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蓮》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素蘤多蒙別豔欺,此花端合在瑤池。白蓮不事鉛華,不爭奇鬥豔,這種無情有恨的神態,何人能够欣賞?《白蓮》一詩從“素花多蒙別豔欺”一句生髮新意;然而它並沒有黏滯於色彩的描寫,更沒有著意於形狀刻畫,而是寫出了花的精神。白蓮好像無情,但卻有恨,在天欲曉而殘月尚在,凉爽的晨風吹著,無人知覺的時候,這正是白蓮的花瓣將要墜落的時候。

白蓮

陸龜蒙〔唐代〕

素蘤多蒙別豔欺,此花端合在瑤池。(端合一作:真合)

無情有恨何人覺?月曉風清欲墮時。

譯文

素雅之花常常要被豔花欺,冰清玉潔的白蓮真應該生長在瑤池裏。

白蓮不事鉛華,不爭奇鬥豔,這種無情有恨的神態,何人能够欣賞?只能在曉月清風的陪伴下寂寞地自開自落的時候。

賞析

宋代哲學家周敦頤在《愛蓮說》中稱蓮花為“花之君子”,說它“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說它“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並且對其作了具體介紹:“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這些描寫,形象而具體地寫出了蓮花的特點,作者對蓮花的讚美之情主要寓於對蓮花的描寫之中。《白蓮》這首詩卻不同,這首詩雖然是以“白蓮”為題,以蓮花為吟詠對象,但詩人沒有對白蓮作具體描繪,而是抓住白蓮顏色的特點,借題發揮,直述詩人自己的看法,抒發自己的感情。

詠物詩,描寫的是客觀存在著的具體事物形象,然而這形象在藝術上的再現,則是詩人按照自己的主觀感覺表現出來的,多少總帶有一點抒情的意味。以抒情的心理咏物,這樣物我有情,兩相浹洽,才能把它活生生的寫到紙上,才是主客觀的統一體。陸龜蒙的這首《白蓮》,對我們很有啟發。

“素花多蒙別豔欺,此花端合在瑤池”。這首小詩的前兩句是說,素雅之花常常要被豔麗之花欺侮。白蓮花總應該長在瑤池裡面。

鮮紅的太陽,照耀著透出波面的蓮花,明鏡裏現出一片丹霞,豔麗的色彩是有目共賞的。蓮花紅多而白少,人們一提到蓮花,總是欣賞那紅裳翠蓋,又有誰專門注意這不事鉛華的白蓮!然而“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真正能够見出蓮花之美的應該是在此而不在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那紅蓮不過是“別豔”罷了。

“無情有恨何人覺,月曉風清欲墮時。”小詩的後兩句是說,月兒明風兒輕花兒要凋謝,只有恨卻無情誰能瞭解你?

白蓮,她淩波獨立,不求人知,獨自寂寞的開放,好像是“無情”的。可是秋天來了,綠房露冷,素粉香消,她默默的低著頭,又似乎有無窮的幽恨。倘若在這“月曉風清”朦朧的曙色中去看這將落未落的白蓮,你會感到她是多麼富有一種動人的意態!她簡直是縞袂素巾的瑤池仙子的化身,和俗卉繁葩有著天上人之別。

這詩是咏白蓮的,全詩從“素花多蒙別豔欺”一句生發出新意;然而它並沒有粘滯於色彩的描寫,更沒有著意於形狀的刻畫,而是寫出了花的精神。特別是後兩句,詩人從不即不離的空際著筆,把花寫得若隱若現,栩栩如生。花,簡直融化在詩的意境裏;花,簡直人格化了,個性化了。

《白蓮》一詩從“素花多蒙別豔欺”一句生髮新意;然而它並沒有黏滯於色彩的描寫,更沒有著意於形狀刻畫,而是寫出了花的精神。“無情有恨何人覺,月曉風清欲墮時”。白蓮好像無情,但卻有恨,在天欲曉而殘月尚在,凉爽的晨風吹著,無人知覺的時候,這正是白蓮的花瓣將要墜落的時候。這樣的想像和描寫是既適合作者心目中的白蓮的性格的特點,而且又很有情致和餘味的。因為有詩的感覺和想像的詩人寫詩,並不是僅僅打一個比喻,借題發揮,發一點個人的牢騷,而是對他所歌咏的對象,總是感到了詩意,感到了有動人的地方,然後才可能寫出可以打動人的真正的詩來。最後兩句,詩人從不即不離的空際著筆,把花寫得若隱若現,栩栩如生。

資料標籤: 白蓮 文化 讀書 蓮花 詩歌
本文標題: 《白蓮》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60040296417729
相关資料
《別離》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杖劍對尊酒,耻為遊子顏。蝮蛇一螫手,壯士即解腕。所志在功名,離別何足歎。“杖劍對尊酒,耻為遊子顏”,彩筆濃墨描畫出大丈夫的壯偉形象。尾聯兩句,總束前文,點明壯士懷抱强烈的建功立業的志向,為達此目的,甚至不惜“解腕”。
標籤: 別離
《和襲美春夕酒醒》的作者是誰?又該如何鑒賞呢?
幾年來無所事事漂泊於江湖,這一次又醉倒在黃公的酒壚。酒醒後才發現月亮掛在天上,花影映滿全身需要有人來扶。陸龜蒙和皮日休(字襲美)是摯交好友,都染上嗜酒的癖性,常常相邀盡興,以詩相和,聊作慰藉。皮日休先作《春夕酒醒》,陸龜蒙答以《和襲美春夕酒
標籤: 和襲美春夕酒醒 文化 讀書 詩歌 花影
《離騷》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屈原寫出《天問》《招魂》這樣膾炙人口的佳作,卻仍無法將他的心意傳達至君王面前。陸龜蒙與皮日休交友,世稱“皮陸”,詩以寫景咏物為多。
標籤: 屈原 陸龜蒙 離騷 文化 讀書 天問
《冬柳》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水邊成行的柳樹斜對著我的窗子,衰敗的枝條,零零落落地堆積在江岸邊上。這時寒風吹過,把柳樹的枯枝吹斷,驚起一雙雙正在江邊棲息的寒鷗。此詩的一、二句寫柳的地理位置和衰落形態,是靜景。他的小品文主要收在《笠澤叢書》中,現實針對性強,議論也頗精切,
標籤: 陸龜蒙 冬柳 讀書 文學 文化 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