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原文譯文以及鑒賞

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水枕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裴回。烏菱白芡不論錢,亂系青菰裹綠盤。忽憶嘗新會靈觀,滯留江海得加餐。這年六月二十七日,他遊覽西湖,在船上看到奇妙的湖光山色,再到望湖樓上喝酒,寫下五首絕句。此詩描繪了望湖樓的美麗雨景。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

蘇軾〔宋代〕

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放生魚鱉逐人來,無主荷花到處開。水枕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裴回。

烏菱白芡不論錢,亂系青菰裹綠盤。忽憶嘗新會靈觀,滯留江海得加餐。

獻花遊女木蘭橈,細雨斜風濕翠翹。無限芳洲生杜若,吳兒不識楚辭招。

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

譯文

烏雲上湧,就如墨汁潑下,卻又在天邊露出一段山巒,明麗清新,大雨激起的水花如白珠碎石,飛濺入船。

忽然間狂風卷地而來,吹散了滿天的烏雲,而那西湖的湖水碧波如鏡,明媚溫柔。

放生出去的魚鱉追趕著人們來,到處都開著不知誰種的荷花。

躺在船裏的枕席上可以覺得山在一俯一仰地晃動,飄蕩在風裏的船也知道和月亮徘徊留連不已。

湖裡生長的烏菱和白芡不用論錢,水中的雕胡米就像包裹在綠盤裏。

忽然回憶起在會靈觀嘗食新穀之事,如要滯留在江海之上需多進飲食,保重身體啊。

蘭舟上的採蓮女把湖上的荷花采下來送給遊人,在細雨斜風裏,她們頭上的翠翹被打濕。

芳草叢生的小洲上長滿了香子蘭,這些採蓮女又如何能一一認識?

做不到隱居山林,暫時先做個閑官吧,這樣尚可得到長期的悠閒勝過暫時的休閒。

我本來就沒有家,不安身在這裡又能到哪裡去呢?何况就算是故鄉,也沒有像這裡這樣優美的湖光山色。

創作背景

北宋熙寧五年(1072年),作者在杭州任通判。這年六月二十七日,他遊覽西湖,在船上看到奇妙的湖光山色,再到望湖樓上喝酒,寫下五首絕句。

賞析

第一首詩第一句寫雲:黑雲像打翻了的黑墨水,還未來得及把山遮住。中把烏雲比作“翻墨”,形象逼真。第二句寫雨:白亮亮的雨點落在湖面濺起無數水花,亂紛紛地跳進船艙。用“跳珠”形容雨點,有聲有色。一個“未”字,突出了天氣變化之快;一個“跳”字,一個“亂”字,寫出了豪雨之大,雨點之急。第三句寫風:猛然間,狂風席捲大地,吹得湖面上刹時雨散雲飛。“忽”字用得十分輕巧,卻突出天色變化之快,顯示了風的巨大威力。最後一句寫天和水:雨過天晴,風平浪息,詩人舍船登樓,憑欄而望,只見湖面上天入水,水映天,水色和天光一樣的明淨,一色的蔚藍。風呢?雲呢?統統不知哪兒去了,方才的一切好像全都不曾發生似的。

詩人蘇軾先在船中,後在樓頭,迅速捕捉住湖上急劇變化的自然景物:雲翻、雨瀉、風卷、天晴,寫得有遠有近,有動有靜,有聲有色,有景有情,令人讀來油然產生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仿佛自己也在湖心經歷了一場突然來去的陣雨,又來到望湖樓頭觀賞那水天一色的美麗風光。詩用“翻墨”寫出雲的來勢,用“跳珠”描繪雨的特點,說明是驟雨而不是久雨。“未遮山”是驟雨才有的景象;“卷地風”說明雨過得快的原因,都是如實描寫,卻分插在第一、第三句中,彼此呼應,烘托得好。最後用“水如天”寫一場驟雨的結束,又有悠然不盡的情致。句中又用“白雨”和“黑雲”映襯,用“水如天”和“卷地風”對照,用“亂入船“與“未遮山”比較,都顯出作者構思時的用心。

此詩描繪了望湖樓的美麗雨景。好的詩人善於捕捉自己的靈感,此詩的靈感可謂突現於一個“醉”字上。醉於酒,更醉於山水之美,進而激情澎湃,才賦成即景佳作。才思敏捷的詩人用詩句捕捉到西子湖這一番別具風味的“即興表演”,繪成一幅“西湖驟雨圖”。烏雲驟聚,大雨突降,頃刻又雨過天晴,水天一色。又是山,又是水,又是船,這就突出了泛舟西湖的特點。其次,作者用“黑雲翻墨”,“白雨跳珠”形成强烈的色彩對比,給人以很强的質感。再次,用“翻墨”寫雲的來勢,用“跳珠”描繪雨點飛濺的情態,以動詞前移的句式使比喻運用得靈活生動卻不露痕迹。而“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兩句又把天氣由驟雨到晴朗前轉變之快描繪得令人心清氣爽,眼前陡然一亮,境界大開。

