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大廠內卷到NFT領域

NFT這把火,從國外燒到了國內,終於有了燎原之勢。11月,又有兩家互聯網公司推出了NFT項目。虎嗅發現,從今年6月螞蟻集團吹響第一聲號角後,騰訊、位元組、小紅書、百度……陸續有7家互聯網巨頭進軍NFT,一個新的行業生態正在悄然形成。當國外的NFT市場漸漸開始步入穩定期時,國內在醞釀著一場大爆發。據瞭解,互聯網公司有兩種方式與NFT藝術家簽約。

NFT這把火,從國外燒到了國內,終於有了燎原之勢。

11月,又有兩家互聯網公司推出了NFT項目。虎嗅發現,從今年6月螞蟻集團吹響第一聲號角後,騰訊、位元組、小紅書、百度……陸續有7家互聯網巨頭進軍NFT,一個新的行業生態正在悄然形成。

當國外的NFT市場漸漸開始步入穩定期時,國內在醞釀著一場大爆發。其波及的範圍十分廣泛,有直接經濟來往的就包括:博物館、擁有IP的各類影視公司、體育相關的組織和藝員、一線都市的藝術創作者(插畫師、攝影師、廣告和影視從業者、畫家、遊戲設計師、藝術學院學生等)……

當國內大部分人還不知道NFT為何物時(NFT,是一種非同質化代幣,可以在網上流轉的資產),這些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有的已經獲得了不菲的收益。

一個新的職業:NFT藝術家

畫家羅輯,是一名90後資深幣圈玩家,最近他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國內Top 2互聯網公司的“NFT簽約藝術家”。

他很開心,因為NFT藝術家,是今年最火的職業之一。

這一行,在今年誕生了太多一夜暴富的神話。一比特美國的平面設計師Beeple,將一副電子圖片NFT化,從而賣出將近7000萬美元的價格。Twitter創始人傑克·多西,把自己的第一條推特製作成NFT,從而賣出了290萬美元的高價。連火星人馬斯克也難耐好奇心,“客串”了一把NFT創作者,他一時興起創作的NFT歌曲一經發佈,便很快獲得了近600萬美元的收入。

當然,不只是有名氣的NFT創作者才受益,許多沒有知名度的創作者也獲得了親睞。羅輯自認為籍籍無名,甚至不太入流,但是依然成為了一名互聯網大廠認證的“NFT藝術家”,這給他帶來了許多機會。

他發現無論是螞蟻NFT平臺「螞蟻鏈粉絲粒」,還是騰訊的NFT平臺「幻核」,所有的作品一經放出,便能在短短幾十秒內銷售一空。而銷售額也頗為可觀,以螞蟻NFT平臺為例,一件作品就可以賣出近20萬元。

一個NFT作品

不用考慮太多,羅輯便與這家互聯網公司簽訂了契约。據瞭解,互聯網公司有兩種方式與NFT藝術家簽約。一種是直簽,羅輯便是這種,他直接和互聯網公司對接,自己也會進入互聯網公司的“IP作者庫”。另一種管道是與協力廠商機构簽約,他們有的是獨立的文化傳播公司,有的是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的直屬企業,甚至有的是國內知名的博物館。

一名國內Top 2互聯網公司內部人士表示:“某寶與機构的合作提成是20%。”而多位NFT藝術創作者則向虎嗅說:“某寶與合作者是55分成。”

對此羅輯表示:“可能是看人下菜吧,畢竟我們只是獨立的創作者,不比知名的大機构(博物館和事業單位)。”

羅輯只是其中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虎嗅在五個超過200人的NFT交流群裏潜水一個多月,發現參與到NFT平臺創作的人群構成很豐富,他們有畫家、遊戲設計師、攝影師、插畫師、平面設計師等社會工作人員,也有中央美院的學生、00後這樣的年輕一代藝術創作者。

他們中許多人的收入來源,不是很穩定。

一名插畫師向虎嗅表示:“收入來源大致有兩個,一個是給企業供稿,然而這樣插畫師的創作衝動是被抑制的;另外一個是成為一個大V,讓自己的畫作更貼近福斯的審美,從中賺取費用,然而這會讓畫師的作品變得商業化、媚俗化。”

