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寶玉真的是個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嗎?

賈寶玉是紅樓夢一書中的主角人物之一,書中的男一號。《紅樓夢》中,大家一致認為:寶玉,“也不習文,也不學武,又怕見人”、“外像好,裡頭糊塗,中看不中用”、“有些呆氣”。其實真實的寶玉並非如此不學無術,他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呆子。賈寶玉的世故是因為懂禮數。

賈寶玉是紅樓夢一書中的主角人物之一,書中的男一號。說到這個大家都會想到什麼呢

《紅樓夢》中,大家一致認為:寶玉,“也不習文,也不學武,又怕見人”、“外像好,裡頭糊塗,中看不中用”、“有些呆氣”。其實真實的寶玉並非如此不學無術,他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呆子。

賈寶玉在大觀園裏,題寫水上凉亭的匾額前後表現,體現了他的過人才華,與面面俱到的少年老成。讀者感歎:賈寶玉竟然也這麼世故。

那麼《紅樓夢》中的賈寶玉世故嗎?他的世故是為了拍元春娘娘的馬屁嗎?

賈寶玉的世故不是刻意學習來的,而是從小浸淫在世家大族中,不自覺地學來的。

寶玉生活在鐘鳴鼎食人家,詩禮書香之族。這樣的家族人事關係複雜,彼此之間都有自己的算計,對世家大族之間的世故,早已爛熟於心。

大人們說話做事滴水不漏,小孩子耳濡目染,不自覺地就學會了。

豪門世家迎來送往,賓主盡歡,作為陪客的孩子從小耳濡目染,也學會了社交場合裏如何舉手投足,如何禮貌得體,如何如魚得水。

世家大族子弟見多識廣,自然比沒見過世面的小戶人家子弟世故圓滑。寶玉的世故不是為了出人頭地而特意學習的,而是家族薰陶所致。寶玉題匾為了應制,也並非為了討好貴婦娘娘,而是出於禮節。

賈寶玉的世故是因為懂禮數。

賈府的世故,就是禮。用禮教來約束人的行為。

當寶玉說“只除‘明明德’外無書”時,脂批雲:【寶玉目中猶有“明明德”三字,心猶有“聖人”二字,又素口皆作如是等語,宜乎人人謂之瘋傻不肖。】這說明寶玉心中有“聖人”,也願意學習和遵守禮儀規矩。

賈母對寶玉的要求不是讀書,而是必須懂禮。若寶玉不懂禮數,就該被打死。這“禮數”,就是人情世故。在大庭廣眾之下不能出錯。

賈母對寶玉的懂禮數,很滿意。她表揚寶玉:“見人禮數竟比大人行出來的不錯,使人見了可愛可憐,背地裡所以才縱他一點子”。賈母認為寶玉絕不是“沒裡沒外”的孩子,他是能够“與大人爭光”的好孩子。

寶玉雖然不喜歡和峨冠博帶之人交往,可是每次與人敘談,都是侃侃而談,技驚四座。

賈雨村每次來賈府,都要求見寶玉。湘雲看得明白,她說:“主雅客來勤。自然你(寶玉)有些警他的好處,他才只要會你。”

因為寶玉懂禮節,即使“本就懶與士大夫諸男人接談,又最厭峨冠禮服賀吊往還等事”,他也會逢場作戲地與賈雨村談天說地。而且每次交談都是揮灑自如。唯獨端午節這天,寶玉表現得不好,“全無一點慷慨揮灑談吐”。

寶玉還經常被賈政帶著去訪客。每次賈寶玉都表現得非常突出,收穫許多禮物和褒獎。給賈政臉上增光添彩。

賈寶玉有君君父父的思想,大觀園題匾額頌聖並非是拍馬屁。

父親叔伯兄弟中,因孔子是亘古第一人說下的,不可忤慢。(第二十回)……

寶玉每次路過父親是書房都會下馬步行,即使父親不在房裏,他也恪守規矩。寶玉的禮數是自內而外、始終如一地堅持。他對君父思想的堅持,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第六十三回寶玉把芳官扮成小土番,給她改名為耶律雄奴。寶玉說的一段話,代表了寶玉的君父思想。

