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被母親點火燒傷,醒來後第一件事——找媽媽

從胎兒到嬰兒再到兒童,我們逐漸長大為一個成人。這個長大的過程,也是逐漸離開父母的過程。接受悲傷,依舊熱情的繼續生活,這大概是我們自己給到自己最為珍貴的禮物。一個小男孩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既害怕又痛苦不堪。他瘦小的身體有超過40%的面積被燒傷。這個小男孩都已經被自己的母親點火燒傷成這樣,依舊還渴望著他的母親。

1.分離的高昂代價——“我們以失去來開始人生。”

從胎兒到嬰兒再到兒童,我們逐漸長大為一個成人。這個長大的過程,也是逐漸離開父母的過程。我們從嗷嗷待哺,什麼都需要依靠媽媽和爸爸來餵養、照顧,從一個依附於父母及養育者的狀態,長成獨立的個體。自身的獨立與依附比較起來,我們越是獨立了,也慢慢喪失了與依附感相關的感覺。從對全能滿足的追求,到對父母、養育者親近的渴望,再到投入世界去創造自身的價值、感受世間的悲喜、克服路途中的坎坷。分離的高昂代價,大概是我們再也回不去曾經,放弃那些必須放弃的依戀感,獨自去建構自己的世界,孤獨且悲傷。接受悲傷,依舊熱情的繼續生活,這大概是我們自己給到自己最為珍貴的禮物。

文字經典節選:

一個小男孩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既害怕又痛苦不堪。他瘦小的身體有超過40%的面積被燒傷。有人在他全身澆上了酒精,接著慘無人道地在他身上點火。

他呼喊他的母親。

他的母親就是在他身上點火的人。

平常的分離或許雖說來得孤獨,倒也有空間給到自己。這個小男孩都已經被自己的母親點火燒傷成這樣,依舊還渴望著他的母親。很多時候,這更為悲哀。在早年關係中越是存在創傷的孩子,成年後越是難以和父母在心理上完成分離。那些在旁人看來刺痛的、不可思議及無法理解的,孩子們會選擇諒解。這些愛,不知道要如何安放。何其卑微,又何其偉大。看清真實,放下對“好媽媽”的期待,比想像中困難得多。所以長大後,孩子們開始期待他人來滿足自己。不管是在工作中、親密關係中、親子關係中…

曾經的缺失,曾經對媽媽的渴望在那,未曾得到滿足,不願放棄媽媽,故而為難自己。哪怕已經離開“兒時”很長的距離,但是還保持著那顆赤子之心,保持孩子的模樣等待著媽媽改變。可是,這是不可能的,媽媽不可能改變,孩子也不可能等到她。這也是成長必須面對的喪失,看清楚後的疼痛,亦是代價。

2.終極聯系——“因為曾經擁有”

所謂終極聯系,在於水乳交融、無界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般的無間感受。這種感受常見在戀人、聖人、瘋子、嗜毒者、與嬰兒那。確實,曾經我們和母親正是以臍帶連接為一體的關係共生著。當我們已然出生,從身體層面來說,這種“出生”顯而易見。出生,也意味著我們在子宮中發育成熟,可以誕生於世,而後逐漸發展自身的自主性、個體性。當心理層面不願分離,也就意味著放弃長大,在成年人的軀體中,住著兒時的自己,依舊纏綿懷念於母親的懷抱。

文字經典節選:

30歲的C家後既富魅力又具有小孩子的稚氣,到二十歲為止,她都和母親睡同一張床。然後她嫁給一個既寬厚又帶有女子氣的男人。C家後住在她母親家樓上的公寓裏。她母親打理她的所有家務,並且基本支配著她的生活。她要是考慮搬到一個更舒適的地方住,就肯定會生病。C家後患有共生精神病,她與那些患有共生精神變態的孩子不同,她成長的重要階段都相當正常。然而,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她的行為就像是共生體中的一方,而她也無意識地視自己為共生體中的一方。她也無意識地害怕,如果她們這對共生體被拆散,她和母親都將沒法繼續活下去。

因為曾經和母親為一體,而今雖然她們的身體早已分開,但是那種合為一體的感覺過於迷人,C家後不願和母親分開。以至於在心理上她們依舊保持著“共生狀態”。一旦某些情况危及到“共生”,C家後便陷入焦慮、或是身體疾病中。在此我們可以看到,正是因為一開始我們的身體和母親為一體狀態,故而在面臨有可能分開的情境時,心理上本就從未分開的C家後,雖然已經30歲,但是她的反應依舊如嬰兒般,用身體去呈現自己的不適應,而非成人化的反應(言語層面)。

