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齋,談俄期之《丐仙》

高玉成,故家子。善針灸,不擇貧富輒醫之。居人恐其死,日一飴之。遣人扶歸,置於耳舍。家人惡其臭,掩鼻遙立。數日,丐者索湯餅,僕怒訶之。且與諸曹偶語,共笑主人癡。高知前命不行,呼僕痛笞之,立命持酒炙餌丐者。僕銜之,夜分縱火焚耳舍,乃故呼號。臥以客舍,衣以新衣,日與同坐處。言論多風格,又善手談。即有貴客來,亦必偕之同飲。

聊聊齋,談俄期之《丐仙》

——精神分析下的《聊齋志异》

原文

丐仙

高玉成,故家子。居金城之廣裏。善針灸,不擇貧富輒醫之。裏中來一丐者,脛有廢瘡,臥於道。膿血狼藉,臭不可近。居人恐其死,日一飴之。高見而憐焉。遣人扶歸,置於耳舍。家人惡其臭,掩鼻遙立。高出艾親為之灸,日餉以蔬食。數日,丐者索湯餅,僕怒訶之。高聞,即命僕賜以湯餅。未幾又乞酒肉,僕走告曰:“乞人可笑之甚。方其臥於道也,日求一餐不可得;今三飯猶嫌粗糲,既與湯餅,又乞酒肉。此等貪饕,只宜仍弃之道上耳。”高問其瘡。曰:“痂漸脫落,似能步履,故假咿嘎作呻楚狀。”高曰:“所費幾何,即以酒肉饋之,待其健,或不吾仇也。”僕偽諾之,而竟不與。且與諸曹偶語,共笑主人癡。次日,高親詣視丐,丐跛而起,謝曰:“蒙君高義,生死人而肉白骨,惠深覆載。但新瘥未健,妄思饞嚼耳。”高知前命不行,呼僕痛笞之,立命持酒炙餌丐者。僕銜之,夜分縱火焚耳舍,乃故呼號。高起視,舍已燼。歎曰:“丐者休矣!”督眾救滅。見丐者酣臥火中,齁聲雷動。喚之起,故驚曰:“屋何往?”群始驚其异。高彌重之。臥以客舍,衣以新衣,日與同坐處。問其姓名,自言:“陳九。”居數日,容益光澤。言論多風格,又善手談。高與對局輒敗。乃日從之學,頗得其奧秘。如此半年,丐者不言去,高亦一時少之不樂也。即有貴客來,亦必偕之同飲。或擲骰為令,陳每代高呼采,雉盧無不如意。高大奇之。

