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理角度解析:除了成功,我們沒什麼可做了嗎?

在上文中,男子把自己和錢進行了比較,顯然,錢對他而言是更重要的。在此他迷失了,當他沒掙到錢後,他自己相應的價值也消失了。當我們把錢看得比人重時,也就意味著我們接受了把自己“物化”。上文中的男子便是如此,當自己沒錢了,似乎顯得自己也沒有什麼用處,一無所值,那麼還回家做什麼呢?——工作成了物,循環往復,沒了生命的靈動感。

“不成功,便成仁”

“今路人看到廢棄空屋內有一個看似流浪漢或是吸毒人員模樣的男子,懷疑之下報警。通過警方的詢問和確定其身份,欲聯系其家人,男子不願透露家人資訊,並告知警察:我就是人生失意,我住在山上冷靜一下。警方返回後不放心男子的情况遂根據男子確認的身份資訊查詢並聯系其家人,家人聽到警方的訊息後,不相信並以為警方是騙子。經多方核實後,確認男子和家人的關係。家人與警方一同前往荒山上的空屋,敲門很久也不見開門,而後警方撞開門,發現男子蜷縮在草席上,身上蓋著一件破爛的大衣。他看到親人時,略顯驚訝隨後沉默不語。從家人口中得知:男子2011年大學畢業和朋友做生意,生意失敗了,隨後離家至今8年。家人試圖詢問男子這麼多年怎麼過的,男子不語。警方勸道:他情緒不太穩定,只要人找回來就好了。”

人更重要,還是錢更重要?

不,這並非一個可以比較的選項,不過往往很多時候人們選擇把人和錢放在一起,成了二選一的難題。在上文中,男子把自己和錢進行了比較,顯然,錢對他而言是更重要的。錢成了他去換取眼光和肯定的籌碼。在此他迷失了,當他沒掙到錢後,他自己相應的價值也消失了。

很多時候就是這麼讓人難過,沒有錢=沒有價值的對子就這麼綁定起來。有錢是極好的,沒錢未必是不好的。當錢離開人,就失去了個人獨特的意義,而錢也只是物品而已。當我們把錢看得比人重時,也就意味著我們接受了把自己“物化”。自己被物化後,最大的悲哀在於,再去看人時,更多看到的是他的“用處”,因為我們也是如此看待自己,我們看待自己的眼光决定了我們如何看待和體會世界。因而,隨著對“物化”的認同,人們看待自己和他人的眼光開始趨向“我是否有用、他對我而言是否有用”。上文中的男子便是如此,當自己沒錢了,似乎顯得自己也沒有什麼用處,一無所值,那麼還回家做什麼呢?

家庭成了培育“物化”的搖籃

在上文中,是怎樣的張力讓該男子離家8年哪怕過得比流浪漢和吸毒者還差?換言之,那個家庭帶給他的印象,還不如一個人蜷縮在黑暗的空屋蓋著破爛的軍大衣悠閒的活著。該男子對自己一旦無用便再也不能回家的執著從哪裡來呢?毋庸置疑,從家庭中來。作為旁觀者們尚且擔心該男子的生存情况,而家人見到他時只會問他問題,而看不到他現時的處境。旁觀者尚且可以觀察和感受到該男子“情緒不穩”,作為至親卻視而不見。這大概也是他不願回家的原因,不會被看到,不會被體諒,不會被理解。沒有用處了就不能回家,因為家人透露出來的,正是這樣的資訊,他認同並接受了這部分資訊,在無意識層面。無法感知到對方情感的情况下,人和人之間的互動,變成了物與物的相遇,顯得沒多少真情實感。

當代,物成了遮罩對真情實感感知的工具

學生們,花很多時間去學習知識,除了學習知識之外,個人體會生存意義的機會少之又少。

——知識成了物,佔據了個人體驗的空間

日復一日,重複工作的內容。

——工作成了物,循環往復,沒了生命的靈動感。

起床第一件事看手機,外出朋友聚會各自玩手機。

——手機這個物,填補了我們對情感的渴望,在此,情感也被手機隔開了。

對錢的追求,讓人們的動機逐漸變成“為了錢”,而非為了自己。

——錢這個物,搶佔了自己的意義感。

花這麼多時間與“物”相處,人們哪裡還有時間和自己內心的真實觸碰呢?

“我”的意義只是局限於我掙了多少錢(擁有多少物)嗎?