幸得咱們有福,生在當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聖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億兆不朽……皆天使其拱手俛頭緣遠來降。我們正該作踐他們,為君父生色……

寶玉的理想是為君父生色。他認為人們歷來推崇的“文死諫,武死戰”,大丈夫死名死節,都是沽名釣譽之徒做的,並非是為君父生色,而是為君父抹黑。

寶玉笑道:“那些個鬚眉濁物,只知道文死諫,武死戰,這二死是大丈夫死名死節,竟何如不死的好!必定有昏君他方諫,他只顧邀名,猛拚一死,將來弃君於何地?必定有刀兵他方戰,猛拚一死,他只顧圖汗馬之名,將來弃國於何地?所以這皆非正死。”

寶玉道:“那武將不過仗血氣之勇,疏謀少略,他自己無能,送了性命,這難道也是不得已?那文官更不可比武將了,他念兩句書污在心裡,若朝廷少有疵瑕,他就胡彈亂諫,只顧他邀忠烈之名,濁氣一湧,即時拚死,這難道也是不得已?還要知道,那朝廷是受命於天,他不聖不仁,那天也斷不把這萬幾重任與他了。可見那些死的都是沽名,並不知大義”。

寶玉反對的是那些沽名釣譽的投機分子,衣冠禽獸,而不是皇帝。寶玉有忠君的思想。

正因為寶玉忠君,所以在大觀園題匾額的時候,他在題跋的時候,才考慮到要符合元妃省親的主題。才在後來給瀟湘館提名的時候,公開說要“頌聖”!

他給凉亭題匾額的時候,才說,“此處雖雲省親駐蹕別墅,亦當入於應制之例”,不能隨便題匾,應該用“蘊藉含蓄者”。

寶玉此舉並非是為了阿諛奉承,拍馬屁,而是骨子裡所稟賦的內在心性內涵,是從小到大受的教育所致。

在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做什麼事,都成了賈寶玉的應激反應,肌肉記憶。用圍棋術語來說是“定式”,是本手。

資料標籤: 讀書 賈寶玉 大觀園
本文標題: 紅樓夢中寶玉真的是個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嗎?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58571319551128
相关資料
《陪姚使君題惠上人房》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帶雪梅初暖,含烟柳尚青。會理知無我,觀空厭有形。梅花還帶著雪,剛剛有些暖意,烟柳也才發青。陪著姚使君來聽童子的頌歌,佛家的經書。該詩首聯以工穩的對仗將優雅清寒的早春景色描繪的淋漓盡致。精確的描寫使“雪梅”“烟柳”頓現眼前。同時也以梵行猶如童
標籤: 文化 讀書
《送陳七赴西軍》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吾觀非常者,碌碌在現時。君負鴻鵠志,蹉跎書劍年。餘亦赴京國,何當獻凱還。一聽說邊境有敵入侵,立即赴軍萬裏爭先。此詩讚揚陳七素有大志,一聞國家有難,即從戎請纓,萬裏赴邊。
標籤: 送陳七赴西軍 讀書
《聽鄭五愔彈琴》的作者是誰?又該如何鑒賞呢?
阮籍推名飲,清風坐竹林。半酣下衫袖,拂拭龍唇琴。鄭愔像三國時的阮籍以善飲酒知名,暢飲在清風吹拂的竹林。五六句說鄭愔一邊飲酒,一邊彈琴。鄭愔的琴藝得到孟浩然的欣賞,他的琴音引起孟浩然的共鳴。《唐詩紀事》記載,鄭愔字文靖,在唐睿宗景雲元年被誅殺
標籤: 孟浩然 阮籍
《送告八從軍》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男兒一片氣,何必五車書。正待功名遂,從君繼兩疏。一方面寫告八從軍,鼓勵他上進;一方面寫自己,想求功名後身退。最後,以功成身退的“兩疏”互勉。詩人借送別告八從軍,抒發了自己“魏闕心常在修,希求立功成名”的思想,發出了書多無用,功成便退的感慨。
標籤: 讀書 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