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寶釵搬離大觀園時,探春說了什麼話?

寶釵,是《紅樓夢》中的女主角之一,與林黛玉並列為金陵十二釵之首,各位一定都有所耳聞吧。抄檢大觀園第二天,薛寶釵就急忙收拾行李辭行搬走,原因也不複雜。賈家自己抄家,證明發生了大事。客人薛寶釵不好繼續住下去。薛寶釵向李紈請辭,並請收留史湘雲,同時避免李紈難做,又請了賈探春來。

寶釵,是《紅樓夢》中的女主角之一,與林黛玉並列為金陵十二釵之首,各位一定都有所耳聞吧。

抄檢大觀園第二天,薛寶釵就急忙收拾行李辭行搬走,原因也不複雜。賈家自己抄家,證明發生了大事。客人薛寶釵不好繼續住下去。另外王夫人、王熙鳳從始至終都沒有關照吩咐薛寶釵一聲,也是她不得不走的原因。搬走是唯一選擇!

薛寶釵向李紈請辭,並請收留史湘雲,同時避免李紈難做,又請了賈探春來。殊不知賈探春一來,說了一句更難聽的話,似乎又在薛寶釵“傷口撒鹽”。

(第七十五回)正說著,果然報:“雲靚女和三姑娘來了。”大家讓坐已畢,寶釵便說要出去一事,探春道:“很好。不但姨媽好了還來得,就便好了不來也使得。”尤氏笑道:“這話奇怪,怎麼攆起親戚來了?”探春冷笑道:“正是呢,有叫人攆的,不如我先攆。親戚們好,也不在必要死住著才好。咱們倒是一家子親骨肉呢,一個個不像烏眼雞,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薛寶釵要搬家,作為主人李紈的挽留才正確。賈探春不挽留反倒直接攆了起來,甚至面對尤氏的詫異,探春還繼續拱火:“親戚們好,也不在必要死住著才好”。這對已經在賈家住了六七年的薛寶釵來說不啻打臉。

那麼,賈探春明知道這句話會刺中薛寶釵的尷尬,為什麼還要毫不客氣的說出來呢?原因也有兩個。

一,賈探春在賭氣

抄檢大觀園反應最激烈的兩個人,一個是晴雯,一個是賈探春。晴雯只敢摔個箱子,賈探春卻敢擺出全部儀仗,不讓抄檢丫頭們的物品。更是打了抄檢大觀園的始作俑者王善保家的一巴掌。

王善保家的不簡單,那是邢夫人的陪房,探春一巴掌等於掃了邢夫人的面子。而探春第二天仍舊帶著怒氣,主動“攆”薛寶釵,也是對抄檢餘怒未消。

抄檢大觀園主因是繡春囊,王善保家的教唆王夫人抄檢,一定有邢夫人的意思。探春看不透王夫人順水推舟這一層,將一腔怒火發到邢夫人身上。

薛寶釵既然因抄檢才搬走,變相等於被邢夫人攆走。薛寶釵算是探春表姐,與其被伯母攆走不如自己“攆”,顯然探春對邢夫人插手自己家裡事,嚴重不滿怒不可遏。

其實薛寶釵來辭行,李紈和尤氏相視一笑,也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二,賈探春說的是事實

薛家在賈家住了六七年,雖說主人沒有攆客人的理,可住這麼久也實在無禮。

賈探春說“親戚們好,也不在必要死住著才好”,就是說常來常往才是親戚,住在人家太久,難免惡客之嫌疑。甚至多少家庭衝突也都由於客人的不自覺引起。

薛家住在賈家那麼久。毫無疑問引起了賈母、王夫人婆媳,邢夫人、王夫人妯娌,長房與二房的衝突衝突。更有了金玉良姻和寶黛姻緣之爭。

賈探春早將一切看得明白,才會在激憤之下攆人。其實是曹雪芹在借賈探春之口,說出賈家人的一部分心聲。

不過,賈探春這句話倒也代表了她的一點情緒,就是她對金玉良姻多少有點不認同。以賈探春的智慧不可能不知道薛家沒有家主已經被王家控制。如果薛寶釵嫁給賈寶玉,則賈璉、賈寶玉兩房日後都落入王家手中,對賈家的發展不利。

賈探春見識、大局觀不比賈母差,怎麼會看不到金玉良姻背後的隱患!她話中有話讓親戚薛家走,表達出親戚就是親戚,不要圖謀別的。哪怕親如一家如邢夫人,還有异心,何况賈家與薛家。

本文標題: 紅樓夢中寶釵搬離大觀園時,探春說了什麼話?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58571317382986
相关資料
紅樓夢中寶玉真的是個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嗎?
賈寶玉是紅樓夢一書中的主角人物之一,書中的男一號。《紅樓夢》中,大家一致認為:寶玉,“也不習文,也不學武,又怕見人”、“外像好,裡頭糊塗,中看不中用”、“有些呆氣”。其實真實的寶玉並非如此不學無術,他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呆子。賈寶玉的世故是
標籤: 讀書 賈寶玉 大觀園
《陪姚使君題惠上人房》的創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帶雪梅初暖,含烟柳尚青。會理知無我,觀空厭有形。梅花還帶著雪,剛剛有些暖意,烟柳也才發青。陪著姚使君來聽童子的頌歌,佛家的經書。該詩首聯以工穩的對仗將優雅清寒的早春景色描繪的淋漓盡致。精確的描寫使“雪梅”“烟柳”頓現眼前。同時也以梵行猶如童
標籤: 文化 讀書
《送陳七赴西軍》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吾觀非常者,碌碌在現時。君負鴻鵠志,蹉跎書劍年。餘亦赴京國,何當獻凱還。一聽說邊境有敵入侵,立即赴軍萬裏爭先。此詩讚揚陳七素有大志,一聞國家有難,即從戎請纓,萬裏赴邊。
標籤: 送陳七赴西軍 讀書
《聽鄭五愔彈琴》的作者是誰?又該如何鑒賞呢?
阮籍推名飲,清風坐竹林。半酣下衫袖,拂拭龍唇琴。鄭愔像三國時的阮籍以善飲酒知名,暢飲在清風吹拂的竹林。五六句說鄭愔一邊飲酒,一邊彈琴。鄭愔的琴藝得到孟浩然的欣賞,他的琴音引起孟浩然的共鳴。《唐詩紀事》記載,鄭愔字文靖,在唐睿宗景雲元年被誅殺
標籤: 孟浩然 阮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