第二首詩是寫乘船在湖中巡遊的情景。北宋時,杭州西湖由政府規定作為放生池。王注引張栻的話說:“天禧四年(指1020年),太子太保判杭州王欽若奏:以西湖為放生池,‘禁捕魚鳥,為人主祈福。’”這是相當於現代的禁捕禁獵區;所不同的,只是從前有人賣魚放生,還要弄個“祈福”的名堂罷了。西湖既是禁捕區,所以也是禁植區,私人不得佔用湖地種植。詩的開頭,就寫出這個事實。那些被人放生、自由成長的魚鱉之類,不但沒有受到人的威脅,反而受到人的施與,遊湖的人常常會把食餌投放水裏,引那些小傢伙圍攏來吃。便是不去管它們,它們憑著條件反射,也會向人追趕過來。至於滿湖的荷花,也沒有誰去種植,自己憑著自然力量生長,東邊一叢,西邊一簇,自開自落,反而顯示出一派野趣。

然而此詩的趣味卻在後面兩句。“水枕能令山俯仰”——山本來是不能俯仰的,杜甫有“風雨不動安如山”(《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的句子,杜牧也有“古訓屹如山”(《池州送孟遲》)的說法,蘇軾卻偏要說“山俯仰”。詩人認為,山是能俯仰的,理由就在“水枕”。所謂“水枕”,就是枕席放在水面上。準確地說,是放在船上。船一顛擺,躺在船上的人就看到山的一俯一仰。這本來並不出奇,許多人都有過這種經驗。問題在於詩人把“神通”交給了“水枕”,如同這個“水枕”能有絕大的神力,足以把整座山顛來倒去。這樣的構思,就顯出了一種妙趣來。

“風船解與月裴回”——同樣是寫出一種在船上泛遊的情趣。湖上刮起了風,小船隨風飄蕩。這也是常見的,不足為奇。人們坐在院子裏抬頭看月亮,月亮在雲朵裏慢慢移動,就像在天空裏徘徊。囙此李白說:“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月下獨酌》)這也不算新奇。不同的地方是,蘇軾把船的遊蕩和月的徘徊輕輕牽攏,拉到一塊來,那就生出了新意。船在徘徊,月也在徘徊,但詩人不知是月亮引起船的徘徊,還是船兒逗得月亮也欣然徘徊起來。詩人想,如果是風的力量使船在水上徘徊,那又是什麼力量讓月亮在天上徘徊呢?還有,這兩種徘徊,到底是相同呢還是不同呢?他把“船”和“月”兩種“徘徊”聯系起來,就產生了許多問題,其中包含了一些哲理,他要定下神來,好好想一想。所以說,詩句寫得饒有情趣。

第四首詩首句中的“遊女”當是採蓮女。因為從這一組五首詩看,蘇軾應該始終都在望湖樓上,所以木蘭橈上的該是“遊女”。旁人不可能跳到水裏給她們獻花。倒是她們近水樓臺,可以采了荷花獻給別人。所以這第一句是寫“遊女”們獻花給遊客。水裏採花的“遊女”,應該就是採蓮女了。天上下雨了,採蓮女在湖中,首飾未免被打濕了。“無限芳洲生杜若”,屈原在《湘夫人》裏有寫過“搴汀洲兮杜若”,杜若代指各種香子蘭。而“香草美人”是楚辭中最重要的意象,倒推可知,楚辭招在這裡就是代指“香子蘭”。“吳兒不識楚辭招”,是感慨採蓮女不認識《楚辭》中的各種香子蘭。杜甫《歸夢》詩中有“夢歸歸未得,不用楚辭招”之句,“不用楚辭招”切合“有家難回”之意,與這裡的“楚辭招”的意思完全不同。

創作背景

詩人蘇軾先在船中,後在樓頭,迅速捕捉住湖上急劇變化的自然景物:雲翻、雨瀉、風卷、天晴,寫得有遠有近,有動有靜,有聲有色,有景有情。讀起來,你會油然產生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仿佛自己也在湖心經歷了一場突然來去的陣雨,又來到望湖樓頭觀賞那水天一色的美麗風光。

本文標題: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原文譯文以及鑒賞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55526517703280
相关資料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該怎樣鑒賞?創作背景是什麼?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像中秋佳節如此明月幾時能有?“明月幾時有?”飛天入月,為什麼說是歸去呢?也許是因為蘇軾對明
標籤: 蘇軾 水調歌頭 文化 讀書 把酒問月 中秋節
《念奴嬌·,赤壁懷古》原文譯文以及鑒賞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念奴嬌》是蘇軾貶官黃州後的作品。《念奴嬌》詞分上下兩闕。上闕咏赤壁,下闕懷周瑜,並懷古傷己,以自身感慨作結
標籤: 念奴嬌 蘇軾 周瑜 三國赤壁古戰場 赤壁 三國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原文是什麼?該如何理解?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中國文學史上,從《詩經》開始,就已經出現“悼亡詩”。但雖說是“記夢”
標籤: 江城子 記夢 蘇軾 文化 王弗
《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該怎樣鑒賞?創作背景是什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餘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一蓑煙雨任平生。不用注意那穿林打葉的雨聲,何妨放開喉嚨吟詠長嘯從容而行。這首記事抒懷之詞作於宋神宗元豐五年春,當時是蘇軾因“烏台
標籤: 蘇軾 定風波 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