C家後在此出現的身體疾病,無異於是真實的,並關聯著內心。她的身體更像是一個發射器,回歸到更為原始的“終極聯系”上,維持“媽媽和我是一體”。心和身,怎麼可能分開計算呢?換句話說,C家後的疾病反應,作為“媽媽的一體”反應著。無法完成分離,幸福時一起幸福,痛苦時一起痛苦。美妙嗎?只是遺憾,這其中沒有自己,只有一個混合體。

3.獨立——“想長大卻又想繼續做胚芽”

當我們想長大時,環境、養育者、父母、讓我們感到足够的安全,我們便敢於去探索世界。當我們害怕了,我們折回身看到讓我們感到安全的親人還在那裡時,我們的害怕隨之慢慢緩解也不至於讓孩子時的自己內心崩潰。這樣說起來,那些故意逗孩子,將孩子放在一個陌生環境中,隨後父母、養育者藏起來的惡作劇的性質就顯得有些惡劣了。不只是孩子會想要長大又想繼續做胚芽被保護;父母們在此既想要孩子獨立,同時又希望孩子離不開他們。畢竟每個父母,曾經也都是孩子。

文字經典節選:

囙此,我們心中對母親和自我的意象是一分為二的。

有一個全善的自我——我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

還有一個全惡的自我——我是一個壞到骨子裡的人。

有一個全善的母親——我需要的東西她都能給我。

還有一個全惡的母親——我需要的東西她都不給我。

有些成年的男人和女人一直相信這一點。他們畢生都在進行著某種形式的分裂。分裂也可能是由父母造成的;他們選擇讓一個兒子做該隱,另一個做亞伯。(見於《聖經.舊約》,亞當和夏娃的兒子。該隱種地,亞伯牧羊。耶和華看重亞伯的供品,卻不看重該隱的供品,該隱因嫉妒殺死了弟弟亞伯。)

要追究起來,父母對我們的態度影響著我們對自己的態度,當父母喜愛自己我時,我覺得我是可愛的人兒,當父母討厭我時,我不待見自己,甚至自虐以配合父母。我們或認同他們喜愛我,或認同他們討厭我,或是不認同他們眼中的我…我們現時對自己的形容、評估,基於曾經父母對我們的評估。亞當對待該隱和亞伯的態度,其實是將他自己的內心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投射在亞當身上,一部分投射在該隱身上。亞當是可愛的,該隱是不够可愛。而亞當的這些分裂的分類,又從哪裡來呢?當然有人傳給他。

從東方傳統來說,更加清晰明了些。族譜上記錄著你的祖輩各自什麼職業、姓名、年紀。還有長輩給你講述祖先的故事。當然,女性在這方面相對比較零碎一些,女性的名字不能進族譜,在婚後將被寫在丈夫的名字後。這些歷史的記錄、祖先的故事、文化傳統的延續和變化、與親人的關係、重大事件的影響…在我們的生命中留下印記。這一個個印記,錨定了“我是誰”。過已知的線索,找到形成“我是誰”的關鍵,便能清晰自己的無意識中“種著”什麼影響。

資料標籤: 親子成長 育兒
本文標題: 小男孩被母親點火燒傷,醒來後第一件事——找媽媽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41951015919164
相关資料
心理解讀:成癮背後藏著怎樣的孤獨?
成癮指對某種物質、行為、有不可控的依賴。一部分當事人痛苦不堪卻無法自拔,一部分當事人借用對物質或行為的依賴去逃避內心真實、生存現實。更甚者有的成癮者的身體已經在其成癮行為的影響下,造成了身體疾病,成癮者依舊對此不管不顧。成癮行為背後由相應的
標籤:
司原逐冀:與父屍骨合影背後的心理意義
隨著時間的推移,對親人的情感慢慢存至內心深處。今年清明節,攝影師司原逐冀挖開了他父親的墳墓,目的在於給父親換一座新墳,在換墳對待過程中,他裸體和父親的屍骨躺在一起拍攝了一組照片,這引起一系列爭議。司原逐冀的父親在他在三歲時去世,他對父親的記
標籤: 父親
回避型女友,當她表現出回避型依戀時,也是她愛上你時
一直在學習回避型依戀人格,現實生活中感覺自己的女友也是這類人。但上次無意中聽到回避型依戀人人格似乎會轉變。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就是表示當她的表現行為是回避型依戀人格的時候,其實是無法真正的愛上對方,換句話說就是沒有那種心動的感覺?你能提供
標籤: 回避型人格 依戀模式 戀愛 情感 兩性
心理解析:從日常到“斯德哥爾摩”的距離
——這就是史上最著名的“斯德哥爾摩效應”,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現象是頗為奇怪的。通過根據該真實事件的電影《熱天午後》,我們來看一看認同過程是如何通過“共鳴”逐漸達成“共識”的。“共識”不過是看到了“我以為”的對方,實際看到的對方,不過
標籤: 斯德哥爾摩