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賞析,詞人馮延巳以女子口氣寫來

馮延巳,字正中,一字仲傑,南唐吏部尚書馮令頵之長子。其父令頵追隨南唐烈祖李昪,南唐建國後出任吏部尚書,安家於廣陵,故史書稱其為廣陵人。宋初《釣磯立談》評其“學問淵博,文章穎發,辯說縱橫”,有詞集《陽春集》傳世。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馮延巳的《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一起來看看吧!

馮延巳(903年—960年),字正中,一字仲傑,南唐吏部尚書馮令頵之長子。其先彭城人,唐末避亂南渡,其祖父遷居於歙州(新安)休寧馮村(今安徽省休寧縣馮村)。其父令頵追隨南唐烈祖李昪,南唐建國後出任吏部尚書,安家於廣陵(今江蘇省揚州市),故史書稱其為廣陵人。他的詞多寫閒情逸致,文人的氣息很濃,對北宋初期的詞人有比較大的影響。宋初《釣磯立談》評其“學問淵博,文章穎發,辯說縱橫”,有詞集《陽春集》傳世。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馮延巳的《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一起來看看吧!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卻歸來,不道春將莫。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飛來,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裏無尋處。

【賞析】

這是以女子口氣寫的一首閨怨詞,寫一比特癡情女子對冶遊不歸的男子既懷怨望又難割捨的纏綿感情,遊子就如流雲一樣遊蕩忘了歸來,在百草千花的寒食節氣,處處情人成雙成對,就連燕子也知道雙雙歸來,而遊子卻不知何處。望著滿天紛飛的柳絮,不禁愁情交織,乃至夢中也夢不到遊子。全詞語言清麗婉約,悱惻感人,塑造了一個情怨交織內心的閨中思婦形象,也似乎概況了更廣泛的人生體驗。

詞寫閨怨。上片以飄蕩不歸的行雲,比作浪子。他把自己的寶馬香車都拴系在浮花浪蕊的青樓妓館邊了。下片則寫閨中少婦的孤獨與淒苦。雙燕尚懂得歸來而人卻不知。離愁被春光撩撥得像悠悠揚揚的柳絮,漫天飛舞,使你在夢裡也覓不到踪迹。作者以輕靈縹緲之筆寫朦朧夢境,怨而不怒,蘊藉深婉,可謂別開新境。

本文標題: 《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賞析,詞人馮延巳以女子口氣寫來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47617942524142
相关資料
《山亭柳·贈歌者》賞析,詞人晏殊晚年知永興時所作
),字同叔,江南西路撫州臨川縣人。晏殊以詞著於文壇,尤擅小令,風格含蓄婉麗,與其第七子晏幾道被稱為“大晏”和“小晏”,又與歐陽修並稱“晏歐”。後世尊其為“北宋倚聲家初祖”;亦工詩善文,其文章又能“為天下所宗”。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晏殊的
標籤: 晏殊 山亭柳·贈歌者 文化 讀書 歌女
《采蓮子·菡萏香蓮十頃陂》賞析,詞人皇甫松出生於江南
皇甫松,字子奇,自號檀欒子,睦州新安人。他是工部侍郎皇甫湜之子,宰相牛僧孺之外甥。《新唐書·藝文志》著錄皇甫松《醉鄉日月》3卷。其詞今存20餘首,見於《花間集》、《唐五代詞》。事蹟見《曆代詩餘》。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皇甫松的《采蓮子·菡
標籤: 皇甫松 採蓮
《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賞析,詞人柳永不愧為慢詞的奠基人
是第一位對宋詞進行全面革新的詞人,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柳永的《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起來看看吧!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這樣,柳永的《八聲甘州》終成為詞史上的豐碑,得以傳頌千古。筆法之高妙,於此可見,作者不愧為慢詞的奠基
標籤: 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八聲甘州 柳永 文化 讀書 江天
《鷓鴣天·寒日蕭蕭上瑣窗》賞析,詞人李清照當時正在背井離鄉
李清照,號易安居士,宋齊州章丘人,居濟南。宋代女詞人,婉約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有《李易安集》《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輯有《漱玉集》《漱玉詞》。今有《李清照集》輯本。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清照的《鷓鴣天·寒日蕭
標籤: 李清照 蕭蕭 鷓鴣天 文化 文學 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