而NFT,給了他們一個平衡藝術和商業的平臺。一比特與阿裡合作的NFT藝術家向虎嗅透露到:“已經和阿裡拍賣簽合同了,一年50幅。”

七巨頭“聯手”,一個新行業“誕生”

11月,互聯網巨頭們在NFT圈裏扔下了幾顆重磅炸彈,一個是小紅書推出了NFT數位收藏品,另一個是百度旗下百信銀行推出NFT數位藏品。

此前國內只單獨賣NFT數位藏品,而小紅書打破了這一“規矩”。小紅書賣出的作品,除了NFT數位藏品之外,還贈送給收藏者一份實物商品。用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小紅書是把元宇宙和現實世界給結合起來了。

元宇宙是一個虛擬世界,NFT可以是元宇宙裏的一個房子、汽車,也可以是一幅畫,這些元宇宙裏的資產都可以自由交易和流通。未來人們不僅要在現實世界裏擁有一套房子、一輛車子,還要在元宇宙裏擁有一個房子NFT、汽車NFT、椅子NFT。

而百度旗下的百信銀行,則是銀行業推出的首個NFT數位藏品,可以說成功破圈,將NFT帶入金融行業。百信銀行首席戰畧官陳龍强表示:“此次發行數位藏品是我們迎接元宇宙的一次嘗試。”

目前來看,小紅書和百度在NFT上的動作引得業內人士關注,但是它們本身只是蜻蜓點水地嘗試了下。

而螞蟻集團,雖然對外宣傳時有些輕描淡寫,但是實則對NFT業務抱以厚望。這叢現時螞蟻鏈上簽約的藝術創作者的數量可以可見一二。虎嗅在數個不同群裏調研發現,現時市場上和普通藝術創作者簽合同的基本上都是螞蟻集團(或者用螞蟻鏈技術支援的阿裡巴巴)。

螞蟻是國內第一家進軍NFT的互聯網巨頭,2021年6月,螞蟻集團在支付寶上推出小程式「螞蟻鏈粉絲粒」。一經發佈,就遭到市場瘋搶。如今5個月的發展,螞蟻集團和阿裡巴巴在外界簽約了很多藝術創作者,並放進自己的IP作者庫裡。

而招攬人才,通常是一家公司擴大業務規模的“先兆”。

虎嗅截圖

背靠支付寶的10億流量,螞蟻的NFT不愁賣。許多NFT收藏者向虎嗅表示:“支付寶的NFT幾乎天天有,就是搶不到。”

螞蟻的NFT玩法頗多,不僅在支付寶上增設了“數位拍賣”,還與淘寶進行聯動。在淘寶的“阿裡拍賣”上,大量NFT作品被拍賣到上千元。這還是螞蟻和阿裡巴巴“刻意”壓低NFT作品價格的結果。在淘寶上,一件名為“越王寶劍”的NFT曾被炒作到6000元;閑魚上,一款9.9元限量發售的“敦煌飛天”NFT作品,被炒作到150萬元一個。

這也是螞蟻NFT,一件難求的原因之一。雖然螞蟻和騰訊明確表示NFT的收藏者不能在平臺上進行交易,然而國外火熱的NFT炒作熱潮還是傳導至了國內。虎嗅接觸了多位螞蟻NFT的收藏者,大部分都直言希望NFT的價格能越炒越高。

相比螞蟻的“積極”,騰訊顯得有些“佛系”。這和Pony馬的戰畧風格有關。馬化騰此前說過:“騰訊是用穩健的思路去看,金融最覈心的問題是穩定。”他認為,金融是拼誰的命長,而不是誰短期跑得快。

NFT天生帶有金融基因,這也讓騰訊採取了和借貸業務、保險業務、基金業務等金融業務一模一樣的打法——任你風吹雨打,我只做萬年老二。

騰訊在NFT的探索上,無論是頻次還是數量上,都比螞蟻少很多。然而步子雖小,但顯得非常有章法。

和螞蟻的四面出擊的戰畧打法不同,從8月推出「幻核」以來,騰訊在NFT上只向三個方向進行嘗試:一是傳播中國文化(民族文化),比如推出56個民族的NFT藝術藏品;一是試圖推廣和打造“大型IP”,比如爆火動畫《一人之下》的人物畫像NFT;還有一個是文宣公司文化,11月11日,騰訊為其員工發放了23周年紀念版NFT,共發行72000枚,幾乎每一個騰訊員工都領導一款獨屬於自己的NFT禮物,這一動作,廣受內部和外界的好評。