其實不然,隨著社會對“成功”的推崇,顯而易見的成功的證據便成了你掙了多少錢。由於旁人很難看到個人對他所投入的付出了多少,從而通過確認其收穫多少的管道去判定他的能力。但成功並不等同於擁有多少“錢”,經濟上的“成功”只是展現自己的價值的其一管道,這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而真正的成功是作為個人將自身精力投入當下,認真生活,使生命的質量發揮到個人的最大化,錢只是這個實現過程中的其一收益,所以掙了多少錢,並不意味著成功。

4月1日是張國榮逝去16周年的紀念日,我個人是非常欣賞他的。他對每部參與演出的影視作品都非常投入,以至於時隔至今,很多人提起他時仍然津津樂道。他有錢嗎?肯定的,對於他為何自殺,很多人都很疑惑,他看起來各方面都很好啊,為什麼會自殺呢?答案是:失去意義感。換言之,“人活著有什麼意義呢?”當這個問題再沒有一個明晰的方向時,活著便成了煎熬和徒勞。

比有錢更重要的是,個人的意義感。

對“有錢”的執著來源於,創傷驅使——借用錢證明自己的價值從而獲得相應的價值感說錢不好的人,不過是自己把錢妖魔化了(不允許自己對錢有所欲望),錢從來都是純粹的,並沒有什麼好或者不好。當我們把對錢的渴望明了的鋪陳開來,事情也相對簡單得多。曾經對錢的感知作為確認當下對錢的認知。在對錢的渴望背後,還掩藏著一個迫切被看到的願望,通過福斯都趨向認同的價值證明自身。錢在個人處,成了象徵我們身份、地位、價值的物品,它使得我們確定,曾經在家庭中無法確定自己的位置,而今通過福斯眼光和福斯判定價值的標準去錨定自身的位置,給自己創造一個位置,證明自己的價值、力量、和存在感。

我們可以通過掙錢的管道去證明自己,但證明自己的管道不局限於擁有錢的數量。為自己掙錢使得自己獲得幸福感,為獲得他人眼光而掙錢(為家人、其他人)獲得的是無意義感。正如文頭的男子,當他為了獲得家人的眼光而去掙錢,隨後的失敗,讓他從原有的位置上跌落下來,這種跌落是實在性的——一無所值。那麼說回來,為自己才有得機會產生意義感。

無意義感成為了普遍化的議題

當代睡眠情况普查下,3億人口面臨著睡眠問題,精神緊張無法放鬆。很難說這種無法放鬆與平日裏經常為了其他人、事忙碌而非為了自己無關。為自己的情况下,所有發生的事情在個人那都是易於被接受的。沒有為自己,很多事情都無法接受,對很多情况會有不滿(網絡噴子新增的現象與沒有自己有關,通過謾駡釋放個人的壓力,實際是對自己實際情況的不滿)。抑鬱人數增加(全球抑鬱人數今年比十年前新增18%),抑鬱心境普遍來說是陷入一種“無意義感”之中無法自拔,無意義感逐漸變成普遍化的現象。

故而,當我們把對意義的追求局限於物、錢、手機、或是其他時,意義感的缺乏顯得也非常合理了。意義本是個人化的,並非普遍化的對某個事物的追求而可以獲得的。所以,要找尋自身的意義,還需要回到自身,回到自身才可以找到那個單純的只為自己而存在的獨特印記。不能成功,不過是沒找到成功於自己而言的意義。

回到自身我們可以做什麼呢?

回到自身去看自己對某個事物的渴望背後,藏著怎樣的願望

這個願望與之相關的是怎樣的人、怎樣的關係、怎樣的經歷、它們對自己而言在曾經有怎樣的意義,如何影響到現在的自己。這一切,基於首先對自己有一個“好奇”和關注自身內心過程的變化。無意義感的契機在於,趁空無之時,創造有意義感。

資料標籤: 違法犯罪
本文標題: 從心理角度解析:除了成功,我們沒什麼可做了嗎?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41951030778339
相关資料
蘇家人,總有一個是要病的。
《都挺好》大結局啦,這結局顯得有些倉促,蘇爸患病,明玉辭退那麼好的工作去照顧蘇爸。故而明玉只是太渴望家庭的溫暖了,當她有機會可以回歸家庭時,工作、獨立、都顯得不那麼重要,甚至可以捨棄都要去回到蘇爸身邊。
標籤:
搞個人崇拜不?是真的在流浪的那種!
抖音上“流浪大師”走紅了,一個20年致力於垃圾分類的男人。人們蜂擁而至去請教他,不過是因為內心有種强烈的“垃圾感”,找一個20年專業分類垃圾的人士請教,其寓意在於希望自己內心相應的與“垃圾有關”的感覺被歸置歸置。所以,人們通過這種管道從自身
標籤:
心理解讀:蘇家三兄妹滿足了蘇母的什麼需求?
《都挺好》中蘇家三兄妹各自的位置體現了蘇母的什麼需求?他是家庭中全好的化身。他承載著家庭中父母的希望,他做什麼都被支持著。——滿足蘇母的自戀。明玉在家庭中佔據的是“被嫌弃”的位置,什麼都不好,哪怕她也像大哥一樣想考清華,但是依舊不被允許和支
標籤:
蘇明玉,家庭影響你的不止內心,還有你的事業和愛情!
《都挺好》的播出,帶出了不少重男輕女的故事。隨著時代的更替,當今“女漢子”的群體逐漸增多,而多數女漢子的養成,也如明玉一樣,是重男輕女傾向的產兒。隨著劇情慢慢展開蘇媽和明玉的關係漸漸清晰展現出來後,明玉的冷漠的反應也顯得合理起來,甚至讓看者
標籤: 父母關係 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