每求作劇,輒辭不知。一日,語高曰:“我欲告別,向受君惠且深,今薄設相邀,勿以人從也。”高曰:“相得甚歡,何遽決絕?且君杖頭空虛,亦不敢煩作東道主。”陳曰:“杯酒耳,亦無所費。”高曰:“何處?”答雲:“園中。”時方嚴冬,高慮園亭苦寒,陳固言:“不妨。”乃從至園中,覺氣候頓暖,似三月初旬。又至亭中,見异鳥成群,亂弄清咮,仿佛暮春景象。亭中幾案,皆鑲以瑙玉。有一水晶屏,瑩澈可鑒,中有花樹,搖曳開落不一,又有白禽似雪,往來勾輈於其上,以手撫之,殊無一物。高愕然良久。坐見鸜鵒棲架上,呼曰:“茶來!”俄見朝陽丹鳳,銜一赤玉盤,上有玻璃盞二,盛香茗,伸頸屹立。飲已。置盞其中,鳳銜之振翼而去。鸜鵒又呼曰:“酒來!”即有青鸞黃鶴,翩翩自日中來,銜壺銜杯,紛置案上。頃之,則諸鳥進饌,往來無停翅,珍錯雜陳,瞬息滿案,肴香酒洌,都非常品。陳見高飲甚豪,乃曰:“君宏量,是得大爵。”鸜鵒又呼曰:“取大爵來!”忽見日邊閃閃,有巨蝶攖鸚鵡杯,受鬥許,翔集案間。高視蝶大於雁,兩翼綽約,文采燦麗,亟加讚歎。陳喚曰:“蝶子勸酒!”蝶展然一飛,化為麗人,繡衣蹁躚,前席進酒。陳曰:“不可無以佐觴。”女乃仙仙而舞,舞到酣際,足離於地者尺餘,輒仰折其首,直與足齊,倒翻身而起立,身未嘗著於塵埃。且歌曰:“連翩笑語踏芳叢,低亞花枝拂面紅,曲折不知金鈿落,更隨蝴蝶過籬東。”餘音嫋嫋,不啻繞梁。高大喜,拉與同飲,陳命之坐,亦飲之酒。高酒後心搖意動,遽起狎抱,視之則變為夜叉。睛突於眦,牙出於喙,黑肉凹凸,怪惡不可言狀。高驚釋手,伏幾戰慄。陳以箸擊其喙,訶曰:“速去!”隨擊而化,又為蝴蝶,飄然颺去。高驚定辭出。見月色如洗,漫語陳曰:“君旨酒佳餚,來自空中。君家當在天上,盍攜故人一遊?”陳曰:“可。”即與攜手躍起,遂覺身在空冥。漸與天近,見有高門口圓如井,入則光明似晝,階路皆蒼石砌成,滑潔無纖翳。有大樹一株,高數丈,上開赤花,大如蓮,紛紜滿樹。下一女子,搗絳紅之衣於砧上,豔麗無雙。高木立睛停,竟忘行步。女子見之,怒曰:“何處狂郎,妄來此處?”輒以杵投之,中其背。陳急曳於虛所,切責之。高被杵,酒亦頓醒,殊覺汗愧,乃從陳出。有白雲接於足下。陳曰:“從此別矣,有所囑,慎志勿忘:君壽不永,明日速避西山中,當可免。”高欲挽之,返身竟去。高覺雲漸低,身落園中,則景物大非。歸與妻子言,共相駭異。視衣上著杵處,异紅如錦,有奇香。早起,從陳言,裹糧入山,大霧障天,茫茫然不辨徑路。躡荒急奔,忽失足墮雲窟中,覺深不可測,而身幸不損。定醒良久,仰見雲氣如籠,乃自歎曰:“仙人令我逃避大數,終不能免。何時出此窟耶?”又坐移時,見深處隱隱有光,遂起而漸入,則別有天地。有三老方對弈,見高至,亦不顧問,奕不輟。高蹲而觀焉。局終,斂子入盒,方問:“客何得至此?”高言:“迷墮失路。”老者曰:“此非人間,不宜久淹,我送君歸。”乃導至窟下,覺雲氣擁之以昇,遂履平地。見山中樹色深黃,蕭蕭木落,似是秋杪。大驚曰:“我以冬來,何變暮秋?”奔赴家中,妻、子盡驚,相聚而泣,高訝問之。妻曰:“君去三年不返,皆以為异物矣。”高曰:“异哉,才頃刻耳。”於腰中出其糗糧,已若灰燼,相與詫異。妻曰:“君行後,我夢二人,皂衣閃帶,似誶賦者,汹汹然入室。張顧曰:‘彼何往?’我訶之曰:‘彼已外出,爾即官差,何得入人閨闥?’二人乃出。且行且語曰‘怪事怪事’而去。”高乃悟己所遇者仙也,妻所遇者鬼也。高每對客,衷杵衣於內,滿座皆聞其香,非麝非蘭,著汗彌盛。

