅看作理論的任務”,那麼哲學危機的最終解決當然不可能是哲學的解决;只有訴諸革命的實踐才能最終超越和克服哲學,這是馬克思和上述那些現代西方哲學家根本區別所在,也是馬克思超越他們的地方。在這裡,把馬克思說成是現代西方哲學的開創者不是“抬舉”了馬克思,而恰恰是矮化了馬克思。

也許有些人會不解,為何哲學困境或危機的解决不能是哲學的解决,而最終要由實踐來解决?這是否有點大言欺世?理論與實踐截然對立的思維定式和將哲學視同物理學一樣的學科的現代性傳統的確會使人們這樣想。但是,哲學的危機不僅僅是哲學的危機,而更是反映了社會的危機和文化危機。無論從起源還是從歷史看,歐洲文明或西方文明的覈心都是哲學,哲學的危機說明這種文明陷入了深重的危機。“哲學的終結”與“上帝死了”和虛無主義一樣,是現代性危機的基本徵象。維特根斯坦要否定哲學是因為哲學沒有正確地使用語言,結果造成許多偽問題;而哲學之所以誤用語言,是因為哲學受到引誘以科學的方法來提問題和回答問題。海德格爾宣佈哲學終結是因為哲學無法思考存在的前提。羅蒂提出後哲學文化是為了反對實證論的本質主義,去除哲學的真理壟斷地位。刺激他們思考的科學主義、虛無主義和本質主義恰恰是現代性的基本特徵,這些特徵不僅在人的思想中有其根源,更在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制度中有其根源。

但哲學卻始終未能超越自己,真正進入人們的生活。哲學一方面成為時代危機的局外人;另一方面卻在鞏固和加强這危機,這就是當代哲學的基本狀況。現代西方哲學家使出渾身解數想使哲學擺脫這種狀況,但最終的結論仍然是“哲學的終結”或“後哲學文化”。當晚年海德格爾將思考空敞作為思的根本任務鄭重提出時,他其實已經看到了思考存在之條件的必要性。只是他對於實踐沒有絲毫興趣和信心,最終不是把哲學的問題歸結為實踐的問題,而是把實踐的問題歸結為哲學的問題,也就根本談不上超越哲學了。

而馬克思始終認為“觀念的東西不外是移入人的頭腦並在人的頭腦中改造過的物質的東西而已。”囙此,哲學危機一定是時代危機的表現。批判哲學,必須批判哲學生存的現實;消滅哲學,必須消滅哲學依附的制度。只有解决產生哲學的現實的問題,哲學問題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馬克思不但把解决哲學問題的任務交給實踐,還把它交給一個特定的階級。一旦這個階級將“過去傳下來的所有制關係”打破之後,哲學就和這個階級同歸於盡。馬克思並不僅僅指出這一點,他還用他畢生的思想行動實踐這一點。馬克思從來不關心“重建本體論”或“本體論轉向”之類沒有實踐意義的問題,他畢生關心和為之奮鬥的只有一個問題,一個事業,這就是無產階級和全人類的解放。

但這决不是說馬克思沒有哲學或沒有馬克思哲學這樣的東西。從哲學要回答整體性的問題,哲學體現了人類思想批判反思的本性而言,馬克思毫無疑問是真正的哲學家。正如柯爾施所說的:“只是因為馬克思的唯物主義理論有一個不僅是理論的,也是實踐和革命的目標就說它不再是哲學的是不正確的,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辯證唯物主義從性質上說徹頭徹尾是一種哲學……它是一種革命的哲學。”

但是,馬克思的哲學决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哲學,即不是“作為哲學的哲學”或作為一種學科創制的哲學,馬克思從來對學院哲學不屑一顧。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他那裡幾乎找不到傳統哲學家熱衷討論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會對有些人談論的“馬克思哲學”感到那麼蒼白和沒有生命力。其實,馬克思在否定“作為哲學的哲學”的同時,也根本否定了它的問題。因為他早就看出,“不僅是它的回答,而且連它所提出的問題本身,都包含著神秘主義。”囙此,對馬克思來說,“只有通過理論上有根據的逃遁,——確切地說不是逃遁……而是徹底建立新的領域,建立新的總問題,才能够提出被意識形態的提法的再認識結構所歪曲的現實問題。”這個“新的總問題”辯證地不是哲學的問題,而是現實的實踐的問題。

總之,馬克思真正使哲學變成了社會改造實踐的一部分。人們只有像他那樣進行哲學,才能懂得他的哲學,任何學院式的玄談或機械僵硬的比附與馬克思的哲學都是不相干的。馬克思的哲學屬於為美好的世界而鬥爭的人們,而與無視現實問題,只會鑿空蹈虛的學究無關。只有懂得這點,我們才能懂得他為什麼要把普羅米修士稱為“哲學的行事曆中最高尚的聖者和殉道者。”

資料標籤:
本文標題: 馬克思的哲學觀和“哲學的終結”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713523012472578
相关資料
“思想中的現實”,政治哲學的興起
作者:王立政治哲學的歷史同哲學一樣源遠流長。在西方哲學史上,一個偉大的哲學家同時也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哲學家。
標籤:
2005年國內西方哲學研究回溯
作者:韓東暉在2005年一年當中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國內西方哲學研究的成果,通常是在一兩年前甚至更長時間之前醞釀、創造、編輯,而最後於這一年度公之於世的。國內哲學研究通常被分為“馬、中、西”三個主要領域,似乎我們可能擁有三條脈絡的哲學傳統,這固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