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平生為愛西湖好》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平生為愛西湖好,來擁朱輪。富貴浮雲,俯仰流年二十春。歸來恰似遼東鶴,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誰識當年舊主人?我平生因為喜愛西湖的風光美妙,所以到這裡任最高地方長官,可富貴像浮雲一樣地過去了,不知不覺已過了二十個春天。數年後,,得以如願歸居潁州。幾次遊覽後,創作了《采桑子》十首。

採桑子·平生為愛西湖好

歐陽修〔宋代〕

平生為愛西湖好,來擁朱輪。富貴浮雲,俯仰流年二十春。

歸來恰似遼東鶴,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誰識當年舊主人?

譯文

我平生因為喜愛西湖的風光美妙,所以到這裡任最高地方長官(朱輪為古代貴官所乘的車),可富貴像浮雲一樣地過去了,不知不覺已過了二十個春天。

這次歸來,就像離家千年才化鶴歸來的仙人丁令威,無論是城郭、人民等等,一切都是過去所未見。有誰還能認得當年的舊主人——曾任當地長官的我啊!

賞析

這是《采桑子》第十首,與前九首仁要寫景物、敘遊賞不同,這一首主要是抒情,而且抒發的感情已不限於“西湖”它既像是穎州西湖組詞的抒情總結,又蘊含著更大範圍的人生感慨。

詞的開頭兩句,就是追述往年知潁州的這段經歷。這裡特意將“擁朱輪”知潁州和“愛西湖”聯系起來,是為了突出自己對西湖的愛早有淵源,故老而彌篤;也是為了表現自己淡泊名利、寄情山水的夙志。

“富貴浮雲,俯仰流年二十春”,突然從過去“來擁朱輪”一下子拉回到眼前。這二十來年中,他從被貶謫外郡到重新起用、歷任要職(擔任過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等高級軍政、行政職務),到再度受黜,最後退居潁州,不但個人在政治上屢經昇沉,而且整個政局也有很大變化,囙此他不免深感功名富貴正如浮雲變幻,既難長久,也不必看重了。“富貴浮雲”用孔子“富貴於我如浮雲”之語,這裡兼含變幻不常與視同身外之物兩層意思。從“來擁朱輪”到“俯仰流年二十春”,時間跨度很大,中間種種,都只用“富貴浮雲”一語帶過,許多難以明言也難以盡言之意盡在其中了。

“歸來恰似遼東鶴。”過片點明視富貴如浮雲以後的“歸來”,與上片起首“來擁朱輪”恰成對照。“遼東鶴”用丁令威化鶴歸來的傳說,事見《搜神後記》。

“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誰識當年舊主人?”這三句緊承上句,一氣直下,盡情抒發世事滄桑之感。這裡活用典故,改成“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與劉禹錫貶外郡二十餘年後再至長安時詩句“不改南山色,其餘事事新”用意相同,以突出世情變化,從而逼出末句“誰識當年舊主人”。歐陽修自己,是把潁州當作第二故鄉的。但人事多變,包括退居潁州後“誰識當年舊主人”的情景,又不免使他產生一種悵惘與悲凉之感。

此詞以清新質樸、自然流暢的詩化語言和清疏隽朗的風格,抒寫了詞人二十年前知潁州及歸潁州而引發的人生感慨。但這詞在晚唐五代以來的文人詞中,卻幾乎是絕響。因為歐陽修的這首詞,可以說是完全詩化了。特別是下片,運用故典。化用成語,一氣蟬聯,略無停頓,完全是清新樸素自然流暢的詩歌語言。這種清i疏隽朗的風格、對後來的蘇詞有明顯影響。

創作背景

宋仁宗皇佑元年(1049年),歐陽修移知潁州。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歐陽修出知亳州,特意繞道潁州,“蓋將謀歸休之計也。乃發舊稿,得自南京以後詩十餘篇,皆思穎之作,以見予拳拳於穎者非一日也”。數年後,,得以如願歸居潁州。幾次遊覽後,創作了《采桑子》十首。

本文標題: 《采桑子·平生為愛西湖好》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59003486617614
相关資料
《采桑子·殘霞夕照西湖好》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殘霞夕照西湖好,花塢蘋汀,十頃波平,野岸無人舟自橫。西南月上浮雲散,軒檻凉生。“殘霞夕照”是天將晚而未晚、日已落而尚未落盡的時候。但這時的西湖,作者卻覺得“好”。”,正是歐陽修在另一首《采桑子》裏寫的“無風水面琉璃滑”。“西南月上”,殘霞夕
標籤: 採桑子 採桑子·殘霞夕照西湖好 西湖
《琅琊溪》的作者是誰?又該如何鑒賞呢?
幽深少人的山林中積雪融化,匯入小溪水位不斷上漲。遊客們漫步於橫跨在溪上的簡易木橋去到對岸。琅琊山歷史上亦有“溪山”之稱。此詩開頭兩句描繪了琅琊溪冬去春來,雪融水漲的畫面,並狀寫了遊人們為欣賞這美麗的山水而渡溪過橋的情景,反映了琅琊溪景色之美
標籤: 琅琊 琅琊溪 詩歌
《少年遊·欄幹十二獨憑春》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欄幹十二獨憑春,晴碧遠連雲。千里萬裏,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謝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與離魂。那堪疏雨滴黃昏。春天時獨自憑欄遠眺,倚遍了每一個欄杆。“欄幹十二”,著一“憑”字,表示憑遍了十二欄幹。北宋時期,詞人歐陽修為了歌咏春草同時又兼涉離愁
標籤: 文化 讀書 詩歌
《浪淘沙·今日北池遊》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波光瀲灩柳條柔。如此春來春又去,白了人頭。今日同朋友一起來到北潭遊耍,水波蕩漾著小船。詞上片前三句寫春日北池的美好春光。如此美好春光反令主人公傷春傷懷。慶曆五年三月,新政主將范仲淹和韓琦解職,慶曆新政失敗。詞人於當年正月權知河北真定府,後又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