解析

這個故事講的一名很有善心的醫生高玉成不嫌弃乞丐陳九又髒又臭又窮又病得不輕,而為他施予針炙治病,還贈以美食,陳九的病也在不斷地痊癒。一次屋子走水,大家驚訝發現陳九不但沒有被火燒死,還在裡面睡得好好的。高玉成就奉陳九為上賓,向陳九學習下棋。一日,陳九說因為要告別,就請高玉成吃一圍酒席,過程中異象不斷,此情此景唯天上有,讓高玉成萬分驚奇,流連忘返,甚至還忍不住去調戲了一下仙女,高玉成被仙女當成猥瑣男,扔了一根杵。高玉成慌忙把仙女的那根打狼的紅色杵接住就逃離現場,陳九接應到了高玉成後,告知他壽命就快要結束了,趕緊進山去躲一下。這一躲就是三年,而高玉成在山中陪三個疑似仙人的老頭看下棋,卻覺得只是過了不久。而高玉成妻子還說,在高玉成走的那天,妻子夢到了兩名陰差來要抓高玉成,沒找到就離開了。高玉成後來有事沒事就把那根杵藏在衣服裏,這可比噴香水還要香。

因為高玉成不拋弃不放弃的精神感動了這丐仙,高玉成不僅體驗了一把天上人間的快樂,還得以救命,真是不枉此生了啊。從精神分析角度來看這個故事,這當中是在演繹著孩子在俄狄浦斯期(簡稱:俄期)的心理發展過程。孩子在俄狄浦斯期的心理發展會經歷正性(主動)俄狄浦斯情結和負性(被動)俄狄浦斯情結,最後需要達到最終綜合,不再糾纏於和父母之間的“性競爭”,跳出這當中的束縛,向外尋找到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正性(主動)俄狄浦斯情結是指孩子指向异性父母的愛的渴望,和指向同性父母的主動的競爭者敵意;而負性(被動)俄狄浦斯情結是指孩子渴望得到同性父母的愛,而將异性父母排除在外。如果孩子在俄期沒有很好地度過正性或者負性俄狄浦斯情結,那就意味著孩子和父母其中一方結成同盟,過分地沉浸在和其中一方關係的滿足當中,導致孩子無法向外尋找屬於自己的感情和生活。比如說,男孩子在俄期完全只停留在被媽媽的關愛當中,自己一切需求都可以得到媽媽的滿足,說白了,即使這孩子找大之後都不用找別的女人戀愛結婚,因為他已經擁有了媽媽這個女人,這就會製造出了生活中的“媽寶男”。

從標題《丐仙》來看,乞丐是社會地位很低、受盡人間冷淡和淒苦的存在,只能通過乞討來獲得生計和絲絲的關心,而仙人卻是高高在上,萬民景仰的存在,擁有群眾虔誠的供奉。這是一個又討厭又敬愛的形象,正是父親在男孩子心中衝突的真實寫照,一方面爸爸既是和自己爭奪媽媽的强有力競爭者,自己很想貶低爸爸的存在,新增自己在媽媽心中的份量,但一方面爸爸又是自己學習的男人榜樣,自己會很希望爸爸的形象是偉岸的,刀槍不入的

這種對於爸爸複雜的感受和想法在文中高玉成和丐仙陳九的交往中一一展現出來。在故事剛開始,身患重疾、髒兮兮的陳九是被眾人所嫌弃的,這是男孩的正性俄狄浦斯情結所在,對爸爸的敵意展現,認為爸爸肯定是會被媽媽嫌弃,爸爸地位肯定不如自己,媽媽只會喜歡自己。但是男孩在進入俄期後同樣也會存在負性的俄狄浦斯情結,也就是渴望得到爸爸的愛護和關愛,但是因為內心正性俄狄浦斯情結的作用,也就是自己都對爸爸這麼有敵意,這會讓男孩覺得需要彌補一下爸爸,否則爸爸會因為自己的敵意而遠離自己,不會再好好愛護自己了,這也是為什麼高玉成是不嫌弃陳九,不僅治病——安撫爸爸受傷的心靈,還給好吃的——討好爸爸,以免爸爸一怒之下不愛自己,不願意保護自己了,那這事情玩大了。