Pony馬的“穩字訣”,讓騰訊的NFT業務走得順風順水。一比特NFT收藏者表示:“支付寶每天都會有,還是幻核的價值更高些。”

和一眾巨頭只盯著國內市場不同,位元組跳動把目光方向了海外。10月1日位元組跳動旗下的TikTok宣佈推出首個NFT系列——TikTok Top Moments。

在國內對於NFT的監管並不明確的時刻,位元組跳動“先海外,後國內”的做法是較為理智,也最為開放的。

螞蟻的NFT作品都在其自己創立的“螞蟻鏈”上發行;騰訊和小紅書的作品都在騰訊旗下的“至信鏈”提供鏈上存證;百信銀行的NFT,都在百度超級鏈上發行;京東的NFT作品,都在其自建的京東智臻鏈上,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在自己構建的聯盟鏈上發行NFT作品,也只有他們自己的用戶才會購買。

而位元組跳動則在乙太坊網絡上引入NFT以獎勵內容創作,這對於所有用戶來說無疑都是巨大的激勵。

螞蟻的全面,騰訊的穩健,位元組的開放……短短不到半年,中國已經有七家互聯網公司宣佈推出NFT作品,這個市場也初步形成。

而如今,擺在這些巨頭面前的問題是:是否有可能更進一步,將NFT平臺真正做成一款像B站、知乎、抖音一樣,人人都用的APP。

爭議之下,誰是下一個“殺手級”應用?

NFT,已經被國外市場證明是有爆火的潜力的。然而因考慮到監管和NFT被惡意炒作的風險,互聯網公司們形成共識,探索一條“去金融化”的NFT發展路線。

談到NFT,就要談到它背後的科技:區塊鏈。從15年之後,螞蟻投入了不少資源在區塊鏈科技上。

2020年螞蟻遞交的招股書顯示,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在致辭中表明要用區塊鏈科技死磕信任難題,他表示如果公司不再了,希望留給世界的是信任體系;


在招股書中,關於上市之後的資金使用,螞蟻集團在技術創新一欄只填寫了區塊鏈;


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螞蟻集團與區塊鏈相關的專利申請數量都排名全球第一

然而讓人略顯尷尬的是,螞蟻雖然宣佈推出了50多種區塊鏈解決方案,但是很難找到一個讓普通用戶有深度感知的產品。這也是整個行業都面臨的痛點。

正因為如此,螞蟻等互聯網巨頭都在積極佈局,希望能打造出一個爆款區塊鏈應用。一比特業內人士表示:“NFT是目前國內已知區塊鏈項目中,最有可能達到千萬日活用戶的區塊鏈APP。“

根據DuneAnalytics的資料顯示,在國外NFT所有平臺加起來交易帳戶已超過700萬,僅OpenSea一個平臺,就有超過60萬交易用戶。按照上圖顯示的交易者數量上升趨勢,百萬用戶只是時間問題,而千萬日活的目標也並非“空中樓閣”。

DuneAnalytics

NFT無疑已經在國外爆火了,但是它的成功能複製到中國嗎?

有業內人士認為,在監管的壓力下,國內的NFT失去了最重要的交易功能,很難複製國外NFT爆火的經驗。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元宇宙和IP產業,會共同成為國內NFT爆火的一個契機。

區塊鏈有兩個特別重要的概念,一個是同質化代幣FT,一個是非同質化代幣NFT。在廣義上,比特幣、乙太坊、美元、數位人民幣等都可以稱作同質化代幣(FT),它們可以被替換和無窮折開。而NFT則代表不可替代、不可分割的那部分事物,比如一幅藝術作品、一個學位證書、一輛車、一個房產等。

