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子·春風驕馬五陵兒》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春風驕馬五陵兒,暖日西湖三月時,管弦觸水鶯花市。不知音不到此,宜歌宜酒宜詩。春風輕拂五陵子弟騎著馬兒遊逛,正是西湖三月風和日暖之時,到處鶯花盛開,管弦彈奏的樂聲在湖上飄蕩。寫西湖之春的詩詞曲可謂汗牛充棟,然此曲別是一番情調。春之西湖與睡足了的西施醒來之比並,真可謂神來之筆,大可玩味。

水仙子·春風驕馬五陵兒

馬致遠〔元代〕

春風驕馬五陵兒,暖日西湖三月時,管弦觸水鶯花市。不知音不到此,宜歌宜酒宜詩。

山過雨顰眉黛,柳拖烟堆鬢絲,可喜殺睡足的西施。

譯文

春風輕拂五陵子弟騎著馬兒遊逛,正是西湖三月風和日暖之時,到處鶯花盛開,管弦彈奏的樂聲在湖上飄蕩。不是知音不要到這裡來,盡情地唱歌、飲酒、吟詩。

陣雨過後,春山嫵媚得好像西施顰眉,柳絮紛飛遠看有如垂柳托著煙靄,好像西施蓬鬆的鬢髮,美麗的西湖啊,就像睡足初醒的西施那樣嬌柔。

賞析

寫西湖之春的詩詞曲可謂汗牛充棟,然此曲別是一番情調。前三句寫西湖繁華,抓住了遊人在春風暖日中徜徉之感受,突出一個“鬧”字,管弦、鶯歌,更有花團錦簇;“不知音”二句乃言西湖春景之“宜”,即所謂“宜晴宜雨”,“宜酒宜詩”等等一西湖無時不美,無處不美;

最妙自然還在末三句,作者感受之細微與獨到,是極饒創造性的。特別是末句,更是令人歎為觀止!春之西湖與睡足了的西施醒來之比並,真可謂神來之筆,大可玩味。

馬致遠

馬致遠(1250年-1321年),字千里,號東籬(一說字致遠,晚號“東籬”),漢族,大都(今北京,有抗告)人。他的年輩晚於關漢卿、白樸等人,生年當在至元(始於1264)之前,卒年當在至治改元到泰定元年(1321—1324)之間,與關漢卿、鄭光祖、白樸並稱“元曲四大家”,是我國元代時著名大戲劇家、散曲家。

資料標籤: 春風 西湖 西施
本文標題: 《水仙子·春風驕馬五陵兒》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60818023409626
相关資料
《雙調-行香子》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無也閑愁,有也閑愁,有無間愁得白頭。花能助喜,酒解忘憂。對東籬,思北海,憶南樓。那個如今,陶潜種柳。馬致遠,字千里,號東籬,漢族,大都人。他的年輩晚於關漢卿、白樸等人,生年當在至元之前,卒年當在至治改元到泰定元年之間,與關漢卿、鄭光祖、白樸
標籤: 東籬 行香子 馬致遠 關漢卿
《四塊玉·酒旋沽》的作者是誰?又該如何鑒賞呢?
酒旋沽,魚新買,滿眼雲山畫圖開。清風明月還詩債。本是個懶散人,又無甚經濟才,歸去來。滿眼的雲山像畫圖一樣在眼前展開,在清風裏和明日下把多年要寫的詩寫出來。馬致遠,字千里,號東籬,漢族,大都人。
標籤: 馬致遠
《四塊玉·歎世三首》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帶野花,攜村酒,煩惱如何到心頭。誰能躍馬常食肉?二頃田,一具牛,飽後休。佐國心,拿雲手,命裏無時莫剛求。幾葉綿,一片綢,暖後休。馬致遠,字千里,號東籬,漢族,大都人。
標籤: 文化 馬致遠
王沂孫的《掃花遊·秋聲》作於什麼時候?抒發了怎麼樣的感情?
商飆乍發,漸淅淅初聞,蕭蕭還住。背青燈吊影,起吟愁賦。斷續無憑,試立荒庭聽取。但落葉滿階,惟有高樹。這風聲驚到了倦於行旅的人。《掃花遊·秋聲》是從歐陽修《秋聲賦》中轉換而來。比之異鄉所聞秋聲,愁苦交織,令人腸斷心碎。“避無處”,這愁又是與秋
標籤: 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