在一場忽如其來的火灾之後,眾人才發現陳九的不俗之處,而高玉成也更加佩服陳九,奉其為上賓,不僅向陳九學習下棋,還跟陳九到“天上人間”吃喝泡妞。這就是典型地把父親“理想化”,在經歷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之後,孩子開始把自己的爸爸完全理想化,視為男人中楷模榜樣,同時在學習過程試圖去趕超爸爸。男孩為了鍛煉自己的膽量,讓自己成為真正男人,不僅學爸爸一些不良習慣,如抽烟喝酒,還“色”從膽邊生,去像爸爸擁有了媽媽那樣去調戲別的异性。誰知道男孩卻是被异性甩了一杵打懵了,於是做賊心虛倉皇逃回去尋求爸爸保護。這是想學習超越父親,但學得只是形象無神似,面對實際不同情况時就變得有心無力,到最後還是想得父親的庇護。

誰知,陳九一聽情况,就趕緊讓高玉成躲山裡逃難去了,這一躲就是三年。本來男孩在調戲別家靚女時自己都被對方反應給嚇壞了,回來還被家長嚇唬,孩子這嚇得一哆嗦,在心理層面被“閹割”了。男孩再也沒有心思去調戲靚女,而是專心在別的自己興趣愛好上,玩了三年的圍棋,終於在棋盤中悟出了男人之道下山歸來。但是男孩子在青春期時對异性依然心有餘悸,不過也慢慢地想明白了父母當年是在嚇唬自己不要在他們沒準備好時給他們整一堆孫子們,並不是封锁自己去擁有自己的女人,同樣多了幾分當初調戲靚女的膽量——那根杵(這也象徵著男人那物YIN件JING),多了幾分對當年調戲靚女那種滋味的回味無窮。至此,男孩才算是修通和綜合了俄狄浦斯情結,真正投入到了自己的親密關係當中。

這讓我想起了一次孩子在和我鬧著玩時,從桌子上拿過我的平板,一下子沒拿穩,平板就撲通地摔在地上了。孩子當場愣住,膽怯並焦慮地望著我,似乎在等待著他記憶當中曾經摔了大人手機會出現的“暴風驟雨”的來臨。所以你們覺得,我該如何合適地回應他來幫助他更好地度過俄期呢?

資料標籤: 丐仙
本文標題: 聊聊齋,談俄期之《丐仙》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41952193670769
相关資料
精神互動與思想衝突——愛要先愛自己
但是我仍然沒有跟老爸溝通這件事,因為我深知這個不是老爸的錯,而是我自己黑上了這件事,所以讓我很痛苦。精神交互作用的根源在於人的思想衝突。思想衝突的特徵是主觀想像代替客觀事實,以“理應如此”限定自身思想、情感和行動。在這一番的整理後發現自己還
標籤: 情感 兩性
教育心理:別給孩子種下悲觀的種子
幾乎所有的家長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悲觀,都知道悲觀會阻礙孩子的發展。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家長的一些所作所為,卻在不知不覺中讓孩子浸泡在悲觀的氛圍中,最終讓孩子成為一個悲觀的人。,如果孩子經常聽到這樣話,就會對自己形成一個負面的認知,於是,家長在
標籤: 親子成長 育兒 家庭教育 早期教育
應聘的心理學:為什麼有能力,卻找不到可靠的工作?
前不久在網上看到一則帖子,某北大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在網上吐槽自己的遭遇。按道理像這種頂級名校出來的學生,能力肯定有,找份工作不是輕輕鬆松,哪怕就是互聯網大廠也是想進就進吧,可為啥會找不到可靠的工作呢?這位發帖的樓主雖然北大畢業,還有大廠實習
標籤: 大學 求職
雇主品牌——HR這樣做,讓員工被裁都能心生感激
轉眼又到了年底,員工離職管理成為了HR最棘手的難題。經濟形勢不好,老闆要求裁員,又該如何妥善處理避免勞資糾紛呢……惡意裁員讓藍色游標走上輿論的風口浪尖,雙方互相指責,場面一度非常尷尬。事件雖然已經過去,但很顯然,該公司在雇主品牌管理上做得還
標籤: 雇主品牌 hr hr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