NFT獨一無二、不可替換和折開的特徵,和元宇宙十分契合。NFT,可以向所有在元宇宙裏的人證明你購買的產權歸屬於你,這無疑會讓其更加“真實”。

NFT的另一個發展邏輯是,他可以保護和激勵一批藝術創作者,以此成為國內IP製造的肥沃土壤。

一比特互聯網公司某區塊鏈產品負責人向虎嗅說到:“NFT平臺,只限量發行作品,收藏者們喜好不一,在某種程度上保護了廣大的腰部創作者。”此前,中國沒有好的IP作品,一方面是歷史積累比較短。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在機制上,現存的激勵機制,在損害藝術創作者們的創造性。

中國沒有好的IP,是一個巨大的遺憾,這也是為什麼中國企業沒能建立自己的環球影城、迪士尼,並把這些文化輸出海外的直接原因。以迪士尼為例,其IP每年給公司提供的直接和間接價值能達到上百億美元,僅上海迪士尼一年收入就高達70億元。而NFT平臺,有著良好的機制去激勵優秀的IP創作者,這對於產業有很大的幫助。

在B站上,優秀的視頻UP主們可以通過創作精美的視頻,衣食無憂;在微信公眾號上,優秀的文字創作者可以通過打賞、商業廣告變現,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在NFT平臺上,也會有更多的數位藝術創作者,創作出更多優質的IP作品從而實現經濟自由。

一方面,NFT創作者——平臺——收藏者的商業閉環,如果操作得當,可以讓整個新鏈條上的參與者都獲益;另一方面,NFT創作者——IP傳播——元宇宙的商業模式,延伸了產業鏈條,讓其與更多的行業產生深度融合,迸發出更大的商業價值和影響力。

這或許才是NFT落地的最佳姿態。

寫在最後

“所有行業都值得重做一遍,用區塊鏈的管道。”這句話,無時無刻不在全球發生。

借錢,無需用支付寶“花唄借唄”,許多人正在用數位貨幣借貸平臺MakerDAO;發佈文章,無需微信公眾號,已經有一部分人在區塊鏈寫作平臺Mirror上發佈創作;未來我們或許不用知乎,而是用Mem Protocol發表自己對專業問題的答案,因為它通過區塊鏈設計出了更好的激勵模式。

2016年,李彥宏說互聯網時代已經結束了,沒想到一語成讖。那年之後,國內再也沒有日活超1億的互聯網獨角獸誕生。

獨角獸需要區塊鏈這種新的土壤,“弄潮兒”們為此前赴後繼地創造這種土壤,NFT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資料標籤: 區塊鏈
本文標題: 互聯網大廠內卷到NFT領域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55914561389838
相关資料
關於NFT本質的思考及破圈之路
海外NFT市場速覽:高增長、體量可觀、品類集中。NFT在物理層面上僅僅是一串機器生成的數據,由於底層科技賦予的不可篡改性等特點,它被用於權利證明。NFT本身被存儲在區塊鏈上,而它代表的對象則通常存儲在IPFS*中。
標籤: 藝術品
NFT生態系統現狀回顧及未來展望
區塊鏈行業在最近幾年中經歷了飛速發展和變化:從2017年的萌芽,2018年的智慧合約,到2020年的DeFi,2021年,NFT無疑是最熱門的話題。NFT於2015年首次亮相,2017年首批專案啟動,2021年迎來快速增長。2021年上半年
標籤: 乙太坊 生態系統功能 未來展望 收藏品
在NFT元年“數位代幣”如何席捲文化領域?
很多人已經開始把2021年稱為“NFT元年”。幾天前,“NFT”正式成為了柯林斯詞典2021年的年度詞彙。柯林斯詞典將NFT定義為“在區塊鏈中注册的唯一數位憑證,用於記錄藝術品或收藏品等資產的所有權。”在NFT的世界,“萬物皆可代幣化”,並
標籤: 藝術品 衛報
NFT火出圈,騰訊阿裡相繼入局
2021年,幣圈再也不是比特幣獨領風騷的一年,各類替代幣層出不窮。除了充滿戲謔性的狗狗幣,NFT無疑是“火出圈”的時代產物。NFT即“非同質化代幣”,它將現實世界中所有權概念引入數字世界,為数位資產提供版權認證,應用領域包括数位藝術創作、遊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